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在某金融社区“请教艾古先生及诸位高手”某支股状况如何、现价可否买入的问题,老艾断言:“假货。东海一枭从来不会这么谦虚说话的。”理由如下:

   “子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改掉已经习惯的性情,是很难很难的,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决心改,也仍然会留下过去的印迹。所以判断,楼主的很多帖子,应该是转帖,不是原创。”

   对于君子来说,修身是一辈子的事,过而改之,是很正常的事。庄子称伯玉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又说的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说的是伯玉进德之功老而不倦。这种精神,值得儒者学习。

   儒者当以善对人、以理服人,而不是以骄言傲语、骄姿傲气凌人,儒者的道德自尊、文化自信不应该表现在语言和态度的骄傲上。现在的我特别反感无礼的行为以及言辞。“不会谦虚说话”,也是一种非礼,儒者如“不会谦虚说话”,,是很可笑且可耻的。很惭愧当年给老艾及网友们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象。(当年那个一枭颇有目空天下之概,却也不是一味骄傲狂妄,对于中外真英雄和历代真圣贤以及各行各业的高手,自以为还是能够温柔谦虛予以尊重的。)

   语言和态度的骄傲不是本性而是习性使然,某些陋习无论怎样顽固,在良知本性之光的照耀下,都会烟消云散的。作为儒者,东海仁民爱国之志、坚持真理之志、诲人不倦之志不可夺,性情态度却可变也应该变,变傲归谦,从豪杰自期风流自赏的一枭变为以儒者自命向圣贤学习的木鸟,理所当然,势所必然。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一枭已死,木鸟新生。2009-10-13东海老人

   《何以解忧,唯有道德》国人普遍缺乏安全感,总是对生活对前途和未来深怀忧惧,总是为一己的顺逆得失多忧多惧。而这种忧惧,主要又集中在金钱物质方面,或为无钱而忧,或为少钱而忧,总是奢望着发一笔大财横财,钱多了又耽心出意外或贬值,还是忧,真可谓失亦忧得亦忧逆亦忧顺亦忧。

   有的人为了发财勇于坑蒙拐骗胡作非为,纵使成功,也是忧惧重重,纵使成功,也是一种人生的大失败。

   国人这种的动物性、小人型的忧惧感,有社会、政治、制度等环境的原因,也是心灵的穷困、精神的贫弱、道德的低下、文化的匮乏所致。这种内在的贫困必然导致牢骚太盛、物欲太盛、贪婪过度,必然导致生命的物化。这才是人生莫大的悲哀和痛苦。很多个体的苦都是自我的。

   古人云:安贫乐道。有道可乐,始能安贫。对于道,圣人证悟,贤人解悟,君子知“道”,知道“名教中自有乐地”。儒者还有六艺、有诗词书画可以陶情可以寄怀。无论贫富贵贱,成德成圣或做一个君子是多么幸福。

   圣贤君子也有忧,但所忧不同。君子外忧道之不行,自忧身之不修,忧时间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生命没有得到应有的扩充,忧自己没有对社会、国家和文化传统尽到应尽的责任。孟子曰:“君子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也。乃若所忧则有之:舜人也,我亦人也。舜为法于天下,可传于后世,我未免为乡人也,是则可忧也。忧之如何?如舜而已矣。”2009-10-13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欢迎光临: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漢網論壇http://www.haanen.net.cn/index.asp?boardid=2儒学联合论坛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