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香港的鸟╱散文 ]
王先强著作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的鸟╱散文

    如果有人问我:在香港,甚么东西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那么,我会毫无犹豫的回答:香港的鸟。
   
    我工作在筲箕湾;那里一边靠山。说山,其实并不恰当,因为山上树木寥寥,而且正在开山,正在建屋,所以山并不像山。这样的地方,绝不幽静,更不是世外桃源。然而,在那里,居然有很多的鸟。
   
    我居住在将军澳。那里正在开发,移山填海,沙尘滚,平地起高楼,高楼越来越多,人烟越来越稠密,肯定也是不适宜鸟类生活的。可是,那里居然也有很多的鸟。

   
    早晨,静心聆听,可听闻到远远的、即近的鸟的叫声,那声音有大有小,有高亢有低沉,有婉转连绵有单调短促,细细欣赏那个组合,是一首美妙的乐曲;举目四望,可看见鸟儿在树丛中觅食,在峭壁上窜跳,在天空中飞翔,在大顶上歇息,有大鸟小鸟,有灰鸟黑鸟杂色鸟,有各种各样的鸟,慢慢琢磨那境界,是一幅美丽图画。我时时被这景象迷住,留连忘返,赏玩不已。
   
    我小时候非常爱鸟,很想跟鸟交朋友,觉得如果自己能像鸟那样展翅高飞,盘旋四周,自由自在,那可太美妙了。那时候我住在大马的橡胶园里,有很多鸟儿的,于是,我想着要抓一只鸟来饲养,当宠物把玩。然而,无论我怎样努力,也无法成功,因为那些鸟儿总是抱着很大戒心的躲避着人,飞在高高的树顶上,或是在远远的密林里觅食,令我鞭长莫及。
   
    我看到马来人用网来捕鸟。那是一种鸠鸟,因为体态像白鸽,所以一般人就称牠为山白鸽。牠们成群结队地由一个方向飞向另一个方向;马来人就在牠们飞经的地方张起罗网,当牠们飞过时,几个人便一齐举起长长的、尾端绑有布条的竹竿,在空中挥舞,口中同时大声呼喝;突然受此惊吓,牠们纷纷飞向低处躲藏,却正好都撞向罗网上,都成了网中之鸟。
   
    马来人捕获了这些山白鸽,自然是出卖换钱的。山白鸽的命运便是被人宰杀、果腹。我曾经买一只山白鸽来饲养,但大概是不适应人类社会吧,不久也就死了。
   
    后来,我回归中国故里,在一个山村里生活。比起大马来,那里的鸟的品种似乎少了,数量也不多,因为那里的人也捕杀鸟来食用的;他们用弹弓射,用树胶粘,见一只杀一只,手段狠过大马人。不过,总也还是有鸟的,特别是有山白鸽。
   
    有一年,我失了学,感到很孤独、绝望,便常常到田园间、山林中去消磨时光。那是鸟的家园,我彷佛与鸟为伍了。不,鸟儿远远的见到我,也总是拍拍翅膀就飞走了;山白鸽就飞得更快,离我更远;牠们哪里知道我的心,哪会当我是朋友?
   
    那里有一条小河,蜿蜒伸延,两旁长满茂密的树木,山藤盘,村人很少到达,僻静得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居然发现小河边一棵不高的树上,有一个简单的鸟巢,巢里正有一只山白鸽,似在孵蛋的。我父亲曾经告诉我,说山白鸽晓得人发现了牠的巢,牠必会将自己的蛋吃掉,然后远走高飞,绝不会孵出雏鸟来让人轻易的掏取的。我不知道父亲说的是不是事实,如果是事实的话,那么,大概是人对牠们的同类大量捕杀过,因而牠们做出了与人决绝的行动吧,抑是牠们特别的聪明、固执,不愿与人交往?不管怎样,为不惊动山白鸽,我只得小心翼翼,装做甚么也看不见似的,转身走开去。
   
    以后的几天,我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静悄悄的在远远的地方观察山白鸽巢,看看出不出了山白鸽雏鸟。我实在是想抓雏鸟来饲养的。当我看不到山白鸽在巢里时,于是我估计到巢里是有了雏鸟了,左思右想后,便决意爬上树去,看个究竟;原来巢里已是空空如也,甚么也没有,只有那么几支树枝编织成的巢壳横在眼前。我不知道山白鸽是吃掉了自己的蛋,还是已将儿女养大带走了?总之,牠比我精明!
   
    后来,因进行各种各样的运动,乡村一带的树木,竟被人伐光,只剩下秃秃的山头,于是鸟儿更加的稀少了,也更加的回避人类了。
   
    到了香港,我蓦然发觉,香港的鸟儿竟然特别的多,而且更加主要的是,这里的人不杀鸟,鸟儿也特别的亲近人;牠们不惧怕人头躜动,无畏车水马龙,就在人的头上翱翔,就在人的脚边觅食,似乎参与在人类社会中,与人共享一份自由、繁荣……
   
    将军澳的路灯杆上,就常有鸟儿停留;我从路灯下走过,牠们是绝不飞走的;我向牠们做鬼脸,牠们却也在睨视我呢!更奇妙的是,每天我在山边马路旁晨运时,常常就听到噗噗的,然后就看见一只又一只的山白鸽在我前边不远的马路上停下,伸头摆尾的,好像在向我打招呼,说:「老兄,交个朋友吧!怎样?」
   
    难道山白鸽幡然悔悟,不记人的仇了?难道到了此时此地,鸟儿才恍然明白我是个可以交朋友的人?
   
    我想该是香港的鸟,别具特色,与众不同;然而何以如此?却耐人寻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