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十五章]
李咏胜文集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A、牟其中的“笼中对”:“将申诉进行到底!”
   牟其中自1999年1月7日那一天被捕,随即开始第三次坐牢,至今7年时光过去了。在这漫长的7年铁窗生活中,他心里想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已是被冤枉的,并公开声言他对所有指控不服。他说开始被捕时由于没有任何资料,对案情根本无法了解,很长一段时间只能从原则上否认自已有罪。但随着南德集团理事会掌握的资料越来越多,他对整个案件的情况已经非常清楚。他不止一次斩钉截铁地说,这个案件是错案,于法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它一定能够得到纠正,对此他充满了信心。他始终认为:“中国法制已经进步,这个案子应该能够被重审。我认为只是迟早的问题,因为很多东西根据常识就能判断!”
   几年来,牟其中本人全权委托他的诉讼代理人夏宗伟通过各种方式,向中央领导、各有关部门、社会各界和法律界人士、新闻界、南德旧部等投寄的报告、信函以及发表的书面讲话,累计起来至少有几十万字了。在这些文字中,最根本的内容就是否认自已有罪,认为自已是被反对改革的势力以及贪污腐败分子陷害的,他委托夏宗伟不断呼吁向社会进行呼吁。而与此同时,南德理事会更进行了广泛的社会联络,发表了各类材料几百万字,并且接受了数十家各种媒体的采访。
   2001年,他又委托夏宗伟给一位中央领导同志写信,把自已的案件放在一个大的政治斗争的大背景上,说这是反对改革势力对作为“经济改革试验田”的南德和他本人的诬陷。他认为:
   “我的三次入狱,都与中国的重大政治联系在一起,幸运的是,每一次我都与‘正确’联系在了一起。
   第一次,我奋不顾身反对文化大革命,当时是抱着以身殉国的悲壮去写《中国向何处去?》的……
   第二次,1983年‘严打’,当时某些人利用中央决定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之机,在经济领域反对经济自由化,我又首当其行,直至小平同志出面,我又才得以重新获得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机会。
   这一次,是从1990年开始的,将反‘和平演变’作为我党政治纲领的错误思潮发展到政治上反对高举邓小平理论旗帜,组织上反对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一个政治阴谋的结果。”
   把南德案件与改革与反对改革的斗争联系起来,这是牟其中对案件性质的“政治化”认识。而司法界和法学界认为,理论上不管怎么理解与延伸,最终的问题还是要从法律的角度如何去判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才是认识与解决南德案件的根本原则。
   2003年1月18日,我国4位著名的法学家对“南德集团暨牟其中等信用证诈骗案”进行专家论证,并发表了“专家论证书”,认为此案判决有误,是一个错案,应该予以纠正。23日,当牟其中捧读了专家们的论证书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他当即口授夏宗伟给这些素昧平生的法学家写去一封感谢信。他说:“南德案件举国关注,各国舆论瞩目。正如诸位教授在论证会上指出的,南德案件的依法重审,不仅可以为当事人争取到宪法与法律赋予的权利,也可以推动全社会法制环境的改善。”
   在专家论证的鼓舞下,牟其中又一次拿起了法律的武器。2003年3月19日,他委托夏宗伟正式向最高人民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刑事申诉。申诉书长达1万多字,并加上几十个证据材料作为附件,共有150多页。申诉书中说:
   “由原判事实不清,伪造证据,把坚决反对湖北轻工、贵阳交行的套汇行为,不断采取措施防止国家外汇损失,与真正的犯罪团伙进行了坚决斗争的我和南德集团,反诬陷为诈骗罪犯,而放过了贵阳交行、交行总行涉嫌的渎职行为和诬陷行为。
   南德集团是一个负责任的民营企业,我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心系中国改革的爱国主义者,为了中国的改革,我已有两次入狱又两度经中央领导直接干预后给以平反的经历。这一次又蒙冤入狱,我认为这是为中国改革必然付出的代价。
   小平同志说:‘改革也是革命’。凡革命,没有不流血牺牲的。我的此次入狱,已四年有余,依然可以说为了中国改革的胜利作出的牺牲吧。因此,我决心与前两次平反一样,放弃政府赔债。我只希望用我四年有余的牢狱之灾,能够换来司法的公正。”
   2004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意见稿)。法律界人士认为这是我国司法界开始趋向理性的一个重要的信号和具有重大意义的进展。牟其中的代理律师刘兴成认为:“该意见稿表明,由于错判南德,造成了我国信用证使用规则的混乱,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国家利益。”
   “这是一场斗争,斗争的重点已经由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之争,演进到了是否依法办案之争;集中到了我国的经济法规是否应与国际规则接轨,接轨之后是否有勇气坚决依法纠错这一点之上。”牟其中委托夏宗伟在向中央领导递交的申诉书中曾这样写道。
   牟其中兴奋地对夏宗伟说,从宏观上讲,十六大的召开和修宪的成功,标志着中国民营企业迎来了又一个春天。从微观上讲,《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奠定了南德案件平反的坚实基础,也可以说“实质性的问题已经解决”。南德集团不是日薄西山,而是喷薄欲出。
