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
李咏胜文集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A、一看吴戈:从“学生”到“第一掘墓人”

   故事讲到这里,一个本来在牟其中“三起二落”中毫无关系,但却与他“三落”有关系的人物出场了。他叫吴戈,出生于1965年,四川人。1986年毕业于重大自动化系,1991年考入北大法律系,1994年毕业,获得法律硕士。此人从外表上看,很像外省人对“川耗子”的普普遍评价:聪明又狡猾。也许正是四川老乡的情缘吧,他一毕业就在人才蜂涌向南德的竞争中取胜,成了一名当时令人羡慕的南德员工。据说他刚进南德时,很是得意,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满以为牟其中会对他另眼相待,委以重任。殊不知南德早有规定,新来的员工须先静坐三日、半年,先观察了解,适应公司的内部环境和业务运作模式,然而再自已提出项目计划、方案待,公司确定立项后,成立一个子公司交给他去具体操作。吴戈是个静不下心来的人,他成天呆在办公室里除了看报纸,喝清茶之外,便是到处“串岗”,找人“说小话”。但久而久之又觉得无聊起来,想找事情干。于是他费尽心思给牟其中写了一篇名为“臀部的功能” 的长文(据他后来自已说,写的是自已“屁股不干净” 的问题)。然后壮着胆子,越过部门径直送到总裁办主任夏宗伟面前。待他走后,夏宗伟一看文章标题觉得莫名其妙。当时的夏宗伟还是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姑娘。心想什么“臀部的功能”,能算计划和报告么?再看正文,厚厚几十页,字写得特大又不工整。内容大概写的是他到五棵松医院看痔疮,在乘车途中和医治痔疮过程中的杂事。她感到没有意思,就把它放进文件柜里,而没有送到牟其中办公室去。此事过后很久,夏宗伟仍然不明白吴戈的意思。而是直到她与人谈起这事时,经人点醒才恍然大悟:原来吴戈是向牟其中抱怨他来南德坐了几个月冷板登,屁股都坐起痔疮了,还得不到赏识和重用……意思是含沙射影地向牟其中发怨气,表示对他不赏识和重用的不满。这事说起来是一件小事,但细细看来正是从这一小事上,可见出他这个人心术有多么阴暗了。
   之后吴戈见牟其中没有反应而不甘心,又给他写了一封长信(外界称为他的“第一封效忠信”)。信中他自称是牟其中的学生,内心充满了对他的崇敬之情:“像南德这种经济上的大手笔,政策上有远见卓识的经济集团,自然成了我最向往的地方。追随一位领袖型的企业家成了我的真实情绪……”不料结果却适得其反。牟其中向来最不愿听别人无原则的吹捧,他认为吹棒的后面一定有不良企图。更何况他一生都见不得庸俗的人,对这种廉价的吹棒心中极为反感。后来经他多次接触考察,发现他是一个眼高手低,只习惯于听从领导安排的计划经济模式,离开领导就无所适从的平庸之人。于是就批示办公室主任刘建和去找他谈话,建议他另谋高就。当然这对刚刚跨入社会,正踌躇满志的吴戈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几乎被打晕了过去。但他在离开1995年4月20日离开时,还是耐着性子又给牟其中写了一封信(外界称为他的“第二封效忠信”)。信中情深义长地写道:“我有幸在南德工作,一生自豪,有缘成为您的学生……是我的幸运。如果有一天我还能为南德做点什么的话,我将不遗余力……”从这封信的字里行间看,他对自已在南德半年多的经历,还是很留恋的。只是不知他有无想感动牟其中,再派“萧何”去追他这个“韩信”的意思。但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让人见出他倒真的还有几分韩信的超凡之才。他愤而走出南德后,不仅很快写出了一本走红中国大街小巷的畅销书《大陆首骗牟其中》,成了他这个老师牟其中的第一个掘墓人。而且除了擅长与朋友、同事打官司之外,还在法学、社会学、文学、哲学、戏剧理论、小说、诗歌、美术、表演等诸多领域颇有建树,表现出了多方面的才能。