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李咏胜文集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A、“南德”糊涂:养虎为患

   牟其中这个人,天生就是大事业情结很深的人。早在南德崛起之初,他便在心中绘制出了一张宏大的大事业蓝图:广纳天下第一流的英才,办成世界第一流的企业,创办世界第一流的商大学。为达到此目的,他不惜用当时国内最高的年薪,四处招贤纳士,大有“天下英雄尽入我囊中”的浩然之气。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因而在南德鼎盛期间,在牟其中周围委实汇集了一批中国社会各领域的优秀人才,可称为是精英荟萃,步步芳草了。他们中既有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教授、科学家、经济学家、法律专家、资深记者、高级工程师和高级经济师,也有来自著名高校、科研院所、大型企业的博士、硕士、工程师、经济师、会计师、律师、编辑等等。一时间南德人的高知识层次成了佳话,令世人仰慕垂涎。而南德高薪养人才的优越性,也是闻名遐尔的,高的年薪达几十万元,低的也不少于几万元,而在那个年代,一般公务员的工资一年还不到万余元。
   根据牟其中的超前期发展战略构想,即他那著名的“765工程”及其配套实施的“325人才工程”,南德从1996年开始,将在国内招聘企业设计师250人,在海外招聘高科技人才和金融产业人才各250人。1997年将在国内外招聘各类人才2500人。到2000年,将建成一个拥有国内外各类人才25000人的跨国人才库。为实现此宏愿,他不惜辛劳,奔走于国内外多所大学,举办多场“招贤”专场会,专题演讲他的“人才资本论”。
   他到处演讲: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最大的商业机遇”;
   “南德要用世界上最高的报酬,最壮丽的事业吸引第一流的人才”;
   “南德将由办公司为主,变为办教育为主,然后才能实现憧憬多年的‘南德的产品是企业的目标’”……
   显然他的这些宏大志向和求贤若渴的襟怀,即使在十年后的今天来看,不仅不过时落后,而且仍是具有前瞻性意识的真知灼见。但可惜他在具体实践和操作过程中,却没有能够充分展现出强势来,反而露出了许多前后矛盾,言行不一,甚至实施失衡的弊端,从而把自己和南德推向了事与愿违的悲剧结局。
   回想当年牟其中厚禄吸引人才之举,确实有孟尝君养士的先贤遗风,曾令多少人景仰。可是他没有孟尝君那么幸运,不但没有养出几个在危难之际反哺报恩的“鸡鸣狗盗之徒”,反而养出了三种置他于死地的虎狼般人物。
   第一种是“野虎”。所谓“野虎”,是那种他从社会上高薪聘请来的所谓“高精尖”人才。这些人被养起来之后,有的是由于不断膨胀的物欲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而背信弃义离去;有的是因为专长和才能与南德的发展脱节,找不到正常发挥之处的通道而被“请”了出去;有的则是一些眼高手低,心雄手拙,只会空谈理想,不会干一件实事的“书生”。由此使得这个“食客”群体,不仅没有生出什么什么感恩情怀,而是生出了许多“反牟情绪”。他们成天吃饱了、喝足了,呆在一起无事干,自然要串连起来“起哄”生事,甚至“打笼”,这个“笼”就是南德。
   关于这一状况,牟其中后来在武汉军山监狱的反省中是这样认识的: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也最怕从内部攻破。正面而来的子弹,那怕是导弹,都不十分可怕,但背后来的冷枪,有时却意料不到地致你于死地。
   在南德,我在用人制度上一向是英明的,我的用人观是唯才是用,大才大用,无才请便。员工都很理解,很赞成。因此长期以来,拥护我的人非常多,有的从最初的素不相识,发展成了朋友,很好的朋友。
   但不用讳言,在南德,我有敌人!
   这里我不得不说到陈际宁、田志常这两个人。他们本来都是我同德的人,我用过他们,其中田志常,一度曾得到我的信任,历任总经理助理、金融部部长、办公厅主任、业务主管等要职,但后来因为意见分歧、分裂而走上了对立。他们有一些背景,组织了一些人,专门与南德为敌,整理材料,列举所谓罪状,到处邮寄散发,必欲置南德集团于死地而后快。开始我没有把他们当回事,我觉得他们仅是几只围着大象嗡嗡叫的讨厌的蚊子,他们奈何不了我,但到后来我发现,我不该低估他们的能量,他们的攻击确实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准确地说,南德集团内部的许多事情,都是通过他们一点一滴地传到有关部门手中,而后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我老牟之所以被立案侦察,与他们的疯狂攻击是分不开的,是应该说,他们拨动了我受审的机关。
   在这里,我还想再举吴戈的一个例子。吴戈原来是北大研究生,在我手下干过,后因出了问题,就被我辞退了。我清楚地记得他,他刚到公司时,由于其身份地位无法与我接受又一时没有别的途径,就写信给我,以图想引起我的重视。我看了他的信,发现信中都是一些对我肉麻吹捧的话,十足是一封文革时期的‘效忠信’,信的末尾还以‘你永远的学生’结束,实在使我不太喜欢,后来经了解我才搞清,这家伙自以为怀才不遇,其实志大才疏,好高骛远,是个不切实际之徒。”
