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李咏胜文集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A、中国的清教徒

   在许多跟着媒介走,而对牟其中没有接触了解过的人眼里,他这个人真是个解不开的谜:说他好时他是神,连肚脐眼也没有一个,一个人见人爱的“中国首富”;说他坏时他是人,一个头上长疮,脚下流脓的 “中国首骗”。因此要真正认识牟其中这个人,绝不能跟着媒介走,而只有深入到他生活过的人事物境中去,才能找到正确的答案。
   诚如世人所知,牟其中早在二十世纪初便以“中国首富”之名享誉海内外,成为那一代青年人追求崇拜的偶像。按当时人们对这类款爷人物的时髦评价,应算得上是一个到处有毫宅、香车、美女的风流人物了。如再换用近几年来人们对这类款爷人物的网络语言评价,也该是一个国内国外有家,家内家外有花的超级商界王了。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1983年9月17日,牟其中被万县公安局以“投机倒把”罪逮捕入狱,史称他“二进宫”。当公安人员搜查他那位于城边苗圃的那两间狭窄的土墙平房时,不仅一分钱现金没搜到,所有值钱的东西仅有一台断了天线的黑白电视机,让几个参案公安人员愣了半天,才悻悻离去。事后经过几个部门的联合审查,还是未找到牟其中有任何侵吞私款的证据。所以给他定罪时,没有施加另外的罪名。
   1998年1月7日,牟其中再次被武汉市中院以“X罪”逮捕入狱,史称他“三进宫”。当武汉市公安经侦人员在北京市警方配合下,搜查他在龙头沟的南德公寓时,除搜查出10000元现金外,任何存单和有价证券均没有。据牟其中家的厨师称,这钱是他昨天刚从亲戚那里借来,帮助老牟度难关的,老牟还未打条儿,不能拿走。听说当时参与此案刑侦调查的一个老法官,看到这个戴着“中国首富”桂冠的大老板家里,既没有看到什么高档家俱和电器用品,也没有什么珍贵字画和古玩,柜子里只有挤得满满的书,唯一值钱的是一台跑步机和外商送给他的几十瓶洋酒时,忍不住叹息道:“牟其中呀,你这是为哪桩嘛!”。之后,北京和武汉公安机关经过二年多对牟其中经济问题的专案审查,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有罪的证据。这就充分说明他没有贪污和挪用自己公司的巨款,因而豪宅、香车、美女这些豪华的奢侈品,他自然是消费不起的。至于说到轿车,他倒是有一辆黑色的奥迪,到他被武汉市警方拘捕时前一分钟还在用着。但这种车在当时,不仅小款们拥有,许多政府官员也拥有,算不上名车。而当时的许多大款,早玩腻了二开门的劳斯莱斯、林肯、卡迪拉克、奔驰,纷纷升级换代为三开门的了。
   那么生活上牟其中有什么特异之处么?
