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中华好儿女徐沛谈鲁迅]
王藏文集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好儿女徐沛谈鲁迅

【以下文章作者皆为徐沛女士】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在中国大陆,鲁迅被立在每个人的成长道路中。只要你上学,就得学鲁迅,背鲁迅,他的《纪念刘和珍君》等曾被我读得滚瓜烂熟。不过那时的我记忆力不错,理解力却不足,学会了念字句,对课文却不理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常常在课堂上开小差,想着放学后的自由活动,诸如到哪儿去给我养的蚕采桑叶之类的趣事儿。空闲了,想看书,便去住家隔壁的图书馆借《十万个为什么》、《上下五千年》等有趣的读物,也曾初识冰心和她翻译的泰戈尔笔下的大海和小鸟,甚至读过让我莫名其妙的浩然名下的《金光大道》。就是说,天性如向日葵的我本能地对阴暗面不感兴趣。

   
    考上外国语学院后,我心甘情愿地换了一种语言思考,党八股也好,鲁迅文风也罢就不知不觉地被我完全抛在了脑后。在我人还在大陆时,思想即已通过德文和英文向着自由世界开放起来。
   
   
    《时序》这本席勒也曾主编过的老牌德文杂志,在八九年时出了两期介绍中国文学的专刊。里面容纳了从李白到我的处女作。我因此与鲁迅在异国重逢。当时“六.四”血案刚发生不久,热爱中华文化的德国人比不少中国人还要为此震惊。一位德国汉学教授在第二期的编者话里专门谈到“六.四”,热血的大学生,还有鲁迅……。在他笔下,“六.四”血案为鲁迅的中华文化“吃人”论提供了佐证。编者还摘录了《狂人日记》:“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家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和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
   
    这几句话象“六.四”血案一样重重地伤了我的中国心和我对中华文化的一片痴情,但我却认为共产党的暴政恰巧违背了以“儒释道”三教为精髓的中国正统文化。我曾一度想用鲁徐作笔名,不只因我母姓也是鲁,而是我有意以“徐”示与“迅”的对立,有心要把中国传统文化用我的笔力表露出来,与鲁迅这个压根儿不懂珍惜中华文化却被奉为族魂的男人唱对台戏!在我看来中华文化的精髓象无色无味的空气,人们很难意识到它,尤其是在血雨腥风的中共专政下,但它却无时无处不在,弥漫天地,即使是在欧美。我就因为西方人对中华文化的厚爱而深受其益。
   
    我要跟鲁迅一决雌雄的野心虽藏而不露,但识我的德国友人总要把我和鲁迅扯到一起,亚也是其中之一。亚的父亲曾任德国北威州首府杜塞尔多夫市的文化长官。他在给我颁发了一笔文学奖金后不久,出乎意料地发来一封私信,其后亲自开车来接我去和他家人共进晚餐,共赏歌剧。得此殊荣就是因为亚从小向往中国,热爱中华文化,听说我后,想结识我。这以后我腰无分文,却有幸一再体面地坐在歌剧院的包厢里接受古典芭蕾和音乐的熏陶。亚好比我那段留学生活的一颗福星,让我长了不少见识。因她把曾在大学里学过的中文版的《呐喊》转赠给了我,我才得以第一次自觉自愿地阅读了鲁迅的这本名著。
   
    “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首先迎入我眼帘的就是鲁迅对中医的谬论。我很庆幸自己用不着象《祝福》中的祥林嫂一样去向鲁迅似的人物请教灵魂的问题。没想到鲁迅这位文学巨匠,却是个哲学侏儒,他的思想境界还不如他笔下的一个小人物,祥林嫂虽然不知道人死了以后是否有灵魂,但她至少本能地在思考,而灵魂这个人生的终极问题却根本不在作者的视野里。可见名人的名不是明智的明。
   
    这以后我再没读过鲁迅,在海涅大学哲学系攻读博士的七年里,我也无暇顾及近现代中文作品。
    我学成了但不能如愿归国后,在科隆大教堂边落了脚。住家附近有一个东亚艺术博物馆和科隆大学的东亚系。我发现它们都有丰富的藏书后,一有乡思情,就去读中文书。几年下来,也浏览了一系列鲁迅同代人的作品。我发现“仁义礼智信”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在“五.四”时为鲁迅们所动摇以至破坏的。就是这一场所谓的新文化运动给共产主义幽灵在中华大地称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曾创造出巨大精神财富的各个天朝盛世被鲁迅们斥为落后的封建社会,鲁迅借狂人之口把矛头直指“仁义道德”这个中华文化的命根子,蓄意诋毁历经沧桑但每次都重获新生的华夏文明,大肆丑化屡经鲜血的洗礼在东土孕育和发展起来的半神文化。
   
    内涵深厚的文言文沦为大白话,成了鲁迅们骂祖宗和骂他人的好工具。我在唐诗里读到的都是文人间的相和与相敬,到了“五.四”就变了,开始彼此揭短。鲁迅可算是文人相轻和相骂最有名的代表。这好象就是他们理解的民主!也是他们,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把达尔文的进化论当科学引到了中华大地,达尔文自己在著述里都对其理论心存疑惑,而鲁迅们就公然在中国学堂教孩子们猿猴是人类的祖先。在他们把一个未经证实的外国学说奉为先进科学的同时,国民们对神灵的敬畏被扣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遭到大肆批判,使人们逐渐失去因为信仰而拥有的传统道德。假洋鬼子们打起了民主和科学两个迷惑人心的新口号,却不懂民主和科学在西方同样有着宗教渊源,是不能为人力所移植的神根!正如国内现在也时兴圣诞树,但圣诞节的来历,他们知道吗?天赋人权的前提无非是说在上帝面前人们都是平等的!西方的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牛顿等都是虔诚的上帝之子,都把科学研究当作在证实上帝的神秘和伟大。
   
