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謝田文集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图:英国小说家C·S·路易士的“纳尼亚传奇”在世界各地引起轰动。图为2005年12月电影“纳尼亚传奇”的首映式在英国皇家阿拉伯特艺术大厅举行。

   上次带女儿去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渡假时,看到一个叫“纳尼亚的世界”的展馆。我们都没有太大兴趣,因为没看过纳尼亚的故事,也不想进去,而她却兴致勃勃,非要排队进去看一看。

   看了之后,还是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还是没有弄清楚这个冰天雪地里的神话故事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对纳尼亚的故事的作者路易士,更是没有任何概念,直到上个星期的一天。

   *威斯康辛的镇民会议

   那天,看到电视上一个美国中西部的威斯康辛州里,一个叫白厅(Whitehall)的小城镇的镇民会议。这个小城、或者说小镇白厅,也实在太小了,面积不足5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不到两千人,才700户人家。

   我 们现在居住的居民小区,都有七百户人家。人们就算去威斯康辛州旅游,大概也永远不会去那里的。但那天的镇民会议(Town Hall Meeting)却非常精彩,怪不得都上了全国性的电视,数百万民众都目睹了这个小镇的居民对奥巴马政府的健保计划非常激烈的赞成和反对的意见。

   坐在白厅镇民会议的台上的,是代表西威斯康辛州的联邦国会众议员朗·坎德(Ron Kind)。要按中国人的标准看,这国会议员也算一个省部级的人物了,应该是有点架子的。

   可他根本没有,不但没有什么架子,反而看起来狼狈不堪,根本就应付不了局势。小镇白厅可谓藏龙卧虎,人才济济。看到这些人赞成和反对的意见表达,会突然让人意识到什么是见微知著,什么是民意表达,为什么如果真正倾听的话,搞政治或者从事公共事务的人们,是可以摸清民意,而真正为民众服务的。

   白厅镇民会议上,一个中年男子的发言令人非常的印象深刻。他明确的表示反对这个计划,认为政府管理医疗保健,注定是不计成本、效率底下、经营无方的。

   当然,这个反对意见所有的人都耳熟能详;而计划的支持者们呢,也有同样强有力的、出于社会保障和公益的理由。但这位发言者最后的一席话,赢得了几乎所有的人满堂的喝采。

   *睡着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中年男子的结语是这样的,他说他要引用C·S·路易士(C.S. Lewis)的一席话。那天看电视的时候,没有听全这位男士引用的全文。后来找出来了,发现的确是意味深长的。

   路易士说,“在所有不同类型的暴政中,一个为其受害者谋利益的暴政可能反而是最残酷的。有的时候,生活在一个江洋大盗的手下,可能比生活在无所不能、忙忙碌碌的道学之士的手下,还要生活得更好一些。大盗的的残暴可能有的时候会停止,他的贪婪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满足。但是,那些为了我们的利益折磨我们的人,会永无休止,因为他们在这样做的时候,是合乎他们自己良心的要求的。他们也许因此而更有可能会升上天堂,但与此同时,他们更可能把人间变成地狱。”

   “Of all tyrannies, a tyranny exercised for the good of its victims may be the most oppressive. It may be better to live under robber barons than under omnipotent moral busybodies. The robber baron''s cruelty may sometimes sleep, his cupidity may at some point be satiated: but those who torment us for our own good will torment us without end, for they do so with the approval of their own conscience. They may be more likely to go to Heaven yet at the same time likelier to make a Hell of earth。”

   读到这样精湛的立论,真是令人万分的感慨。那位白厅先生用这段话来说明为什么美国人对医保改革那么敏感,为什么即使一个好心的、为民众服务的政府,在民众的眼里和在实际运作中,也可能与暴政的国家机器几乎没什么两样。而这一点,反映出了美国人民对权力导致腐败的危险,有着多么深刻的认识。也许,这也是美国民众强烈的反对健保国家化的内在原因之一吧。

   如果好心的、为民众服务的政府,是民选的、可以被弹劾的,也会变得糟糕若此,那非民选的、不可以被弹劾和替换的、声称是“为人们服务”的政府,又会怎么样呢?如果这个政府到今天,已经连“为人们服务”的遮羞布都不要了,他们在人间所制造的,岂不是比地狱还糟?

   *纳尼亚的传奇和我们的世界

   C·S·路易士是爱尔兰出生的英国小说家,也是一名中世纪研究家、文学评论家、散文家、和基督教的辩护士。在路易士的“纳尼亚传奇”中,四位伦敦的儿童-露西、彼得、苏珊以及艾德蒙德,由于二战中伦敦饱受空袭威胁,被疏散到乡间的宅邸。

   孩子们被送到一位老教授的宅院,那里有一个神奇的衣柜,可以通过它去一个神奇的王国-纳尼亚。在那个神奇的世界里,动物会说话,但邪恶用魔法将纳尼亚冰冻了 100年。当正义的精神领袖打算开启远古的诅咒,来解救他的子民时,孩子们必须选择站到正义的一方,联合所有反对邪恶的力量,让世界重返和平。

   中国人目前所面对的,显然既是一个最完美的、似乎是在为受害者“谋利益”的暴政,更是一个无所不能、忙忙碌碌的假道学。面对双重的困境,人们该怎么办呢?让假道学不忙碌,好像不太可能;让他们睡觉,他又会惊醒过来,搞得我们所有的人都睡不好觉。最好的办法,也许是让它们一直睡下去,长眠不醒才好。

   有意思的是,这个世界的人们总是为纳尼亚里那类的魔鬼、正义、危难、和平之类的神话故事所打动,为之流泪,为之哭泣。但当我们真正处在正邪大战之中之时,当真正的正义和邪恶的较量在进行之中时,我们似乎宁可避而不见、置身度外。路易士地下有知,也许会给人们一些提醒,让人们真正的警醒过来。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9/12/n2654583.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