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9-6]
井蛙文集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9-6

   我把达利的THE SENSE OF SPEED 贴在我房间的衣柜墙上,我酷爱上面的蓝色。辽阔的颜色,我也狂热那座充满灵性的大鐘。时间停留在十一点三十六分,我为此感到快乐。因为我不知道那是上午十一点多还是晚间。总之,它使我快乐是因为一切都没到十二点。上午过去,就等于去掉半天了,晚间过去就等于去掉一夜进入凌晨。我不喜欢人生去掉一半的感觉。我喜欢少年和老年。前者身体旺盛,后者心态悠然。
    (2009/6/1 JINGWA)
   
   我根本就不再关心你的事情了。但你却如此虔诚地递上一大叠我不关心的东西让我过目。我厌恶你们那些东西。我决心不再涉足那些事情了。可是,似乎这才是生命的开始。不,我的生命的开始不因为任何人,那是上帝的旨意。你的生命似乎与我没多大关系。你们的生活方式,与我不沾边。因此,我还是乐意与自己快乐地活着。
   

    (2009/6/2 JINGWA)
   
   
   人都处于极度亢奋和疲劳之中。五月三十一我去朗诵我的诗歌了,感觉很好。这是个特别的日子。明晚还有朗诵。作为诗人最像诗人的时候就是朗诵诗歌。
    (2009/6/3 JINGWA)
   
   
   还是朗诵诗歌。激昂地沉重地伤感地再次朗诵了自己的诗歌。
    (2009/6/4 JINGWA)
   
   梦见赛林格和他的《麦田守望者》。我想知道他的作家隐居生活是怎样的,结果我在山路上走了很长的路。我在我自己的文字中一直强调着一样东西,那就是:我一个人走了很多的路。为什么呢?我得好好解答这个问题。连在梦中我也是这么想的,为什么呢?究竟我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走了多少路呢?或者在梦中一直在走路。其实,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走路极快的人。以前在香港,我妈与我逛街,总是无意中被落在后边,一边追赶我一边说着我已经听不清楚的话。朋友也有同感。我没看见赛林格的踪影,更遑论与其对话。
   但,我为什么今天做这个梦呢?是不是意味着,我的潜意识在责问我:你今生守望的是什么呢?这是个简单的问题。诗人要守望的当然是诗歌了,以及诗歌的生命。
    (2009/6/5 JINGWA)
   
   我真的很爱我自己。我一想到我自己,我就开心。任何时候的自己都能使我开心。那个儿童的我,是我所喜爱的儿童;那个少女的我,是我所感动的少女;现在的我,是我所钟情的我。老了就不知道了。大概我老了也很讨我自己喜欢。自恋癖发作,一时无法治疗。
    (2009/6/6 JINGWA)
   
   这些天沉浸在二十周年这个词汇上,也喜欢耗在网络上并乐此不疲。没课上了,一下子轻松许多。我是适合天天游山玩水,看看书喝喝茶。干这种事情对于身心都有益处。周末前每天花六个半小时给所谓的工作,也不使我感到不自由。翻看了几页 OF MICE AND MEN,这种充满了美国乡下人气息,语句当中还夹杂许多俚语和粗话,太生动了。我被这种小说语言迷住了。希望看完后可以寄给玛儿。NIYELY说这书还拍了电影。但是结局使每个孩子都伤心。
    (2009-6-7 JINGWA)
   
   赛林格已经是一个被内在自己的迷幻形象以及外在媒体猜测的迷幻形象所曲解了。我对这样一个作家的生平描述完全丧失胃口。但是,对于他的作品像《麦田守望者》还是爱惜如昨。他确实是个好作家。但是像他的前妻所披露的“他经常喝自己的尿”云云,我甚至无法接受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前妻?这么恶心的前妻确实很难找。但是,这是赛林格自己的事情。但对于读者,这是在毁灭人们对于一个好作家的崇敬以及对文学背后种种好奇心的滋养。我太喜欢读日记和书信了。因为,日记是自己写的,尽管虚构也是真的虚构,而不是经过他人之手来瞎说一通。赛林格的前妻会是评论赛林格的权威人士吗?我想,除了他的读者,可以评论他的作品之外,别的乱七八糟的信手之笔都使我厌恶。我,还是愿意像猜测曹雪芹生于何年何月来猜测赛林格文字背后的作家生活。起码,我们不能把猜测的东西强加给这个被我们所猜测的人。否则,成了另一种小说题材了。
    (2009-6-8 JINGWA)
   
