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李咏胜文集第4集:]
李咏胜文集
·第二章 直面人生
·第三章 小思想大智慧
·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第五章 东方维纳斯
·第六章 爱的家园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第九章 小思想与大思想
·第十章 太道德的和不道德的
·第十一章 别了,我们
·第十二章 无望中的守望
·第十三章 理性的诞生
·第十四章 第一版中被删除的李咏胜随笔语录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咏胜文集第4集: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李咏胜文集第4集:
   
   中国20世纪惊天大案揭秘

    还原牟其中:1995
   
   
    李咏胜著
   
   
    ( 国内未准出版,诚征国外出版商 联系方式:
    [email protected];13980037250)
   
   内 容 简 介
   
   1995年的牟其中,本是一个响彻云霄,蜚声海外的明星式传奇人物,举国上下,欧美各国,无人不知他是中国首富。他和他创建的南德集团,曾被国内外媒介赞誉为中国民营企业的成功典范和样板,而他也曾被世人称为中国民营企业的“领头羊”和“民企教父”。然而到了1997年,他却由于N种错综复杂的矛盾和斗争,被戴上了“中国首骗”的黑帽子,随后于2000年5月被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信用证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成了一个为探索和开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三进宫”(即“三次入狱”)的罪人。
   但所幸的是历史老人毕竟是有良知和公正的,现“牟其中案”在社会各界和法律界人士的支持和声援下,正在依法申诉,呼吁重审之中,相信不久便会真相大白于天下,还他的英雄本色形象。因为根据大量经过法和理检验的证据证明:“牟其中案”,岂但是一桩“指鹿为马”的人治冤案,更是一桩“莫须有”枉法假案。它实际是反对改革开放的极左派守旧势力,试图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对中国民营企业所幕后施行的一次“杀鸡儆猴”。
   
   本书将以许多鲜为人知的事实、证据,条分缕析的叙述、评说,生动、感人的笔触,迭宕起伏的故事情节,首次向世人和社会披露“牟其中案”是怎样被酿成冤案和假案的……
   
   遗忘已是一种深沉的国病
    (作者自序)
   
