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张成觉文集
·民意岂可轻侮?——携孙参加香港争取普选游行记略
·岑泽波父女勇闯美国游泳锦标赛追记
·为了忘却的记述
·‘自相残杀’始于毛——富田事变及其他
·同是天涯沦落人——香港幸存右派一瞥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
·同修者的信仰与力量——目睹耳闻的法论功
·诗三首——‘右三帅’的‘悲喜愁乐’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阶级乎?路线乎?利益乎?
·‘狗抓耗子’武宜三
·作育英才 不亦乐乎——另类交大人之二(王宇纶)
·没有言论的57‘右派’
·寒冬腊月访罗孚
·‘文化沙漠’钻天杨——读《文苑缤纷》随感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
·悬壶济世显爱心——美籍华裔心血管专家岑瀑啸纪略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香江“凡人”陈愉林——一位右派的传奇故事/张成觉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
·情人节不送花?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
·左转无非求名利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访美归来,得阅龙应台新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片断,极为震撼。联想到去台国军之外的另类1949“失败者”及其后代的命运,夜不能寐。特撰此文以纾胸臆。
   
   
   八十二年前中共在所谓的“大革命”失败后,走上了武装割据啸聚山林的道路,曾任国民党中宣部代部长的毛不愧为宣传鼓动行家里手,提出“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鼓舞部众。奋斗二十二年,终于坐了龙庭。

   
   
   作为改朝换代的“失败者”,自此沦为贱民的,即使以当时中国四亿五千万人口的百分之五计算,也有二千二百余万。其中除留在大陆的国军官兵及各级政府官员职员外,还包括农村中的地主及其家属。他们被认为是旧政权的社会基础,在“新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饱受冲击,处于暗无天日的无边苦海中。岁月流逝,后代繁衍,其总数渐增;且贱民队伍日趋壮大,陆续加入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不法资本家和叛徒特务等等,至文革时期更扩展到不少“老革命”出身的“走资派”及其亲属子女。倘依毛所提打击面比例为百分之五的惯例,改革开放前夕即达四千万之多。对于这超过欧美不少国家一国人口的“失败者”群,每年十月一日毫无喜庆可言。“新中国”不属于他们。
   
   
   所幸境外有港澳和台湾,这三个地区跟异国一样被北京当局称作“海外”。但准确的说法应称“自由世界”。于是,上述“失败者”群总算还有一线光明可以投奔。大陆不亮港台亮,他们尚存出头的机会。
   
   
   以下简略介绍现居大洋彼岸的几位有关人士之事迹。
   
   
   头一位与古籍中的愚公相仿,“年且九十”。虽已不能率子孙“戮力平险”,却得幸运之神眷顾,自抗战以来未尝身处日军或极权暴政治下。四十年代前期一直在“大后方”上大学至毕业,抗战胜利后事业与家庭生活均比较平稳顺利。49年末大陆易帜前移居香港,夫妇执教于中小学。而子女则俱获“海外侨生”资助,毕业于台湾的大学。八十年代中叶中英谈判伊始,他举家先后移民。因属专业人士,故早入小康之列。晚年笃信教会,曾有捐赠房产之举。现儿孙满堂,且孙辈亦不乏完成大学学业者,并已有重孙。全家四代乐也融融。其第二代有成名医,蜚声国内,光耀门庭。
   
   
   但其兄弟姐妹与姻亲,则多为大陆之“运动员”,49年后屡遭折磨。其中“右派”三人,尤其苦不堪言。近年固有所转机,若干位之家庭甚至臻于小康,但与之相比,差距实不可以道里计也。论智力高下教育背景,同胞各人本无大异;现况如此悬殊,全因制度优劣判若天渊之故。
   
   
   再一位乃第二代。父母出生于民国政府高官之家,于中共建政后一落千丈。其本人偶获机会移民。现于彼邦悬壶济世,家境归入上等,独子大学毕业。堪称幸福家庭。但其“美国梦”殊非一帆风顺,而是历经16个春秋顽强打拼。“初到贵境”已过而立之年,英语不通,任职餐馆,日间工作逾10小时,疲劳不堪,还要苦学语言以求过关。其后幸而通过专业试,改任住院医生。三年间面对重重考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终于脱颖而出,回顾奋斗历程,获医学博士及专业资格者十中无一。
   
