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引用新闻:
   
   
   久未露面以及在中国六十周年庆典活动中也没有露面的中共元老万里,日前却坐轮椅到访天津,引发猜测。本台驻香港特约记者郑汉良报道说:万里不久前缺席天安门城楼的六十周年国庆阅兵仪式,但八天后却又高调到天津考察,以九十三高龄之尊坐轮椅访问,引起外界不少猜测,认为万里此举旨在对大事铺张的国庆阅兵表达不满。法广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新华网和《天津日报》日前都报道了万里在本月9日考察天津的消息,《天津日报》更将万里访津的图片和新闻,放在头版正中央位置。有关的报道还配有万里坐在轮椅上与众官合影的照片,而天津电视台有关报道中,万里也有两三个远距离镜头,有评论猜测他不想被近距离拍下他的身体及精神状况。
   
   作为前人大委员长,万里与前政治局常委乔石两人双双缺席天安门国庆的阅兵仪式,引发外界不解。而且万里更是当年权倾全国的中共“八老”唯一在生的元老,他缺席阅兵仪式却高调视察天津,无疑更引起多番揣测。
   
   报道说,今年国庆前,海外流传一封据称由一名中共元老发表的万言书,内容批评中共大事庆祝60年庆典,包括庆典宣传不讲真话、60年来「瞎折腾」至今未了、民意处理失败、打压不同声音等等。首先在海外发表该封万言书的新世纪网主编张伟国表示,他相信这个元老就是万里
   
   
   博主评论:万里违反常理地缺席了“国庆滑蛋阅兵式”,反而高调地在天津亮相,引起各方注意,试图对此做出解读的人也很多,几天内我看到了很多相关的文章。可惜的是,我觉得分析的都没有说到点子上,根据看来,这件事其实是另有玄机在内的。
   
   
   各位关心政治、时事的朋友,相信都有读过那篇“据说是万里”的谈话。另外,也一定读过中共的“相关部门”而且是“相关的好几个部门”出来否认该谈话是出自万里之口。中共如此大肆对该文章进行“消毒”处理,证明了中共中央部门对此文的重视,要知道这篇文章根本就没有在任何国内媒体出现过。从中共对此文的重视程度来看,实际上也从侧面证明了,文章的出处就是万里。
   
   
   读过诸“中央部门消毒新闻”的朋友,是不是还记得所谓相关部门否认该文章的实际作者是万里的理由。是万里已经有几年身患重病,已经神志不太清楚了,基本上已经丧失了与人沟通的能力了。因此万里绝对没有能力说出如此深刻、尖锐的言论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重新读一下当时的新闻。
   
   
   我相信,万里的“高调亮相“天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看看他是不是已经丧失了语言能力和沟通能力。事实上,他用自己的行动变相否定了这种说法,也证明了:“中央几个部门”在公然撒了一个弥天大谎。那么中共中央为什么要公然撒谎呢?因为文章就是出自万里之口。
   
   
   相信万里亮相的原因,并不是要证明中共中央道德水平的低下,而是要证明那篇文章就是万里的论点。因为这篇文章是否出自万里、是否“前人大委员长”之口才是最重要的。假如不是的话,那这篇文章无非是一篇写得比较深刻的政论文章,并没有太大的价值。假如是出自万里之口,那就证明了中共的最上层人物的并不是意见很一致的,而是存在激烈的分歧和争论的,这就大不相同了。
   
   
   万里的出现,是对中共中央的谎言的一种变相的否认,也是对该文的“著作权”作一个证明。假如文章真的是他的口述,那么他没有出现在国庆庆典上,也有可能是中共中央对他的一种变相“惩罚”。
   
   
   这位九旬老人,在关键时刻,显示了他的良知,他是中国共产党的良心,也许是唯一的良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