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9-8]
井蛙文集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9-8


    我想起高更在《诺阿诺阿》里写道的,法国巴黎除了人类最野蛮的文明之外一无所有。而塔希提却是一个被誉为野蛮的文明的地方。所以,我明白高更当初抛妻弃子离开文明的野蛮到野蛮的文明中去的坚定决心。我太理解这种义无反顾了。因此,任何一个人有任何不可逆转的信念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肯定有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或者反力量在支撑着这种信念。人,若不在这条路上栽倒是不会明白究竟路是怎么走出来而怎么走出去。入口往往意味着入世,而出口意味着出世。出世是一种境界,并非凡人所能领悟也非凡人所能抵达。上帝啊,保佑那些多灾多难的可怜的人们。阿门。
   (2009-8-1 JINGWA)
   
   精神动荡不安。无法阅读,无法写作,无法睡眠,也无法饮食。

   (2009-8-2 JINGWA)
   
   无法饮食,无法睡眠,无法写作,无法阅读,更无法安静。
   (2009-8-3 JINGWA)
   
   这就是我这个穷诗人的书房。我的屋外,在阳光下会比屋里更有诗意。我太爱我的柿子树了,当然,我的这些书才是我真正的快乐。我在家里的生活就是红茶、书本、以及吃饭休息。我是简单的,伴随我的一切物品也将是简单的。
   (2009-8-4 JINGWA)
   
   我不知道我究竟在干什么。什么事情什么历史什么未来我看得
   比谁都清楚。但是,我依然继续做一些很无谓的事情来满足我的
   个人兴趣。这个个人兴趣也许要赴汤蹈火一次,或许更多。但我
   仍然任性地让自己去。因为,我太爱自己了。我不愿意让自己有一分钟的难过。因此,为了减免这一分钟的难过,即使换不来快乐,我也对其他比如物质上的付出在所不惜。这手法很豪迈,也很诗意。其实,我的头脑是清醒的,我的感受更加真切。昨晚开始,我的心境就完全不比平日。我温柔地依靠着墙壁,坐在地上的羊毛地毯上阅读,像个没落贵族。我安静地喝着我的红茶,我想着个人创作的事情,我日后出外旅行的事情,继续谈恋爱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声音从我身边穿过,从来没有一丝风从我发际掠过。我像个古代士人,披着我长长的黑色家穿毛衣,以及长长的睡裙。
   有一点我是清楚的,我依恋我自己的情感,我被自己感动了。
   这又使我想起玛儿说的纳西瑟斯来。
   (2009-8-5 JINGWA)
   
   的写诗状态极差。因为我的心情极差。我再也不要这样活下去了。不要不要不要。诗歌需要平静来提炼语言。可惜,我的生活已经一团糟。
   谁可以使我平静啊,没有人可以了。我其实真想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我一整个晚上失眠我疲劳。我厌恶离开家门!我厌恶!我厌恶!
   
   (2009-8-6 JINGWA)
   
   读了一下艾略特的诗歌,我仍然像以往那样喜欢对着墙壁朗诵《荒原》。
   (2009-8-7 JINGWA)
   
   但是,今天我却有意料不到的收获。我乘坐当天的飞机去EUREKA ARCATA,当天下午三点中折回旧金山机场。这虽然是一天飞机来回旅行,可是,它使我真的明白了真正的美国人是怎么生活的。同时,这是K的故乡。他在那里生长,他们家的农场,那条以他家姓氏命名的路名PARTON,使我感到时空一下子回到1870年这家爱尔兰人来到新大陆的情景。农场里有很多黑白奶牛,纯白色的羊群,还有马群。当我看到K的旧车还停靠在农场门口时,那种亲切感和幸福感顿时蔓延全身。是的,这是他的老家。他爷爷奶奶的老别墅也在。里面的家具,地毯,都还好好的。我从半透明玻璃窗外望进去,温馨的餐具都摆放在桌子上。爷爷奶奶虽然不在了,但是,他们的生活依然被完整地保留下来。但是,我这个历史学者,顿时萌生了历史失落感。
   就像一百年前我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似的。我对自己傻笑了一下,或许,今天,命运把我带到这里,还有下文吧。
   这是一个海港以及森林成片的优美小镇(属于加州洪堡郡Humboldt County)
   (2009-8-8 JINGWA)
   
