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批判与对话]
刘水文集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评慕容雪村奥斯陆讲座及其迂回文体
·论恐惧
·论恐惧(2)
·有关韩寒“三论”推文辑录
·韩寒推特辑录(二)
·有关“阎崇年于丹联合状告刘水”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判与对话

按语:以下三篇帖子发表于独立笔会社区,逢笔会2009年9月会员大会期间。涉及的议题很有价值特以存档。

   

我们的原罪——见证独立笔会

   

   本人曾报名参加本届大会,但自动弃权所有选举和发言。因为笔会领导层已集体堕落,无法让人获得基本信赖。据我有限度了解,近半数会员拒绝参加会员大会,概出此因。以过往的经验,此届也不会例外。煽情替代了理性,话语权之争代替了游戏规则。笔会规章跟中国宪法一样,是给别人看的,几十个活跃分子竟然可以玩得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我03年底参加笔会,中途入狱一年半,这是第四次入狱。07年第一次参加笔会会员大会。跟许多新会员一样,有找到组织的兴奋和温暖。但今天不得不坦率地说,失望比收获大。本届大会接近尾声,结果已不难预料。对新理事会和会长不抱什么期望,谁当选都无法克服笔会痼疾。笔会从未在核心价值上达成共识,触及组织结构性弊端和历届遗留的重大问题。

   因为自小接受独裁文化毒害,每个会员都有原罪(个别香港会员可能例外),我们以生命呼唤自由与民主,但是,当大家在互联网上集结起来,有自由和资金组建一个民主的民间组织时,才发现我们原来都没有分享自由和民主的能力——贪腐、官僚、公权私用、出卖、集体无意识。我们,独立笔会,这是一个让我再次受到伤害的组织。如果说多次入狱受到的是身体伤害,而独立笔会,更确切地说,是我热爱的同道施予我精神内伤。

   我一点不怀疑,假若没有美国民主基金会每年独家资助15万美金,独立笔会不会存在到今天。海外异议组织,谁有资金和资源谁就是老大,大陆囿于管制苛酷,未来社会一旦宽松,也会走上这条道。这已经跟普世价值与民主原则南辕北辙。称独立中文笔会是准异议组织,恐怕比文学组织更为确切。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一直以文学反抗政治专制,文学——政治,文化激进——政治激进,这是我们的宿命。

   民主选举是独立笔会获得公共道义的唯一资源,也构成理事会和会长权力来源的合法性。但是,笔会以熟人朋友和省级地域结盟或利益输送的特质一直存在,以及资金来源,都决定了独立笔会是不对会员负责的“寡头政治”。理事或会长不作为或胡乱作为,甚至带头“违法”,对此笔会并未有惩罚性纠错机制;笔会监委会长期被虚置,徒有虚名,会员大会期间竟然不见监委会的影子。

   例一,2005届理事会,给每个理事等委员会工作人员公款购置人民币5、6000——10000多元不等的笔记本电脑,名义上是办公用品,但其实是私自瓜分笔会公共财产。同期许多入狱会员得到的资助不及一个理事瓜分财产数目,甚至有入狱会员一分钱资助都未得到。如河北籍会员、政治犯郭庆海,在07届会员大会期间获知真相——自己入狱期间未得到笔会分文资助,愤然退会。这就是会员投票选举出来的无报酬“义工”的集体贪腐行为。为此,本人对上届大会财务报告,投了反对票,并注明瓜分笔会财产一事。无人理会。这次大会期间,会员不妨公开讨论如何处置这种集体贪腐行为。

   例二,08年笔会选派外访会员,作为主持初选的写作委员会协调人孟浪作弊,将根本未报名赴美访问的两名会员,违反笔会规定,瞒天过海初选通过并上报理事会,而理事会不负责任地予以通过。相信这两名会员回国后在笔会论坛相互攻讦的闹剧,有目共睹。本人对孟浪作弊公开投诉一年多,而作为会长的郑义,竟然置若罔闻,至今不做调查和答复。因答应一利益相关的透露实情者,5年内不公开孟浪作弊内情,点到为止。

   维护言论自由和救助受迫害作家本是笔会核心价值,但是,一旦遭遇笔会现实个例,在有关民主选举和言论自由的常识性细节上,总会走向反面。独立笔会作为一个组织的“政治正确”,和会长、理事会不能批评,成为笔会“红卫兵”的惯常武器,而这些伪捍卫者总能得到权力者公权化私的犒赏。善意的批评者往往遭受这些人的围剿和排挤,被边缘化,并且报复会延伸到会外。这跟中共并无区别。

   例一,07届会员大会,监票小组私自泄露会员投票隐私给理事参选者,会后本人曾接到某当选理事电话,对我投票给谁一清二楚。

   例二,本届大会马建参选理事,因为此前参与联署一封罢免笔会理事会签名信,居然受到围剿,强迫马建道歉。这种集体野蛮和某些人的无知,让人惊讶。我不认识马建,也从无交往。首先,笔会的任何人都可批评,不管批评者的动机如何;其次,言论自由包括错误的批评(造谣、人身攻击除外),个人批评权力机构和公众人物都不构成犯罪,且不说马建参与的这封信核心观点如何,马建等人的批评权利任谁都无权剥夺。不管打着何种“笔会永远正确”的幌子,也不构成马建不能参选本届理事的理由。

   由此援引出会员熊忠俊(刘逸明) 日前被大陆官方以“造谣”罪名拘留10日,现从各方证据证实,杭州飙车致死案主角并非替身,但是,熊忠俊作为公民对司法公权机构的质疑行为(非造谣),属于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范畴,必须得到捍卫,更不构成犯罪,这是典型的因言治罪。有关“熊案”,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有几篇精彩的评论,奉劝那些煽情无知、凑热闹、抡道德大棒的会员虚心学习一下言论自由的ABC。

