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李运良:金都血案的启示]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运良:金都血案的启示


   
   
   
   

   -------------------------------------------------
    1947年7月27日深夜,上海市中心突然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金都电影院内外大批宪兵、警察互相开火,二十余人饮弹死伤,倒在血泊之中,这就是震惊全国的“金都血案”。
      这天晚上,坐落在福熙路(今延安路)上的金都电影院正在上映陈燕燕、冯喆(zhe)主演的《龙凤花烛》,这部影片十分卖座,电影院一连几天场场爆满。
      
    [原金都电影院,现今是延安路石门路交叉口人行天桥在西北角的一只桥脚.]
   
李运良:金都血案的启示

    晚上九点多钟,正当第四场电影开始检票入场时,门口的检票员同几位观众发生了争执,原来有三个人手持两张电影票,欲再补一张票一起进去,但当时票房里已无余票,检票员便回答他们无票可补,但这三个人坚持要补票一起进场,将检票员拉住不放,于是,双方就吵了起来,越吵越厉害,引来了大批围观者,甚至连马路上的交通都堵塞了。
      这时,正在电影院附近值勤的警察卢云亭见有人争吵,围观影响交通,便前来讯问事由。他问明情况后,要检票员让这三个人进场后再补票,免得再吵下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检票员不买警察的帐,仍不肯放这三个人进去。
      正在这时候,湘沪警备司令部的一小队宪兵,在排长李豫泰带领下,巡逻到金都电影院。当时,宪兵常到电影院巡逻,以弹压无票看电影及为非作歹的军人。
      电影院人为了讨好宪兵,每当他们来巡逻时总是送上饮料、香烟招待,故宪兵对电影院的人颇有好感,如电影院内发生纠纷,宪兵总是不问青红皂白袒护电影院的人。
      这次李豫泰带宪兵巡逻到此,见警察帮观众说话,便不客气地走到卢云亭面前说:“这里有我在,你不用管了。”岂料卢是个刚从警训所毕业的新警察,不知天高地厚,回答说:“警察过问民众纠纷,责无旁贷。”
      李豫泰见对方嘴硬,又声色俱厉地说:“我是宪兵排长,别说老百姓的事,就是你们警察的事我也管得。”
      但是,卢云亭不甘示弱,又针锋相对地回答:“宪兵的职责是管束军人,不该插手民众纠纷,更不应妨碍警察执行任务。”
   
    [原金都电影院,现已分租给几家商铺]
   
李运良:金都血案的启示

      李豫泰见一个小小的警察竟敢在大庭广众面前一再顶撞自己,恼羞成怒,便摆出宪兵队长的威风,伸手打了卢云亭两记耳光。他手下的那班宪兵见排长动了手,也一拥而上,将卢云亭拖进电影院铁门内拳打脚踢。
      这时,恰巧有个警察路过金都电影院,见卢云亭被宪兵拖进电影院毒打,急忙打电话通知新成警察分局,分局闻讯后两次派人到金都电影院与宪兵交涉,才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卢云亭救回分局。当时在分局的二十几个警察目睹卢的惨状,无不义愤填膺,决定冲到金都电影院去找宪兵算帐。
      当二十多名警察来到金都电影院时,第四场电影已散场,宪兵们也刚准备离开。李豫泰等宪兵忽然看到一群警察气势汹汹地冲来,知道事情不妙,急忙退入电影院拉上铁门。警察进不了电影院,就站在门口大声喊骂,这时正是值外勤警察下班的时候,路过的警察见同行与宪兵争吵,纷纷聚集过来。
      警察越聚越多,不一会儿就有百余人。
      电影院内的一小队宪兵只有十几个人,见门口的警察人多势众,群情激昂,也害怕起来,慌忙向宪兵队打电话告急,声称被警察包围,要求火速增援。
      二十分钟后,两辆满载着百余名全副武装宪兵的卡车驶到金都电影院门口,宪兵下车后立即冲进电影院,从二楼窗口伸出枪支,对准马路上的警察,一部分宪兵还爬上屋顶,架起了机枪。
      混乱中只听一声枪响,一名警察被击倒在马路中,接着枪声大作,电影院里的宪兵射出了成串的子弹,马路上带枪的警察也纷纷拔出手枪射击。
   
    [老板,侬店门口,六十年前有过枪战格,侬阿晓得伐? 枪战?赫三话四!我勿晓得!]
   