   有人说中华民族是一个善于遗忘的民族,否则几千年来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焉能存活下来?对此宏论,我尚不知臧否。
   只是由于我正心中想着,笔下写着的这个非凡人物——牟其中时,内心不免生出许多的慨叹。只因在我不算太麻木的记忆里,他曾是一个国内外媒介天天追踪、百姓街头巷议的当代儒商巨富。
   回想牟其中当年,当人们还普遍沉迷在“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批判唯生产力论(即邓小平的白猫黑猫论)”的狂潮中时,正是这个出身“黑五类”又身处川东偏僻之地的小工人,率先成立了“马列主义研究会”,并写出了至今仍有研究价值的好文章《从文化革命到武化革命》、《社会主义从科学到空想的倒退》、《中国向何处去》,其锋芒直至当朝乱臣“四人帮”,旨在呼吁社会发展生产,让人民食能果腹,衣能遮体。随之他被判以“反革命罪”,处以死刑。所幸的是,由于“四人帮”的被粉碎,他终于逃过了这一劫,而幸免于难。时间是一九七五年,那时我们不懂事,谁知道发展生产力也是一种革命?
   曾记否?当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完,改革开放政策刚刚确立,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文件刚刚下发之时,又是他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四川万县(后改为万县市),率先建立起了一块自诩为“中国经济改革的试验田”——万县市江北贸易信托服务部(后改名为中德商店)。只是由于好景不长,因它刺伤了许多人仇富的眼睛,他又被万县市公安局以“投机倒把、偷税漏税”罪逮捕入狱。和他同时入狱的,还有10名与他朝夕相处的普通工人。所幸的又是,由于他不间断的申诉,引起了媒介和中央领导的重视,他又奇迹般地被解放了出来。于是,才获得了他后来驰骋商海的大好良机。时间是一九八四年,那时我们还是不懂事,谁知道做生意也是造福社会?
   曾记否?当人们还激愤在“反官倒”、“平物价”的情绪中时,又是他—— 一个“北漂”的包工头——私营企业主,竟然以当时中国国有企业卖不出去的罐头鞋袜为资本,从俄罗斯换回了4架银光闪烁的T-154客机。时间是一九九一年,那时我们还是不懂事,谁知道市场经济, 国际贸易是怎么回事?
   曾记否?当人们纷纷下海,沉醉在“炒股票”、“炒土地”的热潮中时,他却把目光盯住了高科技、国际金融与融资。记得当时的《文汇报》、《中国青年报》、《消费者报》的标题新闻是:“牟其中放了一颗卫星”;“中国民营企业凌空升起”;“中国民营企业已能参与国际高科技技术,南德‘航向’商用卫星发射成功”……与此同时,他又挥师北上满州里,旨在打通和兴建中俄边界二卡公路口岸,建设中俄满州里工业园区,欲再造一个北方深圳和香港;打造中俄美国际经济繁荣圈。时间是一九九六年,那时我们依然不懂事,谁知道高科技、国际WTO是怎么回事?
   ……
   然而今天,当我们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时,当我们分享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恩惠时,当我们能够在国内堂堂正正地办企业,在国外大大咧咧地做生意时,又有谁会想到牟其中曾为这一切献出了什么?或者说,是他曾为建立今天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献出了什么?
   也许答案是唯一的,他曾像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一样,都经过几起几落的人生历练。唯有不同的是,他们一个是政治家,一个是实践家而已。尽管牟其中在理论上,也有着独特而卓著的建树和创新,如他的“765”工程、“平稳分蘖”、“人才资本论”等等,但相较起来,都不及他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探索和挑战性实践更具有超越时代的价值和意义。因为从他身上,我们终于看到了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崛起,它们和国有企业一样都是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做着巨大贡献的砖瓦和栋梁。只不过几十年来由于左的干扰始终阴魂不散,姓“社”姓“资”,改革与反改革的斗争总是时起时伏。一九九六年前后,也即党的十六大召开前夕,这一斗争便尤其显得尖锐复杂,暗礁和漩涡层层密布。而牟其中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形象代表和领头羊,他在实践和理论两方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探索和实践,便处在了“出头鸟”的险境上,其结果自然是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真是:
   卫星上天,
   (差点)人头落地。
   可惜多少善良的人们啊,又岂知这其中所隐含着的假丑善恶和是非功过,而只偏听了那句“毁”人不倦的恶言:“中国首骗牟其中”。从而把他为开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立下的荜路蓝楼之功,像倒污水时连同婴儿一起倒了。实可谓是:“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而我之所以选取这个争议颇多,令人非议的题材,并以一种与众截然不同的角度,重新审视这个曾经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到来,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坐过牢、戴过镣,且又卓有建树的人,并本着理性、客观、冷静的态度,确切、详实的证据,法和理的理性剖析,试图逐层揭开遮掩在牟其中及“牟其中案”中的重重云天雾幛,以及其中潜藏着的反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险恶用心与目的,其内在驱动力只有一个:
   牟其中究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探索者、开拓者和实践者,还是中国首骗?对此,我不便恣意断言,因为我相信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显然,根据大量生动、详实且又经得起法与理检验的证据证明:“牟其中案”是一次以权代法,未审先判的政治审判,也是一个与民主法制社会相悖相逆的冤案和假案,而它之所以能够产生和酿成这个悲剧,说明我们对民主和法制的认识还是很“小学”的,其中包括许多法律工作者、新闻工作者、专家学者在内。因为他们理论上的懂法,实际是以“旧法”或“无法”为代价换取的。这个深刻的历史教训,又怎不值得任何期望中国走向民主法制社会,建立有序市场经济秩序的人们深刻记取。所以,重审“牟其中”,还原牟其中,走出牟其中,对我而言便成为理所当然的责任和义务了。
   因而可以坦诚地说,其实我与牟其中辉煌时既不相知,落难后更不相识,而我却在人们遗忘了他时又“慢慢地把你想起……”,目的既简单又明确:我只想还原1995年那个“雄姿英发”,宏图大展的牟其中形象,还他一个迟到的社会公道和正义。再进一步说,也是为了今后中国的民营企业家都不再像牟其中那样处于“因富积仇,因财获罪”的困境中。而是可以随时坦坦荡荡地谈理论和理想,随处安安心心地经营和贸易。
   此外还需要“申明”的是,当本书将要临盆之时,据悉“牟其中案”在知识界人士、国内外法律界人士的关注和声援下,有望再度重审,因而预示着他还有望再一次东山再起,重振雄风,而后又信步于日趋汹涌澎湃的商海之中…… 倘如是,当是中国民营企业之幸,中国走向民主和法治的和谐社会之幸,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无序走向有序之幸,我恭祝他回马成功,未来走好,壮心必酬,便足矣,不求更多。因为我写本书的初衷和心愿,仅是把他作为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命运缩影来写的。
   
   记得捷克著名作家米兰•昆德拉在描述个人与社会抗争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人与强权的斗争,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对此我想借题发挥一下:中国人与遗忘的斗争是升华与堕落的斗争。
   缘此,是为序言。
   
   
   
   
   

此文于2009年10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