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桥╱散文 ]
王先强著作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桥╱散文

    我爱倚窗眺望。
    我的住处高,前面没甚遮挡,面对大山、茸茸绿坡和错落有致的村屋,再加上悠悠蓝天,所以傍窗放眼开去,就是怀抱着一个大自然,使人心旷神怡。
   
    有点煞风景的是,窗下边有一条横贯的马路,虽说车辆不算太多,却也川流不息的穿梭往还,就像无数狂兽呼啸奔走般,惊心动魄。有人穿过马路,那就得将生命紧紧的捏在掌心里。
   

    在我的右方几百码处,筑了一座桥,一座横过马路的行人天桥。这一边的行人,想过马路去,便沿着桥梯级盘旋而上,从桥上穿过,再沿着桥梯级盘旋而下,便到了那一边,至于那一边的行人,相反而行,则过来这一边。行人凭着这桥,这天桥,便避开了一切险恶,自如地往来马路的两边。这桥,这天桥,在这似乎丑陋的地方抹上神奇的一笔,又是添了姿采。
   
    我很多时候就遥望这桥,这天桥,以及天桥上的行人;我喜欢桥的潇洒英姿,还有它的日夜无私的奉献;我也喜欢桥上行人的有条不紊,秩序井然。在那里,车走车路,人行人道,泾渭分明,河水不犯井水,自有美妙之处。
   
    看得桥多,我竟感悟到上上下下横横直直的存在着无数的桥,有天桥、河桥、海桥、木桥、铁桥、水泥桥……这些桥梁将无数的个体、方块、地域连接起来,互相关连,组诚一个整体,成为一个世界,一个美丽的世界。人在这个美丽的世界里,又通过桥自由自在的走动往返,不受拘束。我同时也感悟到,人与人之间也存在着无数的「桥」,这些「桥」是筑在心灵上的,是看不见的,但却上下左右前后的伸延串通交纒,将人连结起来,构成一个人类社会;靠了这,人类社会得以不断的集思广益,推动发展,趋向更为文明、公正、民主和自由。
   
    有一次,我正遐想,蓦然间,天桥底下传来紧急煞车的尖响声,看过去,一辆私家车擦地而停,车轮底下四脚朝天的躺一个人儿,而且彷佛的有一大堆血……
   
    我惋惜之余,不能不感概:为甚么不走天桥而要逞能直穿马路呢?
   
    没有桥,不行;有桥不用,也不行;人世间没有「桥」,便是闭塞,便是停滞不前,便是祸害,甚至便乱了!贯通,疏通,沟通,靠的都是这「桥」吧! 我同我那个女人有时会吵架,吵得天昏地暗,势不两立;一个占了卧房,臭体横陈,另一个便看也不看,只顾去做「厅长」,摆开「大」字,气喘如牛。我想,这是我和她之间的「桥」出了问题了。
   
    这是糟糕的事,怎么办?谢谢我的孩子来出面。他悄悄的对我说:「妈哭得好伤心啊!有甚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呢?」然后,他过去那边又悄悄的对他妈说:「爸整晚睡不,你忍心吗?你吵的是甚么呢?」这么的两头里说好话,居然就把我和我那个女人之间的「桥」给修好了,于是便又「通」起来,和好如初。
   
    有时候,不用指靠外人,我和我那个女人也会互相的把「桥」修补起来的,甚至只我一个人修,或是她一个人修,变着戏儿来,总之最终必有一座完整的「桥」。赖了这「桥」,维系一个家。
   
    一个国,何不是也要靠「桥」?一个世界,就更要靠「桥」吧?
   
    然而,如果本来有桥,可偏不走桥,或是本来好好的桥,偏有人要板起脸孔来拆桥,那就有点悲哀了。
   
    天桥那边,一阵骚动之后,又是车走车路,人行人道了。悲哀也有个终结!
   
    事件过去了,事件会再来,但来了终会再过去……桥还是桥!
   
    人类历史上的四通八达的「桥」,是全体人类智慧经过千百年奋斗共同创建并完善起来的,那就更为壮观和坚固了。世界之浩浩荡荡大潮流,正通过此等「桥」滚滚的灌注向四面八方,势不可挡,谁想违抝都只能落得个没顶下场。
   
    是了,有人就是要逆潮流而动,封声禁言,威吓打杀,耍尽各种手腕手段,硬是要拆「桥」毁「桥」,叫你思不得言不得行不得也!他们得势不饶人,自鸣得意,炫耀宣扬,一个甲子的伟大成就啊!再加上一个甲子,也不过一百二十年,那时「恶发而亡」,与歴朝历代比起来,也总还是个「短命的」,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我爱倚窗眺望;我爱眺望广天阔地中的桥。人为了路,造出桥来;桥因为人,永不消失;桥在路自通,路通人更欢…… 我倚窗眺望啊,感悟人间之「桥」;这「桥」广布于人群之中,贯通彼此,催生一浪又一浪汹涌激情,淹没一切邪恶丑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