   牟其中已经从2004年起由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18年,现在又由18年减刑到16年零9个月。他本来可以申请“保外就医”,但是他并不愿意提出“保外就医”的申请,他坚持认为自已是无罪的。2004年5月16日,牟其中对再次前去探视他的夏宗伟说:“我心情平静,信心十足。因为我听见了市场经济的脚步声,正在中国大地上大步前进。我相信我国正在走向法治,我的案子一定能够得到公正的解决。我要继续申诉,把申诉进行到底。”
   牟其中认为,关于信用证问题的案件,定性错误是自南德案件而引起,比照判案已造成连锁反应。洪山监狱服刑的“信用证诈骗犯”就有6人,占服刑人数的1/100。他于是推算,目前全国约有800万在押犯人,如果按这个比例计算,全国因信用证案件而服刑的人员可能有上万人。这种推算是否有根据,尚无人可以为之证实。但有一点却有力地反证出“信用证纠纷案件”,如果不在法理上界定清楚,分清罪与非罪,那么就将像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滕彪所指出的一样,会造成“冤案递增律”的几何级数上升。
   当然,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个征求意见稿经过广泛征求意见,又经过了反复研究与讨论之后,终于在2005年底形成正式法律文件,并从于2006年1月1日起开始实行。
   在牟其中看来,以往对于信用证诈骗罪的定性错误,导致开证行不敢开证,即使开了证,也往往以诈骗为由,拒绝支付国外银行的单据,严重地破坏了我国金融业的信誉,进出口贸易受到影响,外国银行对进入这样的市场望而却步。这种违国际经济法而行的状况“危害了国家利益”。《规定》再次承认了信用证的融资功能,也就等于宣布了自他而引起的大约上万件有关信用证错案的平反。2006年3月,他委托夏宗伟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
   “此段历史的回忆,令我联想到1997年1月《真理的追求》把我作为私营企业的代表来批判。报刊上已有不少人称1997年是中国改革的‘拐点’,称2006年是中国改革的又一个‘拐点’。
   假若刑事判决书指控南德的事实全部是真实的,根据《规定》,南德也不构成信用证诈骗罪,充其量构成了信用证利用。《说明》明确指出,信用证欺诈属于民事欺诈。
   《说明》告诉人们,判决南德时没有信用证法律。由于没有法律,所以造成了人民法院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责任等方面的不统一。
   《说明》也承认最高法的二审案件就有百余件,相当多的高级法院的请示及银监会就不当冻结的函件等内容。说明南德一个错判,至少引发了数千件错案。
   在充分学习了权威的《规定》及《说明》之后,再看另一个权威——预审记录中的案件真相证明了三个伪证等内容,就更清楚了。结论还是要总结到湖北省高院2002年7月的终审判决——‘南德与中行信用证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
   牟其中对《规定》及《说明》的公布持感慨殊深,他颇有心得地说:
   “这是我国法治环境开始逐步改善的一个例子。当年信用证案件开得沸沸扬扬,控辩双方不但激烈,而且人数众多。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信用证诈骗罪是否必须具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一法律要件之上。
   对于这样一个涉及众多企业利益,又十分敏感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没有回避。《说明》承认:‘信用证纠纷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领域。到目前为止,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均没有关于信用证的专门立法’,‘我国同样没有关于信用证的专门成文法规定’,因此‘造成人民法院处理这一类案件时在认定事实、使用法律和责任上的不统一。’
   《规定》恢复了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信用证是独立于基础贸易的单据交易’,即是说,申请立信用证时,若提供了银行的有效担保,则已完成了信用证与金融单据的交易,不能仅以此视为犯罪。更何况连判牟其中有罪的湖北省高院,在外界压力消失之后,又立即判决南德集团与信用证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
   最高人民法院此举是需要胆识的,表现了大无畏的法治精神。历时五个寒暑,从2001年开始调研,到2005年10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68次会议讨论通过,比战乱中的伊拉克制定一部宪法还艰难。如果说当年判决南德集团及牟其中有罪时,尚无法可依或者说对信用证诈骗罪作了错误的司法理解的话,《规定》已从法律方面对此纠正过来了。《规定》及配套法律的正式公布,应该使仍处于‘延期开庭’状态数年之久的南德案件可以继续开庭了。”
   2006年12月22日,当夏宗伟将最高人民法院答复全国人大代表两次质询函的复函:“南德信用证诈骗案已转本院立案处理”的消息告知牟其中时,他竟激动像个三岁小孩似的,手舞足蹈起来。并随手写下了名为:“要知松高法,待到雪化时——南德二00七年元日献辞”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些热泪烫人的话:
   “望眼欲穿,九死一生,千锤百炼的再审闸门,终于要对南德开启了。透过这沉甸甸的闸门,射过来了第一束南德将第三次崛起的曙光。……
   在南德再次昭雪平反的前夕,在三起三落的南德末来霞光万道之际,我们特别思念曾与我们一道艰苦创业,风雨同舟的南德员工,南德客户,南德朋友。在即将过去的这一段特殊日子里,有人彷徨过,有人消沉过,有人甚至说一些不应该说的话,做过一些不该做的事。但是,只要没有沦为黑保护伞的鹰犬,只要从现在起能与王向军诈骗团伙划清界线,我们都可以既往不咎,一律欢迎,真正做到兄弟一笑恩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