    这是抛弃现代文明礼教抵达塔希提岛过原始生活的高更。自爱的人总是每天感觉自己的头上充满光环。这是一个与凡高不一样的另类精神殉道者。如果,物质市场上有感人的东西,我们就不必在阳光下寻找自己的影子了。
    (2009/6/9 JINGWA)
   
   
   以前读过鲁西安与其父老毕沙罗的书信集。才知道毕沙罗是个穷得经常交不起房租,买不起面包的画家。他的儿子,与父亲之间关于艺术的交流却如此炙烈。文字之间,毕沙罗的妻子尽管常有怨言,却显得老实敦厚。文森特与毕沙罗,从各种文字间能了解到他们的关系极好。因此,看到鲁西安画凡高的素描倍感遇上毕沙罗的亲切。
    (2009/6/10 JINGWA)
   
   我从来没对生活心绪不宁。我一直像你一样,全神贯注于生活上任何与自己有关的事物之中。我也是把焦点放在像镜子一样透明的自己的影像里。我热爱身边的每一片叶子像热爱上帝一样。我行走在俗世中可我还是没与俗世沾边。我的精神是纯洁的,我的文字是纯洁的。这种精神洁癖导致我越来越爱自己。有时会想起玛儿,但是,玛儿也是我自己。
    (2009/6/11 JINGWA)
   
   
   我梦见我中了六合彩,六亿美元的奖金使我很快乐。因为一下子拥有这么多,使我不知所措。但是,我梦见我家窗外的柿子树跟我说话,它说让我留点钱给它。我说,好。因为这棵树给诗人提供了很多写作素材。它堪称是好树。我在梦中跟它说了很多事情。它说,如我有朝搬到别的院子里生活,它劝我将钱埋在它脚下的泥土里。我连声答应着。我总会说好的。
    (2009/6/12 JINGWA)
   
   
   我看了一会书,这是周六早晨。一边洗衣服一边在雅虎玩麻将。一下子感到头晕,结果看电视剧《华佗》,但是,剧情太多儿女私情与宫廷争斗的缘故,还是把它关了。接着想写点什么,胃还是没好转过来。继续打麻将转移视线。这种免费游戏对治疗简单疾病真有效。不过,时间过得飞快,把洗好的衣服给忘了。而且忘得干干净净。难怪,前几年听说一则新闻,一个香港的师奶因为打麻将把孩子忘在幼儿园里。
    (2009/6/13 JINGWA)
   
   
   
   我只是觉得达利好玩,他那些好玩的作品真使我快乐。
   
    (2009/6/14 JINGWA)
   
   
   
   听到屋里屋外那些噪音使我精神错乱。我希望我的生活是清净的,是简单的,是越来越清净越来越简单越好。我向自己宣布我受不了这些,我必须要改变这个现状。否则,我将迁离此地。
    (2009/6/15 JINGWA)
   
   
   
   今天是周二。我在电话里与老二聊了一下我的想法。我说我觉得我有必要公开我的这些想法。因为我在乎你们每一个朋友的态度和意见。她表示让我自个儿决定这些生活小事。如果一切事情只是关乎我个人,那太简单了。
   
    (2009/6/16 JINGWA)
   
   
   把那本可爱的小说读完。把自己从头到尾整理好。像个即将启程远方的旅人。此时,想起郑愁予的诗句:“那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我只是过客”
    (2009/6/17 JINGWA)
   
   我觉得我一天到晚很多时间都在对牛弹琴。比如跟一些无知师奶谈历史;比如与乡下人谈政治;比如与政客谈艺术;比如与美国人谈中国人;比如电话里我妈讲客家我讲粤语;比如与自私者谈情。这些都说明我与周遭有语言障碍。
    (2009/6/18 JINGW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