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狗杂种]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狗杂种

               狗杂种              ——泣读《野蛮的婚礼》

      文/东方安澜

   人世间还没发出邀请,吕多维克就迫不及待地来了。从他未成年母亲冰冷的肚皮里蹦出来。也许因为肚皮里太冷,他急着出来,却不知道,这人世间更冷。

   这个被三个美国兵痞精液浇灌出来的杂种突然闯入面包匠一家,令他的未成年母亲妮柯尔和外祖父外祖母措手不及。妮柯尔只有十四岁,面包匠夫妇还没有思想和心理准备在伦理秩序上升一级。突如其来的杂种,令全家蒙羞,带来了无尽的难堪。

   妮柯尔张扬外放的个性,被威尔勾引、施暴,造成了自己的灾难。被轮奸后生出的杂种,使整个家庭抬不起头。这个杂种也就不得不接受这个家庭对他的虐待。投胎投的不好,只能埋怨上帝。人是否要在精子的时候就向母亲的肚皮申请受孕证,在胚胎的时候向人世间申请出生证?人是否在精子的时候就有杂种或正种的区别?不声不响就从母亲的肚皮里钻出来,是不是理所当然就得被鄙弃、理所当然得被当做畜生一样禁锢在阁楼上。

   妮柯尔一家不愿面对这个耻辱,就掩耳盗铃对外隐瞒,羞于被外人看见,对吕多歧视虐待,让他舔屎舔尿,把不平和气愤撒向年幼的杂种。善于报复和欺负弱小是人的劣性,吕多把人间的残忍转嫁给动物,“他用剪刀剪去金鱼的尾巴,用帽子上的别针刺穿蜥蜴的心脏和脑袋,他花几个月的时间把鹌鹑喂得肥肥的,然后再让它们活活饿死。”在不自觉中,在从对动物的施虐中,寻求心理的平衡。长久生活在恐惧中,让他一听见人声人影就像老鼠一样警惕和害怕,睁圆了眼睛,蜷缩着身体,忧郁忧虑胆小多疑中渴望着母亲的关怀。扬•盖菲雷克把一个弱小者的童年描写得丰沛淋漓。童年的雨打风吹是最能摧残人的,童年的伤痕将永远烙在生命的底板上,到火葬场才会擦去。

   上帝啊,借吧借吧借他一双慧眼吧,让盖菲雷克看见,在他写吕多的时候,看看中国的杂种在忍受妮柯尔湿毛巾劈头盖脑的羞辱;中国的杂种正被妮柯尔剥剩一条短裤,在冰天雪地里披着稻秈靠冬天的阳光取暖,在抖抖索索的恐惧里感受着母亲的肚皮和气候的严寒。冰凌在融化,哀伤在凝结。冬天的阳光照亮温暖,可无法照亮尊严。常常夜半三更一觉醒来,泪流满面,悲叹命运的薄情。记忆没有被黑夜笼罩,也无法被岁月抚平,一个悲惨的童年带给人一生的伤痕,一个糟糕的童年枪毙人的一生。我猜想,上帝当时专注着炒股票,忘了在这些女人冰冷的肚皮里装只空调。

   饱受虐待的吕多从发梢到脚底全是伤疤,不可能回归正常社会。一个童年,要忍受多少虐待和折磨才能走向少年;一个少年,要忍受多少羞辱和非难才能走向青年;一个青年,要超越多少曲折和坎坷才能铸就成熟?继父米肖厚待他,给他买衣服、送他上学,可是长久的虐待,长成畸形心理,吕多无法与人相处,或根本不想与人相处。饱受虐待欺凌的孩子,一时间无法适应学校生活。母亲不是体谅他帮助他照顾她,却一味责备他,想方设法把他从家庭里清除出去,把他送给农家去做农活。照例,妮柯尔拖油瓶嫁给米肖,应该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才是。可反而米肖倒是善待吕多,甚至在圣诞节的晚上,因为维护吕多,致使妮柯尔赌气回娘家,一家人不欢而散。作为问题孩子的吕多,致使米肖“怎么也睡不着,他不堪于失眠的痛苦,不堪于良心上的责备,不堪于对性生活的渴望,他一直在为继子的事烦恼。”米肖被妮柯尔折腾得精疲力竭,最后也开始怀疑吕多的不正常。气管炎的米肖以至在妮柯尔的撺掇下,把吕多送往表姐埃莱娜•拉柯夫的收容院。

