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民的变迁]
李咏胜文集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的变迁

   民 的 变 迁
   
   对于人与民的概念内涵究竟孰大孰小的问题,我想任何一个梢有现代意识的人,都会说是人大于民,没有人哪里有民。因而客观地看,历史上任何争取人权的斗争,其实就是争取民权的斗争。但困难的是人这个种概念,毕竟是抽象的,而不象民那么是指向一个具体群体的。所以当我们研究某一国家某一民族的人时,只能从研究它的某一群体中的人入手,才可能得出一个公允的结论。
   那么几千年来,中国封建社会中民的状况如何呢?
   据《书•五子之歌》载:“民为邦本”;《论语•季民》载:“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这即是说,所谓民就是那些被统治的庶人。他们由于“困而不学”,只能成为被奴役的下等人。

   
   是什么原因造成民的这种处境的呢?
   显然这个答案,却只能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制度性灾难中去找。世人皆知中国封建社会,是一个以宗法关系为基础的社会。而它的最大特点,一是高度的专制集权,二是残酷剥削和压迫人民。故而在封建统治者眼里,民就是被恣意驱使和宰杀的奴隶。这种以民为奴的观念和意识,几千年来从未见有那个封建帝王改变过。虽然史书上,曾见孟子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唐太宗李世明说过:“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之类略有一点民本思想的话,但均只是说说而已。事实上,中国封建社会中的民,无论何朝何代、无时无刻不处在既无人权,又无民权的生存困境之中。因而在这种制度下,一方面是统治阶级长期推行愚民政策,不让民有知识文化,所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便是他们一成不变的治国方略。另方面是民在经济上,由于受到统治阶级的残酷剥削,那里有钱去学知识文化,只能世世代代成为愚民。由此可见中国封建社会,不仅是它扼杀人权和民权的罪恶,也是它把民变成为愚民的罪恶。
   
   前文说过,民是一个具体的群体。那么几千年来,中国封建社会中的愚民,是怎样变迁的呢?
   
   依我所见,答案是这样的。即当统治者横征暴敛,社会暗无天日之时,他们就是奴性十足,卑躬膝屈的愚民。当统治者相对开明,社会基本安定之时,他们就是安分守纪,勤劳善良的顺民和良民。当统治者昏庸专横,国家大乱,民不聊生之时,他们就变成了危害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乱民、暴民。而唯有刁民,才是他们最不易改变的常态和德行。而这种常态和德行,就是为了个人利益,不惜撒谎欺诈、造假售假、坑蒙拐骗,甚至知法犯法,偷税漏税等等。至于造成这些变迁的深层原因,又无疑是统治者给逼出来的。因为他们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这样随时转换角色和面孔。可以说,中国封建社会之所以能够残存几千年之久,其中民的这种随时变迁不能不是病因之一。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正蹒跚着走向世界文明。而当今文明社会对人的基本要求,是既有人权,又有民权的公民。这种公民,必须是既有国家观念和意识,又善于维护个人尊严和权利,并知法守法的人。所以中国真正走向强盛国家的希望,仍在于民能够从愚民、顺民、良民、乱民、暴民、刁民的阴影和怪圈中走出来、自觉完成公民的现代变迁。

此文于2010年12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