[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李咏胜文集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本人自幼除了对《东周列国志》、《春秋战国演义》、《说唐》、《杨家将》、《世说新语》《水浒》、《三国》、《全唐诗》、《宋词》、《西厢记》、《聊斋志异》、《红楼梦》一类书感兴趣外,对其他的史书始终读兴不浓,但由于受过二十余年中国式教育的熏陶影响,还是被动读了许多的古书,比如《史记》、《前后汉书》、《三国志》、《资治通鉴》、《说唐》、《世说新语》之类庞然史书,还是读过一、二的。只不过我读这些书后的感觉,总是与人们的所见不同而又格格不入。原因是我觉得在自己读过的中国史书中,中国人所说出的话语其实只有三种:一为人说的话;二为说的人话;三为不是人说的话。这里,所谓人说的话,是指人作为动物的一种所发出的语言符号,它犹如虫鸟会歌唱、虎豹会狂啸、鸡犬会鸣叫一样,是一种很自然的事。因此人说的话,也就是人与人之间进行交流时所说的话;所谓说的人话,是指那种人在外界压力下,依然坚持说出来的实话和真话。这在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上,敢于坚持说这种人话的人并不多,其中董狐、屈原、司马迁、杜甫、李贽、曹雪芹、鲁迅、胡适、顾准、张志新、林昭、遇罗克就是他们中的杰出代表;而所谓不是人说的话,则是指那种违背人性良知和社会道德的人所说的谎话和假话,它甚至还包括脏话和辱骂人的话。可以说偌大一部中国史,其实大多数都是由不是人说的话所构成的。
     

      中国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至今已经走过了30年的坎坷曲折之路。显然,这对每个能够从“反右”和“文革”黑暗中走出来的中国人而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因为他们之中许许多多没有能够走出这个地狱的人,其实就是在那个不该说人话的时间和地点,说了几句人说的话罢了。于是,也就为了这几句人说的话,而妻离子散,而家破人亡,而抱恨终,成了为真理和正义而蒙冤受辱的罪人。而今天,当我们提起这些令人刻骨铭心的历史伤痛时,可能对许多没有经历过那个历史大劫难的后生晚辈们来说,就好像是在对他们上《天方夜谭》的文学补习课,已经成为难以理解的事了。但善良的人们啊,即便你们什么人间丑恶之事都可以漠视,也千万不能忘了“文革”这个人类历史上的最大悲剧。
     
      然而,十分让人懊恼的是,刚刚走出“反右”和“文革”阴影的中国社会,却不慎又再次陷入了不是人说的话的劫难中。首先,是痞子文化在“躲避崇高”的鲜艳大旗舞动下,开始对说人话的残薪余火进行无情的嘲弄和蹂躏。紧接着,是后现代主义在西方强势文明的大潮汹涌下,再次对说人话的良知和感悟进行荒唐的颠覆和解构。随之而后,是网络文化在愚民、暴民意识的作用下,完成了对说人话意境条件的全面颠覆和解构。于是乎,整个社会就好似曹雪芹笔下揭示的中国社会原生态那么,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人们所能看到和听到的都不是人话,而大多只是一些不是人说的话了。故而,睁眼看着当下如此日趋严酷的社会人文环境,迫使着每一个既不愿继续被封建专制化,也不愿被洋人现代殖民化的中国人,必须坦然面对。因为今天中国社会前进的步履无论怎样无情,它可以把前一代人认为神圣的东西和邪恶的东西都颠覆一空,解构得一文不值。甚至连历史上所有的文化遗产,也被颠覆和解构得面目全非。但尽管如此,还是不能就把我们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价值体系完全颠覆和解构了去。因此,我们作为一个有理性思维能力的物种和一个有着数千年香火传递的民族子孙们,对以上貌似洋人说的人话,实为家奴说的不是人说的话,必须保持警惕。否则,我们要在这个千百年来只能说人的话和只能说不是人说的话的兽性化生存环境下,打造出一个人人敢于说人话,不说不是人说的话的人性化生存环境来,就恐怕更加遥遥无期也。
     
      诚然,今天的中国社会,尽管还没有建成人人可以说人话的民主、自由制度,但毕竟还是有了一个说了人话不治死罪的话语氛围。因此,如何理性地发挥和拓展网络这个难得让人说话的话语空间,让它尽可能地成为一个为社会多说些人话,不说那些不是人说的话的干净场所,就成了一个必须由社会进步力量来合力解开的社会死结问题。而不致让它沦落为一个让无知网民随地大小便的社会公厕,甚至成为“文革”时期那种恣意践踏人性,侮辱人格,扼杀真理和正义的“黑板报”、“大字报”专栏。
     
      最后,想借用高尔基曾经说过的这样一句人话,来旁证自己说过的这些话,不是那种不是人说的话:“在这个兽性化的日子里,让我们变得理性些吧!”
     但令人非常可悲的是,中国社会走到今天这个网络文化时代,怎么我们所能看到的大多还是不是人说的话和比野兽还野兽的“话”呢?
     由此,我方才想起神医扁鹊对自己说过的话:
      ——“君病在腠里,不治将恐深”。
     
      2008.3.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