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拈花时评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引用新闻:
   
     “老百姓积极举报,80%的信是实名举报。”
   
     “现在打黑困难仍然很大,问题很多,但是有群众支持,打黑一定能取得胜利。”

   
     本报重庆讯(特派记者邱瑞贤)“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昨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出席世界中文报业协会年会前,向媒体代表们介绍了重庆打黑的最新情况。
   
     面对来自全世界报业的杰出代表,薄熙来一番力重千钧又饱含感情的话,首次向公众道出了今年以来重庆连串重拳掀起“打黑”风暴的真实初衷。”
   
   经常有“五毛”小犬们这样说:这江山是小共用几千万条性命打下来的,要小共下台,拿几千万条性命来换。小共的灭绝人性,于此可见一斑。但同时好歹这话还是让人觉得,小共还是蛮横的。当然啦,手上有几百万军队,有上千万警察、武警、有核武器、有巡航导弹,有无数高科技武器,谁能不横呢?
   
   可闹了半天,感情小共面对黑社会的时候,竟然有如此“柔情”呢?不让“黑势力”逼得小薄没办法,小薄是不会打黑的?那我们养你们这些玩意是做什么用的?小薄,别忘了你也算正省部级的干部了,你的心理是什么?难道打黑不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吗?
   
   从实力上说,小共手握百万雄兵,又有千万警力,又有无数武器,我们不是刚在阅兵式上看到了?要论实力,“一小撮”黑社会根本就不是对手啊?那么为什么面对黑社会的时候,就不管用了呢?为什么见一个灭一个呢?为什么要等到被逼到“没有办法”的时候,才打击呢?这等屁话居然还力重千钧呢?
   
   
   
   我们要政府做什么?要执政党做什么?最重要的,不是让他们替我们看家护院吗?不是要他们做我们的看家狗吗?闹了半天,原来这条看家狗还可以选择性地工作的?感情当黑社会去偷去抢去杀人的时候,这条看家狗是不理会的。只有当黑社会抢完杀完以后,还要拿棒子打狗的时候,这条看家狗才会真正地工作起来的?拿我们凭什么一年要交五、六万亿的税费给看家狗呢?
   
   店大欺客,狗大欺主,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原来小薄这条看家狗还真不是一条好狗啊。难道小薄真的是一不小心,把真心话漏出来了?就象另外一条狗一样,一不小心就质问出“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人民说话”这句真话出来了?以小薄的水平,似乎不至如此啊。
   
   假如不是无心漏出来的话,那就是别有用心了。就是说,小薄打黑是有政治目的的,他想进政治局常委会,针对的目标是李克强和汪洋。既然目标没有达到,就只有喊喊话,缓和一下矛盾了。
   
   二者必居其一,反正打黑的目的,不是在尽他的职责,这点非常清楚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