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巴克栏目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有一次,与同道朋友交流,谈到了中国民运形势的进展以及如何进展的问题?并假想了中国民运进展的各种样式的具体模式,还谈到了中国民运进程新的进展条件。大家一致认为,想在大的事业中显露头角的人任何时代都不会缺乏,关键是天才的政治家没有出现和社会发展不给机会时,这样的人才尽管不少也必然会被埋没。
   今天这个时代,被流氓当局折腾的已到了改朝换代的非常时期,我们不走出来,谁走出来?一茬茬的民主人士尚没有叩开走向民主的大门,我们不主动产生新的具体路数,怎么能改变停滞不前的被动格局?只有民主制度下的社会运作机制里,才能使更多的不易被权威承认的、实际比权威人还有能力的人发挥才能,才能更有保障地显示身手,才能在社会实践中比个高低正误。而我们这些不能被社会承认的民主精英,只有推倒独裁统治,才能迎来施展才学的前程。
   在独裁制度下的中国社会,许多并不来至权威阶层反被权威打压的众多智慧人士被无情地埋没着,所以,在中国,这种独裁群体在不出现弊端的前提下也没有什么大的演化,在社会发展产生许多问题与自然演化规律难以融合时,我们中原逐鹿的机会就自然的越来越多,我们的光荣使命促使我们选择准确的道路走下去。

   在独裁者控制的社会里,凡是权威的,往往是有限的而又占据更多不该占据的权威空间、才导致了原本更能发展新的权威的机会浪费了,或扼杀了,这也是中国出现“强大”但需要稳定时期不得不卖国或出卖国家巨大利益才能维持独裁政权的变态现象的一个原因。
   说实际一点,就象卓别林的女儿说过的:“上帝给了我性,我为什么不更好地利用呢”?上苍给了我们智慧,我们为什么不更好地运用呢?人生嘛,站着,坐着,都是死,为什么不努力一下,风光一番呢?但对于鄙人来讲,并不想什么风光,而是如何地雪耻!我相信中国境内有这样心态的群体更大了,因为邪恶势力给我无辜制造的耻辱,我无法高姿态的原谅,因为直到现在,他们监视我,不准我乱说乱动,好象我应该是个天生的坏分子,我只能不能与他们平等的生活才能使他们稳定天下。
   当我有位同仁在聊到为什么想着、惦念着,甚至把终生用在推翻独裁政权上时,他认真地这样告诉我道:“现在,我每天有一万(元)的进项,北京我有房,上海我有房,海南我有房,各个地方我都有生意做,车子我有六部,要说享受,我不比别人差多少,可是,想想我不过就是给他们写了几封建议信,不过就是写了几篇揭露他们贪污的文章,可他们就抓我坐了两年牢房。想起这事,我心里就犯堵”。
   再想象国家,到了卖国贼出在首脑上的尴尬,他们是不觉得这样做太亏心,而且是为了维系独裁政权,能够大把地花钱,能够不顾民族利益,去贴外人的冷屁股。更可恶的是:他们这样做,还不准我们说说,议论议论,简直是孰可忍孰不可忍。记得有个叫武卫国先生这样说:“把话往绝了说:洗钱尽管洗去,杀人尽管杀去,天蹋地陷就天蹋地陷,你万不能断我十几亿人及子孙的后路(详见《中南海最怕点破的死穴》)”。他这样说就是因为所谓的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先生在所谓的越来越强大之时偏偏要不经过中国群体知道就恭送了中国的大片土地给俄罗斯——总约588万平方公里领土,这是历年来依靠卖国生存的卖国贼都不敢做的而江泽民却能做的,我们才对推翻独裁制度的需求多么地迫切。
   所以,我们对流氓当局不抱任何好的希望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堕落得不顾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程度,而且是死不改悔,他们除了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以外,即使做了一些对国家人民有利的事那也是为了不迅速死亡的需要,他们却不会把国家人民利益放在个人利益之上,这也是我们坚决要淘汰他们的根本所在。问题是,如何淘汰,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与做法,我认为也是大家在思想不能统一、条件尚不完备之前,都有自己的权利来实践,也只有实践才能检验真正可行的路数。是说,只要对民主事业有补,大家先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完全正确。
   不过,我们都清楚,在国内明来,只要是对独裁制度和对利益掠夺者不利的,都会被猎杀,也是我们面对现实不得不认真思考如何才能改变我们作为猎物的状况,这是最基本的战略思考,如果改变不了被猎食的条件,那么我们就不可能在我们的直接影响下、真正使独裁制度寿终正寝,这也是我们不得不懂得的根本所在,是我们正确理解实际的、客观问题的基本纲要。
   我认同了阿衍先生对我们说的“能改变任何状态、符合自然演变规律的‘思想超人’只有天才政治家才能作为指导者”的政治思维。是的,真正能为社会发展调理阴阳变化的不是那些仅给某个人一块面包却不能给我们群体正确的斗争条件的所谓领袖;真正的民运领袖他懂得如何使民运群体积极的行动起来,还能使他们看到如何做才更适宜群体的生存与发展。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这样的天才诞生,才能从根本解决好国家最根本的实际问题。
   现在,国内的有点政治思想基础的人不是找党就是想建党,好象他懂了只有依靠集体的力量才能打败武装到牙齿的政府杀戮者,其实,早在20年前,中国境内以及海外建党组团的已经不少,可没有任何一个党派或其他政治群体能给予中国已流氓化了的独裁当局以最沉痛的打击,这是为什么?难道这不是实际问题么?或是没有人敢作敢为么?不是的,任何一个时代,在没有民主制度到来之前,开初建党组团都不是成功的,反易使自己过早地被杀戮者杀掉或关押,这是因为他的势力不足以保护自己,也没有条件杜绝自己的行为被流氓独裁者的爪牙发现。试想,独裁者最怕的是有别人比他更强大,他们会让你去自由发展壮大么?
   因此,我之所以不提倡建党组团就是因为过早的建党组团根本就无法正常开展工作,为了民主事业的完成,我们就是需要实际可行的谋略,必须的需要政治智慧适合时代发展,我赞同那种实际运作而不被流氓戕害的合理的活动,所以我也认为只有合法作为这样地鼓吹,但这种合法是借助而不是被奴役。
   
   2009年10月2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