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那几个日本师生是在侮辱华人,还是在埋汰自己、哗众取宠、博人一
   笑?我想你们自己都没搞懂,也不想搞懂,以为,只要坚持下去,就是胜
   利了。
   
     你们以为新一届领导一定会支持聚起来的大学生?不管有理没理?
   
     你们希望新一届领导是每逢聚起来的大学生就必爱必护必保的,还是
   洞察秋毫赏罚分明的?
   
     你们以为日寇对华所犯的血海深仇靠你们聚起来几次,开除几个日本
   来华的大学生就报成了?
   
     就目前网上所见的报道而言,我看,那几个日本师生是在埋汰自己、
   哗众取宠、博华人一笑。
   
     他们可能是不妥的、蠢的,但无罪,更不能把他们的行为上纲到侮辱
   华人。
   
     中国人对日寇的恨,不能轻率地加于和平的日本老百姓、不能作为华
   人不当处理两国平民日常关系的借口。
   
     就目前网上所见的报道而言,我认为,西安大学生应站出来,讲清事
   实。回忆日人当天身上的文字、确认日人当天口述的语言。如果那几个日
   本师生的确只是在哗众取宠、博华人一笑,西安大学生应该向被围攻、辱
   骂、 打、开除者赔礼道歉,主动要求校方收回错误的开除令。
   
     太史公司马迁的老乡们应有此理、应有此义、应有此胆、应有此识。
   
     中华民族应当是一个爱憎有因、动辄有理、有过必改、是非分明的民
   族。
   
     我认为有些人该恨的不去恨,不该恨的却恨得死去活来;有些人把外国
   人一概以帝国主义者疑之恨之,却把曾经打压自己仍在不断打压自己的封建
   专制者爱得要命,说是要“扶清灭洋”咯!此何人者?义和团拳匪也!
   
     爱国切勿学拳匪!
   