   据了解,那些跟随他多年的人,都众口一词认为他是一个成天想干大事,一点不会享受的人。他的全部生活就是工作与学习,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个人爱好。这样的企业家几乎是现今的大多数人难以想象的“怪物”。
   牟其中身边的很多工作人员反复证实了这种说法。一位南德骨干回忆说:“老牟这个人生活非常简朴,据我所知,他平时除了看书、演说、工作、写东西、找人谈话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他没有去过歌厅,没有洗过桑拿,不打麻将,不打扑克牌,不喝大酒,也不抽烟,没有不良嗜好。如果有空,牟其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做一些简单的运动,如爬山,或打打网球之类,但从来没有打过高尔夫。总之,老牟的生活挺单调。象有些所谓揭发牟其中的书中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纯粹是编造。”
   原南德集团总会计师郑平川讲述了一次出差的经历:1996年,郑平川等人陪同牟其中坐轮船去万县,他坐的是一等舱,牟其中坐的是特等舱。郑平川嫌轮船的条件不好,牟其中说,这算什么,以前他都坐五等舱。那次在船上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感觉饭菜难以下咽,有人偷偷地倒掉了,但是牟其中居然吃得干干净净。
   在郑平川眼里,牟其中对吃穿无所谓,只把事业放在第一位。郑平川说:“他具备一个成功人士应有的素质;韧性、有理想、不怕吃苦和平易近人。”牟其中入狱后,郑平川不断向媒体强调牟其中的这些性格特征,以求改变外界对牟其中“骗子”的看法。
   南德满洲里公司总经理汪明泉从不讳言他从牟其中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些年,汪明泉在商界认识了很多老板,但他表示:“令我最佩服、最认同的老板还是牟其中。他的认识能力,创新能力,他的勤奋朴实和勇往直前的精神,至今仍是鼓励我搏击商海的精神动力。”
   夏宗伟则从生活秘书的角度描述出另一个真实的牟其中:“可能有人不相信,老牟的生活与他的身份很不相称,简单到了极点。他的圆领毛衣,经常是前后错穿,惹出不少笑话。我帮他买毛衣,一般情况下都得买V字领的,怕他不注意时穿反。即使是这样,他有时也会搞错。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初冬的周六,邀约了公司一帮年轻员工去爬香山,待到了山顶,我才发现,他还是给穿反了,这件衣服的前后的图案不一样。他在大家善意的哄笑声中才调正了。有一次,他的皮带断了,我找人花了200多元买了一条金利来的皮带给他。他问我多少钱,我骗他说是20多元,他瞪了我一眼,说:20多元,怎么这么贵?买个七八块的不就得了!还说,皮带要那么好做什么?
   他吃饭也是很不讲究,平时吃饭很快,急急忙忙地扒完就去做事情。请客应酬时也只能是象征性地吃一点,回家后还是得再吃点面条什么的,这并不是因为他爱吃面条,而是由于面条既快又简单。在生活上,他不喜欢复杂而麻烦的事情。至于外面人看见他包机、包船搞活动,那也只是他为了扩大业务而采取的公关手段而已。”
   而与牟其中合作多年的商界朋友易鸿君,在《牟其中的人格构成与性格残缺》一文中说:“老牟在他的生命中,最关心的不是金钱与物质,早期的一贯表现就是这样,即使赚了钱,生活上也从不追求享受与腐化。举个例子,1983年的时候(那时候我没有认识老牟,下面说的这件事是我后来听人讲的)老牟的中德为安康灾民捐赠100件棉衣,当年的《四川日报》、《万县日报》作了专题报道。
   就我一贯的感觉,老牟的生活比较简朴,要说他红火的时候还是比较有钱的,但是他不像一般暴发户,手头有一点钱就‘烧’起来,更不会向一些浅薄之流,一掷万金比豪斗富。就我长期与老牟的接触,老牟虽一直在不息地经商,一直与金钱打交道,其实他个人的金钱观很淡。有时出门在外,他甚至随便在街上吃一碗面条,就算打发了肚子。我觉得他倒绝不是省钱,他实在是无所谓。记得老牟有一句口头禅对我说过不止一次:‘一个人即使有良田万顷,一天也只能吃三顿饭,有广厦千间,一个晚上也只能睡一张床。一个老板做大了,企业就不是他自己的了,就是全社会的,你想想看,一个人有几个亿、几十亿,怎么可能花得了?’
   我在1996年去南德洽谈一笔业务,刚好赶上澳大利亚独立制片人多恩到南德集团采访,我应邀在旁坐了一下,记得多恩当时对老牟问:‘听说牟先生生活很简朴,能就此谈谈你的看法吗?’
   老牟回道:‘我想人活着有两个目的,一是活下去,二是为人类做一点事情。我对于物质的需要仅限于能满足我健康、卫生地活下去,比如爱护牙齿是必须的,而镶金牙就不必要了。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也很喜欢奢侈,比如我每天下班后要打一两个小时网球,每周我一定要有一天时间用于郊游,这都需要花费很多的金钱,但我必须这样做,我借此充沛我的精力,以便更好地工作。’
   多恩又问:‘牟先生,你以为个人的巨大财富与整个社会有什么关系?’
