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李咏胜文集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A、神话的开端:牟其中出山

   中国改革开放的头三个五年,是一个社会大转型,思想意识大裂变,价值观念大改变,行为准则大变化,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成为时代主潮的年代。或者说,就是一个呼唤风流人物又产生了众多风流人物的时代。在这些潮水般涌来荡去的风流人物中,民营企业家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和
   山尧山尧者,但在这个庞大的民营企业家群体中,曾有这样一个历史不应遗忘的人物,他就是曾被世人奉为英雄神话的明星式传奇人物——牟其中。
   或者干脆实话实说,他至今头上还有两顶褒奖和毁誉有加的“桂冠”戴着呢!
   其褒奖者曰:“他是中国首富——中国民企教父或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领头羊’”;
   其毁誉者曰:“他是中国首骗——一个超时代的狂人。”
   那么牟其中又是怎样由首富变为“首骗”的呢?
   且听本书随后娓娓道来。
   现年六十六岁,且深囚武汉洪山监狱已八年之久的牟其中,其父牟品三是四川解放前一个既有经济实业,又有爱国情怀的大企业家,曾为抗战和救助内战中的灾民作出了令蒋氏政权也不得不称道的社会功绩,而广为社会敬重。只是到了牟其中长大成人时,他已处在落日的余晖中,只能以治病救人怡养天年了,最后竟惨死于文革动乱之中。因而牟其中血液中带有经商遗传基因和大事业情结,是真有其缘与情可与其父作“亲子”鉴定的。
   然而,事实上牟其中真正继承父志,搏击商海并不是自觉自愿的,而是被生活的浊浪卷进去的。
   牟其中自幼因为出身不好,那时叫:成份太高。所以他自从记事之时起,便成了一个不受社会欢迎的“孤独少年”。高中毕业时仅差一点就当了小右派,因他公然在同学中相转《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称毛主席为大和尚,周恩来为小和尚(意即: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毛泽东语),于是被视为“反动学生”。只是由于他当时还是中学生,尚不够当右派的级别而作罢。这以后的他,因为过早地尝到了人世的冷暖,生活的艰辛,常常会在那些日落雾锁的傍晚,一个人摸黑到长江边上,面对着浪淘汹涌的江水,独自思索起“人生与幸福,革命与反革命”等等令人忌讳而又沉重的问题。也许,正是他少年时期这一欲与现实结合而又处处碰壁的挫折,把他推到了“怀疑一切”的信仰危机之中。以致他数十年后追述自己人生的进步历程时,仍不无深情地说:“今天回忆起来,我这一生可以算作有一些成就的东西,无不与此有关。”但话又反过来说,也许正是牟其中在那个“打倒一切”,“造反有理”的年代里,一方面由此走向了独立思考,一方面又走向了社会,其实也就是走向了孤独而高远的“理想世界”。他说:“批判的精神就是我们经常叨念的批判。”“什么叫创新?创新就是对常识的批判。”这不难见出青年时代的牟其中,便已显露出“领风气之先”的锋芒棱角了。
   一九五九年,连做梦都在叫着:“我要读书”的牟其中,高考竟然落选了,其原因很简单:他的家庭出身不好。后来他在几番南北奔走无望的情况下,只好被迫到万县市玻璃厂当了一名干粗活和重活的炉前工,由此彻底打碎了他的大学梦。这是他人生历程上“苦其筋骨,劳其肌肤”的第一个艰难岁月,也是他真正踏进社会,了解民生疾苦,开始发愤读书,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问题的初始阶段。只不过这个阶段对他太漫长了些,一干就是十几年。一九七五年是牟其中思想上趋于成熟,人生观大致形成,并影响和左右他后来发展走向的关键一年。这时他在几个爱读书爱思考的朋友鼓动下,成立起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并先后写出了《从文化大革命到武化大革命》、《社会主义从科学到空想的倒退》等读书笔记和心得。最后又与川大数学系毕业生,当时万县电力公司技术员刘忠智写出《中国向处去》一文,作为“研究会”的纲领。但正是这个“研究会”及其他们写出的文章,使他第一次倒下了大霉。他们被人给出卖了!1975年8月,他和其中的主要成员被捕入狱并被判了死刑。这个曾经轰动四川乃至全国的重大政治案件,一拖就是四年未决,直到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他才侥幸拣回了一条命,最终还得到了平反。此时的牟其中,不知是由于在狱中又读了许多马列主义的书,头脑更有理论支撑了,还是由于在狱中面壁的时间多了,头脑总是异常的活跃,想到了许多太超前的大问题,所以当他在历尽辛劳而终于获释时,他竟当着由北京赴万县的中办领导夸下海口:“我立志做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至于成功与失败与人无关!”所以,牟其中后来在回忆他青年时代的心路历程时说:“文化革命的幻灭,促使我去研究中国向何处去?研究1840年以来仁人志士的成败得失与结果,认为中国的前途在于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权控制之下,逐渐建立起商品经济秩序的渐进进程中。于是我就决心下海经商,为这个进程开路探险。”由此见出牟其中此时的心态和志向:他想做一个为中国经济改革探索、开路的当代英雄。
   1980年2月,牟其中出狱后真的辞去了公职,向亲戚们借了300元钱,又到处找关系求人,办起了一个极不起眼的小企业: “万县市江北贸易信托服务部”。据查实,这是中国大陆最早办起的第一家民营企业。他真正出山创业,由此迈出了他徒步搏击商海,闯荡世界的开拓和探索之路。
