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庆典后的感受]
郭少坤文集
·樊百华:抗议警方非法软禁郭少坤
·茉莉:希望各人权组织和媒体朋友关注郭少坤被软禁事件
·佚名:为民运的楷模郭少坤先生申诉
·吕耿松:郭少坤与任长霞:谁堪为中国警察楷模?
·寒冰、中月推荐郭少坤先生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候选人
·于浩成:赠郭少坤
二、狱中诗文
·〔七律〕入狱有感——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一)
·〔七律〕狱中读史——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二)
·捣练子令——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三)
·致樊百华(1999.03.20)
·致樊百华(1999.04.10)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一) 为民从警身两残(七律)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二) 为谁做贼(打油诗)
·狱中诗•七律
·入狱百日有感
·游子吟·狱中诗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庆典后的感受

郭少坤

   共和国的60周年大庆好不隆重热闹,巍峨的天安门城楼上站满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请记住:媒体报道的是党在先,国家在后)。更加引人注目地是,那个早就是平民百姓的江泽民竟然站在了党的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和国家总理温家宝的中间。这是怎么啦?我们的这个党和国家为什么要围绕着这么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子转呢?想来也不奇怪,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太上皇,就连“新中国”不也是如此吗?邓小平从来没有当过最高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可中国的事情还不是由他说了算妈?他想废黜谁就废黜谁,想叫谁接班谁就接班,甚至是隔代指定接班人。就那么回事吧,谁站在哪里都无所谓,名不正言不顺的事情在中国人眼里看得多了,“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中国没有什么变化,这也就是中国的特色,自古皆然。

   再看天安门广场,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战机轰鸣在蓝色的天空中,坦克车、装甲车、二炮碾压在青白色的大理石上,人群跳跃在红色的地毯上,狂欢声此起彼伏,只不过是比以前越来越整齐有序。大检阅时,胡锦涛的作派,让人很快联想到六十年前的毛泽东,三十年前的邓小平,十年前的江泽民,都是“人民万岁!”“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都是穿中山装,都是面无表情,面孔都是和那展出的武器一样铁硬。这种阵势,怎么也叫人感觉不到是国庆,甚至是连封建统治时期皇帝老儿的“与民同乐”亲民氛围都不及。不过,无论你怎么样认识,60周年的共和国庆典就这样表演完了。

   对于这种表演,国内外说什么的都有,褒贬不一,毁誉参半,是非曲直,见仁见智。在下也就勿庸多评,只想把自己所看到的两个问题谈点看法,也算是为共和国60周年庆典来些韵色并作出点奉献吧。

   可能是因为60周年大庆的高兴使得国人昏了头,也可能是60周年来并没有使国人的文化程度及政治素养没有得到根本上的提高,我们会从大众媒体上看到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东西,特别是从中央到地方的那些喉舌也经常闹笑话,比如说,播音员往往在播音时把共和国建国60周年说成是“祖国60周年”,或者是“中国60周年”。中央气象台的播音员赵红艳在发布气象之前就这样说过:“明天就是祖国的60周年了。”还有江苏教育台下面的字幕也是“港澳同胞喜迎中国60周年大庆。”我所在徐州市的播音员也是说“祖国60周年”这样与理与情于基本常识不符的话语。看了以后,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在这里,我要告诉那些被共产党培养出来的喉舌们,共和国和中国是不同的概念,也不是祖国,它只不过是成立在中国和祖国大地上的一个政权象征,就像当年的中华民国一样。当然,我们不否认,它现在代表着祖国和中国,但我们有着几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和属于全世界华人的祖国不是才建立“60周年”,懂吗?你们这些不知道怎么登上媒体的喉舌们,要知道你们也像提拔你们的那些不学无术的领导那样混日子,是要出笑话和问题的。因此,你们可以在政治上鹦鹜学舌,可在这些属于基本概念和常识的却来不得半点马虎了,这样下去,是要丢中国人的脸的。希望你们在未来的70周年、80周年时再不要出此笑话,那样,共和国就不是与时俱进了。

   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亲自了解到的社会现状也没有能使我高兴起来,甚至是令人深思和忧虑的大是大非关键问题。

