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刺刀直指拉萨]
藏人主张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刺刀直指拉萨

唐达献: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
   
   
   
   文章摘要: 明天会是什么样子——死者和生者都无法回答。法螺和皮鼓又一次从古老的寺院中响起,僧侣们又开始咏吟那晦涩而深奥的经典。这声音被山风托起送上了四外那褐色的山峦。夕阳落在了远山的背后,夜的巨幕正在徐徐落下——拉萨悲剧的最后一幕在千古永存的青藏高原上宣告终场。

   
   
   作者 : 唐达献,
   
   
   發表時間:10/8/2009 《自由聖火》
   
   飘扬的西藏国旗
   区党政军联席会议
   神秘的西藏民族
   中共电令镇压藏人游行
   磨刀霍霍
   屠杀
   耻辱的和平
   飘扬的西藏国旗
   
   一九八九年二月七日清晨,有人在拉萨人民广场看到大召寺正殿上檐上挂出了「雪山狮子旗」。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引来许多人围观。拉萨市公安局出动了一支二百人的队伍前往该寺,但由于围观群众的情绪,没有上前摘下旗帜。
   
   这一事件使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和政府处於极度紧张的状态;中共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胡锦涛于次日召开了自治区党政军负责人紧急碰头会,商量对策。随后向中共中央报告了拉萨方面发生的情况和背景材料。等待中央作出具体指示。这件事引起了中共中央的极大重视;中共中央统战部连夜召开会议,并向邓小平、赵紫阳、杨尚昆、李鹏分别通报了拉萨的情况而且提出了初步的处理意见及对形势发展的设想 。
   
   随后,赵紫阳代表中共中央电报指示西藏自治区党委采取严厉措施仿患于未然,并且转发了由总参谋部,中央统战部和国家安全部共同起草的“西藏局势的分析及目 前应采取的手段的建议”这一报告。
   
   二月八日,由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乔石派遣的一支七人工作小组到达拉萨,向武警驻藏部队布置任务。
   
   二月八日夜里,驻拉萨市武警二分队受名前往大召寺摘除「雪山狮子旗」,当他们到达人民广场时,发现旗帜已经消失,这使武警方面大为震怒,遂下令二分队进入大召寺以追查反革命证据为理由进行清查(这是自一九八八年三月以来武警第二次进入该寺)。九日清晨,武警从寺中带走二十余人并警告寺内堪布主持:如果再有挂旗事件发生,全寺僧人将悉数逮捕,立即查封该寺。
   
   十日上午,大召寺派人召集了哲蚌寺,乃穷寺,色拉寺的堪布主持及西藏宗教界头面人物数十人前往自治区政协告状,要求政府尽快释放被捕僧人,赔礼道歉于大召 寺,并提出因武警擅闯寺庙导致寺内物品丢失的问题,希望政府能够清查后归还。对于拉萨武警部队勾结拉萨工商局人员在八角街的违法乱纪行为,再次提出了大量证据,要求有关方面从严查处。西藏政协主席兼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热地与宗教界代表一直谈到下午四时,政协方面表示,将把这些问题提交有关方面解决,并希望各寺对近来的反政府情绪不要和中加油,应采取和政府合作的态度,共同协商解决目前西藏存在的各种问题。
   
   在处理宗教界近年来出现的反政府情绪这一问题上,中共西藏地方政权始终采取一种谨慎的态度,这种态度似乎受制于班禅的影响——自从一九八四年以来,班禅一直在各种场合表示,希望中共能彻底地检讨数十年来在西藏地区造成的极左影响并一再呼吁中央修补对西藏的政策。由于班禅公开指出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共对西藏的政策失误,造成了西藏文化、宗教、经济、生态、人口等一系列问题,致使西藏宗教界开始敢於在政府内部的会议上和其他宗教场合上突破三十年来的言论禁区,为自己的利益直抒其言,甚至对十年来内地的经济改革也提出了很多批评。为此,中共西藏政府内部也对内地经济改革使西藏地方经济受到危害这一现象屡有微词。到了一九八七年班禅公开表示准备向达赖让位,欢迎达赖回国主政。从表面上看,似乎班禅的态度是为了迎合中共的统战政策。但实际上,从班禅近年来一系列的态度言论分析;他的这种表示无非是宣布了他另劈蹊径的政治动机。就笔者看来,他的一系列表现和他于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八日突然死亡是互为因果的,也许这将永远是个谜了。
   
   面对上述这种情况,中共中央在这个问题上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鉴于一九八七年九月到一九八八年三月拉萨地区连续发生了六次大规模的群众抗议示威 活动这一现实,应重视以班禅为首的西藏宗教界的意见,改进对西藏地区的工作方 针,重新考虑对西藏地区的经济支持和各项政策安排。对于西藏这一特殊地区,应从历史的角度考虑宗教界的地位和影响,对达赖流亡海外这一问题应有一个较为开明的政策。对于一些地方主义,民族主义的情绪及由此引发的动荡,应采取克制的态度,应避免发生流血冲突,另外,对驻藏的党、政、军部门的经商问题应下大气力解决,对武警部队在拉萨地区军风,军纪要严加整顿,由此解决内地的改革对西藏造成的不利影响。
   
