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非智专栏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非智
   
    珀斯是个风和日丽之处,环境优美,景色宜人,生活在这里的人,闲情悠哉,多数人在街上行走,有着那种“胜似闲庭信步”之态。凡从澳洲东部来的人,无不称赞这里的环境和气候,但也常不由地感叹这里的生活是一种“Laid-back”,换成中文即是“悠哉”“轻松”,不好听的话,是“慢条斯理”。
    “慢条斯理”的确是珀斯人的性格,由于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珀斯同最相近城市的距离,都有上千公里之遥,这个西面依靠浩瀚的印度洋,东边面对一大片内陆沙漠的“孤独”的珀斯,同世界上的纽约、伦敦、东京、香港等国际都市相比,实际上更像一个大 “乡村城市”,而城市里的人,也便成了生活在城市里的乡村人了。凡到珀斯的人都喜欢珀斯,但对这里的生活则有一种感觉:平静、单调、乏味,缺乏激情。
    即便是很有血气的中国人,不管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即使在同是澳洲的悉尼、墨尔本等东部城市生活,都还尚存着一点血气,可到了珀斯,即刻不同,变得温文尔雅,“恭谨恂恂,不妄言动”。 最为典型莫过于珀斯的华文媒体,态度四平八稳,口气歌功颂德。几份华文报纸所报,无论是世界新闻、抑或是澳洲新闻、还是当地华人事件,大同小异,有时不仅文字一样,连所刊照片也一样,到了令读者都无法忍受之地步。故此,常常只需看一份报纸便足够。这种如此一致,如出一辙的表现,不免令人以为是一党所办报纸。

    中国人传统上不报“家丑”,不抖“丑闻”,但却喜欢听别人的“家丑”,揭他人的“丑事”,对自己人表面恭允,不争不斗,怕得罪人的习惯做法,在珀斯华文媒体,表现最为具体:对澳洲政府攻击批评、对总理州长评头论足,可以;但对中国政府、对国人的批评论断,不行;对珀斯华人华侨首领的点评,则更使不得。便因此,西澳华人的报纸媒体少却了应有的活力和新鲜之气,只显得单调、乏味。
    在这个“乡村城市”的华人社区里,若果有人出来讲几句批评的话,就会有人指责这是“无理”,是不利“团结”。 珀斯华人想要在表面上文章做足,但并不都能如愿以偿。以此次“庆国庆”文艺晚会为例,有关“哈达”献给谁?虽没见到有任何文章议论此事,但华人间却私底下议论纷纷。将“哈达”献给主办方的组委会主席,而不是献给作为贵宾的领馆总领事的做法,显然是一种城里的“乡村人”行为,也只有在珀斯这地方才可能出现。
    少批评或不敢批评,多赞美歌颂,虽然是为人的一种美德,但绝对不是一个民族的美德,一个民族若怕批评和自我批评,一味只热衷歌功颂德,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变成一个阿谀奉承、奴颜婢膝的民族,就会变成只要是国内政要前来,便三更半夜冒着寒冷列队迎接的民族。
    表面恭谨,是生活在珀斯的华人最大特点,尤其表现在华人社团之间的关系上。珀斯华人不多,可社团组织兴盛,大的社团号称千人,少的社团人员无几,表面上,见面握手,我好你好,和气相处;实际上,转过身来,多自为大,各要面子。就如这次29个社团单位联合举办 “庆国庆”活动,显出了一派团结气氛,即便没有用“空前团结”之语,但也足以说是大家之间表面恭谨,样子和气。虽然有那么些个不知趣的小社团在活动之后,跳出来讨公道、要说法,不过,却有更多的人,以“和”为贵,同胞“不相残杀”为理出面解劝,最后,落得大家高高兴兴,皆大欢喜之局面。
    即便心里恨痒痒的,私底下气得咬牙跳脚,但在面上,还是恭谨为好,这是生活在这个“孤独”城市里华人的“孤独”心态。不愿正视现实,而一味加以粉饰,只求表面恭允的结果,便会出现将会员对社团首领投不信任票的做法,视为是华人间内部不团结、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
    珀斯的华人由于生活在这偏僻孤独之地,便也在心里不免封闭起来,在这乡村城市的生活上,不觉然地自高自大起来,于是就有了才登台唱个歌的,就是“歌坛新秀”,多唱几次,就成了“家”的说法;才有了华人所创的协会社团,多以国际、澳洲而称,令人不敢小觑;也才有了律师没上过几次庭,便也冠上了个“大”字的现象。人们说在珀斯华人之“家”特多,见到面的,要么是歌唱家、艺术家,要么是画家、书法家,要么是诗人、文学家,总之,珀斯华人在这个生活轻松,悠哉清闲之地,也就有许多时间为自己脸上“慢条斯理”贴妆,所以人人都能光环四射、风风光光地出来,潇潇洒地站一席之地,何乐而不为? 不信?你去问问看,那些个社团会长,有多少个不是从四、五年前创会到现在,都是同一个名字、同一个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