这,又真有点像楚霸王和韩信的故事和遭遇。当初韩信十分仰慕楚霸王,而投奔到他军中,满以为会受到重用。不料楚霸王听说他是一个胯夫,仅让他了一个很小的官,韩信因此忧忧不快,成天在军营门口长吁短叹。谋士亚夫范增见状,劝谏楚霸王道:“韩信这个人心有大志,不满现状,主公若不重用他,就快杀了他,免生后患!”可楚霸王那里会把他这个胯夫放在眼里,竟不置可否。韩信见前途不妙,于是偷偷逃跑出去又投奔刘邦。后来刘邦听信了萧何的极力举荐拜为大将军,随后大败楚军,直逼楚霸王乌江自刎,报了楚霸看不起他之仇。只不过韩信后来,还是得了一个恶有恶报的悲惨下场。因此从吴戈摧毁南德,把牟其中第三次送进大牢这一点看,假若牟其中要是不犯楚霸王的错误,不小看和低估他而给点偏爱的话,又岂会有今日的不白之冤。但这已经是“马后炮”——再响也无用了。
   回头再说吴戈走出南德后,为什么会对牟其中的态度一百八十度陡转,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呢?
   是牟其中与他结怨太深,利益上过不去?
   但从以上两封他给牟其中的“效忠信”分析,可以排除这种可能。
   是他真的掌握了牟其中作业为“大陆首骗”的关键材料了吗?
   但据南德办公室主任李复耕回忆说,吴戈初进南德时还是一个面带腼腆的书生,整天都在办公室呆着看书。只是后来在一次公司举行的晚会上,才发现他这个人很有表现欲,会前时高谈阔论,宴会上到处敬酒,晚会时舞姿翩翩,最后竟与夏宗琼跳了一曲“满堂彩”,很是引人注目。但实际上他在南德才几个月时间,南德当时有几百号人,他并没有认识多少,接触最多的不过是他们法律顾问处的同事和陈际宁、唐健宾等文化人罢了。而那时的南德总部大小有几十个部门,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他那里走得过来,即使走到了又有谁会理睬他。因而他后来在《首骗》一书中列举出的所谓“钢鞭材料”,不知是怎么编造出来的?
   然而,至今仍令世人不能理解的事是吴戈一出南德大门,便飞起一脚把南德大厦猛踢了个天翻地覆,自已成了他老师牟其中的“第一掘墓人”而一举扬名天下、名利双收。
   那么,他是怎样由从学生成为“第一掘墓人”的呢?
   
   B、二看吴戈:从别有用心到窃名、窃利
   吴戈心怀嫉恨地离开南德后,最先说了两句恨恨不已的话:一是说:“离开南德太晚了!”;二是说:“学无耻到南德。”根据他的这两句话去推想,他到南德不到几个月就能把南德的根根底底刨了个底朝天,要是早些出来的话,没准能把中国的社会问题也刨个底朝天。同时还说,他是为了学无耻才到南德来的,现今无耻已学成,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至于他真的从牟其中和南德学到了多少“无耻”真功,则只有由他后来的所言所行来证明了。
   然而,只要细心看过他写的《大陆首骗牟其中出笼的前前后后》一文的人,便不难发现吴戈写这本书的动机与目的并不那么单纯。据他说之所以写这本书,是由于他回四川眉山县与同学叙旧时因一个小学生对牟其中的盲目崇拜而触发的。用他的话说:“他要揭露牟其中,不让人民误导受骗。” 由此而看他当时的创作初衷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的。也就是说他这时的心,还不是很邪的,因为他那时并没有找到什么牟其中是“首骗”的蛛丝马迹,而仅是凭着他对牟其中这个老师“有眼不识泰山”的行为不满想泄泄私愤,出出怨气罢了。同时还可借他的名气,扬名一把。
   但当回他到北京后,问题就变复杂了。他首先找到中宣部那几个反对改革开放政策的“老干部”,然后在他们的授意和支持下,公然打着他们的牌子,暗中找到王健生、李玉玺、邵海松、陈际宁等几个被南德炒了鱿鱼而心怀不满的人来搜集材料,寻找罪证。而这几个人其实多数就是写匿名举报信中所谓的“五名共产党员”。对此如果人们细想一下:这几个人在南德时从事的职业是医生、工程师、编辑等,从业务范围和工作职责上看,不可能掌握南德的决策内幕和财务状况,即便了解一些,会不会是传闻和小道消息呢?
