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一开篇,就看到我们的伟大领袖胡进套小胡同志坐着阅兵车上路了。一看有点儿不太对劲,小胡同志怎么是阴沉着一张脸呢?也许他想做出一个庄严肃穆的表情吧?可我看着怎么都是阴沉着的。也对的,政治家嘛,有哪个不同时也是阴谋家的?不是阴谋家,就没有资格做政治家的,但要是把阴谋两个字写在脸上,就很是级别不高了。看来小胡同志还是修炼不足啊,跟他的前几任比,他应该算是最挂脸的人,需要加强虚伪方面的锻炼。要知道,虚伪到了极致,就是连自己都骗了,自己都相信自己了,做戏就驾轻就熟了。
   
   要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几位坐过阅兵车的人,小毛、小邓、小江、小胡,顶数小胡阅历不够了。小毛时代,中国没本事造出电视机,造出来民众也买不起,所以不予置评了。不过他阅兵顶没有资格,他连让中国人吃饱饭都没有做到,还饿死数千万人,阅兵?小邓阅兵是有电视转播的,有幸的是我家也有钱买电视机了,算是见过。小邓阅兵是一副清淡的样子,如同去花园赏花一样。不奇怪,他带兵带了几十年,抗战一开始已经是师政委了,要知道整个第八集团军只有三个政委,这算几乎最高的级别了。后来是中原野战军政委,徐沣会战的前委书记,带数十万兵带了多年,所以非常轻松的样子。
   
   小江算是一个比较老练的政客,带兵没带过,但是表情还是做得比较到位的。他是一个天生的政客,不同的场合做不同的样子,不能说象小毛、小邓那样轻松自如,也没有小朱的洒脱,但还算比较到位的。笑起来假假的、贱贱的,至少表面上看不出太大瑕疵。小胡又要次之了,一副阴沉的摸样,被人欠了八百吊似的。凡事太往心里去了,才气不足是他的缺点。

   
   “同志们鸟”,“首长鸟”。“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币服务”。口号到位,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转个圈,然后一个个方阵过来。看到坦克了,二十年前的一个黑夜,他们也曾在这里出现过。无数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北京人被他们碾过去,变成一团团血肉。今天他们又上来了,大概兵车比那个时候先进多了,有没有碾坏北京的路?二十年前的六四“余孽们”感想如何?王惟林先生仍在否?如在,在何方?听说已经变成了肉饼了,那他是否在天上遥望?
   
   然后是武警的装甲防暴车,是用轮子的,不是履带。这些车是否在瓮安出现?在石首呢?在乌鲁木齐肯定有,我看过图片,那车跟这车似乎是同一系列的。假如六四发生于今天,出现的是轮子车还是履带车呢?
   
   然后是一大群美女兵团,事先看报导说这些女兵实际上是在北京招募的车模和奥运的礼仪小姐。我觉得这话还是有点靠谱的,军队哪个连队有这么清一色的美女?就说这身高,要做到如此一致,看上去至少都有一米六以上,而且身段美妙、相貌端庄的女孩子,上哪找去?刷刷的飞舞的一色的美腿,真的女兵不该有此等素质吧?
   
   一个个方阵过去,就没什么感觉了。然后就是有组织的狂欢秀了,已经没有兴致再看下去了。一个很深的感觉就是,盛大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没有十几二十亿甚至数十亿,万万拿不下来。难怪此等“中央领导”三令五申阻止下面搞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的时候毫无效果,他们自己搞得更大,拿国民的血汗钱当水泼,哪个傻b 能听他们的?他们能拿国库的钱这样乐子,别人还不有样学样?
   
   一个奥运、一个六十滑蛋,这钱花的海去了。至少一两百亿的银子就这么淌了,要花在给结石宝宝们治病,何致那些家长们心如刀绞?要拿来起希望学校,何致数千个花季的孩子冤死?
   
   人在做,天在看。天看了,一定有天的主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