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张三一言
·海外极左颠三倒四的打天下坐天下论
·[与垬反造谣针锋相对] 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加一篇)
·最强自由民主文章,一刻钟颠覆你的思想
·废除法西斯,就是法西斯?
·“打薄政变论”救不了极左灭亡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帮亲必帮谬,反仇更反理
·洪哲胜曲笔亲共护毛
·善意理解,很不容易
·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冶炼奴才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民粹反污归真
·杀人和正义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民众是盲目的愚民、群氓?
·李旺阳真的“死不瞑目”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转发:向李旺陽致敬/張豔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袪除个人宽恕神宽恕外衣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甚么是群众运动 群众运动的与对错
·平反不同翻案
·先民主还是先法治的争论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一港人说:香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
·请王希哲准备为极左毛派担幡买水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发现民主原子
·人有没有民主基因?
·胡天下薄天下即是毛左天下
·为造反正名
·是欲坐天下的野心家困扰中国几千年
·为暴力革命辩护+民主可伴隨暴力
·缺失民主文化的民主
·善恶莫言【不认同强盗是好小偷】
·中国民主,毛左无份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谈毛左势力+从公民运动说到无罪推定
·魔鬼的话:不介意失去这一小撮人
·岂有此理的民主发展阶段说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协商民主之我见
·论民主不打天下不坐天下
·中華民國是革命得民主還是改良得民主?
·“言論自由”糾偏
·談談“民主不是萬能”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集體無意識”睇真滴
·為何進入繁榮反而促進革命?
·“民主來了!”
·從猴王爭奪戰說到認知元民主
·“有缺失民主”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1
·充足的民主不會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 2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淺談平等與等級
·中國的突變、巨變和突破
·民主與人的素
·為甚麼民主派不能與共產黨共存?
·評黨官學宋圭武民不得放屁的“民主”
·基督教與民主
·笑談人與神佛仙妖鬼怪
·中华民国到了要救亡的时候──悲啊,中华岛国!
·人民没有权利要民主+他有制,我有制
·盼明君強國還是求民福民權?
·暴力革命必然建立暴政?
·托克维尔的“估错”与“判对”
·右派上臺一定比共產黨更壞?
·聽聽我講共產黨員最壞的道理
·中國“可控轉型”?
·共產黨可以改造嗎?
·不发强国梦
·只做个人幸福梦
·作惡殘民:共產黨中國夢
·
·
·
·腐長在貪永固,習魁自欺賦新詞
·請中國人走彎路走死路
·黨內民主,高山滾鼓
·王希哲的天賦反人類權利
·权力私有:极残暴的实践,极荒谬的理论
·賣國賊高唱愛國歌,愛國者被罵作賣國賊
·真“無產階級專政”時不見右派敢暴力反抗!
·民主也会反民主?
·香港民主或有希望
·一無是處的共黨說:吾黨有一是
·對敵人,一個也不寬恕!
·反正義報復的暴易暴論
·有一種正義是報復正義
·讀網隨感錄五篇
·習近平因沒有自信而禁七講
·不能以魔鬼置換維護正義的法官(+4篇)
·六四之後,唯通革命
·香港獨立和中華邦聯(+四篇)
·習近平會不會實行政改?(+3篇)
·只有獨裁才能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張三一言
   

   施化在新世紀發表了《中國革命破壞了多少價值?》一文(http://ncn.org/view.php?id=76166&)。我就順其文題以《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此文回之。
   
   
   [一]、不要隨心所欲討論
   
   
   和施化先生討論問題很感困難。施先生論理的時候邏輯前後不一致,對概念的界定、限定隨心轉變。例如施先生原本是『提倡減少或盡量不用“革命”一詞』『把“革命”請下神壇。』現在,一反常慣,大量使用革命一詞,使人難於適應,“容易把人搞糊塗”。原先說美國立國戰爭與顏色革命不是革命,現在又說都是革命,只是有“需要給予細致區分”的革命。期待施先生討論問題時有一個一以貫之的基本原點。
   
   
   其次,施先生往往隨心所欲地提出不存在的問題。在我們的討論中,你我都明確無誤地給出了各自的革命定義。例如施先生說:『現在有人提出要革命,又不說明是哪一種,容易把人搞糊塗』。這就不是事實。施先生早就給了施氏革命定義:『我這裡說的革命,是中國傳統意義上的用暴力更換一個政權的手段,不是指科技革命或顏色革命。這種革命的一個重要特點是,革命發起者在社會階層中的地位不確定,有人形容為“邊緣人”。他們號稱代表底層階級的利益,但最終目的不過是“皇帝輪流做”,實現革命者自己的利益。』施先生又說:『有了湯武革命在前,又有毛式革命在後,中國人頭腦裏對革命的概念,已經成為定勢,不可撼動了。』──很明確你的革命定義就是:用暴力更換一個政權的手段,其結果就是皇帝輪流做。根據你的革命定義。得出「美國獨立戰爭,嚴格講不是一次革命」的論斷(你現在又把它說成是與別國有區別的革命)。
   
