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9-7]
井蛙文集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 一只苹果和一只卑梨
· 黑白素描
· 叼烟斗的农夫肖像画
·尼采自画像
·儿童节献礼: 童诗 《阿胖的爷爷》和《苹果树乐园》
·两个吸烟的人
· 蝴蝶蝴蝶蝴蝶啊蝴蝶这么多蝴蝶
· 蝉,树叶,花开甲午
·需要一面镜子
·花花花花花灯已
·一个落魄书生的周日下午
·杜青的色彩空间
·叔本华:峭壁上先天的花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9-7

   
   
   
   我知道我的内心已经被一种叫自信的勇气鼓舞着。因此,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安然面对。一个正义的人是没有内心恐惧的。一个没有内心恐惧的人是快乐的。一个快乐的人是幸福的。我会把《西斯廷的秘密》看完,之后寄予玛儿。晚上,出去倒垃圾,老邓在淋他的花木。我的老房东是前商人,现在退休了整天忙碌他的植物。看到如此幸福之人的笑脸,使我觉得人老了能如此真是至高境界。
   (2009-7-31 JINGWA)

   
   我翻看了我的博讯文集,很感触那些被我爱过的人都还活着。不管他们任何一个现在干什么,只要他们活着,我都很开心。不管这些人现在变成怎样,恶人也好,我都不会对他们有任何道德批判。因为,我一个人不是道德法庭。但是,很庆幸,没有一个我曾经遇上的,称得上是坏人。说明,我前半生是幸运的。上帝毕竟是爱我的。我的耳畔现在回响着木村好夫的《柳赖蓝调》,
   我想起我写给SWCD的《柳赖蓝调》诗歌来。那首诗充满了爱情成分中最真诚最朴实的情愫。我们之间对于青海对于青海的童年对于青海的向往对于塔希提的梦幻对于高更的解析对于彼此之间的互相鼓励,如今似乎仍在耳际回响。他那口好听的国语,每次听他朗诵诗歌都是享受。我愿意花更多时间去回味我所付出的爱。我知道那是一个真实的人,他的无可奈何我似乎也在夜间感受到了。
   我之所以如此深爱我自己,是因为我对谁都是真的。如果你是我,我也爱你。
   (2009-7-30 JINGWA)
   
   人一生的终结情感会是什么呢?会是对自己更深沉的爱。这种爱不是自私,相反,懂得爱自己的人其精神世界才是辽阔的。因为,爱自己需要理解自己,理解自己需要宽恕自己。不管,你曾经跌倒过几次,都要宽恕自己。摔疼了就疼了,疼会康复的。
   懂得爱自己才会爱他人像爱自己那样诚挚,爱他人像爱自己那样贴切。
   
   (2009-7-29 JINGWA)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我最喜欢的一句:EVERY DAY IS A NEW DAY.每天都是新的一天。老人跟那个小孩说起棒球队,说起有八十几天没钓到鱼了。这是倒霉的事情对于一个渔夫来说。可是,海明威又说,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被打败。多么好的作家啊,他给了读者如此强烈的真诚的人生信仰。
   (2009-7-28 JINGWA)
   
   坐在柿子树下阅读,从隔壁栏栅伸到我们墙边来的李子一串串的,真好看。就是没欲望摘来吃。就像我拍车的路边一大片桃子也熟了,我只是看着喜欢。放下书本,我茶杯里那浓得不能再浓的红茶,也使我看着喜欢。一切让人看着喜欢的东西都使人心平气和。我手上这本K送给我的《爱伦坡诗集》一样,我喜爱的不仅仅是爱伦坡,还有诗集以及送诗集的人。每当我走进房间看到它散放在床脚下,我的心就感到温暖。感到平静。(2009-7-27 JINGWA)
   我想,这世上只有《彩云追月》这首曲子才能促使我一下子走进平静和快乐。文人惯有的卡夫卡式苦闷也就一下子被消除殆尽。追求什么呢?人如果内心不能享有自由,还有什么好追求的呢?我这辈子在美国,除了让诗歌继续在时间的线条上诞生,一杯红茶,能歪在树底下看看书,有音乐陪伴就是最好的生活了。下月我将到亚利桑那州的科罗拉多看看岩石和瀑布,现在我知道活下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那就让井蛙久活吧,让她快乐。
   