   
   奥巴马尝云:“yes,we can.”其实并非人人皆可列入we内也。当然,即使百无一能,基本生活要求仍有保障,且其衣食住行水平远超中国大陆。
   
   
   还有一对父子与笔者邂逅于飞机上。两人原在西北某省省会远郊农村生活,经祖辈亲属关系移居海外,至今6年。父某甲操蓝领工作,颇为辛苦。但其人虽不谙英语,作风踏实,获老板青睐。且因工会势力甚大,故饭碗牢靠,待遇不错,已购房一处,可谓安居乐业。子某乙刚从当地社区学院毕业,已觅得一份工。
   
   
   说来其家世相当独特。某甲之父本属贫农,却于50年代初一次为朋友传书递简,被卷入特务案入狱八年;其母为工人,来自东南沿海某大城市,后被劳教两年。某甲为家中幺子,生于大饥荒之后,却体格健壮,应是上苍可怜之而眷顾吧。
   
   
   某乙居美数年,英语已甚流利。出国前有一中学时期女友,两情相悦。此次特于机上购买精美饰物以作“见面礼”。看来有情人终成眷属,指日可期也。交谈间,某甲对故国当局颇有微词,亦自言幸运。
   
   
   龙应台书中称:
   
   
   我向失败者致敬,我的父辈他们分别是饱尝中国内战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失败者,但我以身为失败者第二代为荣。他们到了岛上,因为军事彻底失败,使得后来六十年,台湾发展另一套价值,这不是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是一套温柔人文价值。如果不是因为军事失败,也许我们岛上还发展不出以个人幸福为核心的文明价值。我以他们为荣,感谢他们失败,我讲这些话,希望还在庆祝胜利的北京当局听到。这本书如果有机会在大陆发行,副标可以定为“你所不了解的台湾”,我是要颠覆失败和胜利,不能以军事史来了解自己。
   
   
   这段话肯定是中南海现领导不爱听的。可以预期,她的新书不会有机会在大陆发行。但本文上面所提到的那几位“失败者”的后代,却必然对之产生强烈的共鸣。
   
   
   最后,要引用程晓农博士的精彩概括:
   
   
   ···中国这场天翻地覆的革命到底带来了什么?结论其实也很简单,它只是把原来的统治阶级推翻了,把原来这些流离在社会底层的一些个想造反的一些小文人,一些地痞,说的好听点是造反者,说的难听点就是一群土匪地痞,吸收到所谓革命的队伍中,成为革命的骨干,最后这批人掌了权力,取而代之成了新的统治阶级。
   
   
   现在是他们的子孙辈在中国统治着,在中国成为亿万富翁。所以,革命不过就是换一批人发财而已,这批新发财的人更糟糕!过去历史上的士绅阶级还有点所谓知书达礼,还有一点伦理。今天中国的统治阶级——共产党的精英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文化层次比历史上历代的官僚还要差。因为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官僚队伍如此的吃喝嫖赌到现在这种程度。如果用“腐化”形容,那么今天中国共产党官僚的腐化程度,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如果硬要讲只有中国模式,那么就是说中国模式一个重要特点是,他造就了一批红色贵族,一批腐化的登峰造极的红色贵族,这就是中国特色。我不相信全世界会很欣赏这样一个东西,会认为这套模式应该在世界各国推广。
   
   
   程博士所言当属不刊之论。但现任最高领导却另有说法。他在本届联合国大会上放言高论“和谐世界”,表明其绝不满足于在960万平方公里内构建“和谐社会”,而是立足华夏,放眼世界。真是志存高远,“自信心”爆棚!令人刮目相看。
   
   
   “青史凭谁定是非”?让事实作出回答吧!
   
   
   (09-9-25)晨曦初露完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