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陈泱潮文集
·“紫薇圣人”与传统文化“新集大成者”的相关问题
●当下正处于末世重新封神之际
·就宗教问题在线敬答白眉老人
●“火星小孩”
·对“火星小孩”惊人的预言难道还能无动于衷?
·霍金预言地球200年内毁灭 时空之门将启(图)
·ZT新闻联播不敢播的俄罗斯现状
·天人合一(1图)
●我为什么致力于神学研究和【有神论】宣传
·1. 从现实个人政治功利角度看涉足宗教和神学的危险性
·2.必须充分认识中共邪恶本质互为表里的两大基本点
·3. 彻底清除中共邪恶必须完成的双重任务: 终结专制独裁国体制度与破除【无神论】迷信
·4.必须重申必须充分明确彻底肃清中共祸害中国的两个重要标尺
·5. 人的潜意识中其实都存在着【有神论】基因
·6.人类已经到了末期
·7.不敢置天赋神圣使命于不顾
·8.自由、民主、人权保障制度的根基和巩固的条件
·9.【中共反对派的政治道德素养】问题
·10.中国民主革命导师的责任和义务
·11.没有充分的全面的思想理论精神信仰准备, 中国民主革命的成功只能是遥遥无期
·12.我们必须超前积极为中国民主化变革和后来者,开通道路、指明方向、奠定基础
·13.关于令人信服的神学必须有神迹证明的问题
·14.《圣灵福音》“小书卷”是《圣经》续篇的神迹显示
·15.决定性关头的忠告
·16. 这是我在又一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17.真的假不了,最终势必会得到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承认
●因果报应
·上帝是公义的:一切伤天害理的阴谋诡计都会大白于天下
·ZT以暴易暴的恶果:彭湃长子、堂侄的悲剧
·ZT孙中山轮回转世为张四目的故事
·請看人豬轉世真人真事:正義必能伸張〔2圖〕!
●真正能够拯救中国的唯一真神合一之歌
·强力推荐《迦南歌声》
●传承自有后来人
·圣徒学院超常博士后招生简章(B版)
▲专著:与披着宗教外衣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陈尔晋(陈泱潮)

2009-9-27 星期日 晴


   
   昨日乘火车离开丹麦。原定今日11:35到达巴黎,结果延至14:30才到,晚点3个小时。希翎妹妹的儿子吕信平开着他的出租车到站接余。幸好在德国科隆就给信平打过电话,告知火车晚点的信息,没有让他久等。
   

   与信平一见如故。在车上我们就聊起来。他在国内接受的大学教育,人很精干,很有经济头脑,政治观点与其姨妈完全相左,存在严重代沟。余深感余辈不能不正视这种代沟现象,也不能不尊重年轻一代的想法和认识。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理想主义的东西可能比较多。年轻一代,尤其是到西方生活过的年轻一代,他们的观点和感受,可能比我们更为实在。信平现在的职业是开出租车。巴黎可以说是旅游之都,客流量很大,关键是他办事认真,与一些大公司关系牢靠,所以生意不错,收入颇丰。希翎子楼信达和女朋友现住在他家。我来,原说好也住在他家。
   
   据他说,姨妈讲追求民主,可是在家里对他这个侄儿和儿子楼信达,往往会喝斥:“滚出去!”――也许,希翎这样一个具有刚烈性格的人,所思所想,多在国家大事,而不拘小节。在对待子侄问题上,很可能受中国传统家长制的影响,以为 “家鸡打的团团转,野鸡打的遍山飞”,难免有失。
   
   最重要的是,在车上吕信平就明确告诉余:不能把希翎追悼会开成一个控诉(共产党的)大会,指导思想是只能办成一个纯宗教追思会。
   
   由于我要住在他家。信平一路上就很细心地介绍我认路。他的家在巴黎西北角,坐地铁1号线到底(后来他给我一份中文地图,知道那方向最后一站是La Defense),再改乘巴士378或者272……经过8-9站,再下车步行两站地,就到他的家X号。一路上该注意的路标,他都指点得清清楚楚。这使我这个初来乍到世界级繁华都市巴黎的人得益不少。
   
   他的家是自己买下的两层楼房子,院子内正可以停车。楼上楼下,住房宽敞。厨房、餐厅、洗澡间、偌大的杂物间和一个上楼的小厅,还有一个卧室,都在一楼。信达就住在一楼这个卧室。
   