   
   我总是这样告诉自己,辛苦工作了大半年,辛苦学习了大半年。也该出去喘喘气了。这就是旅行的借口。
   为了犒劳自己,我会买张最最便宜的机票。就像生日给自己买份礼物一样。早晨九点半的飞机,我六点
   十分就起来了。没车开,只好乘坐巴士去地铁站,再乘坐地铁去三藩市机场。便宜机票的坏处就是必须
   要在某个机场浪费上几个小时,才转机到亚利桑那州的FLAGSTAFF镇。我讨厌洛杉矶机场,大,乘客就像
   牛群被机场巴士车到东南西北各个角落。更坏的感受还有,在一家餐馆吃了一顿莫名其妙的午餐,34美元,
   4美元小费加起来38。这是昂贵猪食。
   我想起我妹妹拉拉曾经问过我的一个好玩的问题:什么是空中巴士?我乘坐的美国国内小型飞机,大概就是
   空中巴士了。启动和降落时,心脏快被抛出来。我坐在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感觉就像玩过山车。其实也没多大区别。
   到了FLAGSTAFF机场时,已经快四点了。这里租车比加州贵多40%。一天要37美元,我买了保险,每天就得50多耗在车子上。省得在高山峻岭盘旋之际发生什么事情,连累街坊。晚上,落脚40号州际公路旁边的MOTEL6。还好,虽然背后就是原始森林,但是没有荒凉感。也许是我这只居住城里的野兽回到家的缘故。
   我的计划是明天一早,开车到THE GRAND CANYON(科罗拉多大峡谷),尽管只有80多英里路,人已疲惫不堪,唯有在此落脚
   。
   
   (2009-8-14 JINGWA,FLAGSTAFF,ARIZONA)
   
   旅行于我就是精神游牧。因为一想到将要走出家门,心里就特别激动。我经常会在旅途中把一些琐碎的东西记录在手稿本上。比如:Got up at 6:15AM ;7:00AM took the bus #18 to SFO; 11:22am arrived at LAX; 12:00pm lunch time; 12:40pm flying to FLG等等。还有一些路线图,我也会涂写在手稿本上,预防脑子不好使时将一些重要的线索忘记。今天是8月15日,7:00起床,洗刷后到麦当当吃了那个十几年来没改变过的PAN CAKE,以及一杯斋啡。黑色走糖,就像炭+水那样的苦东西。但是,有利提神。
   10:30am抵达科罗拉多大峡谷。这是20亿年前的自然沉积岩。从南到北总长度是215英里。也就是光绕着它开车也要三四个小时。
   真是壮观,我没兴趣被很多人群包围,只是,感觉这是我应该来的地方。我喜欢那些岩石,比喜欢人更深。具体关于岩石的描述,我将在可以卖钱的《科罗拉多游记》中细致展现出来。1:30pm绕到东边的DESERT VIEW,沙漠景点中去。沙漠,除了新疆的戈壁滩,给我最具体形象的就是非洲的撒哈拉大沙漠。我无法想象这里的沙漠是怎样的。沙漠中有一?望塔,非常好看。是印第安人留下的遗产。站在?望塔上望出去,科罗拉多大峡谷才是真正的大峡谷。用小学生的常用词汇:一望无际。火山那幅照片,将留给杂志社。阳光逼人的热,我明显感觉到脑壳上冒烟。
   中午只是吃了一只松饼,一只苹果,喝了一瓶水。接着就赶路回去北部的WILLIAMS小镇。
   (2009-8-15 JINGWA ARIZONA)
   
