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中国经济危局]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危局

来源:民主中国
    中国经济走势如何?宏观经济政策如何有效组合?这些和公众利益息息相关的巨大疑问,从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中国经济危机爆发以后,就一直占据着公共舆论空间。一年多以来,各种猜测,各种理论,无论悲观的或者乐观的,内生的或者外生的,都有了充分的陈述,也有着各自的支持群体。当然要恰当分析和评价中国的经济走势是困难的,因为没有可靠的数据,没有自由而充分的信息,同时经济过程承载了太多的政治意图,刚性的政治结构在很大程度上会不断扭曲经济的进程。我自己对中国经济的评价比较悲观,如果从就业人数,财政收入,社会用电量等指标来看,从去年10月份以来,中国经济基本都是在底部徘徊,从来没有走上真正的复苏轨道。
   不过由于"经济复苏"是一种被迫切需要的社会心理安慰剂,在政治结构主导下,各种支持复苏的政策,工具,舆论应运而生,在让人眼花缭乱的政策组合,各种报喜不报忧的数据,以及各种维稳舆论共同塑造下,克服经济危机所必需要服用的痛苦药方--结构改革被遗忘,而"经济复苏"的公共感受被催化出来,这其中最为显著的表现就是高歌猛进的股市和楼市。今年上半年以来,沪深股市指数上涨超过50%,而楼市则更是如脱缰野马,房价炙手可热,在一线城市甚至超过2007年的顶峰。一时之间,复苏之说似乎无可怀疑,从表面数据来看,股市和楼市承担了经济复苏的大任。
   对于经济形势走势,公众也会逐步形成独立的感受和认知。一方面,关于经济政策和前景判断的异议一直存在,多少会对社会认知产生影响;另外,借助于生活的直接经验,比如工作和收入状态的变化,公众的经济直觉会逐步提升,从而产生对官方复苏的质疑。
   而2009年7月底以来的股市大幅调整,则是一个适时的叫醒服务。7月29日,8月7日、12日、14日、17日和19日,A股均大幅下跌,不到半个月,A股指数毫无抵抗地跌去20%,投资人的账面财富被抹去5万亿元。这个现象,一方面说明市场和投资者的脆弱心态,央行和银监会在货币政策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导致投资者和市场反应过度,毕竟比较普遍的看法是股市上扬并没有公司业绩为基础,现在进场操作的投资者玩的只是在流动性泛滥的时代,一个刀口舔血的游戏。

   尚无法确定决策层对这次股市调整的解读,不过根据所谓的传统智慧, 经济复苏和股市发展已经被互相强化,股市成为了反映经济复苏的指标,因此从决策层的立场来看,不会允许股市大幅下跌(至于他们是否能做到,那是另外一回事),因此可以观察到的是财经官僚们纷纷表态,表示会继续坚持宽松的货币政策,还有种种传闻是政府掌握的资金直接进行托市等等,至于一个长期处在惊弓之鸟状的市场对这种表态的接受程度,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对于决策层来说,坏消息不仅仅在资本市场,反映实体经济状况的诸多经济数据也表明所谓的经济复苏已经疲态初显。来自渣打银行中国研究部近日发表的一份报告,称7月份的经济数据,有多个指标,包括工业增加值、发电量及固定资产投资等都出现了环比涨幅持平或下降。畸形政治结构导致的经济败象将是未来一两年的主要景观。
   当然,熟悉最近数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人们,都认识到政策的起伏波动和经济忽冷忽热之间的相关性,遵循这种思路,本文试图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外需,内需以及宏观经济决策体制来对中国经济走势做一个综合性的分析。
   一.货币政策触礁
   这次资本市场的异动传递的一个实实在在的信息是,不管人们喜欢不喜欢,宏观经济政策已经被逼到了一个拐点。这其中最真实的理由,就是货币政策的运作空间已经被耗尽,这里可以借鉴前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女士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谈到的一些观点:
   "年初国务院确立了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17%、贷款增长5万亿元以上的目标,相对于8%的GDP增长和4%的 CPI增长是一个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今年上半年执行结果M2增长28.5%,贷款增长7.37万亿元。如果不采取控制货币信贷增长的措施,将埋下国民 经济发展的重大隐患。从2003年至2007年来看,商业银行上半年的贷款量基本占全年的60%至70%,五年平均下来是65.5%。依照这个比例,今年 的信贷总量将达到11.1万亿元,全年的贷款增长幅度将达35%以上。这样高速的信贷增长,会加大通货膨胀的压力"
   其实,对于今年以来货币政策的异议声音一直存在,许多有影响的评论人士对当局近乎不受节制的货币投放提出了警告,并把这种做法比喻为饮鸩止渴,最近由于货币政策的畸变越来越显著,这种警示的声音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回应,甚至成为主流意见了。
   当然,决策层可以蔑视民意和公共智慧,对异议声音选择性失聪,对于体制内的异见(比如吴晓灵女士的看法)可以进行规劝,但是却无法对抗货币运行内在的逻辑,那就是货币投放不可能像上半年那么泛滥, 或迟或早,不受节制的货币投放必然导致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对于任何政治结构来说,都是一个需要极力避免的噩梦。 因此,一些国际上的投行已经在预期2009年的剩余时间内,中国货币当局将被迫频繁展开回收流动性的工作,比如提高银行准备金率,甚至加息。货币政策的这种调整后果尚难以估计,但是上半年不受节制的货币政策导致的流动性堰塞湖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巨大的隐忧。
