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扬流儒友问:

   “东海君,打个岔子,一直想找人讨论蒋庆先生的新三统说,未果,今天忽然想起你曾撰文评述过蒋庆先生的建立在新三统论基础上的政治三院说,所以唐突打扰,想和你讨论一下下,不知可否?我有个基本观点:蒋子提出新科举和由儒林组成一议院,于解决儒学的制度化存在,提供了一个思路,为儒学成为活着的儒学,提供制度化保障。但是,却面临一个儒学变质的问题--所谓以儒学代表天意,而天意,最终还是需要民意的认可的,如果,它不代表或代表不了民意怎么办?因为,蒋庆的儒教宪政说,代表天意的由儒林人士组成的议院,在立法上处于最高地位,而行政系统,又由新科举产生的儒生官僚组成,这样,儒生,完全可能变质成为一个利益集团--它谁都不代表,只代表自己眼前利益,就象历史上所有的利益集团一样。而按照心性儒学的理路,政治完全采取西学,儒学仅仅存在于伦理道德层面,则带来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儒学现代化的最终结局,就是因失去发展的活力而博物馆化、学术化,自我灭亡--真正的亡文化。不知道东海君,有何高见,解决我的困惑?”(发于儒坛《东海随笔小集》后)

   东海敬答:兹话题大,很有现实意义,值得深入探讨。略谈数语,以期引玉。

   在政治上,民意是“天意”的最基本的体现或者说最重要的代表,在很大程度上“天意需要民意的认可”。但是,儒家重民意而不唯民意,不民意至上,不民粹主义。儒家认为,“天意”不完全等同于民意,“天意”高于民意,民意与“天意”合拍,上下圆成,才是王道政治。

   某些时候,民意会出偏出错,有必要受到一定的制约。西方民主社会,法律、宪法、各种道德规范,对民意都有或硬或软的制约和纠偏作用,但仍然不够,因为,在根本上,法律、宪法、各种道德规范都是民意的产物。有赖于更高的“东西”以纠民意之偏。这个更高的“东西”,就是“天意”。

   民主可以体现民意,保障民本理念的落实,仿佛“虚无飘渺”的“天意”靠什么来落实和保障呢?儒家的仁本主义,儒家的学统和道统。蒋庆的儒家议院不失为一个有价值的设想。

   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绝对圆满的人和事。儒林人士当然也有可能变质成为利益集团,但是,相比而言,儒林人士是最不容易变质的,因为儒学是最不会变质而又最富有自我纠偏功能的。同时,儒家议院纠偏民意的功能,在受学统和道统制约的同时,也要受民意和体现民意的制度的制约,不可以也不容易乱来。如果完全变质成为只代表自己眼前利益的一个利益集团,就会自动出局,被儒家学统和道统、被真正代表民意的制度所抛弃。

   真正代表民意的制度,历史上是没有的,那正是我们常说的历史的局限。如果所说的“历史上所有的利益集团”也包括儒家官僚集团的话,那也是历史上最好的利益集团。侏儒队里拔高人,此之谓也。

   说明一下:在儒家,“天”即仁,是仁的形而上,良知的形而上。仁,是形上形下、“天意”民意、内圣外王圆融一体的。

   关于“心性儒学的理路”,不知何所据。我主张在政治上汲取西方民主制度和自由主义之精华,学习其先进、成功之经验,但中国的政治优化和制度建设应该也必须在儒家文化的指导下进行。汲取西方是充实儒家、为我所用,儒家立场不变,也不等于将儒学“局限”在“伦理道德层面”,任它“博物馆化学术化”。儒家道统对政统和治统具有指导性,而且道统学统与政统迟早要统一起来,那才能踏上真正的王道。2009-10-21东海老人

   《至诚无息儒友说得好》当代儒家对民众要求社会问题的关注、对政治的关注度是很不够的,“度数”之低是空前的,且不说横向上比自由派差远了,纵向上比明清儒家亦大不如。这种道德上的无力和政治上的“不作为”,原因错综复杂,儒家群体自身也要负相当的责任,亟须深刻反思。至诚无息儒友说得好:

   “如果儒家再不关注人民底层的要求,一如前儒不关心阉割和小脚(坐而论道),继续坚持这个“传统”,我们一定会被人民抛弃在尘埃里。如果我们再不能主导民主和进步的进程,我们必定会进一步边缘化。历史的浪头是无情的,它只眷顾勇者。”

   为此,我们应该秉承关心民众疾苦、重视制度建设的传统,在这一“千年不遇”的大变革、大转型时代挺身而出,以道德精神示范社会,以儒家文化导引政治,以高度智慧化解各种危机----对于如何逐步减弱政治社会生活中的暴戾之气,不断增强仁愛之心、和谐氛围,儒家具有丰富的资源和深厚的智慧,理当为这个混乱的时代、为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重新“贡献”出来。

   至于坐而论道,我认为倒是儒者的本职工作。论道与关心现实、关心民众苦难不仅矛盾,而且正是“关心”的表现,论道与行道都是弘道,都是为了“道援”。关键在于所论的必须是儒家之真道正道,是人本、民本、仁本之道。2009-10-20东海老人

   《完全被迫的革命》在东海《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等批判鲁迅的文章后,“归林与谊陆”网友发表《一点想法》:

   “…在“五四”那个救种,救国的大背景之下,“仁者都是要发狮子吼的”,仁者亦有冲发热血之时,看看那些年轻人!在现在看来有些过激的,对传统破坏性有些大的言论,不符儒家中庸之行为,在当时恰是最符合儒家正统革命之义的,易道有奇有正,而当时的奇亦正显其正。”云云。

   东海回答:佛家发狮子吼,不是针对佛和佛法,更不能灭佛;儒家在特定情况下支持革命,但不是支持革文化的命、革儒家的命。鲁迅们则是回过头来革中华文化的命,岂仁者之所为,岂有哪一点“符合儒家正统革命之义”?

   儒家所赞同的汤武革命,是一种完全被迫的革命,与后世的“密谋革命”、“阴谋革命”、“闹”起来的革命大异其趣。故孔子曰:“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论语•泰伯》)。天下而三分二归于周,周王仍奉事殷纣,期其觉悟。关此,全唐文《代高骈回云南牒》写得好:

   “昔周公承公刘之德,遇殷纣之暴,刳剔孕妇,涂炭生灵。剖贤人之心,断朝涉之胫。三分天下而二归周,文王率诸侯而朝之。至武王观兵孟津,八百诸侯不期而会,尚曰彼有人焉,未可图也。退归修德,观乎圣人去就,岂容易哉?及微子去,比干剖,箕子奴,民不聊生,皇天厌之,国人弃之,武王方援旗誓众,一举而灭纣者,盖天夺殷而与周也。”2009-10-20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