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陈泱潮文集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Ⅱ?
·党军就是匪军:中共两次对中国的全面大抢劫依仗的就是党指挥枪
·千万不要为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所迷惑!
·一切坚持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都是人民公敌
·呼吁欧美国家疏离坚持中国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
·反对军队国家化罪恶滔天
·呼吁全军将士以《军方研讨会文》为指南,积极成就军队国家化
·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希望在中国军人身上
·当今中共确如温家宝所说:不搞政改只有死路一条
·共军“人民军队”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军队国家化是历史赋予中国军人的神圣使命
·坚持党指挥枪是中国百病祸殃
·军人的觉醒是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最重要因素
●万万不可搞什么“小军委”“大战略区”
·推动民主化改革,严防军阀割据战乱(1)
·2.历史也必将证明吾今日预言的准确性
·3. 当前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横遭二度抢劫,民心社会危如累卵
·4.和平时期沿用军区设置本已荒谬
·5.现在搞东、西、南、北、中战略区,更是荒谬绝伦
·6.传统帝王文化的严重影响,注定中国绝不能搞新的封建藩镇
·7.中共国四分五裂的魔咒
·8.尽快实行新五权民主宪政改革是中国免于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战乱的唯一良方
· 9.陈尔晋(陈泱潮)一生致力于救世救心三件大事
·希望之声电台广播陳泱潮:陳水扁案是給中共貪官的警告
·10.中共获得永生之路抑或是遭逢短命之途的分野点
·11、陈尔晋(陈泱潮)的被扼杀,实属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和不幸
·12、结束语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一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二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三
·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全文)
◇◇◇◇◇
▲宗教救心卷
●中国宗教简介
·中国的宗教信仰简介(上)
·金鸡三唱
·佛说佛教信仰对象“如来”乃是 上帝,不能搞偶像崇拜(7图)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圣灵福音
·圣灵福音目录.1
·圣灵福音概说.2
·圣灵福音快镰刀.3
·圣灵福音新开端.4
·圣灵福音锁钥.5
·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圣灵福音大卫王转世.7
·圣灵福音确认.8
·圣灵福音谁受圣膏.9
·圣灵福音. 转世证据.10
·圣灵福音 再确认.11
·灵福音末期与“人子”.12
·圣灵福音又再确认.13
·圣灵福音感而应.14
·圣灵福音15·新道路
●应许的显示
·《天药》跋--对〔《圣灵福音》天象图〕的纪实和感悟
·似乎是戴着光冕的发言人……
·《天药》跋——对〔《圣灵福音》天象图〕的纪实和感悟
·《圣经》明文记载耶稣是大卫王转世的10大证据
·末世倒计时一谈关于耶稣复临
·《圣经》关于神的复数恰恰证明了上帝是【唯一真神】
●匡扶者告全球基督徒书
·《匡扶者告全球基督徒书》按语与目录(图)
·一、[圣灵妙道](图)
·二、[收割时期四大特征]
·三、[“三位一体”本义]
·四、要注意保护圣灵启迪的真知灼见
·五、大突破带来大转变,迎接新天新地的到来
●天垂异像
·天垂异像,旒挂目前给人的启示(图)
·深望法轮功人士暨民运人士珍重之、珍惜之、遵循之!
·关于民运的归宿
·陈泱潮请教科学家:五彩祥光从何来?
·陈泱潮(陈尔晋)何许人也?
·天赐异像与人为造假的照片,根本没有可比性 (16张图)
·陈泱潮故乡宣威出现日晕奇观
●对《圣灵福音》的再认识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原题:论时间跨度与历史的公正性)

——推荐不可多得的新太史公力作


《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一书


   
   陈尔晋(陈泱潮)

   2009-10-30
   
   
   历史是时间的链条。从这个链条来看,除了早期相信共产党,响应共产党号召,为帮助共产党整风的1957年大鸣大放运动之外,《特权论》的出现,标志着共产社会必须进行民主革命、建立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的目标已经明确。这表明对共产制度斯大林模式的批判已经成熟到位,人民对斯大林模式的反抗实际上已经从自为走向自觉,而且是达到了自觉。这毫无疑问就是、才是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开始。

   
   我在《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一文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243_1.shtml中,已经明确把中国自觉反抗斯大林模式的民主革命,划分成了五个阶段:
   
    A.寥若晨星的大使命担当者——民运先躯
   
    B.79年民主墙阶段,乃是中国民主运动第二代
   
    C.第三代:《中国之春》和86学潮,中共体制内具有良心良知的知识分子的投入
   
    D.第四代:89/6.4埋下了中共覆亡的定时炸弹
   
    E.第五代:互联网电子民主墙是专制独裁的克星"
   