   二.外需无力接续
   根据一些分析,决策层之所以敢大胆推动近乎饮鸩止渴式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期待的是希望欧美经济在今年下半年开始恢复增长,外需这个熄火的经济驱动引擎就可以重新启动,重新接续并推动中国经济的增长,以此换取货币政策的退出。这种期待有一定的历史经验为基础。 这些年来,WTO带来的全球化是中国经济的最大红利之一,在人力成本和汇率成本被认为压低的背景下,中国出口每年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增速,高层智囊们分析的结果是,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弹性比较低,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比较小,欧美市场完成一轮去库存化之后,自然需要重新进口,因此把宝压在下半年的出口恢复上时可以理解的。不过最近数月来的出口数据显然不支持这个假设。
   从周期来看,即使中国出口可以再次复苏,其时间也不可能是两三年之内就可以崛起的,尤其是本次危机是美国为主导(上一轮周期中,以东南亚危机为主),与中国出口增长有极大的关系。
   并且,即使中国对欧美的出口可以保持以往的速度,其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在近十年,尤其是2004年以后,中国同时存在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的"双顺差",称之为外部失衡。当外部失衡累积到一定程度无法排解,国际压力及中国经济基本面就必然的要求人民币升值,这种情况在2005年8月推动了中国的汇改,但远期汇率取决于内外部的预期,单边升值以及自我实现的预期使得热钱更快涌入中国套利。基于中国资本账户管制的现实,央行不得不回收大量的外币,同时发放基础货币以对冲增加的外储。这形成了2006年以来中国金融体系流动性泛滥,货币市场利率低企,房地产、股票等资产泡沫开始急剧膨胀。
   现实是这次危机的冲击之下,欧美尤其是美国消费者深深感受到了财富去杠杆化之后的痛苦,因此对其负债消费的模式已经做了较大的调整,表现为今年以来,美国家庭储蓄率逐步回升。因此一个比较悲观的结论是,哪怕美国经济开始复苏,并不意味着美国消费者会重新回到过去那种负债式的消费模式,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出口对中国经济的驱动不会回到以前那样的程度。 当局在出口退税等政策层面的微调不可能改变中国出口持续低迷的困境。在从这个意义上,当局寄予厚望的外需这根稻草落空了。
   三.内需增长乏力
   经济增长的另外一个引擎---消费也值得好好分析。暂时不管刺激消费政策本身的道德合法性问题,纯粹从技术性角度来看消费的演变曲线,就让我们可以归纳出其对经济走势即将产生的影响。 今年上半年以来刺激消费的一些政策,比如汽车消费税的调整,家电下乡等措施,在短时间内也许刺激了部分消费。 不过在消费观念没有变化,收入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社会消费总额是不可能大幅增长的。 事实上,6.7月份汽车销售的数据已经表明这种刺激变成了强弩之末,其后遗症开始显露。汽车消费税的调整策略,家电下乡的财政补贴等短期上也许刺激了消费,但是在收入增长缺乏保障,经济形势前景不明的情况下,这只是透支了部分消费能力而已。从收入状况,失业率以及消费者的信心等视角来看,可以推定总体需求增长乏力。毫无疑问,除了公务员等少数群体,绝大部分社会阶层将受到经济危机的冲击,收入减少,自然会影响其消费能力。而不断增加的失业率,也显著的影响着相关人群的消费能力。几千万农民工的失业影响的是上亿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从供应方面来看,由于权力结构对特定商品的操控导致的价格扭曲,也客观上阻碍了消费的进一步深化。以楼市为例,今年以来价格快速上涨,在释放部分刚性需求之外,很快就因为价格问题而让消费者望而却步,7月份以来的成交量明显萎缩,而房地产的投资形势也开始变得保守,楼市很可能重新陷入一个相对停滞期。当然,内需背后是中国居民收入机制的不合理,反映的是中国权力经济格局下的分配不公。
   三. 政策工具捉襟见肘
   除了上面分析到的货币政策面临的瓶颈,我们会发现,决策层掌握的其他正常工具也开始捉襟见肘,用起来不再那么得心应手。以积极财政政策为例,本来希望通过"铁公机"等大项目为主导的大型投资,快速带动民间和社会投资的跟进。现实情况是这些大型的中长期的工程,由于大多数是行政主导的,没有必要的市场合理性,一定程度上更加导致了资源的扭曲配置,形成了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过剩。而由于经济结构性的障碍,4万亿更像是为国企摆下的盛宴,民间资本只是看客而已。
   但是在所谓的积极财政主导下,财政支出能力很快开始耗损。以财政赤字来看,本来中央政府年初经过全国人大批准的赤字预算接近9000亿,接近GDP的百分之三的国际警戒线。不过这个数据的一个基础是全国财政收入完成10%的增长,而现在看来,后者显然有很大的难度。财政收入哪怕保持零增长,那么中央财政的赤字很可能就会超越国际警戒线。 从地方政府层面来看,情况显然是更加糟糕,大部分地方政府支出大幅增长,但是地方财政收入下降,一方面高度依赖土地出让金,另外一方面,依靠各种各样的政府融资平台,也从银行体系里套取了许多资金。这些都是一个潜在的隐患。这些年金融体制改革形成的金融健康生态开始扭转,这一波经济危机将留下庞给银行巨大的风险资产。如同一些财经界人士分析的是,现在讨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的退出没有条件,因为这对于一些中长期工程会变成半拉子或者烂尾工程,同时对银行资产带来巨大风险。这意味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被不断套牢,压力不断增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