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孙宝强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谁是真正的黄世仁?
·強烈抗議中共暴行,請求世權組織介入調查處理
·你 來 了!---獻給郭飛雄和所有的政治犯
·一百和一百万
·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給加拿大新闻网站IPolitics女記者的一封信
·端午节遐想 孙宝强
·洞房花燭夜
·你是誰?
·摧毀心中的那所監獄
·我的第一張選票
·萬惡的雙軌制
· 萬惡的雙軌制
·致上海企業退休工人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由于迎奥,幺妹现在很忙。街道的歌咏班需要她,街道的秧歌队需要她。倒不是她歌喉堪比百灵,舞姿赛过黄莺,而是她很有政府需要的凝聚力。指挥唱歌时,高举单臂,把残臂藏在身后。虽手势僵硬,动作怪异,比不上维纳斯美丽,但这是保尔的化身,钢铁的佐证。扭秧歌时,前脚踩后脚,后脚没踩到拍子上,但这是海迪的靓影,坚韧的象征。

   她五音不全地唱着,在简谱中发泄满腔的热情;她邯郸学步地跳着,在韵律中完成未竟的渴求。尖锐的獠牙,隐隐约约,像控诉更像炫耀;白翠的手指,泛着诡谲,像哭泣更像宣誓。歌声尖锐,尖锐中带着嘶哑,嘶哑中带着热情,说热情还不如说是歇斯底里;舞蹈奔放,奔放中带着剧烈,剧烈中带着兴奋,说兴奋还不如说是亚神经质。她大声唱着,有画蛇添足的高音;她剧烈舞着,有南辕北辙的步伐。比南郭先生,更能混;比阿Q这小子,更吸引眼球。

   ‘人怕出名猪怕壮’。幺妹这头瘦猪,终于冲出广灵四村,走向虹口区。募名者络绎前来,求贤者轮番而上--伟大的盛世,孕育了不平凡的残疾人。在残疾人火热的胸膛里,跳动着一颗金子般的心。

   为了进行生动而不落套的爱国主义教育,某小学找到她。演讲的题目是:我的赤诚之心;为了迎接千年一遇的奥运,某居委会找到她,演讲的题目是:我心中的梦想;为开展市容整顿,街道找到她,演讲的题目是:我是一名光荣的残疾人;为了从娃娃抓起,幼儿园找到她,这次不是演讲,而是玩‘丢手帕’的游戏。游戏结束,幺妹拉着娃娃手说:手帕能丢,但是祖国永远不能丢。

   在小学的演讲中,幺妹成了‘岳母’。除了没在儿子背上纹‘精忠报国’外,胎教的第一课就是‘火烧圆明园’。

   在居委会的演讲中,幺妹成了‘爱丽丝’。她无数次在梦中,看到升起的五星红旗,听到雄壮的国歌,还看到鸟巢的雏形。

   在街道的演讲中,幺妹成了上海的‘金晶’。她激昂地说:谁想让我从‘迎奥’岗位上退下,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最让人意外的是,儿子的学校也找到她,让她谈谈改革开放中的‘教育产业’。幺妹觉的这主题立意不高,她自作主张改了题目。她演讲的题目的:敬爱的党,让残疾后裔成了天之骄子。当她含着泪花,讲述儿子在红旗下宣誓,在红旗下拼搏时,下面响起了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在迎奥的日子里,幺妹成熟了。她从一架286的电脑,升级到双核的手提电脑。有了巨大内存,就有了巨大的能量;有了巨大能量,就有了巨大的能量源。开大小会议;传中央指示;整小区容貌兼画黑板报;清理脏楼道插写广播稿;在街上搭台鼓舞士气;在公园唱歌加扭腰;慰问鳏夫寡女;寒暄走卒贩夫。看见革命的小苗苗,塞一颗甜甜的糖果;看见风烛老者,揣一把爆米花。风一样的行动,火一样的热情,比‘湖南农民运动’更活色生香;比‘南昌起义’更精彩纷呈。虽然也有小瑕疵,但主旋律的激昂,激越,高亢,向上,这点绝对不容置疑。

   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加高大,她拒绝在牛奶摊露面,也终止了小广告的派发。幺妹的爱国热情,感染感动了革命群众,当即有人请缨担当‘买汰烧’,全方位包揽她的家务活。幺妹先窃喜,后摇手。

   “咋不行?这辈子你服侍过别人,何曾有过别人服侍你的时候?”

