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李咏胜文集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A、谁之罪?“姓资”之罪

   今天当我们分享着改革开放的成果,健步行进在市场经济的道路上时,再回头来看中国二十世纪末的进步历程时,有一点是不能忘却的:
   二十世纪末是中国的经济改革进入或退或进的决胜之时。
   因而翻开二十世纪末的中国社会进步档案,牟其中这个人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挑战性探索和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影响和启发是不能被遗忘的。
   那么,对牟其中这个人究竟该如何评说呢?
   牟其中二次出狱后,没有象人们所希望的那样“改邪归正”,反而是大胆开发出了一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试验田”——四川万县市江北贸易信托部,由此开始了他个人与社会、与时代的碰撞与鏖战。因而从他身上足以看到和折射出中国民营企业从无到有,由小变大,由弱到强的艰难跋涉历程。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牟其中其人所代表的象征性意义:他不是属纯个人的,而是历史与时代的产物——他的“个人英雄主义”推动了中国社会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折的步履。
   首先,他最先涉足商海遇到的最大阻力不是没有钱,而是权对钱的粗暴占有和危害。遥想牟其中当年,他竟然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绝境中,凭着身上仅有的300元小钱,便把一个小地方上的小个体企业,打造成了一个令国人赞叹、海外瞩目的大型民营企业,足可见出他自身所潜藏着的聪慧和胆识有多么超人了。尤其是他“飞机贸易”的成功,更使他形象骤变,一瞬间“由奴隶到将军”。
   记得当时“国内形势”是这样:由于“八九”风波造成的负面政治影响尚未消除,苏联和东欧诸国的大变革又接踵而至,使得社会各阶层的人都普遍处在一种惶惑和畏惧的心理状态中。
   中国究竟向何处去?
   按照邓小平的治国方略:不改革没有生路。
   而按照极左派势力的守旧意识:苏联和东欧的失败,是由戈而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造成的,因而改革是死路。
   与此同时,由于深圳、珠海特区的迅猛发展和巨变,随之出现了许多在那时看来如狼似虎,今天看来只是苍蝇蚊子之类的丑恶现象。于是又给那些反对改革的人们,留下了口实和佐证:深圳、珠海除了国旗是红的,其它都是黑的。一句话,中国不能重蹈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复辙。而这其中最危险的“敌人”,就是那些“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民营企业家”。1991年,这一势力在诸多策划后由北京某大报社长牵头,发起了第二次“批邓”高潮,提出要以“反对和平演变”为纲,取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此时,有位分管中央宣传部门的高层要人,竟公然把牟其中和南德斥责为“和平演变”的典型。并利用手中大权,发了一个遍至县以下的红头文件,明文把牟其中定为“姓资”的杰出代表。与此同时,1991年春,在一年一度的中央某机关的工作会议上,有人在讲话中多次点牟其中的名。会后还形成了该部的一个正式文件,并逐级下发到全国县级部门,影响极大。该文件其中有一句是:“一些在政治上失败了的腰缠万贯的暴发户,企图在经济上东山再起”。矛头再次直指牟其中,从此,牟其中开始被内控、跟踪。南德职工中的党员干部也被一个保卫部门找去谈话。已厌恶政治的牟其中,又只得拿着香港电视台录制的他在“八•九”期间活动的录像带,表明自已是一贯支持改革反对动乱的。并四处托人把它们送给当时党中央的主要负责同志。据说,这人领导在看过录像带后说:“我们差一点又冤枉了老牟。”
   虽然牟其中当时又躲过了这次牢狱之灾,但是,从此南德就成了一个有争议的企业,牟其中也就成了“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厄运缠身,延绵不绝。北京市工商局不敢为其公司注册登记;叶利软招待会的请柬被收回;国际商会的演讲安排被取消,银行贷款被提前几年全部收回,政府各个职能部门的审查长年不断;金融封锁、舆论围剿,接踵而至;……总之大多数政府部门,不敢与其沾边,谁都害怕牟其中这个“和平演变的典型”。
   当时在邓小平1992年南方讲话以前,和平演变与“阶级敌人”几乎是同意语。当时北京一家最大的报纸,甚至刊发了《筑起反和平演变的钢铁长城》的评论员文章,全国大小报刊一律奉命转载;全国各大小单位一律奉命组织学习。
   但有幸的是,当此溯风张狂,黑云压城之时,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破浪南巡,《解放日报》发表“东风吹来满眼春”的社论。这股逆流才趋于平静,而牟其中向中办和中央领导人的申诉,才见了奇效而幸免于难。但此时牟其中这个人,在某些人眼中已不是一个单一的文字符号,而是被内定为一个有政治含义的“象征性符号”了:他姓“资”而不姓“社”,对他必须特别“关心、爱护”。
   牟其中这个本来既不喜欢做“红顶商人”,又不与任何当朝政要有利益瓜葛的人,由此开始便扯进了改革与反改革,光明与黑暗的决战前沿,随时处在是非之争的暗礁和漩涡之中,无力自拔自救了。
   故而由此伊始拉开帷幕:一场围绕民营企业姓“社”,还是姓“资”;牟其中是不是姓“资”典型的斗争,就这样在各种“看不见的战线” 上展开了,兔死谁手,尚不得知。
   试想在此生存状态和发展空间下活动的牟其中,他的路会不会像二十年前的明星式人物潘晓所言的那样:“会越走越窄呢?”
   答案,且看后来分解。
   
