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曾节明文集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曾节明:刘路,假冒救援者的坑人陷阱——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9/7/2009
   
   随着刘路陷害多人行为的逐渐浮出水面、特别是最近他坑害严正学事实的曝光,我感到四个月前刘路对我的一次严重的误导行为决不是偶然、无意的行为,决心将之公布于众,以提醒更多的人谨防受到这个人诱骗。
   
   
   
   今年三月,我因为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政治庇护遭遇挫折,非常地焦急和苦恼,就在在网上公布了我的境遇;之后不久,数年来与我从无联系的刘路,忽然主动发来电子邮件,表达了对我遭遇的同情,并承诺要帮我取得赴美国的签证,把我一家人救到美国直接向美国政府申请庇护;由于刘路本人在大陆时已是知名人士,且一直以“维权律师”的身份活动,数年来十分活跃,我流亡泰国之前已知晓其人,当时此人又表现出的罕有的热情仗义姿态,因此刘路一度骗取了我的信任。我被他“将我全家救到美国”的“热忱”所迷惑,将我申请政庇的几乎所有个人材料都给了他。熟料,收了我的个人材料后,“将我全家救到美国”的承诺再无行动的下文,刘路与我谈话(通过SKYPE和电邮)的口气忽然变得怪异起来:不再作慷慨仗义之态,而是一再强调我的“精神”和“心理健康”问题;刘路依据我给他的材料中,有被迫承认自己是精神病患者,花钱作过精神病鉴定,以换取释放的一节,不冷不热地提请我注意自己的精神健康。刘路的变脸领我甚感诧异。
   
   在网上频频聊天的那段热乎时间里,我注意到刘路对胡锦涛罪恶的开脱倾向、以及法轮功和中国民运、异议的诸多人士持非常大的否定态度。那段时间刘路还得意洋洋地对我说:“张清扬”是他的另一个笔名;“张清扬”拼凑和杜撰的“新闻”,搞得连美国之音都相信真有“张清扬”其人。
   
   
   
   刘路又抓住我急于获得政治庇护焦急心理。五月十八日晚(曼谷时间),刘路通过SKYPE大力鼓动我一家三口于六月四日前往中国驻泰大使馆烧国旗,并说此举可以获得美国政府快速庇护(我当时尚未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还说美国薛伟等人已经协调好了,一旦因烧国旗被抓,将会立即获得美国大使馆的援助,薛伟届时将来泰国,担任泰国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现场指挥,泰国这边已经有好些人报名参加这一行动了,只是他们瞒着我云云。刘路当时还强烈要求我,不要把他对我说的这些告诉任何人。
   
   但是,在五月二十七日的一次异议人士聚会上,当我问赵俊卿(中国新民党人,是准备实施“六四”抗议行动的骨干之一),“六四”那天是否要烧中共国国旗时,赵俊卿明确作了否定回答,他说:他们曾经有过烧国旗的想法,但知晓泰国法律的朋友告诉他们,烧国旗在泰国违法,因此放弃了这一方案。赵俊卿说,异议人士一旦因触犯泰国法律被抓,不仅无益于获取政庇,反而会失去获取国际社会救助的条件。
   
   听到这些,我才没敢按照刘路的话去做。
   
   六月下旬,我见到当时正在曼谷的薛伟,向他核实刘路所说的情况,薛伟明确地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既没有刘路所说的与美国政府的事先协调、他本人也不是泰国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活动的计划者和指挥者;薛伟还说,烧国旗的抗议在泰国根本不可取,幸亏我没有去这样做,否则会被按泰国刑法处置,而一旦被泰国法办,本可以获得政治庇护的人也会失去获取庇护的机会,届时谁都救不了。
   
   至此,我恍然领悟到刘路的“建议”是何其危险!
   
   
   
   见我没有听他的话,刘路再次变了脸,开始在网上诬蔑我是“精神病患者”,并以我给他的个人材料为凭据,四处散播我“心理障碍”、“精神不正常”,鼓动某些与我不睦的人士在网上对我大肆进行人身攻击;至此,我终于彻底认清了刘路的真实嘴脸!
   
   但是,我已经付出的不小的代价,痛定思痛,我之所以上当,根本原因在于对真实的刘路缺乏了解,因此,我愿意我的切身的教训,提请更多的人们警惕刘路,警惕这种以“救援”面目出现的阴险坑害。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九年九月六日星期日傍晚于曼谷流亡寓所
   
   
   附:以下是今年五月十八日晚,刘路和我SKYPE谈话的原始记录:
   
   [5/18/2009 11:45:31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告诉你个绝密消息
   
   [5/18/2009 11:45:3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不得外传
   
   [5/18/2009 11:46:02 PM] seaman819 说: 好
   
   [5/18/2009 11:46:50 PM] seaman819 说: 请说
   
   [5/18/2009 11:47:1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你的问话是否在64之后?
   
   [5/18/2009 11:47:51 PM] seaman819 说: 问话?你是说联合国安排的面谈?
   
   [5/18/2009 11:47:54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对
   
   [5/18/2009 11:48:10 PM] seaman819 说: 五月初已经面谈完了
   
   [5/18/2009 11:48:15 PM] seaman819 说: 怎么?
   
   [5/18/2009 11:48:2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在等结果?
   
