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陈泱潮文集
·瓮安李秀忠“被打死”与“被打个半死”,程度有区别,性质没两样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
·高度评价和支持《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公告》
●北京奥运
·观北京奥运欢迎宴会有感致胡锦涛 (1图)
·欺骗是中共的统治手段
·北京奥运救不了专制独裁暴政必然垮台的命!
●根治国土资源
·致温家宝总理:当前是开展长江黄河珠江上源植树造林的大好机会
·对国土资源进行根本性治理,早比晚好,为比不为好
●声援08宪章
·声援08宪章,强烈要求停止对《08宪章》签名人的迫害!
·锺沛璋:权贵垄断贫富差距 政改不力问题多(图)
·强烈谴责中共决策集团批捕刘晓波,支持郭国汀自愿为刘晓波辩护的义举!
●对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的批评和建言
·2009年两会期间,致吴邦国委员长暨全国人大全体代表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补遗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告示
·否定人类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作为【类的同一性】(外一帖)
·关于人有没有【类的同一性】的进一步探讨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抨击金正日王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原题:论时间刻度与历史的公正性)

——推荐不可多得的新太史公力作


《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一书


   
    陈尔晋(陈泱潮)

   
    2009-10-30

历史是时间的链条。从这个链条来看,除了早期相信共产党,响应共产党号召,为帮助共产党整风的1957年大鸣大放运动之外,《特权论》的出现,标志着共产社会必须进行民主革命、建立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的目标已经明确。这表明对共产制度斯大林模式的批判已经成熟到位,人民对斯大林模式的反抗实际上已经从自为走向自觉,而且是达到了自觉。这毫无疑问就是、才是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开始。


我在《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一文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243_1.shtml中,已经明确把中国自觉反抗斯大林模式的民主革命,划分成了五个阶段:

   
    A.寥若晨星的大使命担当者——民运先躯
   
    B.79年民主墙阶段,乃是中国民主运动第二代
   
    C.第三代:《中国之春》和86学潮,中共体制内具有良心良知的知识分子的投入
   
    D.第四代:89/6.4埋下了中共覆亡的定时炸弹
   
    E.第五代:互联网电子民主墙是专制独裁的克星"

无论任何人怎么想按照自己的主观愿望改写历史,但是,历史的时间刻度和定性,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写的。这就是历史的公正之处!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民运队伍内部,既没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定义有一个确切的共识,又没有对“中国民主运动”起承转合时间序列有一个明确的认定。甚至有的民运朋友,以自己个人的名利得失来讲授所谓“中国民运史”。这些讲授往往带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姑且不说有故意抬高自己打击别人、掩盖事实真相、把水搅混,典型的的政治道德败坏沽名钓誉之嫌,不能不承认确实具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之弊。这些讲授是否符合客观历史?只有当同时期全部可信的史料见诸公众面前的时候,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


好了,2009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一书。作者印红标,1951年出生,是北京大学博士,现在北大国际关系学院任教。该书以高度负责任和严谨的学术态度,全面考察和研究了文革期间中国青年的社会与政治思潮。是一部十分不可多得的史料汇集和没有个人毁誉得失考虑的公允精当的颇有太史公笔法的评论文集。非常值得研究当代中国历史、文革历史和中国民运思想源流的人士认真一读。

   
    学者丁东先生对此书作了如下评论:

丁东盛赞印红标的博士论文《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

   
    今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印红标的博士论文《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这本书在近几年我国的文科博士论文中,是少有的力作。它选题难度大,无论在中国思想史研究的领域里比较,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领域比较,都是佼佼者。作者不同于那些一心混文凭的博士,他是一个以学术为志业的人。为了完成这个课题,倾注了十几年的心血,搜集了尽可能完备的文献资料,又不辞辛苦寻找历史当事人进行口述采访。他对纷纭繁复的思想资料条分缕析,展示了一幅既理性求实,又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近年来为人们所关注的遇罗克、王申酉、杨小凯、李九莲,以及上百位青年思想者,在这幅长卷里都有恰当的定位和论述。
   
    本书的另一个特色是对思想群落的挖掘与研究。这方面的研究也像考古挖掘一样,非常有魅力。从北京的“二流社”、黄以平沙龙、徐浩渊沙龙、赵一凡沙龙、上海的“小东楼”沙龙、鲁燕生沙龙、河南驻马店的研究群体、晋中山村的“精神飞地”、贵州安顺的思想村落、宁夏的“共产主义自修大学”、许成钢理论通讯学习小组、广州的“李一哲”群体、四川万县(现为重庆市)“马列主义研究会”一直到山西太原的“张赵集团”,作者一一加以钩沉。展示了在那个严酷年代里,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青年人追求真理的热情和社团活动的艰难,记录了一代思想先驱者付出的惨重代价。
   
    作者是北京大学博士,又在北京大学任教,这样好的博士论文,为什么不在北京大学出版,而要拿到香港中文大学出版?一个明摆着的事实是,这样的书,北大出版社不好出,国内其他学术出版机构也不好出。国内的学术期刊,也很难发。这不是贬低北大。北大的学术环境在国内应当算是比较好的。印红标在《后记》里说:“能够把文化大革命题材列为博士论文题目,在当今高校并非寻常之事。我非常感谢我的导师潘国华教授、导师组长黄宗良教授以及林勋建教授对我这个选题的全力支持,我把这看作北京大学学术自由、兼容并包优秀传统的体现,当作学术前辈对我的信任和鞭策。”“在此,我还要特别提出对学术界老前辈赵宝煦教授的感激。多年来,赵宝煦教授始终如一地鼓励和支持我进行文革研究,尽他的可能为我提供多方面的帮助。”这些感激之词,不是客套话,而是真心话。我知道,不少大学和研究所,对于具有挑战性的选题,是不鼓励的。不论博士生的论文,还是教师的科研项目,都存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潜规则。北大在这方面,多少还保存着一些九十年前的传统。比起那些历史上不曾有过蔡元培的大学,还是好得多。

朱学勤对这本书有两句评语:“应该反对的是,以文革的方式否定文革;更应该反对的是,以否定文革的方式延续文革。”这两句话比较拗口。说白了,不管哪一种不容许表达、不容许讨论的方式,都是文化专制的表现。这种方式的存在,对于学术的繁荣,的确是太不利了。

   
    这是此书一页的连接: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XTsc9YvVSX0C&pg=PA466&lpg=PA466&dq=%E9%99%88%E5%B0%94%E6%99%8B&source=bl&ots=GF6pbQ13XZ&sig=sv7Zw59NvldJNVbdH2oYSiHCC8M&hl=zh-CN&ei=2azqSsXWLY_d-Qa39q3pCw&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10&ved=0CCYQ6AEwCThQ#v=onepage&q=%E9%99%88%E5%B0%94%E6%99%8B&f=false

本书在网上可以买到。


印红标先生客观公正的文革期间青年思潮的史料收集和评论,对于那些斤斤计较于个人毁誉得失,从而违背历史真实的主观随意性胡诌,是一面很好的照妖镜。


文革幸存者陈尔晋(陈泱潮)特此推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