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二部 边塞诗]
李咏胜文集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部 边塞诗

第二部 边塞诗
   
   第 四十七 集
    本集表现内容:岑 参:《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杨 炯:《从军行》王之涣:《登鹳雀楼》
   

   第一百三十八首 岑参《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洲春色阑。
   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
   花迎剑佩昱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
   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岑参的这首诗要差些,有明显的人情关系面子在里面。鸡叫了,在去皇宫的路上曙色中夹着寒意,黄莺鸣叫在皇宫禁地春色阑珊,宫中的大门随着报晓钟声纷纷打开,玉石的台阶上排着皇家的仪仗队,成千的官员从这里走过。
   诗人好像不习惯这种官场奉合,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朝罢香烟携满袖,诗中珠玉在挥毫。
   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这首诗中说,五更天滴漏催动着天亮的箭形标识。皇城里的桃花开得好似醉红的美人脸庞,旌旗在和熙的春风中飘动,旗上绣的龙蛇象在舞动,宫中的小风吹拂,燕雀高高地飞在蓝天;上完早朝,衣袖里带回满满御香的气味;贾舍人写得诗如同珠玉一样美妙,要想知道掌管起草皇上诏书的华美的文章,丝纶:皇上诏书。那就看看他的儿子吧,才气之高如凤毛。凤毛:指别人有才气的孩子。
    所以《唐诗别裁集》和《唐诗三百首》既不选贾至和杜甫的,只选了两首,就是王维和岑参的。可见历代诗评家对唐代诗人没有偏爱,选择了他们信为该选的人是很公正的,历史的裁判永远是最公正的,不管你名气大小职务高低。
    结果不久贾舍人就被唐肃宗给贬到湖南岳阳了,前边那首就是他在岳阳时写的作品。在那里他碰到李白,李白也赠了他一首诗,是讽刺皇上安慰贾舍人的,此时李白也正遭贬,心里很不痛快。
    下面我们看看这首诗。
   李白《巴陵赠贾舍人》
   贾生西望忆京华,湘浦南迁莫怨嗟。
   圣主恩深汉文帝,怜君不遣到长沙。
    诗中说你贾至,西望长安回忆在京都的好日子,现在被贬到南国湘江边上也别埋怨,当今的圣主比当年的汉文帝恩情深厚,皇恩浩荡,才没把你象贾谊一样贬到长沙。其实长沙离岳阳没多远,还是皇恩浩荡,实际上是正话反说,讽刺而已。
    李白的诗出画时以楷书出(如有故宫养心殿的作品更好)。
    再出一幅李白的诗意画。
    配乐吟诵,画面为故宫。
   
   第一百三十九首 杨炯《从军行》
    前面说到初唐四杰中的两杰了,那么杨炯自然也要选一首,这也是能代表四杰总体风格的诗之一。
    杨炯与王勃同年生,于公元650年,死在公元692年,也是英年早逝的一位才子。据说杨炯对于王、杨、卢、骆的排名很不满意,说过愧在卢前,耻在王后,这样的话,这位生在陕西华山脚下的人自己评价自己据说还算公平,当然我们已在无法判定这桩公案的是非了。
    画面出杨炯的水墨画像。
    叠出题目《从军行》
    行书写出,同时吟诵: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
   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叠出画面(取资料)围城攻城几个镜头,约用30秒,配以音乐和音响效果。
    隶书写出《从军行》。行:歌行体,变成红字,古代诗歌的一种体栽,多用于叙事。
    烽火照西京,“西京”变红(以下同),西京:指长安,唐时两都,洛阳为东都,也称东京。
    心中自不平,不平:当做不平静讲。
    牙璋辞风阙,牙璋:调兵的兵符。
    凤阙:武则天称帝,皇宫称凤阙。
    铁骑绕龙城:骑,读ji,音寄,一人一匹马组合叫做一骑。
    龙城:敌军首都代称。
    雷暗凋旗画,凋:凋落,模糊不清。旗画:军旗上的图案。
    风多杂鼓声,多:这里做常常讲。
    宁为百夫长,百夫长:管理百人的下级军官。“胜作一书生”,胜过作一个念书人。
    最后两句,多有引用。
    (串讲)烽火传递敌人进犯的警报,报到了京城,听到这战斗的消息我心中很不平静,调军的令牌从皇宫中发生,统军的将帅率领着铁骑冲向敌军的首都,将其包围,大雪纷飞,天色阴暗模糊了军旗的图案,只听到大风中夹杂着进攻的战鼓之声(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景象),想到这些我宁愿做一个率领士兵冲锋陷阵的百夫长,也胜过做一个在书斋里读书的书生文人。
    此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汉朝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一个想有作为的年轻人,特别是一个有抱负的青年知识分子,有这种想法的人在当时一定是很多的。杀敌报国,建立功业是大唐朝贞观之治之后青年人普遍的想法,也可以说是一种时尚心理吧。所以,此时“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豪言壮语才流传了下来。
    楷书特技,再写一遍《从军行》
    表演画面,一书生拨剑起舞,直至该诗写完。
   
