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一章]
李咏胜文集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内 容 简 介

   
   1995年的牟其中,本是一个响彻云霄,蜚声海外的明星式传奇人物,举国上下,欧美各国,无人不知他是中国首富。他和他创建的南德集团,曾被国内外媒介赞誉为中国民营企业的成功典范和样板,而他也曾被世人称为中国民营企业的“领头羊”和“民企教父”。然而到了1997年,他却由于N种错综复杂的矛盾和斗争,被戴上了“中国首骗”的黑帽子,随后于2000年5月被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信用证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成了一个为探索和开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三进宫”(即“三次入狱”)的罪人。
   但所幸的是历史老人毕竟是有良知和公正的,现“牟其中案”在社会各界和法律界人士的支持和声援下,正在依法申诉,呼吁重审之中,相信不久便会真相大白于天下,还他的英雄本色形象。因为根据大量经过法和理检验的证据证明:“牟其中案”,岂但是一桩“指鹿为马”的人治冤案,更是一桩“莫须有”枉法假案。它实际是反对改革开放的极左派守旧势力,试图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对中国民营企业所幕后施行的一次“杀鸡儆猴”。
   本书将以许多鲜为人知的事实、证据,条分缕析的叙述、评说,生动、感人的笔触,迭宕起伏的故事情节,首次向世人和社会披露“牟其中案”是怎样被酿成冤案和假
   