   事实上牟其中的上述反省认识,还是不够“深刻”的。当初被他视为知己和知音的人有很多,如原南德顾问顾健、《南德视界》主编陈际宁、副主编唐健宾,以及后来反目举报他的所谓“南德六名共产党员”,实际都是他认为是“哥们儿”而对他们恩庞有加,备受重用的人。但后来最令他痛心疾首的正是这些他养的这几只“野虎”,“出笼”后便把他撕咬得遍体鳞伤。对此,牟其中至今对外没有一句交恶和贬损之言,便不难见出他对自己的这一“养虎”之道,还自以为是着呢。
   第二种虎,是“宠虎”。所谓“宠虎”,是那种他认为是爱将和干才的人物。对此,牟其中落井后是这样痛说“革命家史”的:
   “姚红和牟臣当初堪称我的左右手,缺一不可。但就是他们却成为我最隐蔽的,最直接的掘墓人。他们之中,我最恨的就是一直被我重用,最后为了争取立功表现却又将我出卖的姚红。她是北京人,原是我集团国际金融中心负责人,5名突击融资小组成员之一。她是公安部一高干子女,非常精明能干,办事利落而且能说会道,在金融界具有极广的社会关系。案发前我一直信任她,从来没有亏待过她。但她竟然利用职务之便与南德仇人何君勾结嫁祸于我。收受何君很多好处,在其他业务往来中,更是不择手段侵吞大量财产。案发后,法院公开了姚红的非法收入,数量之大令我不敢相信:
   (1)预审时,公安人员向我指出他们已查封了姚红在北京购买并已装修了的四处房产。
   (2)监狱的管理员讲,姚红的巨额存款已被查封,其数目在700万至1500万人民币之间。
   (3)与姚红同监被关押、并为姚红等写过交待材料的张某揭发,姚红已将其中的600万元人民币,汇往澳大利亚注册公司,160万交牟某炒股,250万交陈某炒股。其余的买了北京的房产。
   当初我用卫星收入归还贷款的努力失败之后,我立即要求贵阳交行履行担保义务,为我还债。但令我迷惑的是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顽固地、多次地阻挠南德还款行动。在对帐环节上一再遇到麻烦。现在我才明白,是姚红和湖北轻工故意阻挠、不配合我。他们是担心帐目一旦对清后,他们个人中饱私囊的罪行就要暴露无遗。他们就是这样浑水摸鱼,攫取大量非法收入的。”
   至于牟臣就不用说了,他是那种身兼“爱虎”与“家虎”的双栖人物。遗憾的是一向只会反“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的牟其中,怎会想到正是这些他豢养的“庞虎”,从体内和体外把他撕咬得血迹斑斑。现今当我们以一种平常人平常心的眼光再看牟其中的“宠虎”之策时,便不难发现两个问题:一是从内看,姚红、牟臣,包括牟其中“爱恨交加”的人夏宗琼,都是天天围绕他转的明星式人物。但也正是他们的“狐假虎威”,最终不但吞噬了牟其中和南德,也吞噬了他们自己。
   二是从体外看,顾健、陈际宁、唐健宾以及后来的所谓“南德六名共产党员”,他们虽不是直接从内部打倒牟其中和南德的强人,但却是利用外部力量来围剿和讨伐他和南德的劲敌,最终把他和南德推入了自己养大的虎口中,无力自救。
   对此难言之痛,牟其中在狱中曾有过“深刻忏悔”:
   “应该说,没防小人暗算,是我牟其中在用人方面最大的失误。倘若还有我东山再起的可能,小人在我手下将永远没有机会。
   因此在这里,我要对所有我认识与不认识、是朋友及够不上朋友的人们由衷地提个醒:
   ‘警惕你身边的小人!’”
   这也即是说,牟其中当年挥指方遒时的“爱虎”之心,全是真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所爱的虎在市场经济作用下会不会反咬主人呢?因为在那时牟其中眼里,这些人都是他“用而不疑”的爱卿和将才,必须“唯才是举”。所以,他最终被“爱虎”咬成内、外之伤便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第三种虎,是“家虎”。所谓“家虎”,是那些夏家、牟家的亲戚和与他本人有旧情的友朋而随他“鸡犬升天”的人,俗称“父子兵”。但可惜在这些他恩爱的“家虎”中,真正为他披肝沥胆、笑傲江湖的人却只有一个夏宗伟。说起她,大凡知现代书、达现代礼,读现代报刊的中国人无人不知晓:她是牟其中的小姨子,一个挺身救牟其中的当代侠女。她不是“虎”,但却是一只会知恩图报的“虎”。至于其他的人,虽说有不少在他和南德倒大楣时仍到处喊冤呼救,甚至节衣缩食相助的人,但都莫过于他豢养的“家虎”危害之烈,损害之大。众所周知,夏宗琼是一个他在二次“劫难”中生死相依的超凡女人,由此缘份使他们结成了伴侣,因而她与牟其中今日的风光发达有着不可或缺的关系。据许多媒体报道说,要不是夏宗琼对他的爱,他早就在天安门前自焚了。由此可见他与夏宗琼的关系,确似鱼儿和水的关系,谁也离不了谁。所以从牟其中创业开始直到牟其中和南德如日中天之时,夏宗琼便成了她的“皇后”——副董事长、总经理,对外是他的得力助手和干将,对内则是他日常生活的拐杖。但也就是她,酿成了一个“成也箫何,败也箫何”的现代悲剧。所谓成,是牟其中后来的崛起和大发大富,每一步都与她及夏家姐妹的支持、帮助,甚至苦斗,打拼密不可分,可以说“军功章”上应有她的一半。所谓败,则是牟其中和南德再次处于外部环境恶化,内部运转不灵的危难之际,也就是她与牟其中因为经营管理理念不同,对南德失去信心而秘密离婚之后,便私下利用权力和关系到处诈骗钱财,进而一步步把牟其中和南德引进了“信用证诈骗”的陷阱中。这是她从内部搞垮牟其中和南德的一面。更为恶毒的是她逃身美国后,还几次三番向公安部和有关部门写检举信,反诬牟其中和南德诈骗。这是她从外部搞垮牟其中和南德的另一面。最终致使牟其中第三次披上身陷牢狱之罪,仅差一步就命归黄泉,从而把南德商业帝国给毁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