   “一服侍,恐怕要漏馅。”

   “才做几天领导,就患了领导才有的恐惧症?”老洪有些不屑。

   “用热水,煤气表不转;用冷水,水表不转;用灯,电表不转……”

   “好一个百密不疏的睿者。从今天起,我做全职保姆,从此入后宫如履平地。谁还敢有闲言碎语?”老洪抚掌大笑。

   明天街道有个会议,幺妹作为群众代表,要在会上发言。晚饭后,幺妹构思发言稿。动笔前,她先沐浴清洁侗体,然后焚香祈祷。她希望发言稿是敲门砖,敲开居委会的大门,坐上主任的宝座。虽然她心里看不起这座小庙,但是,进不了庙的菩萨,就不是菩萨,只是江湖郎中,只是马路上制造牛皮藓的老中医。

   她怀着激动的心,郑重地拧开笔帽。明天是感恩节,也是复活节,是母亲节,也是父亲节,是圣诞节,又是狂欢节。什么节并不重要,重要的七月一日这个日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向党吐露心声,这是何等的庄严。七一,这是节日的复数,是平方数,也是立方数。

   她怀着朝拜的虔诚,一步一磕头地写着。写着寻找光明的困难,写着跋涉山水的不易,写着灵魂的升腾,写着身心的合一。写着写着,自己被自己打动了,自己被自己感染了。她唏嘘着,有苏武牧羊的一往情深;她感慨着,有蔡文姬归汉的急不可待。结束时,她决定用诗来表达自己澎湃的感情:啊!伟大的党,你该知道我的饿前身,不会嫌弃我黑奴般的模样。在黑奴的胸中,有着火一样的心肠。

   写完最后一个句号,她扔了笔一跃而起。她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一付平光眼镜,镜架小巧,还是珐琅质的。平庸的她,扛上这付眼镜,平添了雍容,平添了雅致。一套裁剪合身的套装,让躯体有了凹凸的线条。看来看去,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她打开所有的灯,终于发现害群之马来之于獠牙。这是眼睛里的一根钉,这是肉里的一根刺。

   以前见獠牙,爱恨有加;现在见獠牙,气不打一处来。她伸出铁拳砸过去,镜子有了裂缝,于是一只獠牙,成了一对姐妹牙。姐妹牙挑衅地看着她。幺妹恶狠狠地说: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晚上约会时,老洪发现了她情绪低落。“好办!拔了獠牙,装三只烤瓷牙。”

   “我当然知道,问题是要2000元。”

   “知道外交部李部长的事嘛?”

   “你扯远了,现在我们不谈政治。”

   “我们不谈政治只谈经济。既然他为了革命的外交事业,整容拔牙换牙整牙,你为啥不能?”

   “你……开什么玩笑?”

   “这怎么是玩笑!奥运是千年大事,这是最大的政治。罗京同志查出患癌,但他坚决要求奥运后再治病,这说明社稷之重,民族之重,世界之重啊。”

   “可我……咋说?”

   “打个报告给街道:鉴于本人的獠牙损害迎奥形象,强烈要求易人。”

   “问题是……街道难道有这笔经费?”

   “56个民族的经费,全部掌握在党的手里。你只管写报告,组织能理解孰轻孰重?”于是幺妹怀着忐忑交了报告,并在忐忑中渡过了24小时。

   第二天领导找她谈话。“我不管你是獠牙还是匏牙,你只管写个补助申请上来。”

   “可是……”

   “政策无情执行有情。再说,政策掌握在党的手里,我们能具体情况具体处理。比如说,64暴徒的工龄,我们让它统统作废一律不算;对居住在国外的同胞,只要他们听党的话,跟共产党走,我们就承认他们的工龄,为他们办退休手续。”

   “真的?”

   “真的还是假的,就看你的心向着谁?经济为政治服务,政治为经济把关。党不会忘记有功之臣,赶紧回去写申请。”

   出门时,幺妹向党代表鞠了一个躬,估计没有90度也有89度。

   

   这二天幺妹更忙了。她的模拟圣火传递的设想,得到街道的首肯。领导认为,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模拟圣火传递中,一字排开各居委的黑板报,一字排开老年秧歌队,一字排开中年歌咏队,一字排开少年锣鼓队。这是爱国的熏陶,爱国的演排,爱国的集结号,爱国的总动员。还要加上一点,这是对反华势力最有力的打击。

