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雕 塑 畅 想 曲]
李咏胜文集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雕 塑 畅 想 曲

   雕 塑 畅 想 曲
   
   
   融融的春风,拍打着一向“闭关锁国”的“柴门”。或许是一个鬼使神差的故事,连灰蒙蒙的天,也一洗尊容,弥漫着青春期的遐想。
   这是雕塑的诞生时节。

   记不清,也说不出,她呀——是何方神灵,应出自那个大艺术家笔下。只朦胧的感觉,她丁香一样的飘来,又丁香一样地飘逝:飘来,从龟裂的视野;飘逝,从发烧的潜意识。就象白日梦钻进了画室,五彩缤纷的跳跃在眼底。
   
   不是梦,真是海。
   兰兰的海面上,微笑着兰兰的天。雕塑和“柴门”都在白云里飘荡,荡进童年,荡进憧憬,荡进一片花开花谢的渴望。
   这是雕塑的进行式。
   三月的思绪,绿茵茵地流淌。远山,近水同思绪一般颜色,也一般鲜嫩。因为三月里,雕塑已经完成,等盼着的,是一次性的对外开放。
   
   “柴门”深处,游戈着许许多多没有性别的雾,又没有体态的云。
   在“柴门”的陈列所里,天地因此而艺术。要问谁是这座雕塑的艺术家呢?迎面善恶参半,美丑参半、真假参半的社会雕刀,只有那种繁茂着菩提树的心,才是想当然的艺术家了。这样才能在竭诚雕塑自己的同时,竭诚雕塑出艺术品本身。
   
   一夜的雪,驱赶着一夜的雨,打落了许多含苞待放的期冀。光秃秃的枝条上,挂满了断裂的叹息。
   这是雕塑的过去式。
   时光还是三月,“柴门”依旧紧锁。因为三月里,春风对绿色的呼唤,永远只是一种意会的感觉。仿佛人生就是这样蜿蜒而来,又蜿蜒而去似的,始终没有一个孪生的三月。有吗,仅仅是一些有始无终的酸酸甜甜……
   像我,也像你。
   

此文于2010年12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