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李咏胜文集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
   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A、牟其中被夏宗琼们 “忽悠”
   1993年国家实行宏观调控,紧缩银根的政策之后,牟其中忍痛砸锅卖铁提前还清了北京市工行全部本应在三年后才还清的贷款。
   但是,南德在国内的经营环境,特别是金融环境,已是雪上加霜了。
   无奈的南德,最后被逼到了国际市场上。金融业务落户华尔街,一般生产业务落到了与俄罗斯国际卫星组织开发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电视直播卫星项目上。
   试想一家被社会视为异已,围追堵截,几次死里逃生的民营企业,要去开发世界上最先进的电视直播卫星,其艰险是可想而知的。
   此时的南德在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后,已是精疲力竭,到了几乎一根稻草就可以压倒一匹骆驼的境地了。
   但是,南德终于把这颗寄托了南德及牟其中个人身家性命的卫星摆上了发射架,只差200—300万美元的发射费了。发射费一到位,发射无论成功与否,南德都成功了。理由是:发射成功,当时(目前仍然如此)卫星频道是紧缺资源,不愁租不出去;发射失败,保险公司按110%的金额赔偿,南德的经济危机也就解除了。
   1995年初,航向3号卫星的制造工作已经完成。急待发射,必须尽快向俄罗斯卫星发射机构支付数百万美元的发射费。
   卫星项目急需资金,1995年2、3月份,牟其中经常召集中层以上干部开会,让大家广开门路融资,提出“只要有办法做成,任何人都可以去做”。同时南德还组建了融资小组,由牟其中亲自挂帅,但这些举措收效甚微。
   面对此困境,牟其中被迫于1993年底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改变依靠国内银行贷款的融资方式,逐步建立起依靠相对稳定的国际资本融资体系。早在这年春节的第一天,他便带领一班人马赴美,在华尔街100号创办了罗斯福对华投资公司,旨在从此为前哨吸纳西方对华投资。据说这是中国在美国开设的第一家投资公司。只是后来当他这个计划很快就要实现时,由于他的出国护照被吊销,只剩下他的两个儿子在美,苦苦支撑残局,使这一在美国融资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面对这笔急需的巨款,牟其中一筹莫展。
   这时,经南德集团原金融部总经理夏宗琼介绍,一个名叫何君的澳大利亚商人走进了牟其中的视线,给南德的国外融资计划“带来一线希望”。
   这个持有澳大利亚护照的华人何君,为澳大利亚XGI公司驻中国大陆的常驻代表,是其在武汉注册的澳华公司的总经理。
   牟其中后来在申诉材料中称,由于卫星项目资金不能拖延,而他又急于得到对方的美元支持,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了对方的圈套,被欺骗、被出卖,最终导致了自己的第三次牢狱之灾。而这个将牟其中和南德推向深渊的人,正是夏宗琼。
   夏宗琼在这之前是牟其中的第二任妻子,随着事业的发展,二人之间产生了严重的矛盾与分歧,并已于1993年秘密离婚,当时外界并不知道。本来事前牟其中对夏宗琼早已不信任,但为什么此时却听信了她的主意,看中了素昧平生,并不了解的何君呢?
   看来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用“病急乱投医”五个字来解释了。
   1998年3月10日,姚红在刚刚被抓,惊魂未定之际的口供或许可以说明:
   “老牟和夏总经常召集金融部的人员开会,让通过各种形式筹钱。95年6月,夏宗琼说她一个朋友何君介绍说可以利用外贸的形式吸取境外资金,是在一个会上说的,当时老牟也在。”(引自“姚红对询问人郭X、夏X的供词”)。
   于是在夏宗琼的引荐下,牟其中与何君相识了,并开始与之洽谈境外融资合作业务。
   据夏宗琼介绍,境外融资这项业务最早是何君与湖北省轻工公司做起来的,他们主要是想利用付款时间差赚一点利息。由于进出口贸易货款金额比较大,在银行储存利息是相当可观的。因为据了解,当时国内有好些进出口公司都这么做,国家也没有明令禁止,大家都认为是打“擦边球”。
   据牟其中后来回忆说,他当时介入这件事是想短期借用信用证项下资金。因为短期信用证都有一个时间差,只要南德集团保证在这个时间差内付款,何君的XGI公司就可以将钱借给南德,而南德只要给该公司付手续费就行了。
   据他了解,当时全国的确有许多单位采取类似的办法融资,根据有关人士介绍,这是国际上常见的一种融资手段。不过一般单位融资量比较小,且用过以后能及时还上,因此没有引起过大的纷争。
   开始接触之时,牟其中只是想向XGI公司借美元,但何君经请示之后答复牟其中,总公司不同意借美元,但他哥哥是该公司的执行总经理,可以通过借货物的方式,变通地将美元借给南德。他解释的方式是XGI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向中国出口货物,由南德充当买方进口货物,再将货物卖掉,得到信用证贴现使用,180天后将现金归还,货物的进口由XGI公司担保。上述这一切变通的操作均由何君安排,南德只需找一家愿意用信用证贴现的公司即可短期借到一笔美元。
   具体办法是由何君的XGI公司从澳大利亚向南德开出信用证,购买体育用品。当时的国内银行有打包放款的业务,可以凭该信用证贷出75%的现金。南德从国内银行打包放款,留作发射卫星用,出口体育器材的事由何君自己负责。何君说进口厂家是XGI公司自己的工厂,资金由他们自己平衡。通过这种变通的方式,XGI公司愿意把钱借给南德。何君称由他出面平衡澳大利亚银行的信用证,南德则向XGI公司负债。
   在无任何担保的条件下,XGI公司把美元借给南德集团,这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可XGI公司为什么愿意这样做呢?