   
   B、釜底抽薪:提前还贷的无奈
   1993年春,中国大地在邓小平南巡讲话精神的激励下,掀起了又一轮大开发的热潮。当时的国内形势是:沿海开发区热过了头,各地有实力的国有企业纷纷倾巢出动——投资办公司,炒地皮、建大厦。而内地各级政府,也不甘示弱,纷纷出台了不少吸引“外资”(包括外地之资)的有利政策。一时间,北至东北的最北端,南至西南的最南端的边陲之地,都纷纷划出一片片良田沃地,建一个所谓“开发区”,并制定出各种配套的优惠政策,鼓励投资,从而形成一个“全民开发”、“全民炒股”的热潮。由此,使尚处在复苏状态下的国家金融出现了问题:经济发展过快,投资规模过大,国库空虚。为了扭转这一事关国家兴亡的不利局面,1993年夏,国务院作出了宏观调控,压缩国内资产投资规模,紧缩银根的重大举措。显然这一突如其来的政策性变化,对正处于投资开发兴头上的牟其中和许多民营企业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夏宗伟后来在接受《商界名家》记者曹康林采访时,是这样叙述这一变故的:
   “1995年前的中国民营企业,还是‘妾身未分明’。老牟的痛苦,显然不仅仅是政治上的不被理解,还在于他的‘资金链’突然出了问题。1993年初,老牟设法从工商银行北京分行得到2.4亿元长期、低息贷款一笔,不料,到1993年7月,国务院有令:银行违纪贷款、拆借,须于8月15日前全部‘缴回’,各地银行有敢违令者,行长一律就地免职。当时各地银行的违规贷款以及银行间违规拆借数额,高达数千亿人民币,没有‘一刀切’的狠心,确实难以整顿金融秩序。但今天回过头来看,当时中央规定国家商业银行‘不给民营(私营)企业放贷’的规定,未免厚此薄彼。听到这一消息,老牟急得在屋子里直打转。后来,他只有拆东墙补西墙,好不容易以高息讨来2.2亿元,‘救’了贷款给他的银行行长,而当时还有2000万银行没有放出来。”
   而另一个把牟其中称为“投机分子”的人顾健则在《南方周末》撰文说:
   “1992年6月起,我当面向中国高级领导人和外国记者反映了牟其中的虚假之处。1993年3月,我口头和书面要求下令停止向南德经济集团贷款,并令归还以前的贷款,因为牟其中根本不打算还钱,而且当时就已不可能还清以前的贷款了。”
   事实上,牟其中向工商银行北京分行所贷的这笔款,贷前是经过严格信贷审核,并办理了各种合法手续的。且贷款后又投入到了卫星发射、满洲里公路口岸的开发建设项目之中。从此可见出顾健的“检举”有悖实情:南德向工商银行北京分行贷款是1993年春,款贷到否,合法否,竟公然不问,而是一口咬定为不还,未免有“诬以谋反”之嫌。相反的则是,牟其中并不真像他所妄言的那样“借钱不还耍赖皮”,而是表现出了一个 “门牙打碎带血吞”的硬汉,一口气提前三年多归还了这笔本应合理合法使用四年期的贷款。对此,让人们搞不懂的是这个顾健是何许大人物,竟然有权要求下令停止向南德经济集团贷款?
   只不过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南德的资金链由此开始卡壳,运转不灵了。因为这一巨款,南德大多是采取高利息小额贷款,东拼西凑而来的,由此使它背上了沉重的高息重荷,开始步履踉跄起来。
   牟其中在回忆这一对南德的致命伤痛和无奈状况时,是这样痛说的:
   “一切都被迫停顿下来。原因是:我们反对动乱,反对腐败引来了经济、业务上对我们的围剿。两股浊流,互相利用狼狈为奸欲置南德于死地。
   情况还在继续发展。他们四处搜集南德境上往来单位的电话、地址,寄去大量造谣中伤的材料。南德往来的一家国外银行也将有关材料返回给南德,中止了南德的业务联系。
   南德愿意接受检查,也是经得起检查的。在目前的处境中,我们恳望你们能组织调查组,对南德进行全面检查。在检查的同时,让南德的国际业务继续进行,以使南德能在9月底以前按原计划归还国内全部贷款。南德境外公司的卫星资产已超过5000万美元,这笔资产正在国外办理抵押贷款和上市手续,若南德业务瘫痪,这笔资产将成泡影。这对南德是毁灭性的,对国家的损失也是很大的。
   真正的犯罪分子终将被揭穿,南德会向党和人民有一个完整的交待。这次挫折也是一次考验,南德将一如既往,政治上坚定不移,经济上创造奇迹,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建功立业。”
   但可惜他的这一拳拳之心,在那个“黑方压城城欲摧”的形势下,只能是“知音少,断弦有谁听!”
   这里需要特别提醒人们注意的是:这是牟其中第二次被迫提前向国内银行还款。由此使他对向国内银行贷款失去了信心和希望,更使南德因此陷入了捉襟见肘的窘境。最后逼使他“雪夜上梁山”,转身向国外融资,直至误入了“信用证诈骗”的这一陷阱中。
   
   C、危险的信号:《北京地下万言书》出笼
   1994年前后是中国改革大潮日趋深化,经济转型碰撞激烈之际。而就在这一年里,本来已处于困境中的牟其中,竟天真地认为只要有邓小平南巡精神的指导,自己便可以如鱼得水,左右游弋,再振雄风了。似乎当此英雄辈出之时,只要他牟其中运筹帷幄得当,就能够施展“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并吞八荒”的壮志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