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空間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九連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潮汕絲弦樂,手頭弦、月琴、曲笛、揚琴、木魚,繞來繞去,一環套一環,嫋嫋不絕。差不多的音高,差不多的節奏,耐心不好的人要被它煩煞,套在裏面,幽禁恐懼症發作。
   
   九連環,其實是傳統民間遊戲,鐵絲作環,環環相扣連環扣,解不開來。不知道是誰發明的,居然有如此智慧。
   

   解不開來,煩煞,越煩越解不開。心理承受能力蹩腳的人心臟病都要急出來,救心丸也救不過來。最好拿把鋼絲鉗,哢嚓、哢嚓。快刀斬亂麻,一了百了,一勞永逸。
   
   也有人殫精竭慮一日到夜白相這個遊戲,單手也能解開,乒乒乓乓,眼花繚亂,創造了吉尼斯世界記錄,三分五十七秒,這個記錄不斷被打破。吉尼斯就有不少事情做。
   
   環這個東西比較有趣,周而復始,始即是終,終即是始,無始無終,到處是始,到處是終。這就有了一些道家玄學或者什麼功大法的意思。
   
   這個問題提升到形而上的哲學高度,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這個問題如果上升到政治層面,就是到底是文化決定還是體制決定了這個爛地方的一副爛樣子?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從生物層面說應該是先有雞,起碼蛋也是一種形式的雞,或者說蛋是雞的卵細胞。有人不同意:若夫說先有雞,這雞從何而來?豈不讓人噴飯乎?
   
   這個事情可以暫時放一放,反正雞也好、蛋也好,終歸是吃的,現在不差錢,吃的事情就不要多考慮了。
   
   政論的話題,輪不到草民多想,多想了會想出神經毛病來的。
   
   不過稍微想想也不要緊,可能還是文化決定了一切。不信換一個人來當老闆,還是一模一樣,雖然現在完全想像不出有什麼力量可以接任新老闆。再好的制度,你相信這一地的爛人或者爛人的後人會制度得像模像樣不拆爛汙嗎?這個爛地方就是泥淖、醬缸,每一次掙扎後越陷越深。最後沒頂,淹死拉倒。這個環是解不開的了。
   
   《新推背圖》云:他們希望的就是他們拒絕的;他們祈求的正是他們拋棄的;他們說出來的永遠不是心裏想的;他們奴役著的就是被奴役著的自己;他們不知道需要什麼,也不知道失去了什麼;他們沒有了自我救贖的能力,在沉淪中互相踩踏難逃滅頂之災。
   
   仔細想想,到底是誰在控制著中國?其實還是數千年形成的政治宗教文化,即使中南海出了一個聖人,也是束手無策的。當然,他也進不了中南海,最多到海南中。
   
   還有一隻環比較發人深省——莫比烏斯環。很多事情、說法,看起來針尖對麥芒,勢不兩立,其實恰恰是一模一樣的。譬如網路上的所謂左右,許多人想不明白的,這個說起來就話長了。
   實在閑得難受,還是去解九連環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