   但是,对马建提倡笔会走“灰色道路”的观点,极不认同。马建年初在广东中山大学曾做一次公开讲座,数个广东会员前去捧场。同时马建和一些地方文联举办座谈会。对此,我不做评价。我对异议文学写作有一个观点:近年大陆因言治罪的作家(网民)和被长期被限制出境出国的作家,尽管许多人默默无名,但是,是他们不断刷新当局政治恐怖的面目,也让海外一些人有机会食人血馒头,掂量入狱政治犯的含金量,然后作为“项目”运作,以获取个人名利。每个入狱者都是平等的,这应是基本立场。我不认为救助刘晓波和师涛,比救助别的入狱会员更迫切、更重要。

   我认为:异议文学写作的最客观评判者是中共当局。因言入狱次数越多、刑期越长,和长期被限制出入国者,就是最好的作家。谁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在这点上中共从不会犯糊涂。

   在当下中国大陆,敢于公开撰文署真名批评中共,这就是文学的最高标准。

   我同时认为,不管是海外会员,还是异议组织;不管是博士,还是流亡十数年者,并不能给中国大陆提供现代组织管理经验和观念方法,反而因为身体和精神同时脱离两块大陆,在观念上往往滞后大陆会员。张钰博士就是一个例子:笔会章程制定者——章程阐释者——自我授权的笔会事务仲裁者。他属于真诚的“恶人”类。

   对两届会长感受:

   前任会长刘晓波,是本人入会介绍人,在07年会前和会期、公开和私下都有交流、碰撞。在他担任两届会长期间,发生的“余王排郭案”笔会被污名化、开除高寒、非经会员大会票决撤销会员选举的副会长盛雪,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余王排郭案”曝光不久,面对会外滔天质疑和批评,我曾发邮件给刘晓波,大意如下:你与余王作为朋友,不管内情如何,你有你的理由保持沉默,但当外界将矛头对准笔会,作为会长,你必须拿出姿态表明笔会立场。中共政府部门尚有危机公关,懂得及时辟谣或遮掩,而笔会却不能主动厘清真相,竟然被污名化到今天。独立笔会成为某些人的玩具。

   开除会员高寒,我至今认为,这是错误的,是非常恐怖的以所谓正义名义变相“因言治罪”,有违国际笔会宗旨。

   排挤民选副会长盛雪,理事会和一些资深会员,私下合谋,超越并颠覆了会员大会授权,以所谓保持笔会组织纯洁名义、采取“多数暴政”手腕将盛雪排挤出理事会。记得张钰和郑义当时一脸无辜地质问我:我哪里对盛雪使用了暴力?让人哭笑不得。

   我与刘晓波对这些笔会公共事务的辩论,从2007年会员大会一直延续到2008年。我在给刘的邮件里善意指出:你不适合担当一个组织的领导者和媒体主编,个性、经验和专业训练都很欠缺,你就是一性情中文化人;如果你有机会跻身未来政府权力系统,做错了我照样会公开批评你;我当民主中国主编,会比你更专业更出色,你信不信?

   两人闹翻后,我不能在刘晓波当主编的民主中国发稿,他入狱后才开始发稿;零八宪章首批签名被排除在外。别人问起我是不是害怕才不敢签名,实则压根不知情,直到在博讯看到报道,才知他们弄出个零八宪章,补签名。

   但是,刘晓波作为一个政论作家和男人,他的绝不妥协、勤奋、真诚和担当,恪守底线,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欣赏。作为一个领导者,他同样有真诚做“恶人”的一面,我宁可理解为阅历欠缺被蒙蔽。

   刘晓波现在狱中,请有心人保留这段文字,我会认帐并愿意承担法律后果。

   与本届会长郑义,从未有私下交往。在上届大会理事和会长选举中,都给他投了赞成票。当时准备参选理事的他,也认真回答了我提出的17个问题。

   两年任期到今次会员大会,我依然认为郑义并没有找到担当会长的感觉,也不具备担任理事的素质:他也是一个真诚的“恶人”,笔会不乏这等人物——名义上处处维护笔会“政治正确”,但自己的言行自觉比自觉地违背笔会规章和自由民主常识——规则和常识只对别人有效,自外于规章约束,在本质上跟中共官员做派并无区别。

   这次大会开初,郑义“挥刀自宫”,自己“罢免”自己的大会主席(他曲解章程规则所致),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大会秘书长张晓刚认识到辞职错误后,说了“对不起”,也未触发郑义。郑义授权赵达功担任大会主席,后者信誓旦旦接任,但至今未向会员交代为何突然撂挑子?老赵撂挑子后,郑义错上加错,并未按照笔会规程及时收回权力,而是任由老赵“禅让”大会主席职位,以致第三任大会主席和秘书长,权力来源不具合法性,也就是说,第三任大会主席和秘书长没有获得会长任命资格。我曾私下提醒勇接担子的蒋亶文注意,不要以为开会而开会来破坏笔会规则。两个不具合法权力者,居然主持选举和会务至今。所以,我个人认为这届大会选举和决策不具合法性,选举和决策都是无效的。

   这次会员大会流程乱局,作为大会主席的郑义要负主要责任。

   郑义更好玩的还在后面,当会长人选暂时空缺时,他竟然说他愿意放弃职位,让国内理事赶快出来组建竞选班子。完全没有规则和程序意识,由性子瞎来。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现在居然又跑出来加入江棋生竞选会长班底,预备担任下届副会长。他有这个权利,也不违章。看过他的竞选简历,60多岁的郑义整个一个老顽童,甚至有些可爱,但笔会不幸成为他玩票的地方。对于大陆冒着高风险和处境艰难的会员,谁愿意陪伴票友郑会长这样胡乱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