   另一种意见则与之截然相反;即:西藏问题的关键是宗教界的反中共反中央倾向,应该把近年来出现的一系列反共活动看成是达赖集团在西藏的政治渗透,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这种意见的根据是中印边界历年来紧张的对峙局面和达赖近年来频繁的国际活动。并以此提出对班禅近年的反政府和反共言论应有所限制,不宜无原则地扩大他在西藏地区的影响。对西藏近年出现的动荡,应以一九五九年的成功经验为政策准绳,坚持不懈地镇压宗教界内的反共势力,不应因顾忌国际舆论向宗教界做政治让步,使反共势力在西藏从新抬头。从近年来的中共民族政策理论刊物上均可以看到这两种不同意见的分歧和争论;在中共中央和西藏地方党政军来往的文件及指示中,也可以明显看出,对于如何处理西藏,中共内部始终存在着很激烈的矛盾和斗争。(关于中共内部对于西藏问题的分歧和矛盾及历史原因,作者将另文阐述,在此不详细讨论)。
   
   在这种背景下,西藏在八九年二月呈现出一种异常紧张的对立状态。由于宗教界及藏人对挂旗事件后军警进入大召寺搜查并逮捕僧人的反映普遍强烈,加之中共西藏政府在有限的时间内对这一事件没有做出应有的良性处理,致使拉萨地区从二月一十三日到三月初的这段日子里,出现了四次规模不等的反政府示威活动。西藏其他地区如日客则,那曲,昌都等地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骚动。加之届年一月二十八日班禅喇嘛在日喀则的突然去世,西藏宗教界由于失去了现存的宗教主宰,反抗的情绪更加趋向具体化。人们在拉萨二月份的四次反政府游行和挂旗事件的激励下,更加强了对中共政权的离心倾向——藏人们渐渐地习惯于怀疑和争论,街头巷尾的甜茶馆成了政治情况的交流场所,从抨击毛时代的残酷斗争转向抱怨现政权的不公平 。
   
   三十多年来中共对西藏的失败政治使人们渐渐地眷恋起昔日嘎夏政府时代旧规范的威严。随着八七年再次公开反抗中共政权运动的兴起,西藏地区的汉藏矛盾逐渐升级为一场政治斗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仿佛都走到了某种极限,在人们的诅咒声,抱怨声和谩骂声中,一种巨大的反抗中共的情绪,一种挟裹着昔日宗教温馨和未来幻想的新的非理性,在一九八九年三月二日拉开了悲剧的帷幕。
   
   三月二日上午,拉萨大召寺正面的人民广场上突然挤满了人群。人们不时的低语,目光向大召寺正门望著,似乎都在等着什么;十点左右,有十多名喇嘛和二十几名尼姑从人们左侧沿着八角街转经道口走进人民广场。人们立刻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他们一边走一边向围观的人们招手并用藏语高声呼喊着口号:「坚决要求严惩迫害宗教人士的凶手!」「处死杀害藏人的武警!」(这里是指在一九八八年三月的独立运动中被武警用棍棒和石块儿打死的七名喇嘛和十三名藏人)随着这几十名僧尼穿越人群进入广场,站在一旁的人们开始向他们涌去,一时出现了准备合流的态势。突然,此时从八角街转往道口和人民广场对面的青年路口涌出了两支近两百人的便衣警察,他们很迅速地组成了一道人墙,将游行的僧侣和围观的群众隔开,并大声地威胁准备走上前去的人们,人潮被阻在了广场边缘,许多人曾试图越过便衣们布置的防线,但都被他们粗暴地驱赶回来。
   
   几名中外游客站在广场较高的台阶上端起照相机很迅速地摄下了这一场面,但立刻就被数十名便衣揪了下来,那几个国内的游客被当即搜身,随后被押往八角街的派出所,其余的几个外国游人赶忙高举着自己的护照,一时间便衣们不知如何是好。一名便衣警察(大概是拉萨公安局外事科人员)操着英语向他们说:「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请你们立即离开这里!」但这些外国游客都站着不动,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思离开广场。
   
   人民广场上的人静下来了,由于便衣警察的防线非常严密,广场靠向马路的一旁变得空空荡荡,只有那几十名僧尼还在高喊着口号,他们等待人们合流的愿望没有实 现,便毅然向人民路走去,当他们走在马路上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开始向他们招手 ,即而有人走上前去尾随在他们队伍的后面,立刻这支队伍扩大到了三百多人左右。这些僧尼和藏人高呼着口号,从人民路延雪城旅馆折回,又向人民广场走来。二十分钟後,广场上由便衣警察组成的防线开始被人们拥挤,游行的队伍与广场上的围观群众汇合在一起了,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欢呼声。一个喇嘛高呼:「坚决要求达赖喇嘛回藏主教!」「还权于藏人!」声音落下处,全场全体藏人齐声重复了这两句口号。又有人高呼:「打倒贪官污吏的汉人政权!」在场人们又异口同声的回应,此时广场上人山人海,口号此起彼伏。一些年轻的藏人开始寻找刚才的那些便衣警察时,发现他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在这时,广场对面有人高喊:「武警来了!武警来了!快散……!」一些站在广场中心的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开始往外面挤,人群骚动起来。那几十名僧尼被一些人簇拥着退到八角街转经道里,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武警并没有出现;僧尼们也没有再回到广场上来,广场上只剩下了看热闹的人们。这些人不愿散去,他们还在望着八角街转经道口和大召寺正(木詹)上方。希望能再看到这地方能挂出来象征独立运动的雪山狮子旗来。不少中外游客还站在广场台阶的高处举着照相机。已经是下午一点钟左右,人们还在期待着一个新的兴奋,希望今天能够再出现一个上午那样的高潮,但是,人们失望了,高潮并没有出现……很久很久,广场上的人群在议论中渐渐地疲倦了,人群开始逐渐稀疏,傍晚时分, 广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今天拉萨的人们似乎对中共西藏当局没有做出强硬的姿态而感到不满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