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李咏胜文集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A、投资变借款,无锡逼债急

   自1996年3月18日牟其中在首都机场被“边控”以后,便每天24小时都处在被监视,被跟踪的诚惶诚恐状态中,南德已经难于维持正常的经营秩序了。随之而后,在左派人士的支持下,顾健伙同另外几个被南德扫地出门而泄私愤的人,也即《首骗》一书中所谓的“南德五名共产党员”,利用各种关系和手段,向牟其中发起了新一轮的舆论讨伐。
   1996年6月19日,香港《星岛日报》以《亿万富豪牟其中受调查》为题,对关于牟其中的各种传闻加以综合,言之凿凿地指出南德集团有“11笔糊涂帐”。于是,国内外的许多报刊,再次跟进,大力炒作起哄。
   在这种讨伐声此起彼伏的情况下,日本三菱银行、新加坡发展银行等国外金融机构纷纷采取了应对措施,通知牟其中:“暂停与南德的业务”。
   此时的牟其中真的陷入了难以拔脚的泥潭,他对来采访的记者说:“说句大实话,在目前的环境中,我只可能用10%的精力去处理公司经营中的问题,而90%的精力要被迫去应付环境的压力。”
   更严重的变故,又一次发生了。
   1994年7月,由于南德“航向2号”卫星发射成功,引起了国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更激起了众多企业家参与谋利的欲望,江苏无锡生产资料总公司便是捷足先登者之一。
   1993年牟其中曾几下“江南”,于10月12日达成了由无锡生产资料总公司向南德“航向2号”卫星项目投资7358万元人民币,双方按投资比例分成的协议。南德随后逐步收到了这笔投资款项,并投入到了该卫星项目的运转中。然而,在国内外到处讨伐牟其中和南德的舆论氛围下,无锡生产资料总公司被吓坏了,想撤“漂”,几次请求牟其中和南德改变协议,由投资变为借款,三年内归还。当时的牟其中不知由于看到“航向2号”卫星的美好未来不松手,还是由于“心太软”,竟慷慨答应了该公司的这一不合理的请求,并签署了协议。
   但后来出现的又一次变故,则使得牟其中和南德难上加难了。
   此后,无锡生产资料总公司不断要求南德集团提前归还这笔款项。而当社会上关于南德的传言越来越多时,无锡方面想急于尽快抽回这笔数目不小的资金,自然是想及早“金蝉脱壳”。而此时南德又难于马上找到足够的资金去应付这个原先的合作投资者气氛就日益紧张起来。
   据后来牟其中的诉讼代理人夏宗伟说,有一天无锡生产资料公司打电话给牟其中说,如果不赶快归还那笔钱,将有大批他们的员工到天安门广场前静坐,这分明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威胁了,牟其中只得被迫答应。他说:“再不答应人家的要求,南德将难以存身了!”
   于是牟其中只能又“拆东墙被西墙”,甚至向南德员工借款去归还这笔本是投资却变为借款,最后要提前归还的债务了。
   情急之下,牟其中分别向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写信,诉说南德集团及他本人被“诬陷”的事实,1996年6月20日他在一封信件中这样写道:
   一、关于我涉及了王宝森一案,参与无锡集资之事
   无疑,有关方面已查实了我的无辜。事实是无锡市生产资料总公司向我们的航向2号卫星投资了7358万元人民币,现卫星运转正常。
   二、关于我转移资产,企图外逃之说
   今天,我让我们的总会计师统计了一下,南德集团在国内资产75436万元(不完全统计),负债11197万元人民币及230万美元(未计算利息),故转移资产之说是毫无根据的。有人把我跟外逃的于志安等同起来,其实,于志安怎能跟我同日而语,他管理的是国有资产,所以,想侵吞就得外逃,而我系个人资产,在中国、在外国都一样,我在国内能得心应手、如鱼得水,到外国将一筹莫展。1994年,我对许多美国参议员有过一个鼓励他们到中国投资的演讲,后来整理成一篇题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商业机会》的文章。今呈阅,如不嫌打搅,敬请指教。
   三、关于我在国外的投资
   我在国外投资两个领域:一、金融产业;二、通讯产业。因为这两个行业相互作用,极有前途,而在国内又不允许我们非国有企业涉足。国外钱多,我办银行是为了以民间企业的名义给国内借钱,这样做不至于扩大外债规模。我设想,把在国外分散吸收的资金,引到国内集中投入国企的技术改造,以期既利用外资,又保存我们工业的民族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投资或决定投资技改的国有大中型企业有12户,准备进一步联系的约100户。我在国外的通讯业务开办得很成功,目前已成功地发射了2颗电视卫星,租给俄罗斯等国家使用,生产线上还有一颗直播卫星。另外,我与美、英、法、德正在联合实施国际卫星8号——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两颗卫星的研制与发射工作。这两颗卫星共有80个转发器,1998年可以发射。
   以上用于收购国外银行与卫星通讯的投资均来源于国外的美元贷款和分期付款。
   四、南德的成就
   南德的成就不在物质财富的迅速增长上,而在于摸索出了一种新的经济增长方式,即第四产、业,亦探索出了一种与高科技时代相适应的生产关系。我们认为,人类工业文明时代即将结束,代之而起的将是智慧资本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里,资本的权威地位将逐步消失,新的发展模式正在形成,南德做了一些探索。
   五、发生这次事件的背景
