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我来推推推(之三)]
滕彪文集
·For Chinese activists, stakes are raised ahead of the Olympics
·To my wife, from jail/Teng Biao
·Beijing Suspends Licenses of 2 Lawyers Who Offered to Defend Tibetans in Court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2008 Democracy Awards
·获奖感言
·司法与民意——镜城突围
·Rewards and risks of a career in the legal system
·太离谱的现实感
·35个网评员对“这鸡蛋真难吃”的不同回答(转载加编辑加原创)
·Dissonance Strikes A Chord
·顺应历史潮流 实现律协直选——致全体北京律师、市司法局、市律协的呼吁
·但愿程序正义从杨佳案开始/滕彪 许志永
·维权的计算及其他
·我们对北京律协“严正声明”的回应
·网络言论自由讨论会会议纪要(上)
·网络言论自由讨论会会议纪要(下)
·Well-Known Human Rights Advocate Teng Biao Is Not Afraid
·法眼冷对三鹿门
·北京律师为自己维权风暴/亚洲周刊
·胡佳若获诺贝尔奖将推动中国人权/voa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
·Chinese Activist Wins Rights Prize
·我无法放弃——记一次“绑架”
·认真对待出国权
·毒奶粉:谁的危机?
·不要制造聂树斌——甘锦华抢劫案的当庭辩护词
·“独立知识分子”滕彪/刘溜
·经济观察报专访/滕彪:让我们不再恐惧
·人权:从理念到制度——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公民月刊: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历史的转折点
·抵制央视、拒绝洗脑
·公民在行动
·Charter of Democracy
·阳光茅老
·中国“黑监狱”情况让人担忧/路透社
·《关于取缔黑监狱的建议》
·用法律武器保护家园——青岛市河西村民拆迁诉讼代理词
·关于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仅仅因为他们说了真话
·再审甘锦华 生死仍成谜
·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星星——为六四而作
·I Cannot Give Up: Record of a "Kidnapping"
·Political Legitimacy and Charter 08
·六四短信
·倡议“5•10”作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谁是敌人——回"新浪网友"
·为逯军喝彩
·赠晓波
·正义的运动场——邓玉娇案二人谈
·这六年,公盟做了什么?
·公盟不死
·我们不怕/Elena Milashina
·The Law On Trial In China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
·你也会被警察带走吗
·Lawyer’s Detention Shakes China’s Rights Movement
·我来推推推
·许志永年表
·庄璐小妹妹快回家吧
·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Summary Biography of Xu Zhiyong
·三著名行政法学家关于“公盟取缔事件”法律意见书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石化上访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来推推推(之三)

滕彪推文选(2009.9.2-9.22)
   
   中国人活都不怕,还怕死吗?据说是艾青之子在89年广场上喊出来的。 @blogtd 我要勇敢的活下去。因为不勇敢还真活不下去。
   
   2007年在洛杉矶反右五十周年研讨会上认识林希翎老师。林老大病初愈,精神焕发,讲起话来滔滔不绝,她说,我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都不怕了,我要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回国后我的护照被没收,初次相见竟成唯一一次。

   
   反右泪河,文革血海,国殇反作国庆;
   思想先觉,自由勇士,归去犹未归来。
   滕彪挽林希翎联
   
   林希翎的名言:“猴子要满意现实的话,那么我们现在都不会变成人”。 “不管哪一个国家,真正的知识分子一定是批评政府、反现实的不满分子。这种不满应该是正常的现象。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要推动社会进步,就是要批评现实。一天到晚歌功颂德,粉饰天平,怎能进步?”
   
   一位半夜审讯林希翎的老情报人员因林表现不驯,在盛怒之下吼道:“你看着罢!共产党还对付不了你这个老毛丫头!我要让你年青青地进我这监狱,而把你关到白发苍苍,我要关你一辈子,我要让你断子绝孙!”
   
   “双规”的对象为涉嫌违反党纪的党员。“双指”对象为非共产党员的官员。现在,“双规”、“双指”的对象已扩展至所有公务人员,包括国企领导、公务员、教师等。适用范围极大,不能简单看成什么黑帮内部的帮规。想想贺卫方是党员、杜导斌是公务员、许志永是教师。
   
   当然,对孙志刚之死和彭局长之死,我们的情感是非常不同的。但涉及到法律、政治层面就得冷静些。@canghaiyisuca: 这个社会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孤立的,而是彼此相互关联的,无论他们置身于体制内外。因此,从推动宪政转型、从天赋人权的角度,不应有人权双重标准的。但从个人思想和情感自由的角度,我理解那些“欢呼贪官死于恶家法”朋友的个人宣泄权利。
   
   好吧,像有人说的那样,制造了不公正的、剥夺他人自由的不配享有公正——问题是,谁来决定哪些人不配有公正?按什么标准?是否需要证据和程序?错了怎么办?“人民”有不同意见怎么办?“不配有公正”是怎么个处罚法?凌迟?游街?
   