李运良:金都血案的启示

      由于宪兵占领了有利地形,火力猛烈,放在一阵枪战中,警察有七人被击毙,七人被击伤,另外还有六个行人被打死打伤。
      血案发生后,上海市警察局局长俞叔平、宪兵23团团长吴光运等人赶到现场。宪兵由吴带回营房,警察由俞劝离现场。李豫泰被湘沪警备司令部当场扣留。
      第二天早晨,全市警察代表在新成分局聚会,成立了“七·二七惨案善后委员会”,紧拉着,交通警开始罢岗。全市交通连续五天瘫痪。与此同时,二十名警察代表赴南京请愿,要求“从严惩办肇事祸首,从优抚恤死难家属”。
      8-2日上午,四百六十多个警察分乘十五辆卡车举行示威游行,沿途高呼“杀人偿命”,“血债要用血来还”等口号,示威游行的车队在宪兵23团团部绕了三圈,又通过南京路驶入中央殡仪馆。
      “金都血案”和警察的抗议浪潮惊动了最高当局,蒋总统亲自下达“手谕”,要求迅速制止事态扩大。他下令将宪兵23团全部调离上海,并将黄浦、新成、老闸三个警察分局局长撤职。
      1947年12月,南京军事法庭以“共同杀人罪”判处宪兵罗国新死刑,以“共同伤害身体罪”判处宪兵排长李豫泰有期徒刑二年。死伤二十多人的“金都血案”就这样抹平了。
   
   -------------------------------------------------
    1947年,是年何年? 正是中共消极抗战八年后,利用苏军占领东北之际,在东北骤然膨胀之年:以假分田,诱骗大量东北人参军;以苏日武器,編成武器裝備精良的四十個師,使中共总兵力骤然膨胀到一百二十餘萬人 ,而且在“国统區”還有严密而庞大的地下組織。攻城略地,极大威胁民国的安危.
   
    此前一年,一九四六年一月十日,在重慶成立“政治協商會議”, 國共兩黨簽訂“停戰協議”。可是,中共已是志在必得,一旦准备停当,就公然撕毁協議。八月十日,馬歇爾與司徒雷登發表聲明:“國共兩黨無法達成協議,內戰不可避免”。
   
    一九四七年春,台灣發生了“二二八”事件. 该事件幕後核心策劃者,是日本帝大畢業,延安中共中央派駐台灣的首腦 蔡孝乾,幫兇是被其吸收的共產黨員、圖謀台灣獨立的政客、及失勢意圖復辟的皇民,外加日遺的退伍軍人和浪人。這些人組成了“二七部隊”,由台共首領謝雪紅指揮執行。现已周知:“二二八事件”真正策划者是中共。正值東北、華北、延安地區中共进攻激烈之際,毛澤東又主導謝雪紅執行“打倒一黨獨裁的國民黨政府”, “建設台灣人民自治政府”的顛覆策略,其目的是逼使民国首尾不得安寧。
   
    面对中共骤然膨胀、南北夹击、志在必得的局面,民国上下,理当团结一心,共同御敌才是.孰知,在抗战胜利后,民国内部的磨擦与互斗,竟然越演越烈.金都电影院宪兵警察之战,算是小打小闹的了;中档的,杜聿明排斥孫立人,把他从东北赶到台湾;李天霞坐视张灵甫军败身亡;...再大的磨擦互斗,那就是桂系等地方势力与中央的矛盾对抗了。。。一直搞到战和狐疑、总统下野。
   
    与此同时,中共却上下一心,相忍为党,铁的纪律,革命坚定:必欲先把大陆政权夺到手,然后再去争权夺利不迟.
   