   第一百四十首 王之涣《登鹳雀楼》
   黄鹤远山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王门关。
    唐诗为什么那么发达,这和皇帝提倡有一定关系。唐朝一开国,就大力提倡文学,唐太宗亲自倡导开科取士。当时唐朝开科取土,一为博学鸿词科,一为明经科,当时社会上普遍认为博学鸿词科的进土是有真才实学的,地位最高,明经科则受冷遇,那时传出这样的俗语,“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大家认为明经科是靠死记硬背的而进士是靠创作的。因此三十岁的人考上明经科就算老了,五十岁考上进士的还是少年才子。可见进士之难考。当然能考上也很不简单,雁塔刻名,游街,那时就是大明星了,尤其有几首好诗传出来,那就更不得了,你就有无数的追星族。走在那里都大受欢迎。社会风气如此,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农工兵学商各种职业,上至皇帝百官,下至贩夫妓女等人,人人吟诗、做诗、唱诗、学诗,所以唐诗当时既是高雅的,也是普及的,就象现在唱流行歌曲一样,是人都能哼唱几首。所以就连《红楼梦》中的小姑娘香菱也要学写诗,而且居然也做出几句好诗。(当然她们不是大唐之女)
    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合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香菱笑道:“怪道我常弄一本旧诗偷看了一两首,又有对了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错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许多,所以天天题写。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究竟是未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
    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未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言都不用修饰,白也是好的,这叫不以词害意”。
    这林黛玉,香菱等人都是十三四岁的孩子,对古代诗词就有这么多的了解,你一定认为她们很了不起。其实不然,她们那时还不象现代学生要学那么多门功课。她们只有一门功课就是汉语言文学,所以自然要比我们现代人学得好。
    其实诗的大体规律和知识也叫她们说的差不多了,只有一点要说明的,就是林黛玉说的不太讲究词句的那个流派并不是所有诗人,唐朝有很多的诗人是苦吟派,常常是“只将五个字,用破一生心”(李频语)两句三年得,一联双泪流(贾岛)“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的练字练句功夫,“成如容易却艰辛”啊。
    这题外的语说得多了,为了再现唐诗的繁荣昌盛,我们先看一个小故事。
    唐开元年间长安。
    诗人王昌龄,高适和王之涣三人结伴走进一家酒店。
    高适:“今天我做东,咱们聚在一起也不容易,好好地唱上一夜,不醉不休。”
    王昌龄:“好!我们要唱就放开了痛痛快快地唱,唱多少我陪你”。
    王之涣:“不错、老高,喝酒不可无诗,到时候你我他三人都要做诗罚酒,好不好?”
    高适:“点菜罢,先上酒来。”
    店小二:“来了”。
    这时一行十几个拎着乐器的人走进了酒店。
    王昌龄看了看:“这不是宫中的乐队吗,他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店小二:“是他们自己人生日聚会”。
    王之涣:“我说呢,谁有这么大的谱儿,连宫廷乐队都请来了”。
    那伙人坐下不久,就调理带来的乐器。
    高适:“我们运气不错,可以免费看这么高级的表演”。
    王昌龄:“别闹,开始了”。
    一个姑娘唱:“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王昌龄:“这是唱我的诗,这么说,我们三个也算是当红的名诗人,难分高下,今天,咱们也不吭声,听她们唱,看唱谁的诗多,谁就出钱做东如何”?
    高适:“好啊,谁第一谁就出钱庆祝,我赞成”。
    王之渔:“我也同意,别说了,又开始唱了”。
    又一姑娘唱:“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
    高适:“这是我的《别董大》,此诗不是我的代表作,我的诗应是歌唱边塞的豪气,也算一首吧。”
    第三个姑娘唱:“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
    王昌龄:“这又是我的《长信愁》的第三首,有我二首了”。说罢看了王之涣一眼。
    王之涣有些急了:“这有什么了不起,我的诗要高雅的多,不似那些怨呀恨得,如果再不唱我的诗,我一辈子不和你们再比诗了。”
    话音未落,第四个最美的姑娘唱起了:“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王门关。”
    王之涣此时跳起来鼓掌大笑:“怎么样,我的诗是压轴的,最棒!”
    这时乐队的一个乐师站起来:“你们是什么人,在此喧闹。”
    王之涣马上打了一揖,拱手道:“适才听了这么姑娘唱我做的这首《凉州词》唱得极好,一时忘情,欢呼起了,万乞恕罪,对不起了。”
    众乐师和小姐们愕然:“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诗人王之涣”?
    王之涣:“正是在下,这里还有我的好友大哥高适”,著名的边塞大诗人。
    高适连忙起身拱手。
    “这位是我们二哥王昌龄,大才子,大诗人!人称诗天子。”
    王昌龄:“过奖,过奖,渐愧,惭愧”。
    众乐师:“原来是三位大师,真是幸会,快请过来一起聚,也为我们写首新诗如何”?
    王之涣看看高适和王昌龄。
    高适点点头:“恭敬不如从命,能有幸听到你们演奏歌唱,确实是有缘,好罢,我们都过来”!
    三个过去,入席,倒酒。
    为首的乐队指挥,三位大师,先让我们敬各位一杯。
    三个举杯:“谢谢,请同欲此杯”!
    众人一起饮了这杯酒。
    乐师敲起了羯鼓,渐引黑。
    这里一下子涉及了三位著名诗人,我们先介绍王之涣。王之涣,山西晋阳人,也就是今天的山西太原人,他们聚会的三个,加上崔国辅四人互相唱和,是著名的边塞诗人。他最著名的作品就是五言绝句《登鹳雀楼》和七言绝句《凉州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