   
   老比尔.威廉斯是山里人,由于他的名字,他居住在小镇这块土地上,镇上的名字才得以命名?还是这座山本来就叫威廉斯,而恰巧,威廉斯小镇的名字与山联系一起了?不知道,历史,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而成为事实的。另一层意思是,权威的历史更加不可靠。什么是“权威历史”,我个人断章取义地解释就是以“权威”逼迫而为历史。因此,我相信民间传说,而且,我也爱听民间传说。
   晚上,落脚镇上最热闹那条街:ROUTE 66。 这是古老的街道,也是古老以及现在的州道公路的名字。这是一条通往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入口,也是古老的印第安人在此安息,冒险家们途径,亡命之徒们,19世纪挖金狂潮时代人们的必经之路。这条路也是通往加州挖金的路口。因此,威廉斯小镇,这条66号公路真像中国的”丝绸之路”尽管不及丝绸古远,但却扮演着同样重要的角色。
   
   (2009-8-16 JINGWA AT WILLIAMS)
   
   我相信,一个人的一生是走不完全世界的。尽管只是跑马观花似的走完。我不在家时,感觉世界何其大,何其遥远。相反,我不觉得由于路走多了才觉得地图在缩小。我内心,一直被一些未知的事情所吸引。带动了我的脚步,以及我精神上的一切寄托和爱恋。我真正眷恋的不是人,而是山水。比如,我对于阿拉斯加的眷恋一样。我始终相信,我能在那里安居乐业。我现在所欠缺的不是激情,而是纸张。今天是我出外游逛的最后一天,早晨被屋外一只大狗跑步时气喘声所吵醒。因此,我知道它是大狗。FLAGSTAFF是我来的落脚地,今天也是离开时的最后一站。WALNUT CANYON的石缝里曾经是印第安人安居乐业的地方。虽然对于历史研究者来说,七百年只是一个小小的数字,但是,确实,它在我的记忆里明显古老。因为美国白人的历史,也只有两百多年而已。这个对比,从印第安人自亚洲来了一万多年的历史看,高加索人只是过客。其实,绕山走了一大圈,坍塌了的岩缝不少,只有两三座山洞是完整的,官方将之列为保护建筑看待确实不令人失望。我一个人站在山谷底下,无法想象,古老的印第安人如何在这些岩缝之间穿梭的,他们如何绕过冬天堆积家门的大雪出外觅食?可以看见,岩缝的墙壁甚至头顶上的顶层被烟火熏得黑不溜秋。这种烟火味,见证了他们生活的足迹。我失落啊,为何久远的时空经常使我面对它时产生失落感?由于天气炎热,我裤兜里装了两瓶蒸馏水,以备解渴。此时此刻,我心里才有一种与大自然相互融合的感触。原来,我的生活与我的精神是多么贴近自然。
   
   (2009-8-17 JINGWA)
   
   似乎遇到了一场风雨,但是,很快,很快就会停止。对吗,上帝?我总是在阅读关于KAFKA的评论,他的日记。
   我希望,我能抵达城堡,抵达一个可以成为土地测量员的地方。那样,我就能轻易地与K对话了。K,是艾略特
   诗歌里的“并无实体的城”,可是,他却是过去的时间,现在的时间,以及未来的时间。K一直存在,K在我身旁。
   (2009-8-19 JINGWA)
   
   努力使自己安静,结果我确实感到身心的安静。这说明我长大了,我知道生活如何更加美好。
   没有人有能力改变我的生活方式,除非把它变得更好。
   (2009-8-20 JINGWA)
   
   从ARIZONA旅行回来,精神恍惚了几天,还在恍惚。感觉,人已经不断地在途中运动着,不要停止走动,生命
   就不会停止了。
   (2009-8-21 JINGWA)
   
   在半价书店给玛儿买书,蹲在那儿,像是一个买书的人。
   (2009-8-22 JINGWA)
   
   给玛儿买的书放在我的书桌上,它们太像贵族了,而此时,我是奴隶。我是一个愿意一生一世去理解书本的
   奴隶。比那个喜欢走路的人更甚。
   (2009-8-23 JINGWA)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