    终于大陆易帜,民国的宪兵也罢、警察也罢、国军也罢、特工也罢,统统被纳入“反动军警宪特”,一概镇压。民国的光荣历史、先进政制、英雄人物、卓越领袖。。。。一概被贴上“反动”标签,被中共从大陆扫荡殆尽。有些人,天真地以为:“中共也不过象民国一样,总要给人出路吧?”,对中共存有朦胧幻想,而留在大陆,到头来,欲逃不能,悔莫及矣!李豫泰、卢云亭、俞叔平、吴光运、。。。今何在哉?
    一眨眼,六十年过去了!
   
    民国大体不怯公战、但何以如此勇于私斗? 败退到了台湾,此疾几曾改乎?似乎未曾。
    究其大者,2000年总统选举,因李逆伙同绿营挑拨使间,连宋反目,遂致国家总统大位旁落陈贼水扁之手。即使事后检讨认识,深悔中计,2004年再团结起来,却“回天乏术”,再也翻不过来。一直要等到台湾老百姓受足8年苦,被贪污了几十億,才将民进党赶了下台。后果如此严重,除了严惩台独贪污犯陈水扁及其同伙之外,蓝营不应从中得到更深刻点儿的教训吗?
    据说反目之某方至今犹存气恼,愤愤不已.意气何其盛也!
   
    有人说:"民国的民主太多,就乱了."众人哗然大笑,以为他言不及义、以为他有利益在大陆,故而媚共,乱说.但是扳除支节抽去繁象,这种说法,不是正好言语微中,钩划了民国乱象的大模样吗? 从1946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中華民國國民代表大會在南京制訂憲法,開始實行憲政起,说来也怪,人群的动乱就多了起来.就象几亿只弹簧,被压久了,一旦压力去除,就以几亿种模样伸展自己,人人自以为是大股东.从1947年的“金都血案”,到2009年的"我把选票投给了你,怎么见你就这么难?";从抗日英雄被诬为"反动派"而民众居然弃若敝履,到民运在欧美的相互攻忓,无不一一表现着几亿只弹簧的卓越弹性.
   
    我若能到台湾,什么地方也不去,先要跪在老总统灵前,向老总统以及国军英灵,痛悔痛哭痛斥我等不良民众冷漠背弃民族英雄之不仁不义.三千五百万同胞的生命,我们民族怎能遗忘?三百万民族精英国军将士的鲜血生命牺牲精神,我们民族怎能容忍被中共无端贴上"反动派"标签而将之遗忘抛弃?
   
    当今的台湾,真是太民主了,其表现之一,就是许多许多选举:县市长选举、县市议员选举、立委选举、总统选举、。。。听到地下电台、娱乐小报的说三道四,也不用去查核,马上可以对昨天还在崇拜的政治家泼口大骂;已经吃了民进党这么大的亏,但只要它再欺骗,又会情不自禁地 去听去信去激昂去紧跟。无怪乎太史公说:“南人轻骠”!一个社会到了年年忙选举,月月忙选举的地步,把大量人力物力投放到选举上去。这倒很象是赌徒喜欢的频繁赌博:赌输了不算,再赌、不断的赌,紧接着赌,。。。对多数选民而言,这难道不是对他们庄严选择的一种亵渎?
   
    对国民党而言,一到选举,就会有一个十分突出的现象出现:叫“脱党参选”。我们可以从TV节目中看到这些傲桀不驯的党员.
   
    在十件事里,党有九件照顾他、优抚他,第十件事,党要整合选情、贯彻全党的意志,他就会象弹簧一样跳起来,把党的意志塞到个人利益的尊腚之下:“含泪脱党,坚决参选”。反正二年后又可以恢复党籍,好汉何需二十年?看到此,我就又会想起“金都血案”。觉得,象桂粤晋川那样的军伐派系,现今固然是没有了,但是,新产生了诸如农田水利信贷合作等等的地方派系.民国的内斗顽症,何以悠久如此无法克服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