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刺刀直指拉萨]
藏人主张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刺刀直指拉萨

唐达献: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
   
   
   
   文章摘要: 明天会是什么样子——死者和生者都无法回答。法螺和皮鼓又一次从古老的寺院中响起,僧侣们又开始咏吟那晦涩而深奥的经典。这声音被山风托起送上了四外那褐色的山峦。夕阳落在了远山的背后,夜的巨幕正在徐徐落下——拉萨悲剧的最后一幕在千古永存的青藏高原上宣告终场。

   
   
   作者 : 唐达献,
   
   
   發表時間:10/8/2009 《自由聖火》
   
   飘扬的西藏国旗
   区党政军联席会议
   神秘的西藏民族
   中共电令镇压藏人游行
   磨刀霍霍
   屠杀
   耻辱的和平
   飘扬的西藏国旗
   
   一九八九年二月七日清晨,有人在拉萨人民广场看到大召寺正殿上檐上挂出了「雪山狮子旗」。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引来许多人围观。拉萨市公安局出动了一支二百人的队伍前往该寺,但由于围观群众的情绪,没有上前摘下旗帜。
   
   这一事件使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和政府处於极度紧张的状态;中共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胡锦涛于次日召开了自治区党政军负责人紧急碰头会,商量对策。随后向中共中央报告了拉萨方面发生的情况和背景材料。等待中央作出具体指示。这件事引起了中共中央的极大重视;中共中央统战部连夜召开会议,并向邓小平、赵紫阳、杨尚昆、李鹏分别通报了拉萨的情况而且提出了初步的处理意见及对形势发展的设想 。
   
   随后,赵紫阳代表中共中央电报指示西藏自治区党委采取严厉措施仿患于未然,并且转发了由总参谋部,中央统战部和国家安全部共同起草的“西藏局势的分析及目 前应采取的手段的建议”这一报告。
   
   二月八日,由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乔石派遣的一支七人工作小组到达拉萨,向武警驻藏部队布置任务。
   
   二月八日夜里,驻拉萨市武警二分队受名前往大召寺摘除「雪山狮子旗」,当他们到达人民广场时,发现旗帜已经消失,这使武警方面大为震怒,遂下令二分队进入大召寺以追查反革命证据为理由进行清查(这是自一九八八年三月以来武警第二次进入该寺)。九日清晨,武警从寺中带走二十余人并警告寺内堪布主持:如果再有挂旗事件发生,全寺僧人将悉数逮捕,立即查封该寺。
   
   十日上午,大召寺派人召集了哲蚌寺,乃穷寺,色拉寺的堪布主持及西藏宗教界头面人物数十人前往自治区政协告状,要求政府尽快释放被捕僧人,赔礼道歉于大召 寺,并提出因武警擅闯寺庙导致寺内物品丢失的问题,希望政府能够清查后归还。对于拉萨武警部队勾结拉萨工商局人员在八角街的违法乱纪行为,再次提出了大量证据,要求有关方面从严查处。西藏政协主席兼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热地与宗教界代表一直谈到下午四时,政协方面表示,将把这些问题提交有关方面解决,并希望各寺对近来的反政府情绪不要和中加油,应采取和政府合作的态度,共同协商解决目前西藏存在的各种问题。
   
   在处理宗教界近年来出现的反政府情绪这一问题上,中共西藏地方政权始终采取一种谨慎的态度,这种态度似乎受制于班禅的影响——自从一九八四年以来,班禅一直在各种场合表示,希望中共能彻底地检讨数十年来在西藏地区造成的极左影响并一再呼吁中央修补对西藏的政策。由于班禅公开指出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共对西藏的政策失误,造成了西藏文化、宗教、经济、生态、人口等一系列问题,致使西藏宗教界开始敢於在政府内部的会议上和其他宗教场合上突破三十年来的言论禁区,为自己的利益直抒其言,甚至对十年来内地的经济改革也提出了很多批评。为此,中共西藏政府内部也对内地经济改革使西藏地方经济受到危害这一现象屡有微词。到了一九八七年班禅公开表示准备向达赖让位,欢迎达赖回国主政。从表面上看,似乎班禅的态度是为了迎合中共的统战政策。但实际上,从班禅近年来一系列的态度言论分析;他的这种表示无非是宣布了他另劈蹊径的政治动机。就笔者看来,他的一系列表现和他于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八日突然死亡是互为因果的,也许这将永远是个谜了。
   
   面对上述这种情况,中共中央在这个问题上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鉴于一九八七年九月到一九八八年三月拉萨地区连续发生了六次大规模的群众抗议示威 活动这一现实,应重视以班禅为首的西藏宗教界的意见,改进对西藏地区的工作方 针,重新考虑对西藏地区的经济支持和各项政策安排。对于西藏这一特殊地区,应从历史的角度考虑宗教界的地位和影响,对达赖流亡海外这一问题应有一个较为开明的政策。对于一些地方主义,民族主义的情绪及由此引发的动荡,应采取克制的态度,应避免发生流血冲突,另外,对驻藏的党、政、军部门的经商问题应下大气力解决,对武警部队在拉萨地区军风,军纪要严加整顿,由此解决内地的改革对西藏造成的不利影响。
   
