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百鸟与苍鹰╱散文 ]
王先强著作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鸟与苍鹰╱散文

    大树小木,异石流水,一片幽深山地。百鸟就居于此。
   
    进得此地,只见枝上挂生果虫肉,地面摆米粟麦,诸样食物,应有尽有;再细望,枯枝竟凿洞,叉间设窝巢,石中留缝穴,地上有窟窿;好个鱼米之乡,仙境居园。百鸟绝对吃喝无忧,居有其屋。
   
    没有天敌,只有人的关照。百鸟在上空飞舞翻转,在林中左右穿插,在地上展步踯躅,在水中畅游沉浮,各自随心所欲,嬉戏寻欢。

   
    我沿小径漫步,一只鸡般大小、花纹绮丽的鸟儿,竟从林中走出,在距我脚不过一尺处,亦步亦趋,与我同行。我弯下身去,用手触摸牠:牠只是跳一跳,却并不逃离我……
   
    我仰望高处,不少鸟儿在树枝上歇息,整理羽毛,其中一只鸟的尾巴突地竖起,屁股动一动,居然向我拉下屎来,慌得我连忙闪避。在一棵较高的树上,有一个大大的鸟巢,一只鸟儿正伏在其中,痴痴的瞅我……
   
    数不清多少只鸟儿,在我前后左右,擦我身掠过……
   
    鸟语更撩人,那般的连绵婉转、高亢低沉、长声短调,四下里此起彼伏,鸣唱不绝,旋律变化无穷,又组合得完美无缺,简直是特殊的、举世无双的、乐园的演奏。
   
    咳,这百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鸟儿了。
   
    离开幽深山地,我走到山顶上,在凉亭里坐下来。极目四处,海阔天空,苍苍茫茫,无边无际;山脚下几处楼房,看去只像几堆积木,弃在一旁。忽见高空一黑点,徐徐游移,不慌不忙,绕了一个大弯,又开始一个大弯,永不止息,随着微风吹来,隐隐约约的还听到偶尔的吱吱的叫声,闷沉高远……
   
    啊,那是一只苍鹰,一只苍鹰在翔盘旋……
   
    牠也许是在觅食,也许是在筹谋修造一个巢穴,也许是在探测远方的雷电风雨,也许是在回避天敌,或是准备与谁搏斗;牠靠牠的锐眼、壮翅、利爪和聪敏,主宰着自己的命运;没有人给牠半点儿的现成利益。
   
    然而,牠却是活得那么自由自在,那么的有风骨……
   
    在那苍鹰滑翔的底下,正是那片幽深山地。我看清楚了,一张大大的、刺眼的钢丝网,四下里铺开,连树木山石,严严实实的包抄起来,直盖到山脚地上,成了一个大大的铁笼。百鸟,是居在那铁笼之内,是居住在那一小隅的地方。
   
    苍鹰绝对享受不到那百鸟的安逸和舒适;然而,苍鹰却在铁笼之外,在千丈天空之上……
   
    一网之隔,两番境地。
   
    我蓦然间觉得那百鸟有其不幸,有其悲哀……
   
    幸福,幸福的正确解释应该是甚么?
   
    我看苍鹰翩翩绕弯;我看大大的钢丝网;我有点茫然;我坐不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