   [5/18/2009 11:48:33 PM] seaman819 说: 对
   
   [5/18/2009 11:48:3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还能不能递交新证据?
   
   [5/18/2009 11:48:51 PM] seaman819 说: 应该可以
   
   [5/18/2009 11:49:0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估计什么时候会有结果?
   
   [5/18/2009 11:49:26 PM] seaman819 说: 八月初
   
   [5/18/2009 11:49:31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太好了
   
   [5/18/2009 11:49:39 PM] seaman819 说: 你的绝密消息呢?
   
   [5/18/2009 11:49:44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64当日
   
   [5/18/2009 11:50:04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在曼谷中领馆会有行动
   
   [5/18/2009 11:50:07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你知道么?
   
   [5/18/2009 11:50:15 PM] seaman819 说: 哦?
   
   [5/18/2009 11:50:21 PM] seaman819 说: 什么活动?
   
   [5/18/2009 11:50:25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看来你不知道
   
   [5/18/2009 11:50:28 PM] seaman819 说: 这也是绝密?
   
   [5/18/2009 11:50:41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告诉你不要跟别人说,说了就完蛋了
   
   [5/18/2009 11:50:51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当然
   
   [5/18/2009 11:50:52 PM] seaman819 说: 一定
   
   [5/18/2009 11:51:03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按照我说的去做
   
   [5/18/2009 11:51:09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第一
   
   [5/18/2009 11:51:19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买三面中国国旗
   
   [5/18/2009 11:51:33 PM] seaman819 说: 哦?
   
   [5/18/2009 11:51:37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你、你妻子和儿子没人藏一面
   
   [5/18/2009 11:51:44 PM] seaman819 说: 哦
   
   [5/18/2009 11:51:51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不要让人看见
   
   [5/18/2009 11:52:02 PM] seaman819 说: 嗯?
   
   [5/18/2009 11:52:08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5/18/2009 11:52:19 PM] seaman819 说: 怎么?
   
   [5/18/2009 11:52:22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那天会有很多人去
   
   [5/18/2009 11:52:35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闹起来以后你们把它烧掉
   
   [5/18/2009 11:52:49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然后泰国警察会抓你们
   
   [5/18/2009 11:53:06 PM] seaman819 说: !!!
   
   [5/18/2009 11:53:07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美国这边会有人在哪里
   
   [5/18/2009 11:53:13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给你们拍照
   
   [5/18/2009 11:53:1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保释你们
   
   [5/18/2009 11:53:27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然后你就ok
   
   [5/18/2009 11:53:36 PM] seaman819 说: 险招呀!
   
   [5/18/2009 11:53:4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当天谁能被抓,谁就来美国了
   
   [5/18/2009 11:53:57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这是一个计划
   
   [5/18/2009 11:54:05 PM] seaman819 说: 我们就OK了?会不会遣送回中国?
   
   [5/18/2009 11:54:12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是人家策划的
   
   [5/18/2009 11:54:18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绝对不会
   
   [5/18/2009 11:54:26 PM] seaman819 说: !?
   
   [5/18/2009 11:54:34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烧国旗是言论自由的表达方式
   
   [5/18/2009 11:54:38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在美国是合法的
   
   [5/18/2009 11:54:48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这是你反对中国政府的铁证
   
   [5/18/2009 11:54:58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根据中国法律回去就判刑
   
   [5/18/2009 11:55:1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联合国怎么敢不给你难民身份?
   
   [5/18/2009 11:55:30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告诉你,这不是我的策划
   
   [5/18/2009 11:55:45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是我刚刚听到的一个计划
   
   [5/18/2009 11:56:40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人家没告诉你,说明你不在这个圈子里
   
   [5/18/2009 11:56:47 PM] seaman819 说: 哦
   
   [5/18/2009 11:56:59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六四前夕薛伟先生会去泰国
   
   [5/18/2009 11:57:10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你要想法子找到他
   
   [5/18/2009 11:57:20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他会帮你保释
   
   [5/18/2009 11:57:32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他就是去执行这个计划的
   
   [5/18/2009 11:58:04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联合国不敢不给你难民身份
   
   [5/18/2009 11:58:16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而且当天有很多媒体去采访
   
   [5/18/2009 11:58:17 PM] seaman819 说: 我烧了国旗都被抓了,怎么找薛伟?
   
   [5/18/2009 11:58:33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你在六四前找薛伟
   
   [5/18/2009 11:58:48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告诉他,我将在六四当天去抗议
   
   [5/18/2009 11:58:51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烧国旗
   
   [5/18/2009 11:58:54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就这样说
   
   [5/18/2009 11:59:00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别说我说的
   
   [5/18/2009 11:59:05 PM] seaman819 说: 好的
   
   [5/18/2009 11:59:10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他就会知道这个计划你已经知道了
   
   [5/18/2009 11:59:28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他就不会再排除你在外了
   
   [5/18/2009 11:59:41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这样,就算有些人不想让你参加这个行动
   
   [5/18/2009 11:59:43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都不可能
   
   [5/18/2009 11:59:55 P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当天不是你一个烧国旗
   
   [5/18/2009 11:59:56 PM] seaman819 说: 哦
   
   [5/19/2009 12:00:04 AM] 刘路(下岗律师) 说: 会有很多人参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