   
   我的界定是:革命就是要求結束舊制度或政權,代之以新制度或政權。並且多次提到今天的民主革命就是用自由民主憲政制度和政權取代一黨專政專制制度和政權。這就是說今天的革命就是以先進優質的制度或政權取代落後劣質的制度或政權。
   
   
   在這樣情況下,你忽然又來個『現在有人提出要革命,又不說明是哪一種』,這不是更『容易把人搞糊塗』嗎?請問,你是要我按照雙方有革命定義討論還是以沒有定義討論?今後討論是依你的湯毛定勢革命(顏色革命、美法英革命不是革命)進行討論,還是按照你現在的顏色革命、美法英革命也是革命的概念進行討論?你最好給我一個明確回答。
   
   
   再加一個實例,你一時說中國革命始於湯武止於毛已成定勢,一時又說:中國革命的起迄時間大致上應當從孫中山的二次革命開始。你叫我怎麼討論?
   
   
   我希望施先生討論問題論事時,不要隨心所欲給沒有事實支持甚至與事實相反結論。
   
   
   例如一,“革命要求隊伍純潔,高度一致”。這是以一片樹葉當森林。那是列斯毛革命特徵,是革命的特例,而不是革命通例;施先生把特例當通例了。請想一下,世界著名的葡萄牙青年軍官革命有多少列斯毛式的“隊伍純潔,高度一致”?美國建國革命有多少“隊伍純潔,高度一致”?之後的種類繁多的顏色革命有甚麼“革命要求隊伍純潔,高度一致”的影子?羅馬尼亞7日從廣場上群眾集會的一聲口哨聲中開始的革命,混亂得很,散漫烏合得很,哪裡有什麼“隊伍純潔,高度一致”的影子?現在主張在中國進行民主革命的國內外民運人士有多少主張或正在組建高度純潔、一致的隊伍的?
   
   
   例如二,『中國革命包括孫中山的革命,蔣介石國民政府的革命,在蘇聯指導下中國共產黨的革命。三個革命的目的都是為了創造一個嶄新的完美的政權,但革命的結果是破壞了所有中國傳統的和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是人禍橫流。這個歷史事實,不能不讓有思考能力的人震驚。 』
   
   
    “蘇聯指導下中國共產黨的革命”“破壞了所有中國傳統的和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可以理解。“蔣介石國民政府的革命”是何所指,它到底破壞了那些“中國傳統的和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你沒有說明,我也就不評論。孫中山革命結果“破壞了所有中國傳統的和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是不是太隨心所欲信口開河了?孫中山革命最大最明顯破壞的就是你多加指責的“皇帝輪流做”的傳統,就是有皇帝的傳統,你認為這是“寶貴價值”不應該破壞的東西?孫中山到底破壞了哪些“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孫中山革命之前中國有哪些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沒有這些價值又如何能進行破壞?孫中山不但沒有破壞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相反是引進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自由民主憲政──台灣現自由民主憲政制度和政權就是鐵證。請施先生回答,中國的“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是在被你指責的孫中山破壞性革命之前多還是孫中山革命之後多了?
   
   
   [二]、革命破壞了還是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孫中山這個歷史事實,被施先生思考成為“破壞了所有中國傳統的和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真是“不能不讓有思考能力的人震驚。”
   
   
   例如三,『簡單歷數一下中國革命破壞的價值,大致有︰平等,生命至上,共和,法治,簡言之,破壞的都是文明的價值。』
   
   
   我告訴施先生,你這純是枉加罪名。讓我逐條回答你。
   
   
   一,平等價值。
   
   
   施先生說:『中國社會的平等價值本來就很少,革命一來,乾脆徹底消除了。』請施先生認真思考清楚才回答我的問題。
   
   
   按照施先生的觀點,『中國革命包括孫中山的革命,蔣介石國民政府的革命,在甦聯指導下中國共產黨的革命』這段時間是「孫中山革命」大概指的是1911始的年辛亥革命,以及之後你所謂的“蔣介石國民政府的革命”的延續,近百年;共產黨最早组织在上海首先建立,時於1920年8月,也就是共產黨的“革命”肇始(實質是反革命,有機會另作專文討論),至今未休,所以,也是近一百年來。這一百年來,中國都處於“革命”時期。請思考,你說的中國三個革命約一百年間,在哪一時哪一刻存在“乾脆徹底消除了” 平等價值的狀態?或者這樣再問,在中國革命不休的一百年來的“平等價值”是增多了還是減少了?與施先生的判斷正好相反,中國的平等思想價值,雖則被毛澤東類的反革命嚴重打壓,但是,絕沒有出現“干脆徹底消除”的狀況。平等的政治實體和精神伴隨著孫中山類的良性革命增長著;就是說中國的平等價值是由革命促進和增長的。這增長最有力的證據是孫中山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建立了有制度上和法律上確認的公民平等的政治實體。面對無可質疑的事實,請施先生再自我修理一下,“革命一來,乾脆徹底消除了(中國的平等價值)”的結論。如果施先生說,共產黨的革命一來,乾脆徹底消除了中國的有限的平等價值,這就很接近事實了(可是,這是反革命干的,不是革命干的)。雖則符合事實,不過不符合施先生的目的:徹底否定革命。可見,施先生否定革命是建立在違背事實基礎上的。
   