   ~~~~~~~~~~~~~~~~~~~~~~~~~~~~~~~~
   ......
   ~~~~~~~~~~~~~~~~~~~~~~~~~~~~~~~~
   The Chinese V.I.P Reference ┌──┐  [email protected]
   The Best Chinese e-Magazine │则兼│  http://bigNews.org
   i SUPPORT FREEDOM OF SPEECH │明听│ 国际统一刊号ISSN:1097-2625
   ──────────────└──┘──────────────
   ~~~~~~~~~~~~~~~~~~~~~~~~~~~~~~~~
   [博讯]
    [主页]->[百家争鸣]->[被代表的恐惧--黑眼睛文集]->[答胡温胜对西安大学生的质疑]
   
    答胡温胜对西安大学生的质疑
   
   
      近日读了胡温胜先生发表在《大参考》2003.11.1的文章“爱国切勿学拳匪!--就‘日人辱华事件’致西安大学生”一文,文中提了好几个问题质疑西安大学生,我曾是一名在西安读书的大学生,我试着来回答好了。(下文中以胡表示胡温胜,黑表示作者本人)
   
      胡:因为你们是聚起来的大学生,你们就代表了爱国、正义、和民族?
   
   
   
      黑:我觉得这句话在逻辑上有问题,这句话实际上隐藏着这个提问“聚起来的大学生就代表了爱国、正义、和民族?”,大学生们有这样自以为是过吗?是你加给学生的吧?我们看了演出,就觉得受到了侮辱,就自发地集会起来表达我们的不满意愿,这是我们的权利啊。我们不是代表者,没有说要代表谁,也没有说我们就代表了爱国、正义和民族,我们只能代表我们自己,我知道我们内心的情绪是什么,内心的感受是什么,我觉得我们有权利去游行。更何况在这个被代表的国家里面,我们是被代表者,不是代表者,我们无权说我们代表了爱国、正义和民族。就像别人也没有权说他们始终代表人民、始终代表先进文化、始终代表生产力的发展方向一样。再说了,爱国嘛民族嘛,是全国每个人的民族尊严、国家尊严意志的总和,我们学生的民族尊严、国家尊严意志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正义嘛,即正当性,是需要公众评价的,谁说“我就代表了正义”都是荒谬的。(在这里,我觉得要警惕啊,我们被代表者,可不要粘染代表者的习气,动不动就要代表别人要不得的啊)
   
      胡:因为六四是聚起来的大学生,全国支援他们,至今爱怜他们,你们就和六四一样,应得到全国的支持爱怜?  
   
   
      黑:六四学生是我们的榜样,他们曾用自己的赤条条的身躯来对抗来到天安门对着人民的“人民”军队的黑洞洞的枪口和坦克,不顾自己生命危险而去反腐败反贪污,他们并没有想过去搏得谁或者全国人民的支持,只是考虙到他们有权利有义务去反贪污反腐败,所以他们自发地进行了游行示威。当然,从后来的情势来看他们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持。今天我们游行,如果我们的愿望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认同,这当然很值得高兴,但是我们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博得别人的支持或者爱怜。
   
      胡:因为你们坚持认为那几个日本师生是在侮辱华人,他们就是在侮辱华人?他们就该受到围攻、辱骂、 打、开除?
   
   
      黑:这几个日本人在我们面前表演,是一种表达,他们能在我们面前表达,这个表达让我们觉得受到了羞辱,我们大学生当然有权利在他们面前表达我们的愤怒,我觉得这是合情合理的。
   
      胡:那几个日本师生是在侮辱华人,还是在埋汰自己、哗众取宠、博人一笑?我想你们自己都没搞懂,也不想搞懂,以为,只要坚持下去,就是胜利了。
   
   
      黑:你认为我们没搞懂,难道我们真的就是没有搞懂吗?难道我们七千多个学生个个都比你胡温胜傻?“...胜利...”这样的说法,用着这不太合适吧?还是拿回去用在文山会海中象“庆贺...胜利召开”等等口号中合适些吧。
   
      胡:你们以为新一届领导一定会支持聚起来的大学生?不管有理没理?
   
   
      黑:以为新一届领导一定会支持聚起来的大学生,才去游行,这不是拍马屁吗?用这样的语言来形容学生,亏你说得出!还说“不管有理没理”!我们游行抗议日本人的侮辱性演出,可没有打出类似“小平你好”那样的马屁标幅。
   
      胡:你们希望新一届领导是每逢聚起来的大学生就必爱必护必保的,还是洞察秋毫赏罚分明的?
   
   
      黑:我们希望新一界的领导,首先是讲人权的领导,能停止压制人权,开放言禁、党禁,放弃一党专政;希望他能学学戈尔巴乔夫,将全民每个人的人权自由、民主放在个人权力之上,民众会记得的;要是没这个魄力就退让,让民众来选择;都什么年代了,对人权迫害应当有个犯罪意识。我们喜欢的,不是“每逢聚起来的大学生就必爱必护必保的”,或者说“洞察秋毫赏罚分明的”的这样一个领导。本来,我们学生本来就有人权,都有自主权利;对聚起来的大学生爱与不爱,该不该抓起来,或者说应不应该鼓励,不应是某个领导说了算的事情,要领导“爱”、“护”我们才能生存的时代必需结束!还有,奖罚分明与否,这不是应让某个领导来批示的,应该由公开的法律来界定。提出这样的问题,根本就是一种人治的想法,是类似民众昐皇帝的一种想法。都什么年代了,还这样提问?我们希望不光是领导,包括我们每一个普通公民都明白,民众不再需要一个皇帝,不再需要什么代表者,类似封建皇朝的被代表的时代必须结束!
   
      胡:你们以为日寇对华所犯的血海深仇靠你们聚起来几次,开除几个日本来华的大学生就报成了?
   
   
      黑:要报日寇对华所犯的血海深仇,每个人国民都匹夫有责。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要赶紧成为一个讲究人权、民主的国家、成为一个每个人都有尊严的这样一个国家。现在我们在这个被代表的国家里,每个人都没有尊严,不能自主说话,没有完整人格的人,这样的一个人面对生活在自由民主国家的外国人,当然是矮了半截。如何面对国际社会,如何面对其它国家,如何能直起腰板来在外国面前保有尊严,不在于我们游行几次,在于我们国家能不能够实现民主,我们的国民是否有充分的尊严、权利和自由。(浅儿协助整理003.11.7 于中国大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