   鉴于幺妹睿智火花的再次爆发,街道把总策划师的头衔交给她,大有‘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宽广胸怀。现在幺妹成了第二个郎昆,负责街道迎奥的全部策化,指导,排练,预演。鉴于自己的公众形象,她添置夏衣若干。老洪甘当红花的绿叶,根据夏衣的颜色,缝制若干袖套,以便‘天人合一,浑然一体’。现在老洪到幺妹家,可谓师出有名,名正言顺。他雄赳赳地拎来一篮子菜,气昂昂地拿来剪刀一把,尺一条,布料若干。隔了三丈远一呼一应,一问一答,绝对是梢公的号子,纤夫的爱。

   “袖套的颜色,要和衣服一模一样!”

   “这个我明白。”

   “绝不能让残手,冲淡胜利的喜悦,喜庆的气氛。”

   “当然!”

   “不要太窄,也不要太宽松,不然就是画虎不成反成犬。”

   “事关奥运,我焉能马虎?”

   “一定要赶在排练前完成,要给首长吃一颗定心丸,要让首长睡一个囫囵觉。”

   “QK!”老洪把黝黑的,有着污垢的手指捏起来。

   “时不待我,我不待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幺妹如一匹黑马,冲出马厩驰骋万里;幺妹如一颗流星,冲出轨道灿烂辉煌。拔了獠牙的嘴一马平川,新装的烤瓷牙闪着白光。瘪瘪的嘴唇,酷似唐老鸭。‘呱呱!呱呱!’走到哪,说到哪;走到哪,笑到哪;走的哪,乐到哪,满世界是耳熟能详的‘呱呱’。二只微微的罗圈腿,走街窜巷,既做示范,又摆S造形。说是赝品唐老鸭,赝品中不缺几分真迹。

   那天街道召开大会。她先指挥大合唱,又在领导步入会议室时,敲起锣鼓家伙,把会场的气氛,烘托成桑拿大浴室。人人红光,个个滴汗,白腾腾的热气中,红旗愈发红的滴血。

   在领导宣读表彰名单,并颁发奖状时,幺妹跳上主席台。正当幺妹鞠躬时,有个声音嚷着:幺妹!你以前是狗奴隶,现在是狗奴才。万籁俱静中,这声音如寺庙里的钟声,雄浑而悠远。

   沉寂!绝对的沉寂。突然,一个尖嗓子划破了沉寂:“你想做狗奴才,恐怕主子也看不中。于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现场刷静。五秒钟后,掌声爆发,如训练有素的乐队。掌声热烈,为幺妹的急中生智,为幺妹的处惊不乱,为幺妹的睿智,为幺妹的口才鼓掌。在一浪高一浪的掌声中,幺妹接过大红奖状。

   “谢谢领导!谢谢群众!呱呱!呱呱!”她笑着,唐老鸭一样地笑着。会场沸腾,所有的人,全呱呱大笑起来,会议取得了预期的效果,也取得了意料外的胜利。这一刻镌刻在许多人的脑海里,成为共和国诗一般的隽永。如果你不信,可以到广灵街道的宣传栏去瞅一瞅,幺妹的玉照还贴在橱窗里。

   现在很多人不但折服幺妹的能力,还折服她的漂亮。“我漂亮吗?”幺妹大笑,消灭了獠牙,二排仪仗队泛着动人的光泽。鉴于她在迎奥中的表现,组织决定把策划‘世博会’的任务也交给她。她现在真的可以和郎昆血拼到底了。郎昆,不就一个削尖脑袋的走穴者?背靠中央电视台这棵大树,舆论鸣锣,媒体开道。靠着潜规则,靠着御用戏子,靠着形形色色的变色龙,靠着男男女女的朝拜者,打遍中国无敌手。披黄袍坐辇车,挺枪举矛杀将过来。所到之处,江河肃静,高山回避。56个民族叩头请安,13亿人俯首称臣。这与其说是春晚演出,不如说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不如说是世界极的换芯片大战。换了芯片,意味洗脑成功;换了薪片,意味着社稷的千秋万代。

   郎昆是什么?只是劫持了13亿人的一场政治秀而已!幺妹轻蔑地一瘪嘴。我这个草根女,照样可以玩政治,照样把政治玩弄于股掌中。给我一个点,就能撬起地球;给我一个平台,就能演盛世盛况。没文凭,照样知道封锁信息的重要性;没上党校,照样知道‘谎言重复100次就成为真理’的真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