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吴钩月 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钩月 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孙女士,手拿钱包,头带耳环.10月某日搭乘长途汽车,从吴江七都,来到上海.车停在上海火车站北区.
   
    刚下车,即有一30出头的中年男子(下简称中生)走上前来询问于她:到沪何处?何干?孙答:来沪打工,先去亲戚家.中生说:“巧极了,我就是到车站来招工的.”他说自己手下有一家成衣厂,业务量极大,需要许多女工,叫孙跟着他,到他厂里去.

    此时,过来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年男子(下简称老生),向中生打招呼。中生一见他就责怪他:电脑哪能到现在还勿送来?老生说:抱歉、抱歉!今天正好配齐,打算给你送去。是不是一起到
   我公司提货去?中生说好,并叫孙一起去帮忙提货。孙犹豫不决,中生即晓以大义,称:怎么不向雷锋同志学习?对本企业电脑化,每个职工都要尽心竭力啊,等等。结果孙被拉上一辆TAXI,
   与中生、老生一起到了山西北路某大楼下。老生让中生与孙在路边暂等,自己则进了大楼。
   
    不久,路上来了一个20几岁的女子(下简称女生),东问西问。问到中生这里,向中生及孙诉说:自己是云南N化工公司的销售员,到上海来,为的是要给山西北路上的M公司送货,不想,这个M公司,找来找去也找不到。。。中生说:这个M公司么,本来是在山西北路格搭块的,现在么,搬到宝山去了,老远的。女生说:那怎么办?那怎么办?一副极其窘困的模样。
   
    中生于是问她:侬送的到底是啥格化工产品?拿出来,大家看看好伐?女生扭扭捏捏,终于拿出了如下图所示的,带有“FEIJIAN”字样的“化工产品”来。
   
吴钩月 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FEIJIAN 图
   
    中生一见“FEIJIAN”此物,显得非常熟悉的样子,对孙说:这是成衣行业处理衣服必备的药剂,每一粒药的溶液,可以处理100件衣服,是热门货。中生转而对女生说:你要到宝山,去找M
   公司,也很犯难。不如在此找个识货的脱手,不一样吗?侬有意思格话,开只价位过来。女生沉思再三,答应以每版(十粒)980元的价格脱手,称自己就是这个价拿来的,只保个血本,一分也
   不赚的。
   
    正在此时,老生从大楼里踱了出来,一见到中生手中的“FEIJIAN”此物,也显得非常熟悉的样子,连连追问:这是谁的?有多少?愿意脱手伐?要几钿?中生就顺势问他:假使拨侬,
   侬出几钿?老生说:200元一粒,也合算的。这个货多少行俏?有多少,要多少。说完又关照中生及孙:计算机马上用电梯运下来了,你们预备好。说完又进了大楼。
   
    见老生一走,中生就作出吾意已决的样子。他脱下手表、脱下戒子、又从皮夹子里拿出几百元,一起塞给女生,从女生手里把五版“FEIJIAN”(共50粒“药”)捏到自己手中。女生大呼:
   不行!不行!这点钱加上手表、戒子,不过3000元出头点,我值5000元的货怎么肯给你们呢?中生转身,又求又逼,要孙跟他一道做这笔必赚无疑的生意。说着说着,他就拉开孙的钱包,把里
   面的500元拿出来,给了女生。女生仍然大呼:不行!不行!不够!不够!说着女生就扑到孙身上,把她的耳环拉了下来,一面说:这还差不多。孙说:这是我女儿给我的礼物,我怎么肯用它去做生意?要从女生手里夺回耳环。。。中生一面斥骂女生太贪心不足,一面又开导孙说:那个计算机公司的老头子肯出200元一粒,我们买给他,不是稳赚的吗。又说:我拉牢伊(指女生)等在此地,万一“FEIJIAN”脱不了手,就把货退拨伊,要伊退钱、退耳环。侬笃定好了。说着,就把五版“FEIJIAN”塞到孙手里,叫她进大楼去找那个计算机公司的老头。
   
    孙进了大楼,既找不到计算机公司,也找不到那个老头。惊慌失措地从大楼跑出来,发现中生和女生都不见了踪影。她手拿五版“FEIJIAN”,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有人劝孙向上海公安派出所报案,有人却劝孙算了算了:
    “上海公安派出所,保护核心利益为主,兼管党政首长安全,够忙的;大上海,平日里杀人命案,绑架勒索案涛涛不绝;毒贩、黑道、东突、日益嚣张;拆迁、改制引出多少访民、冤民、群体事件?你这一点儿事,派出所碍板数以"事实不明,证据不清"不予立案的.这一点儿钱,算了算了!算是捐给世博了!”
   
    四周旁观者,摇摇头,叹口气,也就走开了!
   

此文于2009年10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