   故事主要人物表
   
   中国银行湖北省分行:信用证业务的开证和贴现银行,是本案信用证民事纠纷案的原告
   湖北省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本案申请开立信用证的开证人,是信用证民事纠纷案的第一被告
   中国交通银行贵阳支行:本案信用证的担保行,是信用证民事纠纷案第二被告
   南德集团:与澳大利亚XGI公司存在合作关系的中国大型民营企业,因被伪造的一系列文件指控委托了湖北轻工为其代理进口,涉及信用证民事纠纷案的第三被告,被刑事判决犯有信用证诈骗罪
   XGI公司:澳大利亚一家具有国内外进出口权的外资企业,澳华公司是其在注册武汉的机构
   香港东泽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香港的一家璄外公司,信用证贴现的受益人
   牟其中:南德集团法人代表、总裁
   夏宗琼:牟其中的前妻,与牟其中于1993年离婚;南德集团金融部门负责人,介绍何君与牟其中认识的介绍人,南德与XGI公司合作的前期负责人
   姚 红:南德集团与XGI公司合作的后期主要负责人
   牟 臣:牟其中的侄儿,南德与XGI公司合作的业务人员,姚红的助手
   夏宗伟:南德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行政人员,现牟其中诉讼代理人
   何 君:澳大利亚XGI公司驻中国代表,注册于武汉的澳华公司的总经理,原湖北轻工职员,澳籍华人
   王向军:香港东泽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王旭东:湖北轻工业务三部负责人,信用证业务的主要经办人员
   王德国:前南德集体卫星公司总经理
   汪明泉:前南德集团满洲里区域开放公司总经理
   郑平川:前南德集团总会计师
   吴 戈:前南德集团除名员工、《大陆首骗牟其中》一书作者
   刘井岗:前南德集团代理律师
   刘建平:南德集团现代理律师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
   牟其中“三进宫”
   A、黑色星期四:南德“商业帝国”的倾覆
   1999年1月7日这一天,无论对牟其中本人还是对以他为品牌和象征的南德“商业帝国”来说,都是一个悲剧意义的日子。若用他当天早上走出家门时的感叹句说,就叫:“这是我来北京后最寒冷的一天!”岂料此言竟成了他人生历程上一个重大转折点。或者说,这一天在中国民营企业家群星谱中,将有一颗璀璨的将星陨落了。
   牟其中原秘书,现牟其中诉讼代理人夏宗伟是如此追忆这个“黑色星期四”前后过程的:
   当天早上八点多钟,老牟准时从位于北京门头沟区的南德公寓的寓所走出,钻进了自己的那辆车号为‘京AR7369’的黑色奥迪。我与集团的保安崔某紧随其后,我们看到有一辆小车如影随形地跟在车后面,当时并没有特别在意,因为类似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将近一年了。
   这天,老牟的安排不是如往常一样直接去位于永定路21号的南德集团总部上班,而是要去一家香港银行驻北京办事处签署一项协议,在我们的汽车上路后不久,方才发现跟踪的车辆增加到了近10辆。
   车子开出约3公里到了一个拐弯处,被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几台车挡住了去路。后面的车迅速相拥上来,将我们的车团团围住。几名持枪便衣一拥而上,将老牟堵在了车内。我瞥了一眼车外,估计到场的便衣有30多人。老牟的司机赵某被一名持枪便衣从车里揪出去摁在地上,用枪顶着脖子。
   “别动他,他是无辜的!”走出车门的老牟吼了一声,随即定了定神,望着把他包围得水泄不通的便衣警察们。此刻寒风正吹动着他那开始花白的头发,眉宇间透露着万分的无奈和迷惘。
   其实老牟和我一样对这一突变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穿得很单薄。在凛冽的寒风中,我禁不住瑟瑟发抖。当时我还不到30岁,没有多少人生阅历,被这突然发生的事吓傻了,只是茫然地任由便衣们戴上手铐,被“请进”车里。
   一名便衣向我们亮明了身份——武汉市公安局经济案件侦察处警员。随后,赵某、崔某、老牟和我分别被几辆车带走。赵某、崔某的手机被搜走,便衣用手铐手背手地反铐着他们,带到了南德集团总部对面的孔雀鑫朝酒店,直到当天晚上才把他们放回。
   老牟和我被分乘两辆车,押解着穿过城区,汽车一路鸣着警笛。我整个人失去了判断,只感觉全北京市的人都知道我们被捕了。
   我们被带到了北京方庄小区的一栋居民楼上。在上电梯的时候,我看见了老牟,互相打了一个照面。我多么希望从他的眼神里得到某种信息,可是我却从他的眼里读到的只是茫然与凄惶。我们被分别关押在两个房间,两名女干警看守着我,两名男干警看守着老牟。
   干警们向牟其中和我出示了拘留证,让我们签字,拘留证上的“拘留原因”一栏是空白的。
   那天下午5点多,在被带下楼的时候,我们在电梯里又相遇了。我发现老牟的脸上有一种他很少有过的痛苦神情,我知道他在想着公司的下一步怎么办了。
   傍晚时我们被带到北京站,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并分别被带进两个包厢,我忍不住伤心哭泣起来。这一夜我无法入睡,直到天蒙蒙亮时才迷糊了一会儿。我发现自己被铐了一夜的双手手腕,已经红肿了。
   我们就这样被押到了武汉,分别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第二看守所。此后,一直到1999年11月1日一审开庭之前,我们就没有再见过一面。我所在的是个专门关押女“犯罪嫌疑人”的地方。我在被关押近10个月的时间里,完全失去了任何信息来源,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还要被关多久,更不知道应该怎样来保护自己。开始进来时只有成天哭,拒绝换囚服。看守所负责看管我的女警官对我很关怀,劝慰我应该相信法律,事实总会弄清楚的。我后来逐渐明白了,只有好好地活着,才能弄清自已的“罪”是什么,“罪”在哪儿?
   由此不难看见,她和老牟都是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的情况下被羁押的。这也即是说,此时武汉市公安机关还未找到给我们定罪的证据。
   与此同时,上午9点半左右,自称武汉公安人员的便衣们进入了南德集团总部,协同执行任务的还有北京市公安局的几名警员,共去了约30人。警员命令公司办公厅和各个办公室的人员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立即到3楼多功能厅集合,禁止任何公司人员走出大门一步,禁止打电话。
   南德员工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感受到异常紧张的气氛,什么也不敢问。大家慌忙下楼,到多功能厅集合。从办公室各个门口贴着的封条上可以看到盖有“武汉市公安局经济侦察处”的公章。
   警员们开始摄像、拍照。不知所措的员工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
   全部南德集团总部人员被集中起来,公安人员要清点人数。
   档案室的关某站了起来,大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这是法治社会,我们是一个企业,你们不说明任何原因就把我们赶到这里来,侵犯了我们的公民权利!”
   几名公安人员走过去,用力地把他按在座位上,说:“我们有搜查证!”他们亮出了自己的证件。来自军队、曾经身为大校的关某也拿出了自己的军官证件。公安人员的口气才缓和了一些,说:“请大家给予配合。”
   随之而后“大清查”开始了,所有南德员工逐一登记,财务处和车队的“钥匙”被没收,南德集团总部所有房间的钥匙全被收缴,被盖上了有南德集团公章的封条。查封了总裁办公室、财务室、机要室、档案室、资料室等,并从档案室收缴了500多盘公司的录音带、录像带和公司公章、营业执照、财务资料。其中,仅各种资料就装了满满4大卡车。据在现场的南德员工称,公安人员在档案中发现了1996年牟其中呈给中央领导的有关武汉融资问题的材料,进行拍照、摄像后取走了,还收缴了牟其中作为南德法人代表的签名章。
   当时由于我已经被带走,警方便砸开了总裁办的一个密码箱,从中搜走了15000元现金。这是整个搜查过程中发现的唯一的一笔现金。这笔款是牟其中在1998年12月4日晚上向其堂弟牟其英借的私人借款。公司被查封后,牟其英曾经写过一份报告给武汉警方,想要回那笔钱,以维持公司那几天的正常开支,但公安人员没有同意。
   这天的搜查持续很晚,警方才让员工们回家。
   1月7日下午,牟其中家的厨师准备做饭,进屋后发现很凌乱,像是盗贼光顾过一样,但门窗没有任何被撬的痕迹,他很紧张。当时门外还没有封条,直到晚上他才知道,警方已经对牟其中家里进行了搜查。搜索的战果我事后才知,也就是1万元现金,这也是他从朋友那里刚刚借来,给公司暂时用来开支的。南德自从1996年开始走下坡路以后,老牟就让自己的亲友、部下到处借钱以维持公司的日常开销。而我则掏空了自己在南德工作7年多辛苦积攒下的十几万元钱,还向不包括在深圳打工的侄女、同学借的5万多。
   1月8日、9日,几名武汉公安人员去老牟家里再次进行搜查,拿走了钥匙,贴上了封条。当时老牟与南德员工们一起居住在门头沟南德宿舍楼里,他的房子是将两套两居室打通改造而成的。房间里,只有一台旧款跑步机和大捆大捆的书。有个公安人员临走时悄悄说,想不到这个号称资产20亿元的“首富”,家里竟然这么简朴,没有装修,没有豪华设备,完全出乎意料。
   武汉公安机关对南德总部的整个搜查持续了半个月左右。1月10日后,南德职工就不天天去上班了。那段时间,曾经整齐清洁的大楼里已面目全非,办公桌上到处是饭盒、空可乐瓶、烟蒂,一片狼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