   到他家时信达不在。信平就领我上楼看看给我预备的住处。原来,他的太太是武汉人,回中国去了。因此,就将我安排住在主卧室。住宿条件当然不错。我表示谢谢他的周到接待和安排。
   
   他还要去上班,我送他下来,就见希翎的长子楼信达和他的女朋友张迪,恰好回来。记得1981年春天,中共中央9号文下达后,我回北京欲寻求路子阻止中共中央不要重复左的以阶级斗争为纲路线抓捕民主墙人士的途中(详见拙文《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88_1.shtml 或者http://www.zhhzg.org/inside5a_1.html ),曾经下车到过浙江武义农机厂,在他们家呆了2-3个小时,那时他还小。现在转眼过去了快30年,他已经将近不惑之年。人有见面之情,而且,希翎已经仙逝,想到没有能够在希翎在世时来看她,此刻人去楼空才匆匆赶来,不禁悲从中来,情不自禁大放悲声:“我来晚了!”和信达相拥而泣……
   
   信达和他的女朋友赶忙安排我一起吃饭,我们边吃边谈。信达还不忘和我拍照留念。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因为明天7点钟就必须起床去拉雪兹公墓,而许多准备工作还没有就绪。便不敢耽搁,大家边说话边做事。
   
   信达从小和妈妈来到巴黎,在巴黎长大,完全接受的是法国教育。会讲汉语,但是一些不常用的词汇往往听不懂,得问他的女友张迪小姐。
   
   张迪,辽宁大连人,高中就来巴黎留学,信达说张迪法语很好。
   
   信达问我:“为什么中国人把送花圈看得那么重?很多打给我的电话都是说做花圈,做花圈……我这几天好多时间就是化在做花圈的事情上。花圈很贵,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寄钱来……”这话问得我无言以对,也使我感到我疏漏了,没有打电话请他预定做花圈,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好在他告诉我说还会有多余的……
   
   就这样我们边讲话边做事,信达把刚刚买来的复印机安装好,就忙着把希翎的照片放大打印出来。张迪安排板报。我则把我致希翎的挽联写出。没有毛笔,只好用粗颜色笔代替毛笔。张迪帮助把16开打字纸裁开连接起来,我便以颜体字书写挽联。
   
   信达随即接到巴黎治丧小组负责人张伦博士的电话。张博士特别强调要信达坚持好明天发言无论任何人都不能以组织的名义出现,凡以组织名义的发言都不能允许。此外,说明他明天不能来参加追悼会,原因是他明天刚去一个大学开课。反复叮嘱发言人只能以个人名义……
   
   之后我才得知,此前信达已经给有关人士发出了一封重要的电子邮件。信达说:“这封电子邮件是由表哥口述,张迪打字,以我的名义发出的”。大意就是强调了追悼会一定要警惕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因此要回避政治问题,只能开成一个纯宗教追思会……
   
   继而得知,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在得知希翎去世后,主动捐助了5000欧元,作为希翎在巴黎安置墓地之用。这倒着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多年和我相知的女朋友今年2月已经买好飞机票在出关到香港上飞机的时候,就被国保卡住,不放出关来和我相聚。但是,能够在希翎已经发表过对中共表示绝望讲话的情况下,中共还能够这样捐助钱款帮助料理希翎后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值得肯定和欢迎的。希翎子侄由此安排希翎葬礼的基调,情有可原,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愿中共能够允准在北大或者人民大学建立希翎纪念碑,以了希翎遗愿,这样也有利于表明记取经验教训的态度,以慰天下正直知识分子之心,张扬正道,以壮国家元气,而千万不可行小惠而亏大节、掩大事。
   
   在和信达的交谈接触中,强烈感到信达像他妈妈一样,很真,很纯,讲话很直,而且不太了解中国人的心态和习惯,话语不小心就难免会令来参加追悼会的人产生误解。我便为他起草了一份明天追悼会上的讲话稿,供他参考:
   
   “我怀着非常悲恸的心情,和我亲爱的妈妈告别!
   
   也怀着万分感激的心情,感谢今天来出席我妈妈追悼会的所有亲朋好友和各界人士!
   