   (2009-7-26 JINGWA)
   “我可以花一个世纪的时间来等待读者。”这是爱伦坡这个怪人说的。咳嗽好些了,但是,晚上难眠。
   
   (2009-7-25 JINGWA)
   很长时间没写诗了。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呢?什么时间才不忙碌呢?什么时候才不吵闹呢?
   (2009-7-24 JINGWA)
   
   我大概是生病了。我在强迫症中度过每一个不愉快的晚上。
   (2009-7-23 JINGWA)
   
   子川送我的诗集《背对时间》,一直像只塞尚的苹果安静地放在床下的书堆上。背对时间,可以
   把历史线条画得更直吗?可以让时间向着相反方向走吗?可以让人向着相反方向继续活吗?也就是
   可以让生命向着相反方向持续下去吗?什么都不能。背对时间,只是背对被背叛的时间而已。
   (2009-7-22 JINGWA)
   
   弦已经很紧,不要再拉了。我快崩溃了。这几个月来,除了自我娱乐,剩下的就是自讨苦吃。
   上帝,如果能换一种形式,是否更好?
   (2009-7-21 JINGWA)
   
   无意之中找到梭罗的《奥尔登湖散记》,英文比翻译的要生动。但是,两种版本我都通读了。虽然,文字不多,但是,要深入其中便会步入生命的思考之中。我,很痛苦地停顿了个把小时,我在想,往生命的深处想,总感觉人活着不是快乐的。那么,如何才能结束不快乐。庆幸我不是想如何才能快乐。我知道如何才能快乐,但我不知道如何才能结束不快乐。像斯巴达人那样吗?
   (2009-7-20 JINGWA)
   
   我这叫忍受生活。没有一天我的精神状态是好的,偶尔好些,只是自我调节的结果。但是,我真的在想,从一个坟墓走向另一个坟墓的意义在哪里?我半生中爱过一些人,但是,我都把他们给忘了。
   我真的不需要他们任何一个,近距离靠近我。远距离的更不需要。如果有一个人能像我的书那样每天陪伴我具有智慧而不会说话,也没用。
   (2009-7-19 JINGWA)
   
   梭罗提出的三个问题:生活的目的,生活的需求,以及生活的手段。他说,生活方式是简朴的,但是生活目标却是高尚的。他还说:让我们像大自然一样,从容不迫地过上一天吧,别让一些落在枕木上的坚果和蚊子的翅膀将我们颠出轨。
   好吧,亲爱的井蛙,让我们像大自然一样从容不迫地过上一天吧。千万别让什么东西在酣睡的下午将我颠出轨。
   (2009-7-18 JINGWA)
   
   半个月来没看过一幅画。像半个月来没下过一场雨一样令人感到习惯如常。我想,该结束的是时候结束了。该开始的是时候开始了。我在数手指,让该结束的快点结束,该开始的快点开始。大部分的我是小孩,一个快乐的小孩。小部分的我是个阴谋家,不成熟的阴谋家。
   (2009--7-17 JINGWA)
   
   想念玛儿时,便是绝望之时,或者担忧玛儿之时。
   (2009-7-16 JINGWA)
   
   对比十年前的自己,那时的我受不了寂寞,一个人无法过。但是,总是一个人过,半夜读书,写诗,一个人旅行,一个人猫在图书馆里,一个人在酒吧喝酒,一个人逛街,累了一个人在官塘某茶楼喝下午茶,一个人周末跑到长洲或者南丫岛看日落。现在,非常喜欢一个人过,但时不时就有一些人冒出来骚扰我。我的头就疼个没完。
   (2009-7-15 JINGWA)
   
   最重大的事情,今天决定了。我给他写了封信,说明我这个诗人的一生就从这封信里下了赌注。
   重复一遍我自己的格言:谁也无法改变我的生活方式,除非把它变得越来越好。
   (2009-7-14 JINGWA)
   