   另一种意见则与之截然相反;即:西藏问题的关键是宗教界的反中共反中央倾向,应该把近年来出现的一系列反共活动看成是达赖集团在西藏的政治渗透,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这种意见的根据是中印边界历年来紧张的对峙局面和达赖近年来频繁的国际活动。并以此提出对班禅近年的反政府和反共言论应有所限制,不宜无原则地扩大他在西藏地区的影响。对西藏近年出现的动荡,应以一九五九年的成功经验为政策准绳,坚持不懈地镇压宗教界内的反共势力,不应因顾忌国际舆论向宗教界做政治让步,使反共势力在西藏从新抬头。从近年来的中共民族政策理论刊物上均可以看到这两种不同意见的分歧和争论;在中共中央和西藏地方党政军来往的文件及指示中,也可以明显看出,对于如何处理西藏,中共内部始终存在着很激烈的矛盾和斗争。(关于中共内部对于西藏问题的分歧和矛盾及历史原因,作者将另文阐述,在此不详细讨论)。
   
   在这种背景下,西藏在八九年二月呈现出一种异常紧张的对立状态。由于宗教界及藏人对挂旗事件后军警进入大召寺搜查并逮捕僧人的反映普遍强烈,加之中共西藏政府在有限的时间内对这一事件没有做出应有的良性处理,致使拉萨地区从二月一十三日到三月初的这段日子里,出现了四次规模不等的反政府示威活动。西藏其他地区如日客则,那曲,昌都等地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骚动。加之届年一月二十八日班禅喇嘛在日喀则的突然去世,西藏宗教界由于失去了现存的宗教主宰,反抗的情绪更加趋向具体化。人们在拉萨二月份的四次反政府游行和挂旗事件的激励下,更加强了对中共政权的离心倾向——藏人们渐渐地习惯于怀疑和争论,街头巷尾的甜茶馆成了政治情况的交流场所,从抨击毛时代的残酷斗争转向抱怨现政权的不公平 。
   
   三十多年来中共对西藏的失败政治使人们渐渐地眷恋起昔日嘎夏政府时代旧规范的威严。随着八七年再次公开反抗中共政权运动的兴起,西藏地区的汉藏矛盾逐渐升级为一场政治斗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仿佛都走到了某种极限,在人们的诅咒声,抱怨声和谩骂声中,一种巨大的反抗中共的情绪,一种挟裹着昔日宗教温馨和未来幻想的新的非理性,在一九八九年三月二日拉开了悲剧的帷幕。
   
   三月二日上午,拉萨大召寺正面的人民广场上突然挤满了人群。人们不时的低语,目光向大召寺正门望著,似乎都在等着什么;十点左右,有十多名喇嘛和二十几名尼姑从人们左侧沿着八角街转经道口走进人民广场。人们立刻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他们一边走一边向围观的人们招手并用藏语高声呼喊着口号:「坚决要求严惩迫害宗教人士的凶手!」「处死杀害藏人的武警!」(这里是指在一九八八年三月的独立运动中被武警用棍棒和石块儿打死的七名喇嘛和十三名藏人)随着这几十名僧尼穿越人群进入广场,站在一旁的人们开始向他们涌去,一时出现了准备合流的态势。突然,此时从八角街转往道口和人民广场对面的青年路口涌出了两支近两百人的便衣警察,他们很迅速地组成了一道人墙,将游行的僧侣和围观的群众隔开,并大声地威胁准备走上前去的人们,人潮被阻在了广场边缘,许多人曾试图越过便衣们布置的防线,但都被他们粗暴地驱赶回来。
   
   几名中外游客站在广场较高的台阶上端起照相机很迅速地摄下了这一场面,但立刻就被数十名便衣揪了下来,那几个国内的游客被当即搜身,随后被押往八角街的派出所,其余的几个外国游人赶忙高举着自己的护照,一时间便衣们不知如何是好。一名便衣警察(大概是拉萨公安局外事科人员)操着英语向他们说:「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请你们立即离开这里!」但这些外国游客都站着不动,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思离开广场。
   
   人民广场上的人静下来了,由于便衣警察的防线非常严密,广场靠向马路的一旁变得空空荡荡,只有那几十名僧尼还在高喊着口号,他们等待人们合流的愿望没有实 现,便毅然向人民路走去,当他们走在马路上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开始向他们招手 ,即而有人走上前去尾随在他们队伍的后面,立刻这支队伍扩大到了三百多人左右。这些僧尼和藏人高呼着口号,从人民路延雪城旅馆折回,又向人民广场走来。二十分钟後,广场上由便衣警察组成的防线开始被人们拥挤,游行的队伍与广场上的围观群众汇合在一起了,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欢呼声。一个喇嘛高呼:「坚决要求达赖喇嘛回藏主教!」「还权于藏人!」声音落下处,全场全体藏人齐声重复了这两句口号。又有人高呼:「打倒贪官污吏的汉人政权!」在场人们又异口同声的回应,此时广场上人山人海,口号此起彼伏。一些年轻的藏人开始寻找刚才的那些便衣警察时,发现他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在这时,广场对面有人高喊:「武警来了!武警来了!快散……!」一些站在广场中心的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开始往外面挤,人群骚动起来。那几十名僧尼被一些人簇拥着退到八角街转经道里,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武警并没有出现;僧尼们也没有再回到广场上来,广场上只剩下了看热闹的人们。这些人不愿散去,他们还在望着八角街转经道口和大召寺正(木詹)上方。希望能再看到这地方能挂出来象征独立运动的雪山狮子旗来。不少中外游客还站在广场台阶的高处举着照相机。已经是下午一点钟左右,人们还在期待着一个新的兴奋,希望今天能够再出现一个上午那样的高潮,但是,人们失望了,高潮并没有出现……很久很久,广场上的人群在议论中渐渐地疲倦了,人群开始逐渐稀疏,傍晚时分, 广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今天拉萨的人们似乎对中共西藏当局没有做出强硬的姿态而感到不满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