   在刘涌案中,民众一时难以理解和接受“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无效”这种理论;更准确地说,并非不能接受这种理论,而是不能接受这种理论首先用在一个黑社会头子身上。滕彪:《司法与民意》
   
   即使彭长建任内造成了很多无辜公民非正常死亡,也不能证明对他刑讯逼供是合法的。即使他被判有罪,也不能在监狱里虐待他。即使被判死刑,也不能随意侵犯他的尊严。任何人都一样。弱弱地声明:我为法轮功、良心犯、作家、普通公民辩护过、呼吁过。
   
   跟老廖、冉匪、野夫等通话。电话那头传来廖胡子酒劲上来的狂笑:“我的护照律师自己的护照也弄没了,这也是个经典案例哈哈哈。”他十年十次申请护照未果,我曾为其代理。我的护照在去了4个国家后,也折腾没了。
   
   今天的中共乃是手淫这一代,意淫下一代。戏仿李敖,闹反攻大陆的时候,他曾说国民党手淫台湾、意淫大陆。
   
   有一个农民的地被征了,钱被政府给扣了,他拿着《宪法》小册子去找镇长说,你得按宪法来。镇长把《宪法》往桌子上一摔,说,你以为《宪法》是给你看的吗,这是给联合国看的!
   
   分明是党庆、军庆、官庆,何来国庆; 到处有国安、公安、保安,但愿平安。 (滕彪原创对联)(@wk373改成分明是党庆、军庆、官庆,妄称国庆;到处有国安、公安、保安,何来平安。不错。)
   
   如果说中国人富有耐心的话,那他们则更是出了名地冷漠。这同样是社会环境的产物。英国名著《汤姆求学记》中,汤姆临行前,母亲嘱咐他“要抬头挺胸,直截了当地回答别人的问题”,而中国母亲对儿子的临别嘱咐却往往是“少管闲事”…不关心公共事务总是比较保险。林语堂:中国人的冷漠
   
   "绝对"献给国庆:无为安康,且末(莫)大庆; 共和长治,宜章(彰)民权。(对联由八个地名组成,分别来自皖陕疆黑、青晋湘豫)
   
   “保护伞”?暧昧之词。根本就是官黑勾结、官黑一家。黑社会老大就是警察,怎么能叫保护伞呢? bbc重庆大规模打黑“涉区公安高层”http://bit.ly/d8AKE
   
   偶认为,论目前大陆公共知识分子的学问、担当、影响力等综合指数,超过秦晖的不会多于一手之指。
   
   向秦晖致敬!法兰克福书展上戴晴发言时,官方作家文人集体退场。秦晖除外。
   
   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的,这叫GFW! @HighWang: 有一句说一百句是文学家,这叫文采;有一句说十句是教授,这叫学问;有一句说一句的是律师,这叫谨慎;说一句留一句是外交家,这叫严谨;有十句说一句是政治家,这叫心计;有一百句只说一句是出家人,这叫玄机…
   
   用不著引經據典,正常的人都懂得,國慶的意義,全不在于激情的狂歡,全在于理性的反思。鮑彤 http://bit.ly/19tm5Y
   
   在自由之家2009年发布的《世界自由报告》中,中国在政治权利状况上的得分是7,即最低级,没有自由;在公民自由状况上的得分是6.5,即倒数第2级,该级别共有中国古巴老挝等9个国家,最低的第7级即没有自由的国家有缅甸、北朝鲜、索马里等8个。
   
   郭永丰刚才来电说他家被单独断电了。记得几年前刘军宁来法大演讲时,座无虚席,但开始前五分钟被断电了。凹凸酒吧也被断电了吗?断电是不是要像twitter一样流行起来?
   