   共和国大庆的那一天,我在中国同胞的陪同下驱车回家乡——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镇果园村去看望父母亲。下了国家的省市级公路到了乡间的小公路,但只见像羊肠子般的村镇水泥路破破烂烂,才修好不几年的路早已经是面目全非。前几年我就在农村就乡村公路问题做过调查,当时乡亲们向我反映说,本来上级拨的款是可以修4米宽的公路,可到了乡政府被当官的克扣和贪污后,只能修3,5米宽的公路了,尽管老百姓向上级作了反映,可还是不了了之。如今这3,5米宽的道路更加难以行走了,我们的轿车不断地被迎面来的各种车辆赶下路面,等对方过去后,我们的车子才艰难地爬上来,陪我同行的同胞们也是为之唉声叹气。

   轿车好不容易开到了离家很近的一个农村贸易市场,但只见公路上堆慢了小商小贩和“赶集会”的人,尽管我们和另一些车辆鸣着喇叭,可谁也不理不睬,无奈,我们只有绕道而行。车上,我对同胞们说:“今天是共和国60周年大庆,60年过去了,你们看看就这样的国民素质,就这样的文明程度,又怎么能和国际接轨呢!”我又说:“我虽然生于斯,长于斯,但却为不能改变这种面貌而汗颜。”同胞们无言。

   来到家中,有些乡亲们去看我,我问到他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否,有的竟然不知道今天是“国庆”,有的说:“管他什么日子,和我们老百姓没有关系。”曾经带领过村民维权的农民代表徐善华对我说:“30年前,我们这个村里还有很多资源,有茂密的森林,有成片的果园,有肥沃的土地,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树木被村干部砍伐卖掉了,果园被私分了,有的被砍掉了,最后剩下的沙地也被村里的一些坏人偷偷卖给外边了,现在是荒漠一片,连土地也不完整了。现在一刮风村里就尘土飞扬,连生存环境都成问题了。”对这些事情,有些我曾经在《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系列文章中提到过,而问题不但没有因为村民们的反映和被报道得到解决,反而是和全国各地一样在官僚主义体制下愈演愈烈。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继续向上级反映。乡亲们说,现在到乡里连乡干部都找不到了,他们很多人都到徐州市买房子把家搬到城里去了,县里更是没有人管事。听了乡亲们的反映,联想到耳闻目睹的一切,我知道这个社会完了。

   完就完在我们的这个共和国徒有虚名,尽管它把高科技的尖端技术和武器摆弄给世界看,尽管它的GTP非常高,尽管它的国库有很多存款,可如果这一切都是在建立在资源能源被挥霍一空以及自然环境被糟蹋得体无完肤之上,建立在断子孙后代的生存道路上,这种发展是极端危险的。又何况是有着那么多掌握着国家权力的共产党各级腐败官员在胡作非为而受不到制约,有着那些连党和国家都分不清谁轻谁重,连共和国和中国、祖国都弄不懂的舆论工具,有着更多因为无奈而灰心丧气甚至是远离文明的国民,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虽然说“完了”有点夸张,或者说需要个过程,但要让人乐观起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资能源和环境面临枯竭和挑战的国家是难以持久发展的;一个腐败无能和受不到任何民主制约的官僚机器迟早是要自行或者被毁掉的。

   仅此两点,我就足以对未来充满着忧虑。至少,我不会被沉浸在共和国大庆的狂欢中而不能自拔。当然,那些所谓的国力我也很难看好,因为它的根并不是植于雄厚肥沃的土地之上和真正科学道理的基础之上的,更不是建立在人文主义和人类文明的理念上的。它只不过是建立在一些既得利益集团巧取豪夺的不正当竞争机制上的,建立在被消耗殆尽的国家资源和廉价的劳动力身上的。它不是真正的繁荣,它只不过是一种属于执政着为自己涂脂抹粉所需要的虚荣而已。

   “位卑未敢忘忧国”。这就是我一个真正爱国者的情结所在。

   2009年10月5日星期一

   于徐州湖滨

(《自由圣火》10/11/20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