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提出新启蒙的理由——《论新启蒙》之一]
郭罗基作品选编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提出新启蒙的理由——《论新启蒙》之一

   新启蒙的双重含义

    二十一世纪,中国的新启蒙具有双重含义,即重新启蒙和新的启蒙。任务的提出,理由有二:第一,因为以往的启蒙不彻底,故需要进行重新启蒙;第二,因为老的蒙昧未去,新的蒙昧又来,故需要进行新的启蒙。重新启蒙和新的启蒙,在概念上可以加以区分,在事实上两者统一于同一过程中。

    一九八九年,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之际,我发表了一篇《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是对五四以来的历史反思。后来我发现,对“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这个命题的揭示和论证是不完全、不充分的,只是涉及上述第一个理由。

    二〇〇八年,纪念真理标准讨论三十周年之际,我发表了十篇连续的《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是对这一事件的历史总结。以真理标准讨论为主题的思想解放运动,破除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和两个“凡是”的蒙昧,邓小平却代之以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反对自由化的蒙昧。消解了造神又着魔。新的蒙昧固然是由于以往的启蒙不彻底而产生,但重复以往的启蒙已不能解决问题,必须针对新的蒙昧进行新的启蒙。

   八十年代新启蒙的兴替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批判左倾路线之后,真理标准讨论正在进行之际,一九七九年三月,邓小平发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导致极左思潮回头,真理标准讨论中止,思想解放运动受挫。一九八〇年年底,邓小平重新提出在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喧嚣一时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开历史的倒车,真理标准讨论就此告终,思想解放运动成为暗流。一九八一年进入“反自由化”运动的周期。但思想解放还在以各种名义曲折前进。一九八三年,纪念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之际,周扬、王若水、王元化撰写文章、发表演说,力图恢复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传统,并以异化理论剖析社会主义现实。他们的主张得到思想界的响应。这一人道主义思想运动又遭到权势人物的压制。周扬郁积成疾,一病不起。八十年代后期,王元化、王若水发起“新启蒙”思想运动。从一九八八年十月到一九八九年四月,出版了《新启蒙论丛》四辑。

    “六四”以后,新启蒙受到清算。中宣部的人说,“五四的启蒙运动产生了共产党,新启蒙运动是为了成立反对党”。可见,启蒙运动在中国必将激起政党活动。“五四的启蒙运动产生了共产党”,被认为具有正面意义;“新启蒙运动是为了成立反对党”,为什么只能是反面意义?即使“成立反对党”,也是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应有的结社自由权;“成立反对党”之所以成为镇压的理由,就在于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不当回事。原北京市长陈希同关于“反革命暴乱”的报告,将一九八九年一月在北京都乐书屋举行的《新启蒙论丛》发行会议说成“新启蒙沙龙活动”,列入“反革命暴乱”的线索。一九八八年十月在上海举行的新启蒙座谈会竟被说成“上海动乱的起点”。

    一九八八年底,我在多年噤声之后,被告知可以提供论文,参加来年江苏省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研讨会。于是我写了《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本来也是要交《新启蒙论丛》发表的。王若水说:《新启蒙论丛》的出版周期太长,此文编入第七辑发表(1),恐失时效。所以我给了《南京大学学报》。一九八九年五月文章发表时,正值“动乱”,没人注意。“六四”一开枪,专制压倒启蒙,到处寻找批判启蒙的靶子。我的文章在南京大学和教育部的批判运动中首当其冲,被说成“动乱的理论基础”,反倒引人注意了。公开批判之后,八十年代的新启蒙成为绝响。九十年代是“思想淡出,学术凸现”的时期,警世醒人的时代呐喊被代之以象牙塔里的学术规范。进入新世纪,新启蒙又复苏了。

    八十年代新启蒙的缺点是并未充分体现“新”字的意义,既没有反思以往启蒙的不彻底性,也没有强调批判当前现实的针对性,不过是追随前人的继续启蒙,没有超越。新世纪的新启蒙不应当重演八十年代的旧戏码,要在重新启蒙和新的启蒙两方面双向出击。

   中国的新启蒙需要追赶西方五百年的路程

    在世界历史上,为近代化和现代化开辟道路的思想启蒙运动,绵延将近五百年。落后国家模仿西方的现代化往往失败;一旦失败,便怀疑其普世价值。其实,失败的原因不是现代化不可取,而是忽略了现代化的条件性,其中最重要的条件就是思想启蒙。或者说,学习西方,不是研究如何走上现代化的道路,而是模仿现代化的现成结果,所以失败了。中国虽然有过思想启蒙,五四运动和真理标准讨论,作为思想解放运动都不到五年,而且是不连贯的。中国不可能也不需要再花五百年,但追赶西方五百年路程的新启蒙决不是短期的行为。

    新启蒙也不是少数人的行为,而是全民的思想解放运动。启蒙的原文为 enlighten, 本义是“照亮”。但不是仰赖少数精英去盗取天火,照亮众人,而是人人追求真理、发现真理,以真理照亮自己的心灵,解脱蒙昧,冲出黑暗,走向光明。enlighten 被译作汉语的“启蒙”,使人误以为将人区分为启蒙者与被启蒙者,一如共产党的思想教育,少数的教育者向多数的被教育者进行灌输。启蒙精神是自主、自立、自信、自救的精神,否认外在于我的精神权威。

    到了全球化时代,西方的思想家们正在“反思现代性”,甚至进行“现代性批判”。中国的一些赶时髦文人,不合时宜地将现代化的弊病,搬到中国来大战风车,好像还没有吃饱肚子的人谈论如何减肥。在中国,现代化还没有到来,为进入现代化探路的启蒙运动至今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

    进行新启蒙不仅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内部之必需,也是中国走向全球化的外部世界对中国之要求。随着中国的崛起,继商品输出、资本输出之后是文化输出,在世界各地推出中国文化年,创建孔子学院,普及汉语学习,举办各种展览,倾销文化产品……。如果不经过新启蒙的洗礼,中国的文化输出,也将成为专制主义、蒙昧主义的输出,流毒天下,贻害众生。

    总之,二十世纪发出的呐喊“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在二十一世纪依然有效。启蒙的号召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加上“新”字,新启蒙也并不诱人。正因为喊滥了的口号后面隐藏着艰巨的历史任务,更加应当唤起人们的注意。

   注: (1)《新启蒙论丛》名为刊物,实际上每辑都是一本书。因期刊无法登记,借用湖南教育出版社的书号,已出四辑:《时代与选择》,《危机与改革》,《论異化概念》,《庐山会议教训》;编好第五、六辑,尚未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