   但遗憾的是他出山的第一步,很快又与碰壁告败。1981年,牟其中怀揣着仅有的300元到西南重镇重庆寻找商机,并与上海一家企业做成了的三五牌座钟委托加工生意,很快赚了几十万元钱,成就了他生平第一笔有名“空手道”贸易,掘到了“第一桶金”。岂料钱多遭嫉,树大招风。万县市公安局竟以“投机倒把罪”将他和10名工作人员关押起来,取缔了他所经营的中德商店。当时万县市的某领导曾公开对人说:“牟其中做生意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与社会主义较量!”其态度之蛮横,行为之粗暴、愚顽,已到了“经商有罪”的可笑程度。这是牟其中第二次入狱,俗称“二进宫”。这次进宫又是四年之久,使他坐失了参与中国第一轮城市经济改革的大好良机,但他却又在狱中写下了《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学说和我们的历史使命》一文及长达17页的入党申请书。所幸由于它们随后的广泛流传,受到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媒体的关注和报道,而后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并及时采取了纠正措施,他才又一次走出了牢狱。多年以后,当他回忆起这两次坐牢经历时,曾多次感慨地说:“我的第一、第二次坐牢的原因,表面上有区别,但实质是一个,中国历史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个时刻,商品生产的历史必然性如地火一般四处窜行,它总要以偶然性的形式表现出来,偶然性为必然性开辟道路。两次坐牢还有一个共同特点,每一次都惊动了中央的主要领导,两次都是不止一两位中央领导亲自批示之后,分别由中办、国办派员前往万县市将我从看守所释放的。1984年9月,在中办、国办接待站办公室,一位信访局的同志对我说:“你是解放36年以来,在同一个问题上,中央领导批示最多的一个人,大约有七八位政治局委员吧。你要谨慎从事,不要给中央添麻烦。”但他却事后才知道,他之所以能第二次出狱,是党的总书记胡跃邦亲自过问的。
   谁知牟其中第二平反出狱后,又贼心不死地操起了“旧业”——经商。当时的银行为了发展壮大,谁都想把存在自己行里要支付利息的“死钱”贷给一个找“活钱”的企业,然后从中获利分金。故而,纷纷找上门求有“门路”的企业贷款。
   当时牟其中初出茅庐,只有过驾驭几十万元资金的能力,可是万县市农业银行硬是给了牟其中1000万元人民币的授信额度。1984年12月28日,又再次劝贷给牟其中200万元。牟其中实在花不出去,农行的人却非得要他汇出四川。牟其中担心汇出后收不回来,最后商定,重庆市的经济计划已经定为单列,可以汇到与牟其中合作生产钟的那家工厂去,牟其中与该工厂商量好,钱汇过去放几天,再汇回来。牟其中后来了解到,如此折腾的目的,据说是因为1985年该行的贷款规模是以1984年的余额乘以120%计算,这个任务一定要帮助完成。那时还是一脸书生气的牟其中,心中想的是:银行是国家最有信用的企业,无疑是最可信用的。殊不知刚过20天的1月19日,银行就突然变脸,要牟其中立即还清707万元贷款。牟其中已经将这个707万元投资于一个船队、一家工厂和生产牛羊油的购销活动中去了。他一时从哪里弄钱来还?这可让他抓了瞎!后来牟其中自述,这是他做生意后第一次遇到国家“宏观调控”,他必须让企业的利益服从国家的大利益。类似的经历,他后来又多次遇到。在这次“一刀切”的调控中,南德发生了几百万元的三角债。河南某市欠南德几百万,法院虽然判南德胜诉了,但该笔钱始终未收回。牟其中又变成一贫如洗,欲报效家乡父老的殷切希望又一次被破灭了,并拖欠了一屁股债。
   
   B、神话之一:飞机入川,卫星上天
   1987年秋,万般无奈的牟其中带着仅剩下的2000元进了北京,住在打磨厂防空洞改成的旅店里,每天的生活费只有1块钱。从此开始了向北漂流的苦斗拼搏,当时的牟其中一度十分迷茫,他身负重债,无力摆脱困境,看不到出路。他甚至有过到天安门广场自焚以谢罪家人的念头。他的合作伙伴、漂亮能干的夏宗琼一封长信让牟其中猛然醒悟,重新振作起精神。这也为后来两人结为连理埋下了伏笔。
   天无绝人之路。牟其中在北京终于抓住了一个巨大的商机。他第二笔有名的“空手道”业务是委托韩国金星公司生产冰箱。那时,进口货特别紧缺,能买到整装外国家电,不仅是个人财富的象征,更成为社会地位的标志。国家六部一委联合下发了452号文件,严禁整装家用电器进口。一位进出口公司的朋友在与牟其中聊天时儿,六部一委联合发文严禁整装家用电器进口,该文的附件中规定360立升容积作为划分冰箱与冰冻机械的分水嶺,若某家外国公司了解此点,专门生产360立升的制冰机械,进口以后向北方家电市场销售,就可以成为垄断性经营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牟其中仔细研究该文件后发现在附件中所规定的“冰箱”容量是360立升以下,而360立升及以上的冷藏设备被纳入了冰冻机械范围。360升容量的“冰箱”在当时来说的确是大了点,但依旧是可作为家庭的,只要有产品出来就一定好销。
   牟其中说服了一家港商和自己合作,专门向韩国金星公司加工定制360立升的冰箱,填补国内稀缺的整装冰箱的市场。第一次,牟其中试探性地只定了20台,牟其中凭现金在深圳海关提货。但他连这20台冰箱的钱也拿不出来。拿着订货合同,又说服了廊坊市建行行长,并由行长派一名副行长带上5万元支票,与他一起到深圳,由这位副行长提出那20台冰箱,并发回北京。而他仅要求做一个月样品,之后冰箱由银行职工按进口价买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