    “五.四”以后的中国男人中少有讲仁爱且“知行合一”的白居易,失去了知道修心养性讲“天人合一”的陶渊明,更不用说因亡妻而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元稹了!在鲁迅不顾把一生托付给他的妻子,乐于在外与女学生“洗脚”,洗出私生子时,徐志摩也抛弃发妻,夺人所爱,公开宣布与有夫之妇再婚,成了在中国离婚的“先进代表”,郭沫若则更是一位负心汉……。所以在我眼里“五.四”是中国男人堕落的开始。他们在作了情欲的奴隶后,又沦为权力的奴才。郭沫若是其典型代表。没有了与信仰相辅相成的道德品质,失去了讲真话道实情的神品,文人就沦为文痞,耍笔杆子的人越来越多,在“大革文化命”中,似乎全民皆能文攻武卫,但结果如何?
   
    曹雪芹还能在“红楼梦”里宣称“世人都晓神仙好”,而我就只能唉叹“世人都忘神仙好”。
    我曾努力视鲁迅而不见,因为我心疼被他用笔锋伤害的有神论-这个中华文化的命脉。现在我却不得不正视鲁迅,尤其是看见有人在文章里大谈甘作鲁迅墓园的看门狗(四川文学)后。或许我小时候背过的《纪念刘和珍君》也潜移默化入我的血管里了。
   
    高兴的是终于在博讯网上发现清水君对鲁迅的质疑,虽然作者主要是站在爱国的立场上在评判鲁迅,但他也看见了鲁迅对中华文化的恶语中伤,尤其是鲁迅把庸医和中医混为一谈的错误。在德国自从一位首相夫人为中医所摄服后,就成立了一个中医协会。这些年中医在德国蓬勃发展。我曾不遗余力地向西人推荐中医和中医大夫,现在则大力向人们介绍法轮功,这个不仅让我摆脱了病魔,也坚定了我对中华文化信念的修炼大法。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是鲁迅之语。
    实践证明反中国传统的鲁迅之路在以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为指导的中共夺取政权后已变成“假恶斗”当道的死胡同。
   
    我相信必定会有更多的中国人看清鲁迅,超越鲁迅,踏上复兴中华文化的大道!
   
   
    2003年2月首发
    2006年8月修正
   
   
   《再别鲁迅》
   
   
    在大陆的学校里接受了十五年中共教育。除了高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外,我也大声颂读入选教材的鲁迅作品。所以在我大学毕业,当了导游后,会象个话筒一样对着德国游客侃侃而谈在党的领导下新中国的日新月异和气象万千。如有人礼貌地加以质疑,我的爱国主义激情和民族自尊心便会一涌而上填上漏洞,并用鲁迅般的唇枪舌剑把对方打得落荒而逃。幸好这样的中国通属个别现象,更多的游客只惊叹于我这个中国小姐口里流出的德语,满足于我会热情周到地带着他们游览名胜古迹,而不在乎我的导游词是多么的空洞。
   
    一年半后面对德国人在同样的时间里建设在废墟上的美好家园,我开始为我昔日的夜郎自大而面红耳赤,开始对中共的欺骗有所觉悟。尤其是六四时我感同身受男女刘和珍们倒在那片我热爱的故土上后,我终于恍然大悟,认出中共不是“亲爱的妈妈”,不是中华文化的代表,而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中共推崇鲁迅就是因为鲁迅跟他们一脉相承,与信神敬天,尊孔拜佛的中华文化背道而驰。正是鲁迅为首的“假洋鬼子”们在“打倒孔家店”和“救救孩子”的呐喊声中,毁了中华民族的传家宝四书五经,砸了讲因果报应和仁义道德的传统文化而害了中国孩子。他们打着迎接“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的幌子,却招引来了“共产主义魔鬼”,因为德赛先生是上帝的儿子,不会与无法无天的败家子为伍,只有恶魔才会乘虚而入。他们发起的所谓“新文化运动”为中共夺取政权开辟了思想通道,培养出的没有传统道德规范的“新青年”以及他们的下一代(红卫兵)只能是认毛泽东为“神”的暴民。因而实际上只能算是导致“文化大革命”的反文化运动。生在文化大浩劫中的我在学校里没学到孔子的智慧,学的是鲁迅作风,写的是批林(彪)批孔(子)等大批判文章。
   
    六四的鲜血对我来说既是清醒剂,更是消毒液,替我大大地消除了中共流毒。况且我象祥林嫂一样本能地害怕死后下地狱,所以顺着西方伟人们的思路,重新深入中华文化,认识到五四和中共挖了中华文化的神根。我人生活在德赛先生家,聆听着他们对上帝的感恩和赞美,思想却得以从佛道两家汲取精华,并用洋文加以宣扬。
   
    为了远离鲁迅这样的“文学巨匠”,我力求做个中华文人。我心目中的中华文人是能将胸中的志向诉于笔端且能身体力行之人。能隐居也能出山,比如诸葛亮李白;会写诗也会出师,比如文天祥岳飞。还有一系列古诗词和古书画的作者。他们要么信佛,要么求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则是他们共同的准则。总之我推崇的中华文人全都是文如其人的修炼人。而鲁迅不知修身养性更不懂信佛求道,却任意曲解和蓄意中伤中华文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