   再说他们已经离开南德甚久,所以掌握的材料又会有多少真实性?但吴戈竟在这些极为有限,单薄的材料下,开始了他那梦幻般的“创作”过程。
   可见到此时为止,吴戈的写作动机和目的已经发生了质变。对此牟其中在狱中是这样评说他的:“吴戈是一个被极左派势力收买利用了的庸俗市侩小人,他甘愿帮他们打杀我,而又打杀所有的民营企业家。”
   客观地看牟其中的这一认识不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原因是吴戈自已承认,他写完书稿后曾经给朱镕基办公室送了一份。因为如果它真是一部没有政治目的的文艺作品,有必要送给国家领导人看么?况且凭他当时的社会地位和条件,没有那几个“老同志”的帮忙能行吗?
   另一方面,吴戈写完他的书稿后,竟通过各种私人关系和非正当渠道,到处找书商,然后以盗用《市场法制导刊》书号的手段,非法出版了他的这一对牟其中和南德进行栽脏陷害、歪曲污蔑、人格污蔑,甚至妖魔化的所谓作品。而达到了他一泄私愤,二颠覆南德和打击民营企业,三借名人出名(他曾自鸣得意地到处自称为“第一掘墓人”),四从中谋取暴利(据说他从中获利近百万元),这样一个一石四鸟、一箭四雕的险恶目的。这四者中间,当数第二者最为人所不齿。因为他有支持极左派势力反对改革开放打击民营企业的嫌疑。所以他至今仍在网上被众人诟骂不止。
   
   C、三看吴戈:从法律硕士到法盲硕士
   凡是读过吴戈那本掀起强大“倒牟旋风”《首骗》一书的读者,会记得该书第一章中曾将由南德集团五名共产党员写给公安部的《紧急举报!紧急举报!!!》匿名材料,用大号字全文刊出。对此,不用说读者都知道,这是一个未署真实姓名、身份的匿名举报材料。根据我国的法律,任何公民都享有检举权,而接受检举机关在未经依法定罪前对检举人和被检举人都具有保护权,不能擅自将未经法律认定的举报材料公诸于众。另一方面,对于凡是没有签署真实姓名、身份的匿名举报材料和匿名信,都只能视为一种没有当事人承担法律责任和道义责任的非合法证据,接受检举机关对匿名检举只负调查责任,没有保护责任。因而,它不能作为指证被检举人有罪的旁证和证据,可以说这些基本的法律常识,在全国普法宣传教育已深入边远农村的今天,已经是不识字的文盲也懂得的吧。但想不到的是吴戈竟把这种没有任何法律认定的所谓证据,公开刊登在书中,作为指证牟其中有罪的铁证。这就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不可理喻了。以致现今牟其中如果起诉这五位匿名举报人的诬陷罪时,从哪里去找这“五名共产党员”,自然只有起诉吴戈了。同时,据南德理事会查证,吴戈在书中所举的“五名共产党员”,没有一名是南德在职员工。而书中所列举的所谓十三条罪证,后经公安机关历时二年多的刑侦调查,没有一条证据是确凿的,纯属冒名诬告。以上这些公然践踏法律、侵害人权和企业利益的愚行,在吴戈这本书中是数不胜数,让人读而后怕,毛骨悚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