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败者转胜]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败者转胜

   来源:动向杂志
    谢天谢地,终於过去了!依旧是老戏登场:天安门前,再泛红潮,再驰钢甲,再翔铁鸟.当然,锣鼓更响了,但却是空场。钳制神州六十年,仍需显示武力以威慑天下,以恫吓“刁民”。此地的时空倒错,彷彿建政之初的毛氏又凌空下旨严令:“只许你们规规矩矩,不许你们乱说乱动。”而城墙之外,石首式的哀怨之歌,遍山遍野,动地而起,隐隐传来。
   甲子盛典:耀武扬威其外,空白记忆其内,无一观众於城。
   真正的胜者并不取决於战场
   严格说,那记忆已被撕成了碎片:六十年被一辟为二。前三十年,一片空白,一笔带过;后三十年,虽浓涂重抹,亦插有禁区──一九八九─一九九二──乃党国机密,不容窥探。

   “盛世”中国,踵事增华,却成失忆之邦。
   既然官方修史蓄意留白,那么,填补空白,直面历史,释放记忆的洪水,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甲子原点──一九四九那个时间点,是海内外关注的聚焦点.时间与空间,都被那个拐点一辟为二。划海而治,两岸画出了两条平行的历史轨迹:
   在大陆,从韩战、暴力土改、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开始,经合作化,工商业国有化,反右,大跃进,公社化,大饥荒,四清,文革,联美抗苏,到民主墙,改革开放,六四屠杀,权贵市场化,经济起飞,贪腐横行……
   在台湾,从“二、二八”,和平土改,基层选举,出口导向经济战略,“自由中国”运动,经济起飞,本土化改革,“美丽岛”运动,中央民代改选,“党外”力量崛起,直到解严,开放党禁报禁,总统直选,政党政治成型……
   这两条轨迹,形象迥异,标示出了国族共同体在空间分割下的截然不同的命运.就其中单个个人的运程而言,大体可以说:败者转胜,胜者转败。败者先行,胜者蹒跚随后仿之。诚如龙应台女士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里所言,败者“创造出一个不同的社会,奠定了不同於以往的价值。……他们到了岛上,因为军事彻底失败,使得后来六十年,台湾发展另一套价值,这不是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是一套温柔人文价值。如果不是因为军事失败,也许我们岛上还发展不出以个人幸福为核心的文明价值。我以他们为荣,感谢他们失败。”而胜者至今依旧不肯放下“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旗帜,惨淡经营以抗拒文明价值对国民的巨大诱惑力,仍在庞然大酱缸里挣扎摇摆.
   “意志胜利了,意志没有了”
   虽然,胜者举行了他们佔领大陆六十年的炫耀军力的盛典,彰显了他们《意志的胜利》(希特勒德国的经典影片)。但明眼人不难察觉,它的精神灵魂已被掏空,它的五脏六腑已经腐烂,只剩下一个张牙舞爪的空壳了。如是:意志胜利了。意志没有了。
   不过,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而缺乏自信,则是残酷行为的催化剂。
   有鉴於此,近些时日以来,一股悲凉之雾──像漆一样黑且无孔不入的雾,近来从四面八方围拢侵袭泛滥开来……浓浓的,无以化开,无以排解:
   互联网被封得密不透风,国内知识界家园天益网被蒸发了,刘晓波被正式逮捕了,谭作人被判了,艾未未被打了,同样的黑打,高智晟、许志永、滕彪……早已领教,郭泉、黄琦也都被捕被审了,连过去多次往返中港的冉云飞也被禁足香江了……。在新疆,在西藏,则实施戒严式统治,大军压境,滥捕滥判,道路以目。
   有友朋至,描绘了一幅悲观主义的末世图景:在全球金融危机所造就的绥靖主义氛围下,北京当局,以债主之傲姿,愈益张狂,要山有山,要水得水,罔顾国际社会的谴责,毫无顾忌地在国内实施人权迫害。甚至经济领域也开始倒退,实施国进民退,扩展国有垄断企业地盘,并进而影响各国企业家乃至政府的行为方式。
   典型的法西斯式治国方略
   这里发生的事,正在精确地複制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当年制式:一种国家主义型号的举国体制。这种体制确保国家集中力量办事,效率极高,能优先发展军事能力,在某些经济领域对国民实施准入歧视,垄断最核心的经济部门;厉行秘密警察治国,实行军国主义教育,培养顺民精神,鼓舞国民为国牺牲。并且充分利用低人权、差环境的低成本优势在国际贸易中谋取超额利益。其根本目标,是确保统治利益集团的权力不倒、利益不散。诸状种种,已经是典型的法西斯式治国方略了。
   比当年德国尤为甚者,是管制方式黑社会化这一中国特色。由於北京加入WTO,在经济上与国际接轨,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与脸面,像毛一样完全公开地“无法无天”已经难以为继.於是,黑社会式的操作即大行其道,政治案件以非政治刑事罪名获罪,已经泛滥成灾。而前述多起僱用打手黑打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的案件则是另一类例证.如今,“警匪一家”已非地区现象,而是全国皆然。人谓“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这已成后邓时代中国的一道特殊风景线,恰如当年的“李、闻被刺案”和“江南案”一样,呈现出皇朝晚期的典型徵象。
   历史上没有一个单纯依恃暴力的、失忆的政权能固若金汤运程久远,一个也没有。
   今年,是共产主义笼罩中国的一甲子祭年,破土而出的,有去年底今年初的《零八宪章》。而一九一七年则是共产主义初次得手笼罩俄国之年,同样是一甲子后,一九七七年,在苏俄的卫星国捷克,《七七宪章》破土而出。作为先声,它为十二年后(一九八九)共产帝国的大败亡做了预响。
   而今的中国,还需再等待十二年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