   我对着墙壁,真想朗诵艾略特的《荒原》,啊,我真的想对着人群朗诵诗歌。或者,让我的耳朵听听我的声音,可以吗?我不要再听到别的陌生人的声音了!
   (2009-7-13 JINGWA)
   
   与我为敌等于与上帝为敌。我是个无心恋战的人,为何老是跟我过不去呢?我是个喜欢诗词歌赋的和平主义者,为何你们就这样与上帝过不去?为何除了上帝,还与我过不去?不懂。
   (2009-7-12 JINGWA)
   
   上帝啊,让该回去埃及的人回去埃及吧,让该回到耶路撒冷的人回到耶路撒冷吧。让该生活在哪里的回去哪里吧。包括我,让我回到我自己那儿去吧。(2009-7-11 JINGWA)
   
   我妈,在我十几岁时跟我开了个玩笑,至今难以忘怀:你可真是: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
   当时听了不大开心,现在回想起来,开心死了。
   (2009-7-10 JINGWA)
   
   我的耳朵只听见柿子树被风吹动的声响,一整天如此。灵魂真能游离出外,那么,精神是否还有外壳?
   (2009-7-9 JINGWA)
   
   我,一个人,坐在我的沙滩椅上看书,突然一个十年前的景致凸现眼前:玛儿端着咖啡在中央图书馆楼下等我,她在吃蛋糕。我迟到了几分钟,一个人在铜锣湾狂跑。
   我非常记得那次聚会,在图书馆楼下的DELI FRANCE的咖啡店里。我们有过关于达利的畅谈,是她带给我谁是达利以及超验主义的梦幻。我感到我一生有这么个朋友真是幸福。她让我感觉到我的生命中哪些是所拥有的,以及哪些是不需要拥有的。玛儿,若知我在思君处,恰是君家忆我时。
   (2009-7-8 JINGWA)
   
   K买给我的书,都读完了。想起K,一个永远只重复一个动作的人。
   (2009-7-7 JINGWA)
   
   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最重要的人是玛儿,在我的物质世界里,最重要的人是我自己。老晋,是我一生不会也不愿意更改身份的朋友;K是这里的朋友。K是好人。我也是好人。玛儿更是好人。影响我眼睛的人是凡高;影响我耳朵的人是肖邦;影响我的生活风格的人是我自己。
   (2009-7-6 JINGWA)
   
   梭罗死时才45岁。梭罗的房子在冬天来时还没修好,家里还没有烟囱,墙壁还没来得及粉刷,冬天就来了。他在树林里悠然地活着,像一棵树。古希腊斯巴达人一样的树。
   
   (2009-7-5 JINGWA)
   
   每个周六早晨,七点半起床,吃早餐;八点洗衣服,大概要到十点才洗完。我会在洗衣服期间,听听音乐,躺在沙发上发呆,或随手翻开一本《随笔》或者别的书。没两下就闭上眼睛。像是在休息。
   人很舒爽,房子里里外外开始被整理得干干净净。快中午时,我会出去买菜,回来再躺在沙发上休息。听听音乐,随手翻开一本《随笔》或者别的书。没两下就闭上眼睛。像是在休息。动作重复着,每个周六都如此。我非常喜欢周六早晨,累了走出大门看看后院的果树是否有所不同。花朵是否凋谢了。总之,活着是快乐的。如果烦恼没上门。
   (2009-7-4 JINGWA)
   
   梦见格勒巴桑以及拉萨。
   
   (2009-7-3 JINGWA)
   
   重读K送我的诗集。想起某天,我望着K离去的背影,我那时对自己说,我喜欢这个朋友,真的很喜欢。像喜欢玛儿,喜欢自己那样。
   (2009-7-2 JINGWA)
   
   读云抱的情诗,像在喝啤酒。每瓶都差不多。虽然每瓶都差不多,最终还是会醉。
   (2009-7-1 JINGWA)
   

此文于2009年10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