   1990——1992年,我们为完成飞机贸易,共花了1500万元的费用;1993年8月,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与宜昌分行在国家宏观调控的背景下,将我们按合同应于1997年归还的2.2亿元的贷款提前4年一次性收回。我们因此损失利润4600万元,各项业务也因此而中断。为了弥补提前还贷所带来的损失,我们只得以平均30%的年息“拆东墙补西墙”,维持生计,开展业务,并准备用国际卫星业务的利润来弥补上述亏损。这就是人民银行总行一直不理解我们何以债台高筑的原因。
   ……
   六、我们的要求我们要求所有给我们贷款的银行与南德达成协议,从现在起3个月内由南德偿还国内全部欠款。因为我们的卫星业务可以在今年9月底以前收回1亿美元,这足以偿还国内全部欠款。届时,再由审计部门对南德进行全面审计。这样,既能保证南德业务的正常开展,又有保证我们对国家贷款的顺利归还。
   此致
   崇高的敬意
   南德经济集团 牟其中
   1996年6月20日
   在这封信中,他指出所谓“五个共产党员”的检举信,是几个受到批评和处分的原南德员工的报复和反诬行为。
   6月26日,牟其中又写信给一位国家领导人,请求中央书记处“派出一个小组对南德的所谓问题与南德的处境进行一次全面的调查”6月28日。随后牟其中又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上书说:
   “南德集团是经得起检查的。在国家打击经济金融领域犯罪的过程中,南德集团可以接受检查。我们要求:在检查的同时,不要使南德国际业务瘫痪,以便南德能在9月底以前归还国内全部贷款。南德境外公司已在卫星上投资5000万美元,这笔资金如成泡影,南德也无法归还国内的贷款。这对南德是毁灭性的,对国家的损失也是很大的。现在的状况是,我公司一位负责境外金融的业务人员也已受到不准出境的待遇。这次挫折也是一次考验,南德将一如既往,政治上坚定不移,经济上创造奇迹,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建功立业。”
   从1996年6月20日到1996年7月1日,牟其中先后分别向六位中央领导和一位颇有背景的民间人士写了7封信。
   很显然,牟其中此时费尽心思地向高层领导坦陈实情,并不断向外界解释自己,试图拨乱反正,恢复自己的名誉和南德的正常经营秩序。然而,可惜他这一良好愿望又一次泡汤了。因为此时的他已是:“知音少,断弦有谁听”了。
   
   B、牟其中挥泪贱卖卫星股权:煮熟的“金鸭子”飞了
   万般无奈之下,为了挽南德于既倒的颓势,牟其中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不得而已最后做出了贱卖卫星股权的决定,目的是让世人看到牟其中和南德愿意“牺牲”,希望有更多的民营企业“前仆后继”。现今来看牟其中这个人,虽不是王佐,但却还是有“王佐断臂”那种英雄豪气般的人物。
   关于他的这一壮举,据南德卫星公司王德国说:“1996年7月,由王德国出面与俄罗斯签订了财务调整协议,即将南德实际投资所中航向2号投资的股权转移给国际卫星组织和航天信息总公司,南德以此获得现金。眼看大把利润就要到手,另两个合作方当然贱卖南德退出。三方协商后,决定按照南德实际投入计算所占股份,并享受退出以前即三方合作期间的利润分成。南德已经投入1250万美元,占总投资额3000万美元的41.66%股份。
   对牟其中贱卖南德卫星股权的决定,王德国十分心痛。他给牟其中算了一笔帐:南德的卫星项目按目前的状况,今后几年内可以收入6000万美元左右,而南德的债务加起来不过4000万美元,负债率不过60%多,应该属于经营不错的公司。现在把一个刚刚进入收益期的优质项目卖掉,怎不让人痛心疾首。
   在大事情上从来以精明著称的牟其中岂能算不清这样简单的四则题?但他目前只能有一种选择:卖掉卫星股权,全力拯救南德。当时,无锡生产资料公司紧逼南德归还那笔先是投资,后更为借款的资金,简直到了掐脖子的程度,牟其中快顶不住了。
   王德国几年来为卫星项目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很清楚股权背后的巨大收益,死活不同意出让,甚至与牟其中争吵起来。牟其中无奈地对王德国说:‘老王,如果不卖卫星我就要被抓起来,再好的项目又有什么用呢?听到牟其中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王德国无言以对,只能执行。
   虽然航1、航2的租期仅有5年,但它们实际的寿命并不止5年。直到牟其中被捕近7年后的2005年,那两颗卫星还在天上正常运转。如果按照7年的寿命,可收入的租金应为8400万美元。从理论上计算,南德可分到3500万美元;如果以10年寿命计算,租金总计为1.2亿美元,南德可分到5000万美元;按12年寿命计算,租金总计可收入1.44亿美元,南德可分到6000万美元。
   由此可见,即使在环境如此恶劣、操作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南德卫星项目依然是个高收益、高回报的好项目。牟其中在苏联解体后经济异常困难的特殊历史时期,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巨大的商机,用很少的钱在很短的时间内创造出巨大的商业利润,这在世界商业史上也称得上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范例。
   现在看来,变卖卫星股权,归还无锡生产资料总公司的借款,因而导致南德巨额的预期收益成为泡影,在当时虽是不得已而为之,却让南德因此越陷越深,终于全线崩溃,这也许是牟其中商业生涯中最后的决策失误。1996年3月份,牟其中被‘边控’以后,王德国在莫斯科必须不断向对方解释南德为什么不能按照履约的原因,他已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