   牟其中说他就此曾经问过何君。何君的答复是:XGI公司希望通过借款给南德,建立起比较密切的联系,进而联合开发俄罗斯的卫星业务。在澳大利亚,卫星也是一种稀有的资源。这个解释似乎合理,何况那时南德的社会信誉是很高的。
   由此牟其中开始与何君商量运作办法。经过反复协商,双方于1995年8月8日正式签署了一个著名的协议(简称“八八协议”),协议约定XGI公司通过向我国出口货物(XGI公司与中国建立长期的进出口贸易关系),变卖货物后把美元借给南德使用;牟其中为了防止XGI公司用国内银行的担保去套汇,在协议中坚持该业务须由XGI公司自已担保,并承担经济责任,南德支付担保费及手续费。
   这份协议是由牟其中、何君两人亲笔签署的唯一一份真实证明南德与XGI公司合作关系的文件。至于协议的执行,南德委派当时金融部的姚红具体负责,牟臣为其助手。
   在这个协议中,进口产品的品名、数量、金额及进口代理公司等项在协议签定时所以都是空白的,双方约定了那些项目均由何君自已填写,因为他有长期和国内的贸易合作经验,且当时正有货物进口到国内。
   至此牟其中感到松了一口气,以为只要有这笔资金南德的卫星就上天了。
   随后发生的事,似乎是正常的,南德卫星项目所需的资金,真的不断到了帐上,并迅速转汇给了俄罗斯卫星发射机构。
   南德卫星业务所需的资金就通过这种方式慢慢而到了缓解。但在“八•八”协议执行到三百六十万美元的一半时,何君的XGI公司却背着南德单方面撤出了担保,而换成了由贵阳交行担保,致使牟其中失去了对该项业务性质的控制。贵阳交行为什么愿意主动为南德提供担保?这担保又是如何在南德不知情的情况下发挥作用的?这个问题,至今仍是一个人们争议最多的疑点。
   事实上,由于当时南德卫星项目用款所急,牟其中在夏宗琼的“引荐”下与何君的XGI公司签订了《八八协议》,并从中借到了一大笔资金,也支付了其中包括XGI公司在内的一大笔费用。
   但其中最为悲剧的情节是,牟其中在得到了那些被夏宗琼们“忽悠”而来的借款后,竟然陷入了“欲罢不能”的苦海中,直至身陷囹圄。
   牟其中与夏宗琼秘密离婚后,牟其中答应了她既要房子,又要名份的条件,她表面上还是牟其中的妻子,担任着南德金融部的总经理,并占有一套南德在门头沟修建的住房。如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在南德是股东之一,有权享有各种待遇。
   于是,她便利用牟其中“向来没有整人之心,又无防人之心”的致命弱点打起了与牟其中和南德离心离德,拼命捞钱敛财的“小算盘”:
   先是与万县个体户向美均私下勾结,盗用南德名誉去骗取了交行贵州省支行100余万元人民币,两人私分了。随后又用同样盗用南德名誉的方式与何君私下勾结,骗取了为长沙钮扣厂代理进口160万港币的设备款。再随后,又以同样的方式骗取了武汉市建行380万美元的担保,以掩盖前面所骗款项的劣迹。为了能长期连环诈骗下去,夏宗琼的聪明才智再次展示了出来,她将何君这个与她早就有私利瓜葛的人引荐给牟其中和南德,从而实现她再次从中谋取暴利,嫁祸牟其中和南德的巧妙心计。
   更为险恶的是,她为了达到既中饱私囊,又让牟其中背黑锅,搞垮南德的目的,竟暗中与姚红、牟臣、何君、王向军等人内外勾结,私下变更了担保人,把《八八协议》规定的担保人XGI公司变换成了贵阳交行,并伪造了几个置牟其中于死地的假协议、假证据:即南德与湖北轻工于1995年7月1日签订的所谓“七一协议”;南德与湖北轻工于1995年7月3日签订的所谓“七三补充协议”;南德与香港东泽公司于1995年7月8日签订的所谓“七八贴现协议”;为伪证“七一协议”作佐证的南德于1996年1月16日签订的《承诺书》。从而挟持和逼使牟其中不得不与湖北轻工、贵阳交行合作,由此把牟其中和南德一步步推进火坑,推下深渊。
   而所有这些阴谋伎俩的得逞,又都是在牟其中不知不觉中进行的。一句话,牟其中再聪明和睿智还是一次次被夏宗琼们“忽悠”了。最后带罪的是自己,发难财的是她们。
   “牟其中案”案发前,据牟臣揭发夏宗琼暗中收受了何君100万元现金“好处费”,且说他不知道的不知还有多少。据牟其中了解,她从无锡生资公司暗中收取的“好处费”远不止这个数。而姚红在此案中,究竟侵吞了多少脏款呢?据公安机关查证,她先后从何君、王向军处暗中收受的好处费竟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之巨。至于何君、王向军等人所索取的又是多少呢?据湖北高院的刑事判决书称,南德给国家造成了3600万左右美元的损失,但据查实南德总共仅从XGI公司借到1600余万美元,其中包括支付湖北轻工、湖北中行正常套汇的手续费在内。至此各位读者肯定会明白,在这个高达41%—47%的暴利趋势下,牟其中怎能逃得过这一大劫难呢?其余足足2000万左右美元便落入了何君王向军犯罪团伙的血盆大口之中。
   
   B、《八八协议》的幕后阴谋
   想当初,牟其中和南德之所以愿与何君的XGI公司签订这个《八八协议》,其原因是在境外融资,其条件是由XGI公司提供信用担保,从而解除他对向国内银行贷款的恐惧,因为他毕竟是两次被国内银行提前还贷整怕了的人,所以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是不敢再向国内银行贷款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