   当有人到一个国家,发现报纸只言好事时,那他就能确定好人被关进了监狱。美国政治家莫伊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1977
   
   瑞芬斯塔尔的《意志的勝利》、北京奥运会和国庆大典、朝鲜大型团体操阿里郎,都是法西斯美学的代表作。
   
   挂墙他不配,躺那他有愧,吃得还挺肥,泡妞他不累,丫就一纳粹,愿他万万碎 文化被丫毁 提他就崩溃 信他才愚昧 (综合推油回推) @ranyunfei: “建党他有份,建国他有功,治国他无能,文革他有罪”——陈云如此评价毛泽东
   
   卡尔.施密特主张,人民民主有三个标准:公开、欢呼、同质。人民乃是那种在广场上接受检阅、齐声高呼的具有同样观念、价值和目标的集会人群;只有鼓掌欢呼的方式才能反映人民的同意。匿名投票则是歪曲民主的伎俩。他仇视自由和多元化,高度赞扬法西斯民主。
   
   在罪恶政治之下,某种“不谈政治”正是以卑劣的方式默许了罪恶的发生。除了积极作恶,沉默就是罪恶政治最希望的那种参与。
   
   体制之恶并不必然免除个体责任。没有一个离开行动者的抽象体制,没有一个靠文字就能自动执行的法律。如果以失去思考力和判断力为借口而不负责任,如果把一切罪恶归于“罪恶的体制”,就等于放弃了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以及放弃了人自身的全部意义。
   《面对暴力的思考与记忆》/滕彪
   
   想起个笑话:两重庆人到北京旅游,在公车上看地图,甲:“我们先杀到天安门,然后再杀到中南海...” 乙:“要得,就按你说的路线一路杀过切。”不幸被同车群众扭送至公安,交代了N小时后被放出。甲乙来到天安门,郁闷,甲:“你浪个不开腔(枪)也?”乙:“你都不开腔(枪)我浪个敢开也?”话音刚落就被便衣按到。一周后两人走出看守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甲说:“勒哈安逸了,包包都着整空老,哪点去搞点子弹嘛?”门口武警冲上来将两人按倒。据说公安部下文件:为确保国庆顺利进行,严禁重庆人进天安门。
   
   中国最大的问题或许是,有钱的人和有权的人基本是一拨人。 @blogtd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有钱的人太少,有权的人太多。
   
   1973年8月,两名罪犯在抢劫斯德哥尔摩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职员,在与警方僵持了130小时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但受挟持的职员拒绝指控这些绑匪,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费用,他们感谢歹徒没有伤害他们,一女人质竟还爱上劫匪Ol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当人遇上了一个凶狂的、随时可杀人的歹徒,人质就会把生命权渐渐付托给这个凶徒。时间拖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都会觉得是歹徒的恩赐和慈悲。对暴徒的恐惧转化为感激,甚至变为一种崇拜。此为“斯德哥尔摩精神症候群”。十亿人质中有这种病的不少。
   
   一位义人来到罪恶之城所多玛,对那里的人们说:“请不要再杀人、当小偷了。不要对罪恶麻木不仁。”他这样天天说年年说。可没人听他的。有人问他:难道你没看到这样做没用吗?他答:我知道,但我一定要这样做:一开始我想我必须大喊大叫才能改变他们。我现在知道我必须大喊大叫以免他们来改变我。
   
   昨天报载:慕尼黑在上周未暴动,"革命精神炽烈",这是真的民意了,"纳粹调集坦克出动镇压"。希特勒要有他自己的"民意",就叫戈林去说话。真的民意出现了,希特勒就派坦克去说话了。---《新华日报》1944年3月15日
   
   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中共《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界定法西斯主义不是看其受害者的数量,而是看其杀死受害者的方式。---萨特
   
   弥天大谎比微不足道的假话更容易让广大群众上当。---希特勒
   
   朋霍费尔:我的任务,不仅要照看在拥挤的马路上被疯子开车压伤的人,而且要尽我的力量完全制止他们开车。
   
   曾与朋霍费尔关在一起的白斯特谈朋霍费尔:他在生活中每一件小事上总是散布着一种幸福和快乐的气氛,仅仅为他活着这个事实也总在散布着深切感激的气氛。
   
   朋霍费尔:除非依靠磨炼,否则任何人也不可能了解自由的秘密。...自由并不在奇想联翩之中,而只在行动之中。
   
   朋霍费尔谈乐观主义:在别人都已经心灰意懒的地方,它却是灵感、活力和希望的源泉;它能使人高高地抬起头来,争取自己的未来,绝不把未来交给自己的敌人。
   
   毛语录:“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外加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毛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 )
   
   毛语录:“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 [ 一九五七年,在莫斯科与苏联领导人的谈话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