   
   二,生命價值。
   
   
   先講一下小邏輯。『革命是要殺人的,不殺人的革命叫非暴力革命』就於邏輯不通。革命是要殺人的,就是革命=殺人;那麼,不殺人的革命叫非暴力革命,就是“不殺人的殺人叫做非暴力殺人”,怎麼理解?可見,施先生抹黑革命是建立在違背邏輯的基礎上的。
   
   
   施先生說:『每一次革命都有大量犧牲』,注意有“都有大量”這一詞組。施先生選擇了:『英國革命,法國革命,美國革命,西班牙革命,伊朗革命,中國革命都叫革命』為革命殺人之例。這是有傾向性的選擇:只選擇殺人的革命。但是,1688年英國革命、1974年的葡萄牙康乃馨革命、菲律賓人人民力量革命、蘇聯東歐顏色革命,加上其它難於盡列的,也不在施先生入選之例的各式顏色革命,“都有大量”殺人嗎?或者還可以退一步問:都有殺人嗎?
   
   
   客觀地說,革命既有殺人的也有不殺人的;有大量殺人的,也有少量殺人的。說革命“都有大量”殺人或者說都沒有殺人,均是片面之詞。問題是,第一,施先生把所有革命都斷定為“都有大量”殺人。更重要的是第二,今天說的民主革命,都是力主不殺人的革命,但是施先生非要把別人主張不殺人革命說成殺人革命不可。
   
   
   還要進一步評論。真的革命比不革命殺人多?
   
   
   歷史是不能假設的,但是邏輯的假設可以說明道理。假設每一個人命都是同價值的,又假設,四九年再發生一次推翻共產黨革命,可能會死三千萬人(共產黨說二十年內戰死一千萬人,另外有估計是在三千萬至五千萬左右,取去平均數是三千萬)。事實是沒有發生革命。沒有發生革命死了多少人?美國自由派學者的統計是毛澤東殺人排名第一:四千九百萬;《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提出,毛害死了七千萬;一般估計是共產黨統治近六十年死人累積數在一億之譜。(即使是後毛時代共產黨的每天都殺人,到底殺了多人?前幾年,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是:中國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1/5,但是中國的死刑數量卻比世界上其他國家死刑總數還多5倍。這到底是多少?前幾年,來自重慶直轄市的人大代表陳忠林說,每年中國有近一萬例需要立即執行的死刑案件。)單單就這些中國的現實來說,請施先生思考後回答,是革命死的人多還是不革命死的人多?
   
   
   三,共和價值。
   
   
   施先生說:『沒有幾個學者或教師解釋過“共和”兩字是什麼意思』,我建議施先生讀一下保守派政治學者劉軍寧的《共和•民主•憲政》、〈《共和•民主•憲政——自由主義思想研究》一書摘要〉。“共和”並不是像你隨心所欲的解釋。
   
   
   施先生說:『“革命”是與“共和”相抵觸的。你要革命就無法共和,你要共和就不需革命。』這又是信口開河隨心所欲的解釋。共和是相對於君主的政體,民主是相對於專制的政治制度;革命是相對於改良的手段。你可以說共和與君主相抵觸,民主與專制相抵觸,革命與改良相抵觸;怎麼可以說共和政體與革命這個手段相抵觸?
   
   
   革命是變更劣質政治制度或政權的為優質政治制度或政權的手段。也可以說,革命是建立共和制度或政權的手段。『英國革命,法國革命,美國革命,西班牙革命,伊朗革命,中國革命都叫革命』,這可是你說的啊,你所舉的這些革命中的一些革命和你未舉的革命不是建立了共和國了嗎?請施先生回答:建立共和的手段和它建立的共和(對象)怎麼會“相抵觸”?明明是要共和有時就需要革命,不要革命就可能沒有共和;怎麼會被你解讀成了『你要革命就無法共和,你要共和就不需革命。』?『革命把共和的價值破壞了』,既然是革命把共和的價值破壞了,那怎麼會出現你所舉例的一些革命中會直接建立共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