   妈妈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已经走入历史。相信历史会对妈妈的一生作出公正的评价。
   
   我作为一个晚辈,在法国长大,对中国发生的历史纠葛不太了解。我作为儿子,只是深深感到母亲殷切盼望回归故土的愿望没有实现,是一件非常痛心的事情。我希望妈妈未了的心愿,能够在不远的将来,通过在北京建立对她的纪念碑亭来实现。
   
   因此,我希望今天来参与吊唁妈妈的亲朋好友,着眼未来,帮助我处理好妈妈的善后事宜。
   
   谢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谢谢法国人民和朋友对我妈妈和我们一家的关怀和帮助!再次表示衷心感谢友好的法国人民和朋友!”
   
   我念给他听了一遍。他没有异议,只是让张迪对一些字句作了拼音旁注。
   
   24点,我上楼睡觉。尽管已经有两个晚上因为准备出门和在旅途上,没有睡好觉,但是,今夜却怎么也睡不着。实在是难以入寐啊!
   
   因为林希翎本身尽管是一个没有沾染过权势地位的人,但是,却实实在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政治人物!一位杰出的政治批评家!她的一生哪里脱离得开政治?林希翎这个响亮的名字,不是程海果个人的笔名,而是中共国时代的历史的深重伤痕!因了这样深重的伤痕,林希翎是中共国上个世纪50年代大鸣大放和反右运动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在那时的中共国知识分子以至于世界关注中共国事务的人们心目中,林希翎是自由天使的化身,是“最勇敢最有才华的女青年”(胡耀邦语)。是自由知识分子的旗帜!离开政治来悼念林希翎,就是一片空白,毫无意义!还有什么可以悼念的?这是性格刚烈的林希翎所绝对不能容忍的!我作为她的挚友,深知她的本色和不幸。在明天可以说是举国知识分子和海外华人知识分子都瞩目的为她盖棺定论的追悼会上,不为她说句公道话,何以对得住希翎在天之灵?希翎在天之灵又何以能够安息……
   
   但是,眼前他的子侄家人也确实有难言之忧,能否在北京建立纪念希翎的碑亭,也确实会是希翎在天之灵不能不牵挂的一件事情……
   
   28日凌晨两点多,吕信平下班回来,见我还没有睡,又和我说了一会话。更加使我感到十分为难。
   
   思来想去,天已经将近拂晓。

最后,是隐隐感到冥冥之中有呼召,加上中国传统文化的“情义道德”四字,使我下定决心:人活一生,盖棺定论最为重要——作为林希翎的挚友、义友,我必须敢于担当,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林希翎葬礼上,为林希翎盖棺定论说句公道话!同时要兼顾到希翎家人子侄的难处,对中共的批评基调应是建设性的,而不是攻击性的,点到为止。

   
   为了慎重起见,我匆匆草拟了一个发言稿。就听到信达已经起床漱洗了。
   
   巴黎,是我父亲曾经留学生活过20多年的地方,是我曾经多么向往来的地方。岂料我来巴黎的第一夜,竞是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

2009-9-28 星期一 晴


   
   今天是犹太教的大日子――赎罪日,碰巧也是我的农历生日。

正好在这一天举行希翎的葬礼,或许是无巧不成书,或许是上帝对中国自由天使林希翎的特别恩典,专门拣选差遣我在希翎最需要帮助的此时此刻,专程远道赶来为她致祭送葬。

   
   清晨7点半,出发去著名的拉雪兹公墓。吕信平先生已经将余招呼上他的车,准备打火启动。余想就余的发言稿内容应当并且必须和楼信达通报沟通一下,便又下车改乘楼信达和他的女友的车。张迪请我坐在前面,我说,我在后面好和您们说话,方便您们两都听得清。

一路上和他们谈话。深深感到楼信达虽然在法国长大,但他的性格和其母极其相似,非常敬爱母亲,对母亲的博闻强记、很高的领悟力、敏捷的谈吐……发自内心深深敬佩;对母亲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法治建设,也能充分理解。对余准备在葬礼上宣读的为他妈妈殚精竭虑所写的《悼辞》,认为很好,没有什么修改意见。

   
   到公墓还没有停车,就看见已经有人持着写有悼念林希翎字样的挽带鲜花,早早来参加希翎大姐的追悼会。下车后相见招呼,才知道是从巴黎外地赶来的名叫玛丽(王华)的中国人,她还代表国内的朋友铁流等知名人士来献花致哀……可见,远在异国巴黎的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牵动着广大同时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心!
   
   由于拉雪兹公墓火化堂还没有开门。信达就为我在有着巴黎公社遗迹和诸多法国著名人物碑墓的拉雪兹公墓留影纪念,同时我们两也合影留念。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