   老牟答:‘我认为个人财产的多少,是社会对你创造财富能力作出判断的一个标准。这是一个尺度,与消费毫无关系,并不是钱多就多消费,钱少就少消费。例如,我有1万美元时,我吃一个面包;当我有1亿美元时,我还是吃一个面包,不可能吃1万个面包。’
   我曾经零星地看到过一些对老牟生活方面的报道(对不起,我太忙,平常阅读不多),为写这篇文章,我翻了98年《南风窗》杂志,这上面有一篇叫《牟其中,你让我们怎么理解你》,文中写道:
   ‘就我们所采访的几位员工看,他们都是很朴实的知识分子,他们对牟其中很尊敬,说他生活简朴,经常穿一件旧毛衣和一条运动裤,吃的也不讲究,生活作风也相当克己自律。从一般老板与员工的关系说,尚捧着老板饭碗的员工,对采访记者说出的话,肯定是溢美粉饰之词,其参考意义不大。但是凭着面对面的感受和从旁了解,牟其中并非《大陆首骗》中所写的一个大坏人,总在骗人、害人的大坏蛋。在我们看来,牟还是一个想干事、想探索,也有相当见识的能人’” 。
   从以上这些真人真事的场景中,读者不难看出牟其中这个人的本色,本不是那种一阔脸就变,一富就骄奢淫逸的肖小之徒。故而许多媒介戏称他是一个简朴的老板,贫穷的富家并不为过,而是恰如其人。
   但作者通过反复认识和了解牟其中的生活实况之后,方才得出一个与众见不同的看法:牟其中在中国古往今来的企业家中,是一个极其罕见的异类。原因是中国自春秋伊始,便历行重农抑商政策,因而商贾地位最低,所以一旦暴富之后,只有修豪宅大院,挂“大红灯笼”,置万贯家财,而后才能与达官显贵讲平等、谋新利。由此之故,中国古代的大商人,没有一个不是一有钱就三妻四妾、灯红酒绿的。这种状况在现代民族资本家,甚至在改革开放后的许多民营企业家身上,也依然阴影还在。
   如果我们去追寻这个深层历史原因的话,答案不外乎有以下三点:
   一是中国文化是一个以实用理性为核心的享乐主义文化,因而吃喝玩乐自古就是人的第一享乐需要。所以商人一旦富了之后,自然要尽情地消费享乐。
   二是中国社会的封建专治体制,从未给商人提供过一个财产私有的法律保证,更没有给财产和资本的增殖和扩张提供过多少有利的平台和发展空间。
   三是中国人自古就有一种“恨商仇富”情结,而这种晦暗的社会深层心理又常常会以种种极端的形式爆发出来,比如一旦国家出现灾荒和社会动乱状况时,“均贫富,等贵贱”、“杀富济贫”、“除暴安良”、“打家劫舍”就是历代乱民们夺取政权的“正义口号”了。可以说这种想富又仇富的心态,在今天许多中国人身上人皆有之,且挥之不去。
   所以中国古代聪明的商人,往往采取两种消极态度处之:一者是致富之后便大肆奢侈消费,纵情享乐,骄奢淫逸。故有“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之说;二是采取富不露富,不显山露水,到处装穷叫苦以求趋利避害。
   话题回到牟其中,从以上这些具体而真实的小事来看他这个是非太大的人时,即便人们认为他有多少不合时宜之处都不重要,而重要的是如果把他仅仅作为一个商人来看,好像不太公平,因为从他身上找不出任何古代商人那种为富不仁的骄奢印迹和特征。而把他作为一个君子圣人来看,好像又太夸张,因为他又人在商海,不可能不言商,不谈钱。故而似乎两者都是,又两者都不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