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非智专栏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非智
   
    珀斯是个风和日丽之处,环境优美,景色宜人,生活在这里的人,闲情悠哉,多数人在街上行走,有着那种“胜似闲庭信步”之态。凡从澳洲东部来的人,无不称赞这里的环境和气候,但也常不由地感叹这里的生活是一种“Laid-back”,换成中文即是“悠哉”“轻松”,不好听的话,是“慢条斯理”。
    “慢条斯理”的确是珀斯人的性格,由于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珀斯同最相近城市的距离,都有上千公里之遥,这个西面依靠浩瀚的印度洋,东边面对一大片内陆沙漠的“孤独”的珀斯,同世界上的纽约、伦敦、东京、香港等国际都市相比,实际上更像一个大 “乡村城市”,而城市里的人,也便成了生活在城市里的乡村人了。凡到珀斯的人都喜欢珀斯,但对这里的生活则有一种感觉:平静、单调、乏味,缺乏激情。
    即便是很有血气的中国人,不管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即使在同是澳洲的悉尼、墨尔本等东部城市生活,都还尚存着一点血气,可到了珀斯,即刻不同,变得温文尔雅,“恭谨恂恂,不妄言动”。 最为典型莫过于珀斯的华文媒体,态度四平八稳,口气歌功颂德。几份华文报纸所报,无论是世界新闻、抑或是澳洲新闻、还是当地华人事件,大同小异,有时不仅文字一样,连所刊照片也一样,到了令读者都无法忍受之地步。故此,常常只需看一份报纸便足够。这种如此一致,如出一辙的表现,不免令人以为是一党所办报纸。

    中国人传统上不报“家丑”,不抖“丑闻”,但却喜欢听别人的“家丑”,揭他人的“丑事”,对自己人表面恭允,不争不斗,怕得罪人的习惯做法,在珀斯华文媒体,表现最为具体:对澳洲政府攻击批评、对总理州长评头论足,可以;但对中国政府、对国人的批评论断,不行;对珀斯华人华侨首领的点评,则更使不得。便因此,西澳华人的报纸媒体少却了应有的活力和新鲜之气,只显得单调、乏味。
    在这个“乡村城市”的华人社区里,若果有人出来讲几句批评的话,就会有人指责这是“无理”,是不利“团结”。 珀斯华人想要在表面上文章做足,但并不都能如愿以偿。以此次“庆国庆”文艺晚会为例,有关“哈达”献给谁?虽没见到有任何文章议论此事,但华人间却私底下议论纷纷。将“哈达”献给主办方的组委会主席,而不是献给作为贵宾的领馆总领事的做法,显然是一种城里的“乡村人”行为,也只有在珀斯这地方才可能出现。
    少批评或不敢批评,多赞美歌颂,虽然是为人的一种美德,但绝对不是一个民族的美德,一个民族若怕批评和自我批评,一味只热衷歌功颂德,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变成一个阿谀奉承、奴颜婢膝的民族,就会变成只要是国内政要前来,便三更半夜冒着寒冷列队迎接的民族。
    表面恭谨,是生活在珀斯的华人最大特点,尤其表现在华人社团之间的关系上。珀斯华人不多,可社团组织兴盛,大的社团号称千人,少的社团人员无几,表面上,见面握手,我好你好,和气相处;实际上,转过身来,多自为大,各要面子。就如这次29个社团单位联合举办 “庆国庆”活动,显出了一派团结气氛,即便没有用“空前团结”之语,但也足以说是大家之间表面恭谨,样子和气。虽然有那么些个不知趣的小社团在活动之后,跳出来讨公道、要说法,不过,却有更多的人,以“和”为贵,同胞“不相残杀”为理出面解劝,最后,落得大家高高兴兴,皆大欢喜之局面。
    即便心里恨痒痒的,私底下气得咬牙跳脚,但在面上,还是恭谨为好,这是生活在这个“孤独”城市里华人的“孤独”心态。不愿正视现实,而一味加以粉饰,只求表面恭允的结果,便会出现将会员对社团首领投不信任票的做法,视为是华人间内部不团结、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
    珀斯的华人由于生活在这偏僻孤独之地,便也在心里不免封闭起来,在这乡村城市的生活上,不觉然地自高自大起来,于是就有了才登台唱个歌的,就是“歌坛新秀”,多唱几次,就成了“家”的说法;才有了华人所创的协会社团,多以国际、澳洲而称,令人不敢小觑;也才有了律师没上过几次庭,便也冠上了个“大”字的现象。人们说在珀斯华人之“家”特多,见到面的,要么是歌唱家、艺术家,要么是画家、书法家,要么是诗人、文学家,总之,珀斯华人在这个生活轻松,悠哉清闲之地,也就有许多时间为自己脸上“慢条斯理”贴妆,所以人人都能光环四射、风风光光地出来,潇潇洒地站一席之地,何乐而不为? 不信?你去问问看,那些个社团会长,有多少个不是从四、五年前创会到现在,都是同一个名字、同一个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