    无论任何人怎么想按照自己的主观愿望改写历史,但是,历史的时间刻度和定性,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写的。这就是历史的公正之处!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民运队伍内部,既没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定义有一个确切的共识,又没有对“中国民主运动”起承转合时间序列有一个明确的认定。甚至有的民运朋友,以自己个人的名利得失来讲授所谓“中国民运史”。这些讲授往往带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姑且不说有故意抬高自己打击别人、掩盖事实真相、把水搅混,典型的的政治道德败坏沽名钓誉之嫌,不能不承认确实具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之弊。这些讲授是否符合客观历史?只有当同时期全部可信的史料见诸公众面前的时候,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

   
   好了,2009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一书。作者印红标,1951年出生,是北京大学博士,现在北大国际关系学院任教。该书以高度负责任和严谨的学术态度,全面考察和研究了文革期间中国青年的社会与政治思潮。是一部十分不可多得的史料汇集和没有个人毁誉得失考虑的公允精当的颇有太史公笔法的评论文集。非常值得研究当代中国历史、文革历史和中国民运思想源流的人士认真一读。

   
   学者丁东先生对此书作了如下评论:
   
   丁东盛赞印红标的博士论文《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

   
   今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印红标的博士论文《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这本书在近几年我国的文科博士论文中,是少有的力作。它选题难度大,无论在中国思想史研究的领域里比较,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领域比较,都是佼佼者。作者不同于那些一心混文凭的博士,他是一个以学术为志业的人。为了完成这个课题,倾注了十几年的心血,搜集了尽可能完备的文献资料,又不辞辛苦寻找历史当事人进行口述采访。他对纷纭繁复的思想资料条分缕析,展示了一幅既理性求实,又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近年来为人们所关注的遇罗克、王申酉、杨小凯、李九莲,以及上百位青年思想者,在这幅长卷里都有恰当的定位和论述。
   
   本书的另一个特色是对思想群落的挖掘与研究。这方面的研究也像考古挖掘一样,非常有魅力。从北京的“二流社”、黄以平沙龙、徐浩渊沙龙、赵一凡沙龙、上海的“小东楼”沙龙、鲁燕生沙龙、河南驻马店的研究群体、晋中山村的“精神飞地”、贵州安顺的思想村落、宁夏的“共产主义自修大学”、许成钢理论通讯学习小组、广州的“李一哲”群体、四川万县(现为重庆市)“马列主义研究会”一直到山西太原的“张赵集团”,作者一一加以钩沉。展示了在那个严酷年代里,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青年人追求真理的热情和社团活动的艰难,记录了一代思想先驱者付出的惨重代价。
   
   作者是北京大学博士,又在北京大学任教,这样好的博士论文,为什么不在北京大学出版,而要拿到香港中文大学出版?一个明摆着的事实是,这样的书,北大出版社不好出,国内其他学术出版机构也不好出。国内的学术期刊,也很难发。这不是贬低北大。北大的学术环境在国内应当算是比较好的。印红标在《后记》里说:“能够把文化大革命题材列为博士论文题目,在当今高校并非寻常之事。我非常感谢我的导师潘国华教授、导师组长黄宗良教授以及林勋建教授对我这个选题的全力支持,我把这看作北京大学学术自由、兼容并包优秀传统的体现,当作学术前辈对我的信任和鞭策。”“在此,我还要特别提出对学术界老前辈赵宝煦教授的感激。多年来,赵宝煦教授始终如一地鼓励和支持我进行文革研究,尽他的可能为我提供多方面的帮助。”这些感激之词,不是客套话,而是真心话。我知道,不少大学和研究所,对于具有挑战性的选题,是不鼓励的。不论博士生的论文,还是教师的科研项目,都存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潜规则。北大在这方面,多少还保存着一些九十年前的传统。比起那些历史上不曾有过蔡元培的大学,还是好得多。
   
   朱学勤对这本书有两句评语:“应该反对的是,以文革的方式否定文革;更应该反对的是,以否定文革的方式延续文革。”这两句话比较拗口。说白了,不管哪一种不容许表达、不容许讨论的方式,都是文化专制的表现。这种方式的存在,对于学术的繁荣,的确是太不利了。

   
   这是此书一页的连接: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XTsc9YvVSX0C&pg=PA466&lpg=PA466&dq=%E9%99%88%E5%B0%94%E6%99%8B&source=bl&ots=GF6pbQ13XZ&sig=sv7Zw59NvldJNVbdH2oYSiHCC8M&hl=zh-CN&ei=2azqSsXWLY_d-Qa39q3pCw&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10&ved=0CCYQ6AEwCThQ#v=onepage&q=%E9%99%88%E5%B0%94%E6%99%8B&f=false
   
   本书在网上可以买到。

   
   印红标先生客观公正的文革期间青年思潮的史料收集和评论,对于那些斤斤计较于个人毁誉得失,从而违背历史真实的主观随意性胡诌,是一面很好的照妖镜。

   
   文革幸存者陈尔晋(陈泱潮)特此推荐。

   

此文于2009年10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