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东海一枭(余樟法)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姑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东海年轻时风流自赏,颇沾染了些无聊文人尤其明清文人诗客的俗气陋习(当时可不以为俗陋),比如弄点文人狡狯,卖点文雅关子,或恶作剧耍人一下博笑取乐等等。
   
   比如十几岁时以姑姑之名投自己的诗,比如二十多岁还疯疯颠颠酗酒闹事,比如刚上网时扮演蒙面侠自署:八十老翁何所求(有人当真,立即奉告真龄。不敢过分也,而且几个月后即公开身份,赤身裸体走“江湖”);比如当年多次发戒网宣言,一边戒一边破,玩标题游戏(虽然戒网文章里会认真说明:东海戒网与刘伶戒酒不能当真,终究是一种无聊。)

   
   其实这些都是很低俗的事。虽无伤大德,更不会害人,却暴露了自己的轻浮无聊。而今中夜扪心,颇感惭愧。自真正皈儒以后,这类旧习已逐步祛却。皈儒以后,才知道文人与文化人大不一样。古代屈陶李杜之辈,现代胡适鲁迅之流,算是文人之大者了,但文人做到最大,与文化人相比仍有限得很,低下得很。
   
   历代圣贤才配称为文化人,孔孟及释尊才是文化人之大者,至真至实、大仁大义才是人生之真妩媚、生命之大风流!
   
   为人为文的真诚是东海最为看重的,谨此欢迊旧雨新朋监督。不过,有些类型的“监督”,倒有点令我“当不起”、吃不消。例如,有友人尽管一面之交,对我颇为友好,曾直言我喜好吹牛,言行不一,凭据居然是东海一首新诗。网痞们这么说也罢了,友人这么认为,不敢加以嘲弄,只好略予开导。
   
   须知诗与文章不一样。文章中的我与现实中的人必须一致,怎么说就怎么做,或怎么做就怎么说,诗则不妨运用象征比喻等各种艺术手段,诗里的“我”不妨虚虚实实或者纯属虚构。东海新诗里的“我”,常常是良知的形象化,是人人皆具的良知法身。僵化呆板地理解枭诗,将诗里的“我”与文章中的我、现实中的我混为一谈,岂仅无限上纲无的放矢?岂但与“言行不一”搭不上勾?完全无理取闹嘛。
   
   其实东海的文化自信、道德自尊是高度的,英雄自许更不足怪(皈儒以后,英雄已非我最高人格理想),一定要说成是“吹牛”,又有何妨?东海“自吹”从来堂堂正正不打一点折扣和埋伏。要证据,东海文章所在多有,痞子们完全不必劳东海“诗”之大驾。
   
   还有些似友非友的人以及“知名不知人”的人拿网上的一些谎言谣语来指责东海或要我解释,恕我无言以对。在《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中我已声明:对诬蔑辱骂谎谣毁谤东海个人的文字,将不予回应和理睬!
   
   文人旧习堪自愧,俗物毒攻亦无聊。如果一定要我回应,只好忍痛奉上国骂“娘希匹”矣,此外如多说一句,那就是我破例抬举了,已不太可能了哈。将国骂三字经奉献给“国产三无牌”(无知无德无耻),也算门当户对或物有所值吧。旧习渐祛,唯好骂人、好笑人等恶习至今残留着,见到“三无牌产品”有时还会忍不住调戏嘲笑一番甚至让国骂脱出口来。
   
   前面提到言行一致,补充几句。对于儒者,这是必须的,是基本品质。但要注意,言行一致并不一定言论行为同时并行。通俗地说,言为说,行为干。有些事可以只干不说,有些事可以先干后说,有些事可以边说边干,有些事可以先说后干。唯独不可以只说不干,唯独只说不干才是言行不一。2009-8-22东海老人
   
   东海附言:这是写于一个多月前的文章,今重看一遍,又有修正的必要,标题也应改为“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岂留三字经”才是。因为,对“国产三无牌”,便是加以调戏嘲笑或仅奉以国骂三字经,也是抬举,也非儒者所宜---“三字经”不应出诸儒者之口。只要没有遭受现实的严重骚扰和伤害,在一时不可教的情况下,对于此辈,完全不予理睬,“眼珠子都不转过去”,才是最好的回应,用孟子的话说,不屑也是一种对机下药的教诲。为尊重“历史”并示负责,旧作不再改动,特此附言重发吧。2009-10-10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