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栏目
·信手永远
·萩雨,有关自己的事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与一些网上朋友交流,谈到了一些对当前中国民主事业的不同看法,在国内,呼吁民主进程的人已经占据了人群中的绝对多数,只不过,不关心政治的人对社会进步取之冷漠的态度,其实问起他们来“当然民主制度好了”地反馈给我们一样的信息。可利益集团却不这样认为,因为目前独裁的流氓制度有利于他们的掠夺,这样的制度对于挟持国家政权的人来讲,在做违反宪法时也不会被群体干扰。例如江泽民出卖国土,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甚至连国家总理,国防部长都不清楚,即使7大常委成员,也就是2个人暗箱操作地当家作主了,成了很成功的汉奸卖国贼。
   如果是民主制度,这样的出卖国土式的国家大事是不会存在的,因为民主制度基本堵住了不利于国家人民利益的流氓与无知的行为。民主制度于国于民是有利的,但邪恶的政权挟持者,出于个人利益,是不会自动交出国家政权的,余下的就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我们作为中国公民的成员,就该利用我们具有的权力与条件,推开他们,使他们不能这样卖国而为所欲为,在他们很卑鄙下流、出卖国家利益时能被及时地遏制住。
   那么,我们该采用什么办法呢?好言相劝得到的是杀害我同胞的子弹;得到的是身陷囹圄;得到的是没有了自由。甚至诽谤我们,侮辱我们,把我们搞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所以,我已经同意一些同仁的说法:“不惜一切代价,不在乎什么手段,可以为祖国献身,只要能实现国家民主制度”。说起来,实现国家民主制度,不违背共产党设计的宪法的最基本精神,更符合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我们有什么不可以努力的呢?在共产党的教化中,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加上与我们自己的思考也没有原则上的冲突,为什么不这样走呢?

   剩下的,就是设计上的正确与否?而公开我们的政治主张,行动主张,有先生说不好,说是我们没有做,独裁者就知道了,很不好,有些还真的不能说。就如湖南的民主党负责人谢长法先生经常说的“真正可行的政治谋略是不能说的,能说的,就不是可行的谋略”。我不这样认为,认为当前利益集团根本就没有心智耐心听我们说什么,关键是怕我们准确地做。而我们每一个设计,都符合谋略上的需要,具体行动中的借鉴,那么,特务们不是也能知道吗?其实,不用担心,我们的所想,能说出来,就有说出来的道理,最起码,我们的同仁可以参考。我的想法就是大家能在我们设想的前提下,提炼出大家具体需要的东西,但也不一定哪种都是真的可用的。
   我谈过,利用东南亚对立的空间,扶植利于我们发展的势力,其实这种说法即使特务知道,他们汇报给利益集团,也不会被重视,因为他们已经不具备产生新的政治主张的能耐了,让他们都知道,反而他们就已经不再理睬,至于我们即使真的这样操作,国内海外,志士仁人,啥样的条件都具备,他们能阻挡得了么?再说,我们扶植谁?谁对我们最有利,在没有筛选前,连我们自己都不清楚,他们有什么远见能影响我们的进程?
   时代发展了,先天条件具备了,如何做,独裁者不具备条件完全阻挡得了,那么我们还有什么担心的不能做的呢?没有先天条件,我们再思考也没有用,具备了先天条件以后,即使你不思考,别人一样会思考,关键是我们应该能够影响或给能做或能这样思考的人一个提示最好,这样就能产生群策群力的政治效果。再说了,独裁者在国内能控制住大家不能为所欲为,但他们却阻挡不了客居在海外的同仁的具体活动,只要大家接受王炳章、彭明的教训,那么,谁做,谁不做,他们都不清楚,更不要说,做什么,不做什么,他们更不清楚了。
   一些政治技巧说出来,对于猪脑壳组成的独裁集团来讲,根本是往脑袋里灌也灌不进去,外行人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再说了,真正的政治智慧,行动技巧太多了,连我们自己都不清楚谁选哪种,我们自己也不固定如何做,我们的对手、独裁者怎么能知道呢?他们的智商这么低下,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前些年,我们谈到了打通内外通道,方便协调,有人说,如何实施?其实内外通道早就有人打通,网络世界,只要有代理软件,不用一分钟就能把我们的意思传递出去,把外边同仁的意见反馈回来,独裁集团怎么能阻挡得住呢?关键是我们该有所新的步骤了而已。
   现在,我遇到了几个真正能为民主事业不怕献身的人,这些人,一旦组织起来,就能产生很好的影响,但我不提倡民主党式的公开身份地组党建团,因为独裁者会利用他们的流氓法则抓捕,我们何必这样给他们个破坏条件呢?但真正能决定中国命运的、又能推动民主进程的人,国内也就这么几个人吧?所行与否,还是在实践中看结果吧!更况,我谈这些,不外就几个人看得明白,大多数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或说的究竟会有什么用处。
   如今,谁该再是中国民主进程新的推动者呢?我认为,刘晓波不是,海外的各色各样的民运组织的政治主张也已不行了,过时了,所以也不是,也不能,但中国的民主进程确实需要有人来推动。不过,一旦能形成点规模,刘晓波类的,海外的民运人士,就能汇聚强大的民主力量,中共独裁当局更挡也挡不住了。到那时,也就是独裁者悲哀、我们欢聚一堂的时候。
   所以,我说过,天才的政治家是给这些人制造发挥才能的时代巨人,这样的政治家已经诞生,也该诞生了,而时代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给我们创造一个新的领域,新的发展条件,使我们有所能地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然而这一天,已不会太远了。
   
   2009年10月1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