   血缘的连结是不会一刀割断的,在“圣——保尔中心”——这个专门收留富裕家庭弱智孩子的收容院里,吕多不停地给母亲写信,在门口盼望着母亲的汽车。外表木讷内心火热的吕多盼来的是一次一次的失望,天空没有为他的心灵打开那怕是一条窄缝。人生中最不幸的莫过于来自亲人的冷漠和羞辱。倒是继父米肖和常喜欢捉弄他的兄弟塔塔夫没有忘记他,给他带来了关怀。妮柯尔妄图用把吕多送掉的方法来使自己与过去割裂。仍而,人间的友善和亲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从亲人那儿得到的。感受不到人间的真善美,人生就一片灰色,暗淡无光。

   我相信,劣质精子里也会有一丝人性,不用说吕多了。当继子塔塔夫和继母妮柯尔有了间隙,生了仇雠,塔塔夫捉弄继母,在她的衣服里塞大头针,在她的被子里塞臭鸡蛋,吕多巧妙地周旋塔塔夫,维护母亲。可是自私狭隘的母亲却毫不领情,沉沦在醉死梦生的生活里,醉酒、驾车、撞人、和米肖离异,不能自拔。母亲的冷酷,使他生出了对命运的迷惘。“他隔着大门往着未来,但是不知道怎样才能摆脱自己的命运”。一个心灵备受摧残的少年能否还有未来?假定他能回归社会,要付多少倍的努力来纠正自己的心理缺陷,调整身心,适应并融入正常生活。同样的人,不同的起点,造就截然不同的命运。积累了将近半个世纪的磨难以后,经验告诉我:吕多维克——这个人彻底没戏。

   不知是否每个人都有贵人相助。毋庸置疑,吕多的贵人就是母亲的表姐纳奈特,每周坚持到阁楼上来看他,给他玩具,给他整理衣服,接回自己家里住;在妮柯尔嫁给米肖以后,纳奈特还不嫌麻烦特意去看他、去关心他、给他写信勉励他,把他视同己出。如果纳奈特的生命长一点,我想,吕多决不会和母亲共同走向毁灭。仍而,这只是善良的假设。来自社会方方面面无情的摧残,致使吕多产生了强烈的反弹,有了火烧收容院义无反顾的叛逆举措。一个人无所畏惧生,一个人也无所畏惧死,一个人清除了生死的界限,一个人得忍受多大的绝望才能做得到!没有爱和尊重的温暖,命运的刻薄,使吕多短暂的一生都在逆水行舟。

   从阁楼到米肖家到收容院到旧货船:阁楼上牲畜般的生活;家里被母亲无处不在的鄙视;到收容院里被拉柯夫的歧视;旧货船上与大自然搏斗的挣扎,小小的生命尝尽了人间的辛酸。如果吕多在天堂有回忆,首先闪念得肯定是和阿芒蒂娜昙花一现的友情。从互相送花到互相交谈到亲密无间,纯洁的友情最甜蜜,“就像被一千个吻封住”。仍而,被世俗所不待见的友情唯一的结局只好戛然而止。

   与收获短暂的友情相比,亲情却无休止地沦丧。从阁楼的地板缝里窥见母亲睡觉的那一刻起,内心就涌动着亲近母亲的一股暖流,米肖家的对母亲的维护,收容院的给母亲的信,直到在旧货船上,从没有冷却对母亲的思念。母亲放纵的生活里却容纳不下他。当他魂牵梦萦流浪乞讨着去看望母亲的时候,母亲妮柯尔却已经和米肖离婚,和别人生活在一起。按响电铃的一刹那他感到恐惧万分,当听到“另一个星球传来的脚步声时”, 强烈胆小多疑的性格使他逃避了,他留给母亲和情人的是一个“老流浪汉”的背影,这个悲惨的“老流浪汉”就在母亲家花园的洞穴里过了一夜。

   我天真地想,妮柯尔为什么不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尽管面对杂种,心灵上时一条深深地壕沟,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难道不能正视现实,克服任性,为孩子多付一点心血和时间,调整一下对孩子,对自己生活的态度,而不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一味胡来,乃至被绝望的儿子掐死共同葬身大海呢。反省需要认识缺点承认错误,反省需要勇气,女人也许天生缺少这方面的基因吧。四十年来,我一直想听听一个女人对儿子的自责,那怕只言片语,仍而,没有。女人的这种天生缺陷,使我一直被自己白痴般的天真困扰。也许,吕多妮柯尔,早死早超生,基督说:“属于凯撒的归凯撒,属于上帝的归上帝。”                            09、1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